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1908大軍閥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3章 識野追蹤

[字數:5277 更新時間:2013/11/8 5:27:00]



  第43章 識野追蹤

  這時,孚琦策馬上前來,他記得后哨應該是吳紹霆的麾下,這個月好像就是吳紹霆負責值守太平門的。這么說吳紹霆接到張小雅被劫的消息之后,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了?

  “你們長官呢?”孚琦立刻喝問了道。

  “吳大人帶著人去追野匪了,他讓我們留下來看守現場,順便接應后來的部隊。”先前那個兵士說了道。

  “什么?他知道野匪的下落了?”孚琦頓時驚訝了起來。他一邊說著,一邊從馬背上翻身跳了下來,身后的新軍士兵們也一個個跟著下了馬。

  孚琦走上前時,只見小汽車這邊只有四個士兵在戒備。

  四個士兵認出了是廣州將軍孚琦,連忙彎身行了下跪禮。

  “起來,都起來。剛才你說吳紹霆帶人去追野匪了,這是怎么回事,他知道野匪往哪里跑的嗎?”孚琦立刻追問了道。

  后哨的士兵于是將先前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原本,吳紹霆帶領了十一個士兵趕到了現場,發現湖馬村的一群村民正蜂擁在小汽車周圍。他立刻上前抓住了所有村民,對這些村民一一進行審問。這些村民都膽小怕事,不敢隱瞞情況,于是把知道的線索都說了出來。

  根據村民提供的信息,吳紹霆判斷綁架張小雅的匪徒沿著山路向西南方向而去。他先在附近勘察了一下地面情況,根據腳印等等痕跡,推測出這伙山匪的人數大約在八個人到十二個人之間。之后,他留下了四個士兵守著小汽車,帶著另外七個手下順著山匪的痕跡追去了。

  “什么,吳紹霆七個人就敢去追匪徒?”聽完了后哨士兵的描述,孚琦甚是驚嘆。

  不過他心中也對這個吳紹霆多了幾分佩服,這個年輕人除了很有膽量之外也很有技巧,短短幾個小時的時間就追查到了線索。他可以斷言,如果真的讓巡警營來負責這件事,只怕三天三夜也未必能有突破。

  “回將軍大人,因為我們后哨只有十一支槍,吳大人就帶了十一個士兵出來。他還說發生綁架案一定要盡快采取行動,否則人質就越危險,所以他沒等將軍大人您趕來支援,就自己去追了。不過他說他會在路上留下記號,讓支援的兄弟們好跟著記號過去。”先前那個士兵老實巴交的全部交代了出來。

  “這個吳紹霆還真有兩下子呀。”孚琦緩緩的點了點頭說道。

  接著,他轉過了身來,對身后的新軍吩咐了道:“大家聽好。文舉,你和你的手下留下來,我和柱一帶領另外一支隊伍去追吳紹霆,等黃士龍和莫士誠他們來了,你傳我的命令,讓他們在西南方向方圓五十里山林的道路上設置關卡,封鎖戒嚴。”

  第一標標統趙聲,字文舉,他聽完了孚琦的命令,心中有些擔心,當即說道:“將軍大人,要不讓卑職跟老莫前去支援吳哨官吧,怎么能讓您去涉險呢?”

  第二標代理標統莫擎宇,字柱一,他同樣覺得有些不妥,于是附和著趙聲的話說道:“將軍大人還是留在這里坐鎮才是呀,末將與趙大人一定完成任務。”

  孚琦當然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更何況他本來就是一個文臣,軍事上的事情并不了解。不過他覺得既然吳紹霆在前面開路,自己沿著吳紹霆的記號前去支援,應該是比較穩妥的事情。更何況他有必要把這場戲做足,以此贏的張直完全的支持。

  “我意已決,就這么定了。”他斬釘截鐵的說了道。

  趙聲和莫擎宇沒有辦法,只好按照命令分頭行事。

  西南方向是山洼地形,而且林木、草叢眾多,戰馬是不可能在這種地形行走的。因此,孚琦與莫擎宇帶著一百多名新軍士兵徒步行走。為了不引起太大的動靜,他們只點燃了二十支火把,相互之間分散的距離很大,來尋找吳紹霆留下的記號。

  與此同時,吳紹霆引著王云、陳群以及另外五名士兵,已經追蹤到距離事發現場差不多十七、八里遠的地方了。吳紹霆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特種兵,自然掌握了一套單兵偵查的技巧。更何況穿越到這個時代后,他在德**校時也學習了一些這方面的內容,當然這個時代的實戰偵查與二十一世紀的實戰偵查相差甚遠,不過好歹在理論知識和小竅門上有所借鑒。

  一開始天色并沒有完全暗下來,吳紹霆在那個時候偵查痕跡還是很順利的,他也知道必須在天黑之前與這幫綁匪縮短距離,否則一旦入夜找到這伙人的幾率就大打折扣了。

  吳紹霆推算過,阿成從事發地點跑回來報信,到他趕到現場進行調查,然后沿著痕跡開始追蹤,前后一共有大約三個小時的空白時間。按照綁匪攜帶著一個人質的步行速度,三個小時最多不會超過三十里,同時不排除路上有休息,或者入夜后會找個地方落腳的可能性。

  也就是說,他現在的位置距離綁匪的位置只相差十幾里左右了。

  “大人,大人。”王云喘著氣,從后面叫了道。

  “怎么?”吳紹霆回過頭看了一眼手下。七個士兵雖然很累,不過好歹是經過高強度訓練的,體力上依然可以堅持。如果換做以前的話,只怕他們早就已經累的全部趴在地上了。

  “歇一會兒吧,兄弟都沒吃晚飯呢,又渴又餓的,就算咱們現在追上了匪徒,只怕也打不過他們呀。”王云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說道。

  吳紹霆想了想,覺得王云說的有道理,于是道:“好吧,大伙先休息一下。路上讓你做的記號你沒忘記吧?”

