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百九十一章 她死了也是我的女人

[字數:7889 更新時間:2014-9-10 20:11:00]




  陳薇點點頭,何止因為大家都是女人,更重要的是,兩人都是孩子的母親,母親的心思,只有母親懂得。

  陳薇走出王路的病房,正好碰上封海齊帶著圖書館營地的眾人向樓下走,陳老頭和崔老太雜在中間,向七嘴八舌盤問的眾人介紹著:“山莊里房間管夠,原本是個農家樂,都有**的浴室,還有太陽能熱水,大伙兒到了后,先洗個熱水澡,就能在席夢思上美美睡一覺了。”

  圖書館營地的眾人原來聽說黑燈瞎火的又要趕往什么山莊,正有點不滿意,但好歹剛才又是方便面又是年糕吃飽了肚子,現在聽得有床有熱水澡,而且封海齊封詩琪父女又一起同行,就安心了許多,說說笑笑著一起涌去。鄭佳希的死他們看在眼中雖然有兔死狐悲之感,可這年頭死的人多了去了,他們又不認識這女孩子,所以傷心一下后就撂開了手。有的人機靈,見到走廊旁含笑點頭招呼的陳薇,曉得這就是崖山首領的妻子,今后就要在她手底下混飯吃,便也忙著打招呼,“陳師傅”、“陳阿姨”亂叫一氣。

  目送著圖書館營地的人吵嚷聲消失在樓梯口,陳薇收起了臉上的笑,緩步向手術室走去。

  剛到手術室門口,門吱呀一聲開了,卻是錢正昂走了出來。

  陳薇迎上去道:“錢醫生,你怎么還在手術室,我以為你去休息了。”

  錢正昂現在的心情已經恢復了,他臉帶疲憊地道:“我剛才檢查了一下關新的傷勢,他情況還好,出門的時候,碰到那個叫盧鍇的小伙子,他求我把鄭佳希的腹部刀口縫合一下。說不忍心她這樣子殘缺著身子離開人世。我剛才縫合了刀口才出來。”

  鄭佳希死了后,腹部上還留著一個大洞呢。如果不經處理。可憐鄭佳希還真是死無全尸了。

  陳薇輕聲道:“錢醫生。辛苦你了,早點休息吧。”

  錢正昂點點頭,轉身向自己房間走去,他已經決定。回去就去看書,看衛生院里以前醫生留下的各類醫書。自己絕不能永遠只是個牙醫,在自己的手下,再也不能發生看著病人活生生死去的一幕了。

  陳薇推開了門。手術室里的各盞燈光都已經滅了。只留著一盞應急燈照著明,鄭佳希的尸體躺在手術床上,**的身體上蓋著一條白色的床單,只露出小小的臉。

  盧鍇站在床頭,癡癡地看著閉著雙眼的小臉,就在今天白天。她還在向自己微笑,可現在她的身體。已經如冰一樣冷。

  林久扶著鄭佳彥,坐在墻角,鄭佳彥雙眼發直,視線全無焦點,似乎自己的魂兒已經隨著妹妹的逝去而飛走了。

  裘韋琴和李波站在一邊,看著盧鍇的背影,默不作聲。

  陳薇暗暗嘆了口氣,剛要勸說眾人節哀,盧鍇突然動了,他連著床單一起,抱起了鄭佳希,就如他抱著她從皎口水庫來求救一樣,抱著她,大步向外就走。

  裘韋琴一驚:“小鍇,你要做什么?”

  盧鍇睬也不睬她,視她如同一個陌生的路人,抱著鄭佳希的尸體,讓她的頭靠在自己肩上,就要出門。

  裘韋琴想攔,半張開手,卻又怕刺激了盧鍇,讓他做出更匪夷所思的事來,硬生生頓在當場。

  陳薇忙迎上去道:“孩子,你這是要去做什么?”

