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百一十二章 壓在人家女生身上了

[字數:7400 更新時間:2014-9-10 20:11:00]




  盧鍇小組的第一次和喪尸實戰,其實是失敗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如果不是他在最后關頭使用了異能,那喪尸早就在他身上咬了一大口了,但是,孩子們看著施施然從石灰圈里出來的盧鍇卻是一片羨慕嫉妒之色――異能啊,這就是異能的威力啊,普通人辛辛苦苦和喪尸拼命才能求得一條活路,可盧鍇只不過是動動嘴皮子,連一滴汗都不用出,就能讓喪尸乖乖滾蛋。(1_1)封海齊和盧鍇最后關于異能的對話雖然意味深長,可除了王比安、黃瓊等人聽得認真外,其他的孩子都當是過耳東風,心里只想著,啥時候自己要是也有異能就拉風了。

  封海齊瞧了瞧場中的喪尸,這只喪尸在被盧鍇施用了異能后,已經不中用了,盡管封海齊不斷將它向石灰圈內驅趕,可喪尸還是固執地向遠離盧鍇的方向走去,那些原本在它眼中鮮嫩可口的孩子們,如今對它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封海齊無奈地搖搖頭,將喪尸帶回樹邊重新綁上,又解開了另一只喪尸,照原樣敲牙戴手套紅漆抹唇后,趕入了石灰圈中。.

  “哪一組自愿上來?”封海齊問。

  孩子們的眼光都瞧上了林久,林久也自覺地拉著同伴向前走了一步,就在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道:“讓我來。”

  是黃瓊,只見她握著螺絲刀大步上前,王比安愣了一愣,連忙跟了上去,貼著黃瓊輕聲嘀咕著:“等會兒我們分別站在石灰圈的兩邊,互相干擾喪尸,只要躲過10分鐘就行了。”

  黃瓊斜了王比安一眼:“你不是學過封所長教你的本領嗎?以前也跟著王首領殺過喪尸。為什么不直接把喪尸給殺了?”

  王比安老老實實地道:“封伯伯說了,這節實戰課主要是鍛煉大家的躲閃能力,我們就該先把這學好,要殺喪尸,機會多得是。”

  黃瓊不置可否地從鼻子里哼了聲。

  陳薇和王路遠遠看到王比安和黃瓊上了場,王路握了握陳薇的手:“放心。王比安肯定對付得了這只喪尸。”

  陳薇點了點頭,她看清了石灰圈內的是只女喪尸,個頭和王比安差不多,雖然沒什么明顯的外傷。但長期的饑餓讓它整個人瘦得像蘆柴棒一樣,似乎風大一點,就能把它吹走一樣。

  王比安和黃瓊進了石灰圈,依著兩人剛才商定的主意,分站在兩頭,故意挑逗著喪尸左撲右撓,眼見著喪尸向誰撲的近了。另一個就趕上去沖著它的屁股踢一腳,或在背上拍一下,總之千方百計引誘喪尸顧此失彼。

  這只女喪尸明顯比盧鍇一組對抗的男喪尸要癡笨得多,在石灰圈里蹣跚著,幾分鐘過去了,硬是連王比安和黃瓊的衣角都沒碰著。

  王比安和黃瓊的膽子越來越大,兩人一開始還只敢站在石灰圈的外沿,接下來就逐漸一步步向喪尸靠近。如今兩人離喪尸只有一米之遙,他們都能聞到喪尸身上的臭味,有時甚至能感受到女喪尸揮著胳膊抓撓時帶起的風。

  王路和陳薇看到。王比安和黃瓊繞著女喪尸頗有默契的前進后退,女喪尸向黃瓊探出胳膊時,王比安會一拳將它的胳膊打偏,黃瓊順勢一矮身,險而又險地從喪尸胳肢窩下鉆過,然后轉身順勢推了它一把,將正向王比安撲過去的喪尸推得向旁一個踉蹌,王比安正好安然脫身。兩個孩子圍繞著喪尸如穿花蝴蝶一樣穿梭來往,動作從起初的生澀,變得流暢靈動。頗有點武俠小說里雙劍合璧的風采。