  王云在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點了點頭說道:“都按照大人您的吩咐最好了,用刀在顯眼的樹上刻成箭頭,就是瞎子也看得到呢。”

  陳群走上來,把嘴巴里叼著的樹葉子吐在了地上,說道:“我頂你個肺啊,瞎子要是都能看到了,我把腦袋送給你。”

  王云沒好氣的白了陳群一眼,說道:“我這不是說說嘛。”

  吳紹霆看了看四周,他現在所處的位置林木比較密集,而且地形有些上拔的趨勢,應該是走進了深山之中了。不過他知道廣州屬于丘陵地形,就算有山也不會很高。

  這時,另外五個士兵陸續都趕了上來,看到隊官王云、陳群在休息,于是也都席地坐了下來。有一個士兵砸了砸干燥的舌頭,苦著臉嘆了一口氣,說道:“本來今天晚上可以吃肉的,現在肚子好餓呀。”

  “丟你老母,收聲,你一說吃肉,老子都餓了。”另外一個士兵立刻罵了道。

  先前那士兵只好噤聲了。

  吳紹霆聽到這里,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對啊,現在正是吃飯的時候,匪徒是人自然是要吃飯的!既然在吃飯,黑燈瞎火的天色他們肯定會點篝火。如果匪徒沒點篝火,那也可以證明他們已經回到匪窩了,也就是說匪窩就在附近了。

  這個時代的軍事素質十分落后,更何況綁匪又不是正規軍人,他們當然不會顧慮到黑夜里的火光能夠傳播到十幾里之外。

  想到這里,他立刻走到王云面前。

  王云怔怔的看著吳紹霆,問道:“大人,有吩咐嗎?”

  吳紹霆說道:“趕緊給我讓開。”

  王云從石頭上站了起來,心中還有些犯嘀咕:石頭也跟我搶啊?那邊不是多得是嘛。

  吳紹霆提起了自己官服的袍褶,踩上了這塊石頭,然后向緊挨著石頭的一顆大樹爬了上去。不過爬到一半他又跌落了下來,好在王云和陳群連忙上前扶著,要不然就丟大臉了。

  “撲街啊,這衣服真***別扭。舊軍穿著這身號服,戰斗力就已經消弱兩成了。撲街呀!”吳紹霆破口大罵了起來。

  “大人,您這是要上樹呢?”王云疑惑不解的問了道。

  吳紹霆沒有理會王云,直接把上衣脫掉了,幸好今天還穿著了一件單衣,不至于赤膊上陣。他將袍子丟給了一旁的王云,然后再次踩著石頭爬上了大樹。這次失去了官袍的束縛,十分輕松的就爬上樹枝上。

  他舉目向前方看了去,西南方向一片漆黑,不過在西北方向卻閃爍著一團十分明顯的火光。在這深山野林里面,自然不可能會有什么村落了,即便是村落也不至于只有一團火光。可想而知,這火光十之**就是綁匪所在了。

  他借著參照物目測了一下,火光距離自己這邊不出十五里的路程。

  吳紹霆心中暗喜,當即就要從樹上下來。就在回過身的時候,他忽然又看到了東南方向有十幾團渺弱的火光,正在向這邊移動著,不由猜測起來:難道是援軍?

  他從樹上跳了下來,拍了拍手上的灰土,說道:“西北方向過去十五里左右有火光,有八成的可能就是綁匪在落腳休息。咱們現在馬上向西北方向趕過去。王云,你再留下一個記號,指明新的方向。”

  王云有些緊張的問道:“大人,如果真遇到匪徒了,咱們這點人是不是太少了一些?”

  吳紹霆說道:“我剛才已經看到援軍的火把了,他們正在向這邊來,不過他們趕到這里還得一段時間。現在天黑了不好追蹤痕跡,如果綁匪等下滅了火又跑掉了,那我們可就前功盡棄了。”

  “可是……”

  “你們別擔心,我們只是跟著綁匪,等援軍到了讓他們去剿匪。你們要想清楚,張小雅可是張直的女兒,我們要是救了她那可是立大功,就算不升官,最起碼也能發財。張老爺隨便打賞下來都夠你們吃喝一年了。”吳紹霆煞有其事的說了道,他是在用利益來穩定軍心。

  “吳大人所言極是呀,嘿嘿,兄弟們咱們發財去……呃,不,咱們追土匪去。”王云笑逐顏開了起來,連忙招呼士兵們都站起身來準備行動。

  士兵們都聽到了吳紹霆的話,既然只是跟蹤匪徒不用直接交火,而且事后還有大把大把的賞銀,頓時就動力十足了起來。

  眾人跟著吳紹霆,轉而向西北方向前進了去。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