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工業中華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84章 世界第二

[字數:7163 更新時間:2013/11/8 17:15:00]



  第84章 世界第二

  德斯丹號、尼埃利號非常不幸的成為了難兄難弟,都是尾艙透水,而且不是一般性的嚴重,不過顯然尼埃利號因為損管員缺乏處理時間,此時的情況更顯糟糕!

  501艦在側后方不緊不慢耐心的跟隨者兩艘巡洋艦,這顯然已經是煮熟的鴨子了,還怕他飛了嘛!

  呂翰顯然已經關注到前方尼埃利號艦身的嚴重傾斜問題,還有就是德斯丹號船身吃水顯然也不正常,這說明之前炮擊對兩艘戰艦都造成了嚴重的傷害,他立刻把這個情況通報給了陳英,現在需要的只是壓垮敵軍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不過這會兒法國人的運氣顯然不錯,又是互射四輪之后,法國人在最后時刻竟然一炮擊中了501艦的艦尾水線以上的裝甲帶,不過在4000多米的距離上,190mm的火炮實在威力太小,根本穿透不了近300mm的裝甲,直接放了煙花!

  竟然被敵艦再次擊中,這大大的激發了炮兵們的銳氣,終于在三輪齊射后,尼埃利號左舷再次中彈,炮彈從側弦水位上方擊破裝甲后,直接鉆進底艙后發出了沉悶的爆炸聲。爆炸并沒能摧毀船上的重要設施,不過在前艙左側船底開了個大口子。

  在眾人的注視中,尼埃利號越開越慢,而且艦身嚴重的側向傾斜,最終因為左側前后艙都嚴重透水,船身徹底失去平衡后,一下子傾覆在水面上!這種情形是十分古怪的,一艘戰艦側躺在海面上,還因為船內部水密艙的關系,還一時半會兒沉不了……

  此時,距離德斯丹號、尼埃利號結隊撤退,只有區區23分鐘!看到艦隊中的戰艦一艘接一艘的沉入南中國海,迦略克上校此時的心情只能用欲哭無淚來形容,此時德斯丹號巡洋艦幾乎就是一只沒了牙齒的老虎,若是清國戰艦沖上來,那可還是真是沒有手段能對付的了。

  他稍作考慮,還是非常決斷的讓西科夫少校通知船底艙的損管員隨時待命,萬一對方有俘虜德斯丹號的意思,那他只有打開進水閥自沉的選擇!作為一個有榮譽的法蘭西軍官,迦略克上校絕不容許成為俘虜這樣的恥辱。

  不過很顯然,501艦上的呂翰根本沒那打算,而是直接回應了兩輪排炮,而德斯丹號船尾的190炮憋屈的反擊了兩發炮彈后,立刻被下一波的排炮給直接炸飛了炮位,這下子德斯丹號真正成為了沒牙的老太太了!

  許壽山舉著望遠鏡張望了足足有一分鐘,忽然說道:“賡堂,我覺得那艘法國戰艦的火炮是被摧毀了,要不要考慮下讓他們投降,那樣我們馬尾就能多一艘鐵殼戰艦啦!”

  顯然這是個不錯的主意,呂翰也被說動了,只是……就在他們兩個議論著如何吃盤子里這只煮熟鴨子的時候,鴨子卻忽然飛了起來。

  指揮室的門呼的一下被推開了,一名軍官大聲報告:“管帶,瞭望哨發現大批戰艦正向我們逼進,據初步確認,是法國艦隊!數量在10艘以上!”

  瞭望哨觀測到的距離應當在10公里以上,雙方反向靠近的話,也就是10分鐘左右的時間,這顯然不夠接收這艘被打殘的敵艦……“全速追擊,擊沉它!”呂翰狠狠的拋出了命令。

  鐵甲艦全速劈波斬浪沖向4千米外的德斯丹號巡洋艦,而海平面的盡頭,十幾艘戰艦已經露出了龐大的陣容,交趾支那海軍司令孤拔中將此時正站在窩爾達號巡洋艦艦橋的位置,關注這遠處兩艘戰艦的交戰!