  石灰圈外的孩子們漸漸也看出其中的妙處來。鄭佳顏和黃冬華更是在旁邊連連叫好,每當王比安和黃瓊互相配合以極險的姿態差之毫厘地躲過喪尸的撲擊時,孩子們都會報之以一陣掌聲。(1_1)

  封海齊看了看表,時間只剩下二十來秒了,他對兩個孩子的表現很滿意,這才是他今天真正想教給孩子們的本領。

  就在這時。女喪尸突然變了性子,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它突然死盯著黃瓊不放,不管王比安如何干擾它,一直緊緊追著黃瓊。這一下石灰圈內的情況急轉而下,只見黃瓊繞著圈子的邊沿跑,而喪尸在后面緊緊追趕,王比安又跟在喪尸后面又踢又打,可喪尸本就是沒感覺的,無論王比安怎么折騰,都是如擊朽木,女喪尸吃定了黃瓊,死追不放。

  黃瓊畢竟是女生,剛才和王比安互相配合著挑逗女喪尸時,雖然動作在旁人看來輕輕巧巧,其實體力消耗極大,如今也不知道女喪尸發了什么瘋,只追著她一人不放,戴著橡膠手套的手指好幾次已經撓到了自己背上,頓時心慌起來,明知道就算是被喪尸抓住自己也不會真的受傷,可奔跑的腳步卻偏偏凌亂起來,也不知怎么的,兩只腳硬生生絆在了一起,唉呀一聲,仆倒在地。

  說時遲那時快,緊追在后的女喪尸一個虎撲壓到了黃瓊背上,一口就啃了下去,黃瓊腦中一片空白,似乎又看到了自己的母親撲倒在地,幾只喪尸壓在她背上撕咬的那一幕,她下意識地脫口尖叫:“王比安!”

  王比安大叫一聲,一跳,就跳上了女喪尸的背,左臂一把從背后卡住了喪尸的脖子,右手一揮,螺絲刀直捅進女喪尸的右耳,深深地戳了進去,還使勁攪了攪。

  一縷黑色的尸液從女喪尸的耳洞里流出來,女喪尸就像斷了發條的玩具,突然一動不動了。

  王比安嚇得話都不利索了,結結巴巴道:“黃、黃瓊,你、你沒事?”

  壓在女喪尸下的黃瓊哼了哼了一句什么,王比安沒聽清:“你說什么?”

  黃瓊提高了聲音,尖叫道:“快走開啦,你壓在我身上快把我壓死了。”

  可不是嘛,女喪尸加王比安,加起來可有200多斤了,壓在黃瓊死上壓得她氣都快喘不過來了。

  王比安連忙翻身從女喪尸身上跳了下來,順勢把女喪尸的尸身從黃瓊身上給推了下去。

  黃瓊從地上爬起來后,匆匆擦了把眼角的淚。拍打著身上的沙土、石灰粉,一臉的沮喪,旁邊的王比安也苦著臉。因為兩個人失敗了。

  雖然女喪尸倒在了地上,可黃瓊身上卻粘著石灰粉。她倒下時,身子壓在圈子外了,而王比安,左前臂上有一抹紅漆,這是他在伸臂卡住女喪尸的脖子時磳上的,這要是在真實的戰斗中,也就意味著王比安已經被喪尸咬了一大口了。

  陳薇忍不住悄聲對王路道:“真是的。都怪那個黃瓊拖了王比安的后腿,如果不是她突然摔倒,咱們孩子急著去救她,王比安根本不會被喪尸傷到的。”

  王路啞然失笑,陳薇也真是的,只不過是一堂模擬課而已,哪用得著這樣認真,有封海齊教著。孩子們只會越來越成熟,王路道:“王比安做得不錯,他剛才要是只顧自己安全躲開了。我倒要生氣了。”

  陳薇雖然知道王路說的話有理,如果王比安膽怯退縮了,她心里也同樣會失望,只是,看著王比安為了一個認識才沒幾天的小女孩這樣拼命,自己這個當娘的,心里總不是個味兒。

  王路似乎猜到了陳薇心里想什么,拍了拍她的肩道:“好啦好啦,咱們兒子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其實。也不算壞,別人我不敢說,可你看和他同一組的鄭佳彥,黃冬華等孩子,這才幾天不都和王比安關系處得蠻好了嗎?這年頭,沒有一點心眼自然活不下去。可要是一腦門子歪門邪道,也不見得有什么好下場。王比安現在還小,以誠待人,倒也能交到一些貼心的朋友。”說著,轉身就向山莊外走去。

  陳薇道:“你這就走了?”