  盧鍇面對陳薇,卻極尊重,陳薇全力救治鄭佳希的所作所為,他都一一看在眼里,當下哽咽著道:“阿姨,我送佳希最后一程。”

  陳薇一愣,轉而知道盧鍇是要去處理鄭佳希的尸體,雖然這孩子胡作非為,這才害了鄭佳希,可看他如今這樣子,也同樣是個可憐人,只得嘆了口氣,讓開了路。

  盧鍇大步而出。

  裘韋琴想追,卻又突然停住了腳,現在所有的事都已經無法挽回,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考慮今后的路,該怎么走。

  明擺著,皎口水庫已經歸崖山所有了,這是無可改變的事實,她沒有能力也不會癡心妄想到改變這一既成事實。

  既然人在他人屋檐下,就不得不低頭,崖山眾人對皎口水庫等人說得上一個“恩”字,別的不說,王路身為首領卻獻出了那樣多血,這就是天大的恩情,皎口水庫要是無視這一點,就實在太說不過去了。

  但這天大的恩情,同時也是個非常好的契機,讓皎口水庫眾人融入崖山的契機。

  皎口水庫以前對崖山抱著極大的警惕,雙方關系連友善兩字都說不上,今后雙方人員要相處在一起,又是以崖山居首的這樣一個態勢,以前的隔膜搞不好就會成為雙方相處的大問題,而這后果,只有皎口水庫的人來承擔。

  裘韋琴不希望看到這一點,所以,她要做的就是借著王路救鄭佳希的恩情,全力搞好皎口水庫和崖山眾人的關系,要以切實的行動讓崖山眾人感受到,皎口水庫眾人真誠地感謝并愿意接受對方的領導――臣服,而且是滿懷感恩的臣服。

  盧鍇可以率性一走了之,連向王路說聲謝謝都沒有,裘韋琴可不能干出這樣的事來――裘韋琴相信,如果現在自己跟著盧鍇一起離開了,就算有千萬個理由,王路都會當晚就帶著人馬把皎口水庫給端了。

  裘韋琴必須留下來,而且還得乖乖呆在王路眼皮子底下,以自己最本份的姿態,展現皎口水庫的順從。

  這一切,都是裘韋琴為了盧鍇的未來,而盧鍇的未來,則掌握在王路手里,身為母親,她想追上哀痛欲絕的兒子,但正因為身為母親,她又不能離開,而要想方設法為盧鍇今后的在崖山的生存,爭取一個盡量好的地位。

  這就是身為母親的難處。天下又有哪個孩子,知道自己的母親在背后為他或她操碎了心,哪怕她們做出了一個錯誤的甚至傷及自己孩子的決定。但那也永遠是以母愛的名義。

  裘韋琴硬生生頓住了自己的腳步,看著盧鍇的身影一步步遠去。張了張嘴。卻最終沒有出聲,她又何嘗不知,隨著盧鍇的離去,兒子的心也在遠離自己。盧鍇分明是把鄭佳希之死怪責到了自己身上。可現在這一特殊環境下,她甚至都無法追上去挽回母子之情。

  李波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他看了看盧鍇的影子,又看了看裘韋琴不無絕望的眼神,可是。他一向來和盧鍇并不親近。這個時候摻和進去,搞不好就在盧鍇面前鬧個沒臉,被劈頭罵回來都有可能。

  這時,手術室里突然站起來一人,卻是林久,他大步向盧鍇的背影追了過去。和裘韋琴擦身而過時,匆匆扔下一句:“裘阿姨。我會照顧好盧鍇的。”

  裘韋琴提起的心終于放下了,林久也是少年人,少年人的心事,也只有少年人能開懷,林久一向穩重,有他陪著盧鍇,就算是盧鍇一時沖動,也有他扶著,出不了大事。

  裘韋琴聽著走廊上的腳步聲漸行漸遠,壓下內心的悲傷,轉過身來對陳薇道:“王路首領身體還好嗎?”