  “傳令,艦隊全速前進,全力接應德斯丹號”,從瞭望哨發現這支今早出發的前哨艦隊后,孤拔就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不過似乎現在行動已經太遲了,盡管艦隊全速推進中,也就僅僅推進了兩公里,孤拔已經在望遠鏡中看到遠處的德斯丹號巡洋艦船體上翻騰起數朵火花,然后那艘正在追擊的戰艦大搖大擺的開始調頭!

  近在咫尺的德斯丹號此時還在海面上奮力的掙扎著,不過抵近到2500米進行平射炮擊后,6枚炮彈毫無懸疑的直接射入了艦體水線部位,如同敲開雞蛋殼般輕易了撕開了德斯丹號水線處的裝甲,同時制造了一大片恐怖的窟窿,戰艦在兩分鐘內,就因為透水向左嚴重傾斜……

  “報告,前方法國援軍戰艦一共十五艘,初步估計為鐵甲艦4艘、巡洋艦7艘、千噸以下炮艦4艘!”

  “報告,法國艦隊以12節巡航速度正向我艦駛來!目前距離9千米!預計15分鐘后進入交戰射程!”

  “報告!法國艦隊兩艘快速巡洋艦脫離艦隊,駛向我艦左側海域!”

  呂翰、許壽山緊皺著眉頭,觀測者遠處出現的龐大艦隊。

  “向后轉移!”呂翰立刻下達了命令,“所有船員立刻對船體和機械進行檢查,告訴每個士兵,這將是一場持久戰!”

  “tmd,這法國人的實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勁啊,”許壽山恨恨的嘟囔了句。

  射擊指揮室內,射擊軍官們也在觀察這周圍的局勢,法國人顯然一點也不愚蠢,此時15艘戰艦已經以兩翼包抄的形勢推了上來,不退的話,結果只有一個,被15艘戰艦的所有火炮在近距離內群毆!

  雖然501艦的裝甲進行了部分強化,而且定制之時,德國人用料上也絲毫沒有馬虎,不夠對于近距離的重炮轟擊,也是不可能完全抵抗的。

  此時一個新的情況又傳遞到指揮室。“報告!濟安艦和兩條訓練船從后方出現了,正在收攏敗退的南洋水師戰艦!”

  呂翰一臉黑線,這會兒湊神馬熱鬧啊,“趕快命令他們迅速撤離!陸志安的商船滯后打撈幸存南洋水師士兵!”

  501艦高速掉頭后,駛向了外海,面對如此龐大的艦隊,繼續在海岸線旁作戰,無疑是困死自己的做法。

  十幾分鐘后,法國艦隊已經趕到了德斯丹號沉沒的水域,兩艘炮艇來回打撈者巡洋艦上的幸存者,當三艘新式快速裝甲巡洋艦全軍覆滅的消息傳到孤拔這里,這位新任的交趾支那海軍司令的臉都綠了。

  一項沉穩的孤拔這會也坐不住了,這可是遠東法國海軍五分之一的巡洋艦,若論質量和戰力,更實在這些巡洋艦中名列前茅的,竟然一戰折損在這里!

  “全速追擊面前這艘鐵甲艦!務必擊沉!”命令立刻被下達,孤拔拿著望遠鏡看著遠處的鐵甲艦,心中的憤怒無以倫比……這清國何時出現這么一支精銳?

  而此時法國艦隊相隔著501鐵甲艦另外一邊的海平線上,濟安艦暫時代理的旗艦的職責,“超武”、“登瀛洲”、“靖遠”三艘幸存的戰艦跟上濟安艦后,才搞清楚在他們面前大展神威的竟然是同為南洋水師的訓練營……

  此番炮口余生,三艦的官兵自然是感激涕零,而之前炮戰中,501艦展示的武力,已經完全超乎他們的想象,除了震撼、拜服外,他們實在沒有其他念頭了。現在,看到501艦再次引導的強大的法國艦隊向西而去,都不免心存忐忑。不過陳安跟隨501艦一路而來,倒也是決斷的很,馬上升起旗語,向后轉進,準備先到順化城等候。

