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生化喪尸版共產主義

[字數:4462 更新時間:2014-9-10 20:17:00]




  王路“看”向他:“殺你們?為什么?不,我絕不會用腦電波的命令強迫你們做這件事。正如我不能夠用腦電波強制喪尸們來勞動,以求進化一樣,那只是以一種奴役代替另一種奴役,進化和覺醒,必須是自主的,以及絕對自由的。”

  “因為喪尸的進化,說到底就是人性的覺醒,任何外來的強迫的行為,只會讓人性扭曲。”

  趙科道:“如果我們不配合你的所做所為,你真的不會殺我們?”

  王路點點頭:“是的,殺戮改變不了任何東西。”

  趙科沒再說什么,轉身就走。他以他的行動標明了他的態度--王路所說的話,在他眼里就是一派胡言。

  有些智尸和人類也陸續離去,既然王路沒殺趙科,那也沒道理殺他們。王路說過了,引領喪尸進化必須自愿,好吧,咱們不愿意!

  什么喪尸才是新人類,可笑到了極點!以前王路倒還有些理性,就算是提出三位一體的世界,也是將人類、異能者和智尸高居于喪尸之上,誰是主人誰是奴仆分得清清楚楚。可現在他倒好,居然要讓全世界的喪尸都解放。這算什么?生化喪尸版的**嗎?

  太荒誕,太可笑,太不可行了。

  封海齊走上前來,嘆了口氣:“王路,你回來,我很高興,你提的一些理念,我也不想反駁。可有些現實問題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喪尸需要幾十倍甚至是上百倍的糧食才能刺激大腦的進化,那么現在這些活人、異能者、智尸又該怎么辦?”

  “以崖山為例,我們現在產出的糧食倒是足夠所有的人類、智尸過著優厚的生活,智尸們因為有充足持續的人血供應,所以也不必需要大量的食物才能保持大腦的覺醒。可是,如果象你要求和希望的,我們來引領喪尸進化的話,那天量的糧食。從何而來?一只喪尸就頂得上幾十個甚至上百個人啊,100多只喪尸就頂得上崖山的總人口了。就算是所有的崖山人、智尸全體出動,開墾新的田地,也生產不出那樣多的糧食來。”

  “怎么辦?難道我們要讓自己的孩子餓著肚子,來確保喪尸們的覺醒嗎?”

  “崖山已經如此,其他地區甚至整個世界呢?你以前身為媒體人員,應該知道。在舊世界里,就有近半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如果數十億喪尸們全都覺醒了,就算是整個地球的生靈都被他們吃光,也滿足不了他們的胃。”

  王路點點頭:“是的,老封。我想過這個問題。也許,我還沒找到正確的道路,也許,舊有的碳水化合物已經不適合喪尸的消化系統,它們擁有的卡路里太少了,可很遺憾,暫時到目前。我還沒找到更適合喪尸吃的食物。可是聽我說,老封,我們必須這樣做,我有種直覺,那光球告訴我的時間,與喪尸的進化息息相關,那時間快到了,給予喪尸進化的時間不多了。我要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哪怕只是進化了1只喪尸,那也是好的。”

  “這就是我揭開鋼殼的原因!人們不應該遺世**,將自己封閉在一個金屬盒子里,他們應該和喪尸住在一起,共同生活,共同勞動。共同休息,一點一滴的引領著喪尸,啟發他們,教育他們。如同父母帶著孩子,讓喪尸們一步步成長為真正的人!”

  封海齊不知該說什么好,半晌才道:“你能確保喪尸不襲擊人嗎?就象太陽黑子洗禮前,你能號令所有的喪尸智尸不食人一樣。”

  王路搖了搖頭:“不能。并非是我做不到,而是這樣的強迫命令,無法讓喪尸真正覺醒。我說過,那只是換了種方式奴役他們而已。”

  封海齊道:“那也就是說,人們要冒著生命的危險,與喪尸們同住在一個屋檐下,他們要付出比以前更辛勤的工作,才能滿足喪尸無底洞一樣的胃,還要如同是最耐心的父母一樣,管教喪尸,可他們付出了那么多,卻什么好處都沒有得到?”

  王路一滯,點了點頭:“是的,我不能欺騙你,暫時看起來,人們要付出很多很多,可喪尸卻無法回報他們分毫。甚至,人們因此還有生命危險。老封,我知道我這想法一定是瘋了,可是我還是要說,我們必須要這樣做!”