  王路聳聳肩:“有老封管著孩子們,還有什么好操心的,你也忙自己的事兒去。”

  陳薇扭過頭,看到草坪上鄭佳彥和黃冬華已經跑了上去,攙扶著黃瓊和王比安退了下來,一幅友愛互助的形象,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轉身回餐廳去了。

  王比安其實并沒有受傷,只是有點心慌,退下場后,看到封海齊又去處理另一只喪尸,以代替被自己殺死的女喪尸,讓另一小組的人上場,悄悄轉到了黃瓊身邊:“唉,你真的沒事?。

  黃瓊咬著下唇,擰著眉看著被拖出石灰圈扔在一邊的女喪尸,不服氣地道:“倒霉,再堅持一會兒,我們就到時間了。”

  王比安見黃瓊說話利索,果然沒受到一點傷害,這才松了口氣,順著她的話頭道:“就是啊,我估計著也就一分鐘不到就到點兒了,唉,也不知道那只喪尸后來不知發了什么瘋,死追著你不放,你在前面跑沒看到,我都已經扯著它的衣服使勁往后拽了,那只喪尸居然還不回頭。真是見鬼了。”

  黃瓊臉突然一紅,支支吾吾道:“這個、這個,其實不能怪你的。嗯,是我不好,都怪我,算了,反正不關你的事兒。”

  王比安一愣,自認識黃瓊以來,她說話辦事一直干脆得很,一是一,二是二,一向據理力爭,有話說話,從來沒有這樣扭捏的樣子。

  王比安奇道:“黃瓊你怎么了?我又沒怪過你,說起來,是我沒做好,說好了兩個人互相配合干擾喪尸的,是我沒做好才讓喪尸盯著你不放。”

  黃瓊的臉越發紅了,突然一跺腳道:“你有完沒完,我都說了是我的原因,是我的錯,你滿意了。”

  王比安傻了眼,不知道黃瓊莫名其妙發的什么火,這時,到旁邊給黃瓊找水的鄭佳彥拎著一瓶礦泉水走了過來,聽到兩人在那兒爭執,她是和黃瓊住一屋的,自然知道出了什么事兒,這時忍不住笑道:“王比安,你也別追著黃瓊問了,黃瓊今天身體有些不舒服,因為一些個人的原因,所以被喪尸緊追著不放,那是因為喪尸嗅到了她身上的味道……”

  黃瓊羞得恨不能把鄭佳彥的嘴堵上,她通紅著臉道:“鄭佳彥姐姐,你什么時候變這樣八婆了!”

  王比安撓著頭,苦苦思索著想不出黃瓊身上有什么味道吸引了女喪尸的緊盯不舍――難怪這孩子不懂,其實是黃瓊今天在和喪尸拼斗時,突然來了月經。鄭佳彥因為早上起床時,黃瓊曾紅著臉向她討要衛生巾。此時自然猜到了。

  黃瓊看著王比安還是一臉好奇地打量著自己,知道他依然沒放下好奇心,臉上一紅,推了他一把:“你把心思放正事上。快看,封伯伯又驅趕新的喪尸入場了,這次輪到林久他們了,你看仔細了,多學學,省得下次我和你搭伙,又被喪尸撲到。”

  黃瓊這話一出口。就后悔了,明明自己說了不怪王比安的,怎么這話又隱隱有責怪他的意思,但是王比安卻并沒在意,噢了一聲,就轉身去看石灰圈內林久一組人和喪尸的對抗了。

  黃瓊有些過意不去,過了一會兒,又挨到了王比安身邊。悄聲道:“等會兒下了課,你把外衣脫下來給我。”

  王比安頭也不回地道:“做什么啊?”

