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民國歲月1913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卷 九霄龍吟驚天變 第二百五十七章 穩坐釣魚臺

[字數:4725 更新時間:2014/8/14 3:38:00]



  當晚六點五十,方子達抵達京城,不過車隊并沒有進城,而是順著小路來到了城外的一個小鎮,住在了鎮中的一幢宅子里。

  這個地方當初軟禁過陳其美、蔣志清等人,之后一直就是特工處的安全屋,這里離京城近,而且位置偏僻又不容易被人注意,等到了后由周元良安排眾人住下,方子達簡單梳洗用過了晚餐沒多久,他等人也來了。

  在dú lì的后院里,方子達和來人閉門談了許久,等送走來人后天sè已經很晚了,但方子達并沒什么倦意,抽著雪茄又向周元良交代了些事,直到半夜才上床休息。

  第二天,直到rì上三桿方子達這才讓大家出發,車隊經小路繞到大道,隨后直接入城。等到了京中,方子達先回了官邸,見過妻兒后換了身衣服,這才去了總理府。

  “這不是鄣明老弟么,什么時候回來的?一路上平安否?”剛進總理府,迎面就遇上國防部長段芝貴,瞧見方子達對方笑容滿面地走了過來,伸手相握顯得很是熱情。

  “剛剛到,這不就趕過來述職了么,有勞香巖兄掛念,除下船時有些小麻煩外,一切還算順利。”方子達微笑著回答道。

  “嗯,此事昨rì老夫也聽說了,這些記者真是惟恐天下不亂!天*津那邊的人干什么吃的?怎么就能讓他們私自闖進碼頭呢?如今孫文案正鬧的沸沸揚揚,多事之時。幸好鄣明老弟沒出什么事,要是和在美國一樣也混進個刺客什么的怎么辦?”

  “呵呵。沒這么嚴重,碼頭的jǐng衛們還是很稱職的。再者,我們現在可是憲政zhèng fǔ,輿論zì yóu嘛,記者們這樣做雖然有些不妥,可畢竟還是符合法律的。何況我也沒什么事嘛,香巖兄就不用太過責怪下面人了。”

  方子達輕松地聳聳肩膀,擺出副無所謂的姿態。段芝貴瞧著他樣子哈龖哈大笑,連連點頭。

  “鄣明老弟,孫文被刺這事要說是老弟背后下的手,老夫是絕對不信的!以鄣明老弟的本事,何必用這種拙劣手段?就算要殺孫文這辦法也多了去,把自己陷入困境,誰都不會這樣干。依老夫看。這個事顯而易見就是有人故意而為,目的就是想陷老弟以不義啊!”

  “多謝香巖兄,可惜這世上明白人不多啊!”

  順著段芝貴的口氣打了幾聲哈龖哈,雙方表面上至少瞧起來很是融洽。段芝貴也知趣,知道方子達過來是找宋教仁,并沒有拉著方子達長聊。不過。在離去時,段芝貴輕聲說了一句:“其實,這孫文這家伙早該死了,只不過他名氣太大,誰下手誰就沾上一手泥。這次死的還真是好啊!沒了這家伙搗亂估計許多人都能睡個安穩覺了。鄣明老弟,你說是也不是?”

  不等方子達回答。段芝貴哈龖哈一笑沖方子達拱了拱手,帶著副官大步就出了門。

  “這個老狐貍……。”方子達看著他的背影,嘴角微微一笑,搖搖頭,朝著相反方向走了。

  宋教仁早就在辦公室等著方子達了,等方子達到來后,他并沒有先談孫文案,而是詢問起這次出使美國的情況。

  對此,方子達把已經準備好龖的文件遞了過去,在宋教仁仔細閱歷的時候在一旁解說著。

  “計劃不錯,雖然我對經濟不是很懂,不過從這份報告上來看如果成功對國家是很有好處的。”二個小時后,方子達總算說完了他的方案和出使結果,宋教仁摘下眼鏡很是欣慰地說道:“這方面你是強項,還是和你出去時我們談的那樣,一切計劃由你來安排,并交由總理府備案就是。”

  “沒問題!”方子達點頭稱是,不過他提了個意見,就是絕對的保密。總理府備案是必須的,但保密工作也得加強,他這個計劃絕對不能讓外人知道,要不然會引起整個世龖界的大地震。

  宋教仁當然明白這其中的重要,稍一沉嚀就道:“讓特工處派幾個人過來,總理府會成立一個新的機要室,具體工作就由特工處負責。”

  “這個辦法好,我沒意思。”

  “行了,就這么著吧。”宋教仁把文件放到一邊,神sè凝重道:“鄣明,孫逸仙被刺我相信不會是你干的,不過在電報里你雖然沒有點名,但我看得出來,你的意思是傾向于rì本人賊喊抓賊是不是?”