  而隨同艦隊一路訓練的兩艘商船,其中由訓練營軍官陸志遠駕馭的那一艘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升起了德國國旗,沿著海岸線一路向南,他們接到的命令是在戰斗結束后打撈海上的幸存的南洋水師官兵。看到訓練營奮不顧身的勇敢舉動,超武”、“登瀛洲”、“靖遠三艦的官兵都是感慨良多。

  而此時遠處海平面上的501艦早已經跑沒了影子,等陸志遠駕駛著商船趕到方才決戰的海域時,法國人只留下了一艘小型魚雷艇還在遠處打撈落水的士兵,對方倒也關注了這艘懸掛德國旗幟的商船,10年前普法戰爭的舊創那是法國永遠的痛,不過法國人魚雷艇很快就放棄找麻煩的想法,掉頭駛往外海尋找拉佩魯茲號幸存者去了。

  此時戰場以東的海面上早已經是雞飛狗跳的一副模樣,法國艦隊開足了馬力全力截擊前面那艘可惡的鐵甲艦,孤拔派出了最新型的拉加利桑尼亞號鐵甲艦帶領費勒斯號巡洋艦等四艘戰艦組成右翼艦隊。

  凱旋號鐵甲艦和3艘巡洋艦為左翼,以他的旗艦1300噸的窩爾達號巡洋艦為中路、隨行帶領阿塔朗特號鐵甲艦、勝利號鐵甲艦以及一等巡洋艦都威爾號、雷諾堡號巡洋艦為中路,說起這孤拔來,他倒是個十分怪異的將軍,平日里作戰始終是愛好于他指揮了近十年的小型巡洋艦窩爾達號!

  對于這個陣容,孤拔信心滿滿,拉加利桑尼亞級鐵甲艦一共有三艘,分別是拉加利桑尼亞號、凱旋號、勝利號,此番都出現在龐大的法國交趾支那艦隊之中,都是擁有強**國高碳鋼甲的重型鐵甲艦,三艘戰艦的排水量都達到4645噸,火炮方面也擁有強大的雙聯240重炮3座和190mm副炮1座!

  在他看來,這任何一艘拉加利桑尼亞級鐵甲艦與對方交火,那起碼都是勢均力敵的,這會兒孤拔可沒愚蠢到認為已經擊沉三艘快速巡洋艦的敵人會是不堪一擊的對手,現在他需要的結果就是擊沉或者俘虜對方,才能洗刷巡洋艦隊覆滅的恥辱。

  呂翰正在觀察測量的海圖,由此向東就是茫茫大海了,501艦才補充完燃煤,如果全速航行的話,可以航行2500公里,那也足夠跑到廣州了,若是巡航的話,跑一個來回都完全沒有問題,只是現在追在尾巴上的法國遠東海軍可不是善茬啊。

  陳英剛才已經完成了對視野內敵艦的速度進行了評估,對方快速巡洋艦的速度在14節左右,而正面出現的大型戰艦(估計是鐵甲艦)航速在13節左右,這樣的話,呂翰很容易就評估出對方在進行追擊中能達到的也就是13節左右,這對于501艦來說,是完全可以輕易擺脫對手的。

  他看了看墻壁上的時鐘,已經是下午時1點了,他和許壽山商議了一下,進行游擊戰并非太困難,但是此時對方已經形成了4-5艘戰艦的規模,想要一炮致命全身而退,難度可是不一般的高啊!

  而要讓法國人分散開……前面三艘快速巡洋艦被擊沉血淋淋的例子在哪里擺著呢,對方指揮官不是很弱智、很沖動的話,感覺成功率實在不是太大,目前情況下確實不適合進行冒險!但是……就這樣撤走,豈不是非常沒有面子。

  這時候閑了一上午的秦鎧已經從射擊指揮室溜達出來了,“賡堂,你看怎么對付法國人呢?這法國世界第二的名頭可不是蓋的,這么就擁出來這么一大堆戰艦!”

  “督辦,我和玉珊商議的結果是不輕易冒險,現在要想各個擊破,成功率太低,不值得進行冒險,而且……法國人這么大動靜,我想不會是來越南海岸上曬太陽的吧!”

