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重生之征戰歲月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不想談就滾蛋!

[字數:4089 更新時間:2013/11/8 7:00:00]



  --go-->日本東南亞派遣軍參謀長川島少將,一大早就起來了,在侍女的小心伺候下,洗臉刮胡子,把個瘦筋筋的下巴,刮得鐵青,換上一套嶄新將校呢軍裝,武裝帶泛著暗紅色,左掛指揮刀,右跨手槍,還拉風的披上一件軍用大氅,渾身上下收拾得鮮亮,走出屋子的時候,領章上的一顆金色將星,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子精神頭兒!

  如果細看,少將閣下的眼圈有點兒發黑,可見,川島晚上休息的并不好,不僅僅是昨夜縱欲過度,和那個風騷的侍女,顛鸞倒鳳大戰幾個回合的關系,主要是因為心里有事兒,要說心里不七上八下,川島自己都不信,即將面對的,可是兇名著著的支那魔鬼唐秋離。

  在侍女豐滿的**上,激烈運動完了,疲倦欲死的川島,卻毫無睡意,翻來覆去直到天亮,才朦朧過去,被侍女喊醒之后,右眼皮直跳,心里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可是,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自己在伊藤總司令官面前,是拍了胸脯子的,想回頭都來不及。

  伊藤對川島此次去吉隆坡談判,給予了極大的排場,不但總司令部所有的軍官,都來送行,還弄了個儀仗隊,從川島的住處直排到院子外面的大街上,伊藤拉著川島的手,不住的叮囑,場面多少有些悲壯的意思。

  川島臨上車前,對伊藤和一干軍官,莊重的敬各軍禮,然后,一步跨上敞篷汽車,一揮手“開路!”頭也不回的絕塵而去,伊藤佇立在街道上,目送川島的車子,消失在視線里,心里有著一股說不出感覺。頗有些生離死別的滋味兒。

  離開伊藤和眾軍官的視線,川島挺得老高的胸膛,當時就塌下來,他帶的隨從不多。兩個大佐、八個少佐,加上兩個司機不過寥寥十二三人而以,本來,伊藤想要給川島準備一個中隊的憲兵充門面,都是矬子里拔大個,身強力壯,平均身高都在一米六以上的大個子。

  但川島毫不猶豫的謝絕了。開什么玩笑,帶著一個中隊的憲兵去談判,那可是是支那魔鬼唐秋離的地盤兒,人家有幾十萬部隊,就算帶一個師團的士兵,也是送到老虎嘴里的肉,帶的越多,送禮的機會越大。莫不如不帶,還顯得自己頗有些單刀赴會的英雄氣概。

  兩個掛著大佐軍銜的高級參謀,見自己的上司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也就知趣的逼近嘴巴,就這樣帶著沉悶的氣氛,川島的車子出了新加坡,一路向北疾馳而去,到了日軍最前沿陣地,看著一個個的了雞瘟似的,無精打采、灰頭土臉的士兵,川島的心里就更堵得慌。

  過了幾百米的緩沖地帶,就到了**師的控制區域,轉過一片樹林。前面的大路上,停著十幾輛軍用大卡車和三輛軍用吉普車,看到日本人的車子到了近前,一個臉龐清秀,身體健壯,非常年輕的**師少校軍官。將手里的小紅旗一擺,示意日軍車隊靠邊兒停下。

  他的身后,是七八個尉級軍官,川島的司機,不知道是吃錯了藥,還是腦袋被驢踢了,再不就是日本人骨子里,狂妄自大的心態在作怪,將車開到少校的腳前,才一腳剎車,汽車“嘎吱”一聲,帶著一股灰塵和汽油味,幾乎是擦著少校的身體停下,少校眼中閃著不善的目光,似乎咋愛強壓著心頭的怒氣,看了一眼川島的軍銜,用流利的日語問道:“你們是日軍談判代表?”

  川島抿著薄薄的嘴唇,高傲的目不斜視,在他看來,一個小小的少校軍官,根本沒有資格這樣對自己說話,有求于唐秋離不錯,可大日本帝國的將軍,也有自己的高傲,最起碼也要軍銜對等,既然已經深入虎穴,就豁出去了,拿出點兒派頭來。咋說咱也是將軍不是?

  身旁的大佐接過話頭“是的,我們是大日本帝國的談判代表,這位是我們的川島將軍”少校再次看了川島一眼,語氣冰冷的說道:“身份確認無誤,跟我們走”說完,轉身朝著自己的吉普車走去,車上的川島,臉色鐵青,徐徐呼出一口怒氣。

  少校走了沒幾步,忽然轉身說道:“忘了一件事兒,根據我們吉隆坡軍事管制委員會的命令,除了我們**師作戰部隊士兵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得攜帶武器,你們交出自己隨身佩戴的手槍和軍刀!”直截了當,就是命令式的。

  川島氣的腦袋發昏,這簡直是在侮辱大日本帝**人,他還沒來得及說話,后面車上,幾個年輕的日軍少佐不干了,其中的一個,張嘴就喝罵到:“八嘎!狂妄的支那人,我們是大日本帝國的軍官,寧肯失去生命,也絕不會交出武器,何況是交給劣等的支那人!”