  封海齊居然點了點頭:“因為時間快到了。”

  王路莊重地道:“是的,時間快到了。”

  譚櫻一直在旁邊聽著,這時她走上前來,對王路道:“導師,我們聽從你的指導,愿意引領喪尸。”

  王路點了點頭,但又搖了搖頭:“譚櫻,我知道你們一直在施行勞動促進自己進化之法,這倒是暗合了引領喪尸覺醒的道路,不但對喪尸有利,同時對自己也有利。但是,我剛才說過,喪尸的覺醒其實是人性的恢復,你們自己身為智尸缺少感情,又如何真正引導喪尸呢?引導喪尸最好的人選,依然是人,普通人。”

  王路看向周春雨、關新、李波、裘韋琴、盧鍇、沙青、沙林……

  所有人都默不作聲,有人是不解,有人是覺得可笑,也有人認為是胡說八道,只有王伯民遲疑著走上前,對王路道:“王隊長,不知道能不能給喪尸戴上拘束用具,要不然,直接讓他們跟我們住在一起,還是太危險了。”

  王路道:“拘束越少,對喪尸來說越有利進化。”

  朱亞珍擠出人群,一把將王伯民拖了回去:“你怎么回事?你忘了當初是誰在動物園外,不顧你的死活拋下了所有人?”

  王伯民道:“那不是王隊長故意的……”

  朱亞珍打斷他的話:“我知道那不是王隊長故意的,是他被生化病毒控制的原因,可這更可怕,這說明王路根本不能控制自己,他自己也說了,現在他體能有個什么光球,誰知道他剛才說的那些與喪尸共同生活的話,是不是光球讓他說的。反正不管怎么說,我不會讓自己一家人的生命,控制在一個不靠譜的人手里,王伯民,我們走。”

  朱亞珍拉著王伯民走了后,其余眾人看到王路并沒阻止,更沒有發怒,有不少人也離開了。

  周春雨走上前,聳了聳肩膀:“咱們梨頭養了一大群喪尸狗了,也不在乎多一兩只喪尸。”

  柴老二巴結道:“真神王路,你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王路嘆了口氣:“我知道,憑我這一翻話,是不可能改變崖山乃至這個世界的,只能說慢慢來吧。我還是那句話,歷史的潮流是不可阻擋的,我只希望,當那些反對我的人和智尸,在最終的時間到來時,他們不會后悔今日的決定。”

  當天晚上,王路的家里絡繹不絕來了各方人馬。為了不同的目的而來。

  夏真、顧瑋、鐘院士、凌珊珊、孫隊長等家園殘余人員是一起來拜訪的,王路對顧瑋點了點頭:“我認識你,當時在崖山石洞門口,就是你向我發射了麻醉彈,然后抽取了我的腦脊液。”

  顧瑋有些尷尬:“對不起,我當時并不想傷害你,如果你不是突然反擊的話,我們抽了你的腦脊液就會離開崖山,你睡一覺就會醒來。可后來--一切都失控了。”

  王路扯了扯嘴角,算是一個笑:“過去的都過去了,說起來,我們曾經還很期待疫苗的誕生呢,當我知道11號作戰計劃時,曾經無數次幻想過在東北雪原上,有一處秘密的基地,一群穿白大褂的專家,在戰士們的保護下,正在緊張地研制著疫苗。然后突然有一天,會有一架飛機從雪原起飛,飛到崖山,空投下疫苗,喪尸們注射后,就能恢復成正常人。”

  顧瑋苦笑道:“以前的家園,的確是王隊長想像中的樣子,只不過……后來一切都變了……”

  王路空洞的眼皮一一掃過夏真、鐘院士、凌珊珊、孫隊長,他道:“我明白,我都明白,我已經從他們的記憶中,知道了所有的一切過往。”沒錯,如今家園的剩余人員,都成了智尸,在王路強大的腦電波下,沒有什么是能隱瞞的。

  王路對著鐘院士道:“鐘老,你是我最尊敬的一位科學家,你實事求是地說,生化病毒的疫苗,有可能研制出來嗎?”

  鐘老道:“我在家園時曾經得到過你的少量腦脊液,并用它和別的異能者的基因混合,研制出了一種疫苗,只是正如你所知,我們最終失敗了,疫苗并不穩定,反而還會造成另一種突變,也就是肌肉怪。我們千里迢迢趕到崖山后,李詠也給了我一些你的血液進行研究,坦率地說,我越研究越迷惑,因為我發現,所謂的生化病毒并不存在。我以前所分離出的生化病毒片段,其實是人類基因的一種突變。在我看來,不存在任何的外來的生化病毒,無論是喪尸智尸還是異能者,其實都是人類本身基因的突變而造成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