  秦鎧點點頭,法國人這會兒出動的絕對是遠東法國艦隊的主力,這大批戰艦出動肯定是有所圖謀的!這讓他也有些不安,501艦確實強悍,但是遠沒到可以以一當百,那玩意不是鐵甲艦,那是太空戰艦!

  法國主力出現在越南海域,這目的昭然若揭,前面三艘巡洋艦的覆滅,確實給了法國了迎頭痛擊,但是根本沒到傷筋動骨的程度,說實話這種情況下想傷筋動骨已經幾乎沒有可能了!501艦每門大炮不過配備了80發炮彈,之前的戰斗已經消耗了盡三分之一,這會兒法國佬放在那里讓你砸,這炮彈也不夠啊!

  而且一旦交戰,這會兒對方鐵甲艦可也不是擺設啊,那五六艘大家伙噸位還超過501來的,也是配備了雙聯三座的炮塔,怎么看也都不是吃素的啊!但是展示下肌肉那是必須的……秦鎧可是太明白威懾的重要性!

  “賡堂,先帶他們跑上一圈,讓他們死了想要追擊我們的打算!”秦鎧笑著說道,“讓士兵們開飯了,半個小時候后,我們再回來還以顏色!”

  呂翰愣了下,這秦烈風還真是膽比天大,給十幾艘戰艦攆著屁股后面,還盤算著回來給人顏色看……

  “督辦,我和賡堂也商議過這打游擊戰的可能性,感覺還是太冒險,不如先撤走,然后在另找機會突襲法國人,那樣更有些把握!”一旁的許壽山琢磨了一下,還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這呂翰、許壽山倒是思路開闊的很,游擊戰就考慮過了,秦鎧嘿嘿一笑,“玉珊,你放心,我當然沒打算冒險,我要堂堂正正的給法國人上一堂課!”

  兩位管帶對望一眼,這秦督辦做教官做上癮了!不過既然督辦有把握,他們怎么會沒有信心呢,這位年紀比自己都輕的督辦,做出來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大有深意,而且每回出手必有戰果!

  “那我們開始吧,帶法國佬游歷下咱中國的南海!”呂翰哈哈大笑著說道。

  自從《福建新報》披露法國入侵清國藩屬越南之事后,才屁點大的光緒皇帝自然不會不會有什么想法,但是對清流言論頗為倚重的兩宮皇太后卻正兒八經的還把這事轉給了總理衙門,說是要法蘭西公使給個明確的說法。

  恭親王奕䜣自然不愿意去與那個棕色頭發的法國公使寶海交涉,這事歷來都有專人負責的,不就是那直隸總督、北洋大臣李中堂嘛,所以這事很快就被轉交給天津衛的總督府。而法國公使寶海最近從六月初開始就一直在天津衛和清國這位權掌一方的李大人談判。

  法國人的胃口很大,寶海一口咬定,越南王是自愿脫離大清藩屬,而且拿出兩次《西貢條約》的內容,要求大清承認條約的內容,自愿放棄越南宗主國的地位。當然,法國人非常狡猾的附加說明,兩國都愿意保持對越南國的平等地位。

  至于大清放棄越南宗主國之后,越南王是不是愿意平等的地位,那可就由法國人的槍炮來決定了!

  此刻,南海之上兵家相爭之時,天津衛直隸總督府內,李中堂正在和幾個親信議事。

  今日除了周馥、陳定、盛宣懷在座外,左側下首還坐著一位四十來歲的身著軍服的嚴肅男子,此時李中堂正在詢問道:“禹廷,此番法國人態勢咄咄逼人,若我固守海防,法國人可有勝算?”

  此人卻是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我大清海防這些年在大人的督導下,絕非當年可比,去年之時馬尾火炮局已能生產500磅的重炮,現在天津大沽炮臺新添10門重炮后,可謂固若精湯,若是督促馬尾盡快生產,這海防之事可保無虞!”

  “如此甚好,你所提之時我自然會與丁巡撫相議,這火炮卻是國之利器,”李中堂聽了點點頭,想起什么來了,轉頭問起盛宣懷,“杏蓀,丁禹生答應增加給我們織造局的產業,今年有沒有辦下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