『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1908大軍閥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613章 杭州之事

[字數:3583 更新時間:2013/11/8 5:34:00]



  第613章 杭州之事

  “讓何宗蓮的第一師去重慶,王占元也去重慶,他們的指揮所和辦公室必須都在重慶!”沉思了許久之后,袁世凱最終開口說道,語氣充滿了威嚴和不可違逆。

  “可是……何春江和王館陶都去四川,誰來坐鎮武漢?張振武、蔣翊武不得不防啊!”楊士琦帶著疑惑說道。

  陸建章和黎元洪的都有些坐不住了,前者已經在北京待了一年多,早就盼望著能下到地方去掌握實權,后者原本就是湖北名人,若有機會也想返回湖北坐鎮,總比一個碌碌無為、毫無建樹的副總統要好點。不過黎元洪還是要比陸建章更多一層心思,他看出了北洋的松動和南方的大勢,早先對北洋還有信心,可隨著時間推移這股信心正在消弱,也許自己下放到湖北去還能留一條后路。

  “我會另外安排。”袁世凱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直截了當的說道,“總之,我們一定要在四川扳回局勢,如果何宗蓮和王占元入川之后還是不見起色,可別怪我不念情面。”

  “大總統,那江西、福建、湖南那邊的情況……”陸建章試探的說道。

  “擬一份電報到溫州,讓曹錕、吳佩孚自行決斷。湖南和江西按兵不動。”袁世凱說道。

  “按兵不動?中央第一師早已準備就緒了啊。”陸建章說道。

  “照我說的去做!”袁世凱沒好氣的說道,說完,他從大總統坐席上站起身來,仍舊用那遲暮的步履向大門外走去。

  段祺瑞望著袁世凱的背影,心中有了一些啟迪,王占元和何宗蓮都要下四川了,放眼湖北就只剩下自己的門生徐樹錚,或許大總統就是有心扶植年輕人!他有幾分得意,徐樹錚若能執掌湖北,對自己擴充勢力來說絕對是一個好兆頭。

  辦公室沉默了一會兒,張一鏖最先開口打破僵局,他說自己要去擬發大總統的命令,先一步告辭了。之后其他人相互看了一眼,也都陸續離去。仿佛所有人都各懷鬼胎,竟沒有把心思放在四川上似的。

  朱瑞在興武將軍府的后花園來回踱著步,從入冬到開春的這段時間,他一直感到心神不寧。南北的局勢讓他很難琢磨,再加上冬天傷寒加重了自己的病情,到現在都沒有緩過來,真正是內憂外患。正月過后,他已經不再前往都督府辦公,只在將軍府內設了一處辦公的小園子,都督府早已經讓親北洋的一派霸占去了。

  興武將軍府是二次革命時浙江沒有響應孫中山的號召,袁世凱授予朱瑞興武將軍之銜,并額外撥下特別款項為其修建了這座將軍府。不過從哪以后,杭州的局面竟然形成了將軍府與都督府fen.lie對峙的局面。

  對于朱瑞來說,他現在面臨的最大困境就是夾在南北之間。浙江軍政府親北洋的一派總不把他當作自己人來看待,而革命黨一派又把他視為叛徒。他一直很懊惱,為什么四川劉存厚可以反反復復,而自己唯一一次選擇卻招惹的里外不是人。

  現在唯一能他走在一起的,只有陸軍第五軍為數不多的幾個老部下,而在政治上幾乎沒有一個能信任的人。他之所以還能保住浙江督軍的位子,并不是因為自己的實力,完全是浙江地方官僚需要一個浙江本省人來署理省內事務罷了。

  他不知道自己這個督軍的身份還能維持許久,這也是當務之急感到憂心的事情之一。北方不信任自己,南方又排斥自己,根本找不到有力的后援來鞏固權位。

  就在這時,后花園的小門出現了一個人影,他快步繞過假山水池來到朱瑞這邊。

  “將軍!”那人輕喚了一聲。

  朱瑞停下了腳步,連忙回過頭來,只見來者正是自己的秘書長張仁峰。

  “成義,怎么樣,戴之那邊可有消息?”他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在鎮守使司令部等了快兩個鐘點,呂司令總算是見了我,不過他還是沒有表談。”張仁峰嘆了一口氣,頗有無奈的說道。

  “不表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南北的形式都昭然若揭了,他到底還在等什么!”朱瑞十分生氣,大聲的說道,急促之下又牽扯到他的胸悶,不禁連連咳嗽了一聲。

  “將軍,您沒事吧!我去倒杯茶來!”張仁峰擔心的問道。

  “不用……咳咳……***病就是這樣,等天氣轉暖自然會好。”朱瑞大大的喘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氣色總算好轉了一些,“咱們現在可沒有多少時間了,北方不理會我,南方又嫌棄我,我這個浙江督軍幾乎一點事情都做不了,只怕過不了多久連督軍的名份都要沒了。戴之那邊一定要談妥,他是我唯一的出路啊!”

  朱瑞口中的“戴之”正是浙江實力派人物呂公望。

  二次革命時呂公望一直慫恿朱瑞響應號召,可惜朱瑞沒有答應,而呂公望最終也忍下這口氣,沒有率部起義,總算保全了他在浙江的軍職實權。不過從哪以后,呂公望對朱瑞漸漸疏遠,即便同是光復會的同志也有了明顯介懷之意。

  浙江憑借著江浙一帶的富饒收入,早在大革命之后不到一年的時間,就順利編成了陸軍第五軍,轄下包括陸軍第九師、陸軍十師和浙江第三師、浙江第六師以及新編第五師。雖然朱瑞名義上是第五軍軍長,可真正能使喚的部隊還不到兩個團。在第五軍里掌實際兵權的有兩個人,其一是盧永祥,其二則是呂公望。

  呂公望因為當年忍下率部起義的這口氣,北洋政府為了加以籠絡,授予其嘉湖鎮守使之職,不過司令部和鎮守使署衙都在杭州城內。在整個第五軍當中,除了掛北洋軍番號的部隊之外,剩下的皆歸呂公望統轄,盡管兵力上不及盧永祥,但畢竟是浙江本省人,背后有一批本地官僚和富商支持。

  再加上這幾年呂公望一直不忘與上海、日本聯絡,甚至一有時間還親自動身前往日本會見孫中山,因此他的聲勢早已超過盧永祥。

  朱瑞最近感到盧永祥在頻頻調兵,預感到北洋會向浙江督軍下手,更何況他早已不想繼續夾在南北中間,是時候決定自己的立場。當然,這是他為了保全自己地位的無奈之舉,要不是自己現在里外不是人,沒有足夠的后援支持,自己也不想摻和南北的對決,只求安安穩穩當一個地方首長,哪怕只是一個空頭名份也行。

  “可是將軍,呂司令似乎也不知道該怎么做決定!”張仁峰焦慮的說道。

  朱瑞沉默了一會兒,隨后憂慮的嘆了一口氣。

  “戴之一直是不服北洋的,所以他只會選擇站在南方。可惜的是這次南方成立執政府,竟把孫逸仙給排斥在外面,戴之心里必然會有不痛快。看來,他是不信任吳紹霆。”他苦悶的搖了搖頭,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要不,我們自己去聯絡梧州那邊,如今南方執政府成立在即,他們巴不得拉攏更多的省府加入南方陣營,咱們未必沒有機會。”張仁峰提議道,這是他早就想說的話,只可惜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朱瑞苦笑了兩聲,背過身去一副躊躇難決的姿態。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