  黃瓊道:“你的衣服上不是粘上了紅漆嗎?紅漆很難洗干凈的,我來幫你洗。”

  王比安直通通地道:“沒事兒。我叫我媽洗好了。”

  黃瓊沒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王比安根本不領情,不,不是不領情,而是這渾小子就是個生瓜蛋子,連人家對他好壞一點都不曉得,氣得咬牙,但一想到王比安剛才不顧自己被咬也要救她,心又軟了,轉而好聲好氣地道:“你媽媽――陳老師多忙啊,咱們就不要拿這些小事麻煩她了。你悄悄兒給我,我很快就能洗干凈的。”

  王路一門心思都在草坪上林久和喪尸的打斗中,林久吸取了前兩場的教訓,既不與喪尸硬抗,也不一味游斗,而是充分利用自己行動快速的優點。不斷欺近喪尸,一邊格擋喪尸亂揮的胳膊,一邊抽冷子捅喪尸的眼窩,有一下,他的螺絲刀已經插進了喪尸的眼球,只可惜喪尸頭一甩,整顆眼珠都被螺絲刀剔了出來,后面的眼神經還聯在眼窩里,那眼球就這樣掛在喪尸臉上晃蕩著。包括王比安在內,孩子們都發出了大聲的嘆息。

  聽著黃瓊在自己身邊嘀咕著,王比安不耐煩地點了點頭:“知道了,知道了。”把人家女孩子的好意當一股春風吹去,揮著胳膊大叫:“林久哥哥,加油,再來一下子。”

  對于衣服上的紅漆,王比安很快就扔到了腦后,這一天事兒可忙著呢,上午結束了封海齊的實戰課后,大家又要去照顧正在孵的雞蛋,雖然有了燈珠供暖后,沫箱里的溫度穩定多了,但大家還是要時不時檢查一下溫度計,再說,還要定時翻蛋呢。到了下午,又有陳薇上的語文課,謝玲姐教的數學課,以及李波叔叔的機械課。語文和數學是最無聊的,幸好老媽的語文課上關于背誦和默寫的東西都沒有了,什么名家名句啊,如今只要自己會讀就算過關了,只是謝玲姐變得好怕人,黃冬華他們因為年紀小,不懂怎么解方程題,她就瞪著人家說要打手心,相比之下,倒是李波叔叔的機械課好玩點,他拎了幾把電鉆來,教大家如何針對不同的材料使用不同的電鉆頭,他還說過幾天想辦法弄臺機床來,教大家怎么進行車、磨等簡單機械加工,可惜的是,李波叔叔說,用鉆頭鉆喪尸腦門并不是好辦法,還不如直接用螺絲刀捅更有效。要知道,盧鍇已經打算下了課用電鉆在封海齊伯伯抓來的喪尸頭上開幾個洞洞眼了。

  總之,這一天瞎忙下來,王比安直到吃了晚飯,洗了澡,從衛生間出來,才想起讓黃瓊幫自己洗衣服上紅漆的事兒,本來,王比安已經不想去找黃瓊了,可探頭看看陳薇,抱著梨頭正在打哈欠,知道她一天忙碌下來已經很累了,便拎著脫下的衣服悄悄出了門,向黃瓊的房間走去。

  咚咚咚,王比安輕輕響了響門,里面很快傳來黃瓊的聲音:“誰啊?”

  “是我,王比安。”

  門很快開了,掩著的門里探出黃瓊半邊身子,她的頭發還在滴著水,問道:“你來做什么?”接著又道:“鄭佳彥姐姐正在洗澡呢,我可不能讓你進來。”

  王比安扁了扁嘴:“我可不希罕進來,那,這是我的衣服,你說了你會洗的。”說著,把衣服往黃瓊手里一塞,轉身就回自己的房間。

  王比安想著回房間還能不能偷偷打一會兒電腦游戲,因為老爸王路又不在家也不知在忙些什么,只要謝玲姐幫自己說說好話,老媽還是會同意自己玩一會兒游戲的。

  這時,王比安聽到身后黃瓊鄭佳彥的房間門,呯一聲關上了,接著后面傳來一陣腳步聲,他一回頭,卻見是黃瓊拿著自己的衣服跟了過來。王比安站住了腳:“怎么了?你不是說衣服你會洗的嗎?說話可要算話,不能賴皮。”

  黃瓊輕聲道:“誰賴皮了?我只是去找汽油,這漆染在衣服上,只有用汽油才洗得掉。”(未完待續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