  川島盡管氣的要吐血,可頭腦卻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是來干什么的,一聽那個少佐的喝罵,心里可暗叫“糟糕!在人家的地盤兒上,如此的不理智,辱罵對方,倘若激怒了這些支那軍官,后果是很嚴重的”川島的判斷非常正確,這個日軍少佐,也自己的狂妄和滿嘴噴糞,付出了代價。

  少校身后,忽地閃出一道人影,緊接著,一聲慘叫,一道黑影劃過,這個日軍少佐軍官,已經飛出汽車,躺在不遠處,嘴角冒出殷紅的鮮血,手腳微微抽動,出氣兒多、進氣兒少,眼看就活不成了,一個臉色黑紅,手腳修長,不過二十幾歲的**師中尉軍官,若無其事的撣撣衣角,目光刀子一樣,劃過其他的日軍軍官臉上。

  這一切,不過是發生在幾秒鐘之內的事情,看得川島和他手下的軍官,眼hua繚亂,誰也沒有看清楚,這個年輕的中**官,是如何將少佐擊飛出去的,事實勝于雄辯,大日本帝**官的尊嚴固然重要,可也沒有自己的小命兒值錢。

  事發突然,日本人絕沒有想到,**師的軍官,說動手就動手,而且,出手就是要命,包括川島在內的日軍軍官,大眼瞪小眼的木在那,誰也沒有敢再言語,想耍武士道精神可以呀,沒人攔著,那位仁兄口鼻竄血,就在地上躺著呢,看幾個**師軍官的架勢,不介意給他找幾個作伴的。

  少校冷厲的一笑,說道:“交出配槍和軍刀,否則,談判將無限期終止”川島總算明白了,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了,因為這點兒面子上的小事兒,而耽誤了天皇陛下的軍國大事,川島有幾個腦袋也擔待不起,窩囊啊,還沒有開始談判,就被唐秋離的部下繳了械。

  他率先解下手槍和指揮刀,其他的日軍軍官,一點兒脾氣都不敢有,非常配合,**師的車隊在前,川島的兩輛車子在后,往吉隆坡方向駛去,那個只剩一口氣的日軍少佐,還昏迷不醒的躺在車里,一動不動,幾個日軍少佐,咬牙切齒的盯著前面的汽車。

  少校拿出步話機“大隊長,接到小鬼子的談判代表了,就在后面跟著呢,不過,出點兒小意外,黑子教訓了一個不知道頭輕蛋重的小鬼子少佐,沒有,黑子下手有分寸,重傷、半死,還有一口氣兒,估計,就黑子這一下,半邊牙都得飛嘍,小鬼子不躺幾個月,下不來床。”

  步話機那端,山虎哈哈大笑,顯然是心情非常愉快,說道:“好,對待小鬼子就得這樣,屁事兒沒有,打死了,算小鬼子倒霉,晚上,我請你們分隊喝酒,尤其是黑子,得好好敬他幾杯,你們按照原計劃進行,我立即報告給師長。”

  山虎走到唐秋離身邊,說道:“小秋,日本人來了,領頭的是個少將,叫什么川島”唐秋離慢慢的摘下墨鏡,看著山虎說道:“虎子,你的人沒動粗吧?”一旁的劉心蘭,饒有興致的看著兩個人。

  山虎一伸大拇指,說道:“高,不愧是師長,一猜就中,有個小鬼子少佐,皮子癢癢了,黑子給了這雜碎一下,留半口氣兒,車里躺著那,要不要叫個軍醫過來?別死在咱這,晦氣。”

  唐秋離煞有介事的說道:“應該叫個軍醫過來,我們是有身份的人,講究人道主義,我跟你說過多次,你手下那幫家伙,沒輕沒重的,出手就傷人,也不知道收斂著點兒,讓日本人看笑話了不是,不過,那個黑子,我記得是個小隊長吧,晉升一級軍銜,獎勵大洋三百,口頭批評一次!”

  沒等唐秋離說完,山虎已經笑得快直不起腰來了,唐秋離也跟著大笑,說道:“虎子,你說我這是不是治軍不嚴”山虎很認真的點點頭,劉心蘭徹底無語了,這都什么人啊,是縱容還是處罰啊?

  川島一行,到了談判地點的時候,看到半躺在藤椅里的年輕上將,先是一呆,搞不清是哪位尊神,而后,又被他的傲慢態度所激怒,又想到車里躺著,不知道死活的部下,川島火氣上涌,大聲說道:“這位將軍,我對貴方剛才的粗暴和野蠻行為,提出嚴重抗議!”

  唐秋離懶洋洋的看了川島一眼,身體都沒動一下,說了一句:“想談判就得忍著,不想談就滾蛋!”

  (未完待續--over-->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