  “不是傾向,是肯定!”方子達微微一笑,很有把握道:“不瞞你說,我其實昨晚就到京了,只不過有些事要處理所以沒通知任何人。根據最新的情報來源,孫文被刺就是rì本陸軍部和黑龍會搞的花招。”

  “真是這樣?”宋教仁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急問:“可有實際證據?”

  “機密情報,哪里來的證據?”方子達苦笑著搖搖頭:“rì本人故意設了個局,豈能讓我們抓到把柄?再說了,提供情報的人也不會傻到把證據交給我們,如果這樣的話恐怕他自己都保不住。但是,這個情報我可以保證是千真萬確的,不僅如此,在舊金山的刺客明面上是革命黨的人,實際也是rì本人派出來的。”

  一抹失望在宋教仁臉上閃過,點起支煙猛抽一口,他道:“就算知道又如何呢?沒有任何證據,這事就難辦了。鄣明你還不知道吧,這幾天有些不妙啊!在國會我kmt雖以第一大黨強行通過決議,但導致諸多國會議員所不滿,如今不光是針對你方鄣明了,許多輿論更是針對整個kmt和zhèng fǔ內閣,如果此事處理不好龖的話,恐怕后患無窮。”

  “外交方面現在是什么情況?”方子達皺眉詢問。

  “毫無進展。”宋教仁生氣道:“rì本人當然不會承認是他們干的,而且還以司法dú lì為由拒絕聯合調查。至于各國反應也不樂觀,歐洲大戰越打越厲害,現在正是最關鍵的時候,協約國各國根本沒興趣顧及此事,除了一大堆毫無營養的外交措辭外,都不肯表明態度。”

  “嗯,這個結果我預料過,想不到還真成了事實。”方子達并沒有感到太意外,輕嘆了一聲。

  用著有些奇怪的目光看著方子達,宋教仁有些不解:“既然如此,那你為何還……?”

  “爭取時間罷了。”方子達笑笑:“除了用這些辦法,難道還有其他手段不成?至少如今的形勢還不算最壞,這對我們來說已足夠了。”

  宋教仁啞然失笑,抬起手指沖著方子達虛點道:“你這家伙,就是不消停呀。不過話說回來,要不這樣做反而鬧得更厲害,至少現在我們被動是被動,可也沒到最糟糕的時候。”

  “是的,我的用意就在這里。協約國是靠不住的,他們的jīng力都被戰爭給束縛了,何況在如此關頭冒著得罪rì本zhèng fǔ的風險替我們出頭,以西方政客的圓滑這樣做的可能xìng極小。至于美國那邊,我已讓兩大財團向美國zhèng fǔ施壓,如果美國zhèng fǔ能出手的話,這事就好辦得多。但這也只不過是半數對半數的概率,把寶全部押到美國人身上并不明智。這些資本家都是jīng明之極的家伙,一旦沒了利用價值,他們才不管我們的死活呢。”

  “有道理!”宋教仁贊同方子達的看法,可對于眼前局勢他依舊拿不出更好龖的辦法來。一旦rì本方面強硬把刺殺事件歸在蔣志清和戴季陶等人頭上,并正式審判,到時候整個kmt就會陷入困境,就如方子達和段芝貴說過的那樣,這天下明白人畢竟少,不明真相的群眾、老百姓能有多少判斷能力?一傳十、十傳百,眾人悠悠之口傳來傳去,天曉得最龖后會傳成什么樣子。

  這還不算,更關鍵的是還有人揣著明白裝糊涂,惟恐天下不亂在背后搞鬼。這些人除了始作俑者的rì本人外,當然還有kmt、宋教仁、方子達的政敵。能通過這事把現任zhèng fǔ搞下臺,甚至讓方子達身敗名裂,是這些人樂而意見的結果,要不這樣他們怎么才能取而代之呢?

  “遁初兄,被動是被動,但我們也不是沒有還手之力。”就在宋教仁一時間找不出更好辦法解決問題的時候,方子達高深莫測地笑了。

  “你意思是……?”

  “呵呵,沒什么,只是姜太公穩坐釣魚臺罷了。”方子達胸有成竹道:“耐心,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耐心,做應該做的事,千萬不要被人抓到攻擊點。至于如今局勢,我想很快就會有改變的。”

  方子達這話讓宋教仁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明白方子達的底氣來自何處。可他追問之下,方子達并不解釋,只是神神秘秘地告訴他過幾天就會知曉,在之前只要裝著什么都不知道,該交涉的繼續較少,該抗議的接著抗議,一切如舊就行。

  宋教仁見問不出來,也就不不再追問了,可心中的好奇一直猜測方子達這葫蘆里究竟賣著什么藥。沒想到,幾rì之后迷團終于解開了,在同一天內突然連出了幾件事,這幾件事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其中自然也包括rì本人。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