  陳薇道:“還行,只是因為獻血太多,一時體虛。你的孩子――那個盧鍇這樣跑出去,沒關系嗎?鎮江鎮上雖然喪尸不多,卻也有幾只的。”

  裘韋琴道:“多謝陳老師(她聽著封海齊等人這樣稱呼,這時便學上了)關心我那不爭氣的兒子,這孩子有點特殊的能力,倒也不怕一般的喪尸。”她話鋒一轉:“陳老師,不知道這衛生院有沒有休息的地方,我就在這里等盧鍇回來。”

  陳薇微微頷首:“衛生院倒有幾間病房,條件說不上好,只能委屈大家將就一下。”

  陳薇扭頭看了看還坐在墻角邊發呆的鄭佳彥,對裘韋琴道:“我們把這孩子扶過去吧。”

  裘韋琴上前和陳薇一起扶起鄭佳彥,但她的手剛碰到鄭佳彥,鄭佳彥卻猶如觸到蛇蝎一樣,猛地奪回手,沖著陳薇靠過去。陳薇忙將這個顫抖著身子的小姑娘摟在懷里,輕聲安慰。

  裘韋琴半伸著手,表情尷尬,半晌,才木著臉站了起來。

  陳薇扶著鄭佳彥在前,裘韋琴和李波在后,向空閑的病房走去。李波看看眼前陳薇的背影,悄悄靠近了裘韋琴,壓低嗓子道:“裘高工,你別難過,我知道,你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為了孩子們將來好,只是孩子們年紀還太小,不懂得這一番苦心。”

  裘韋琴長嘆一口氣,只有為人父母,才知道當父母的難處啊。

  她輕聲道:“李工,我也不和你來虛的,你為人一向老實本份,咱們今天起就是崖山的人了,萬事你不用管,只要和以前一樣維護好水庫和電站,王路首領便不會虧待了你。皎口水庫鬧到這般下場,我裘韋琴是最大的罪人,我對不起你,不過王路首領為人仗義,一腔真心待人,在崖山,李工你只會比在我手下更好。”

  李波連連點頭:“那是,那是,王路首領的人品那是沒話說,1200cc的血啊,那可是性命交關的大事,他說抽出來就抽出來了。就沖這一點,我就服氣。”

  陳薇推開了一間病房的門,病房里放著三張病床,她扶著鄭佳希躺上床后,回頭對裘韋琴、李波道:“床頭柜里有毯子,大伙兒將就著休息一晚吧,我就在隔壁病房照顧王路,有啥需要的,盡管來和我說。”

  裘韋琴答應了,送陳薇一直到門外。

  關上門,陳薇手里的電筒光隔絕在門外,病房里頓時一片漆黑。

  裘韋琴摸索著躺上了床,突然一陣心灰意冷,天意啊,都是天意啊,正是因為皎口水庫眾人對王路滿懷戒心,拒絕了他拉電的請求,而因為沒有穩定的電源,導致在搶救鄭佳希時衛生院突發停電耽誤了寶貴的時間。還記得盧鍇當時面對王路拉電的請求時,是那樣堅決地一口反對,他可曾想到,這個決定在今天,卻成了鄭佳希的死亡判決書!鄭佳希之死,是天意。其實更是**,皎口水庫的每一個人。都在推她向地獄的道路上。有意或無意的,伸出了手,生生將那無辜的孩子,推向了死神的懷抱。

  衛生院外。林久正在路上飛奔,終于在溪邊。追上了抱著鄭佳希尸體的盧鍇。

  盧鍇將鄭佳希放在沙灘邊,正準備發動摩托艇,林久已經趕了上來。只見他猛地大吼一聲。撲到摩托艇上,沖著盧鍇就是重重一拳。

  盧鍇猝不及防,被打得鼻血長流,但這一拳卻把他從失神中打醒了,他怒吼道:“林久你***干什么?!”

  林久也不答話,又是一拳砸過去。盧鍇連忙閃身,這一拳從他臉龐刮過。

  盧鍇可不是光挨打不手的主兒。從小不吃虧的脾氣,見林久沒頭沒腦亂打,立刻出拳還擊,兩人頓時在狹窄的摩托艇上扭打成一團,摩托艇小,嘩拉一下,兩人雙雙翻落水下,只是這岸邊水淺,只到兩人膝蓋,盧鍇和林久站起來身后,淌著水又互毆了起來。

  盧鍇打了幾下就發現那林久發了瘋,他根本不抵擋自己的拳頭,咬著牙一味揮拳猛擊,盧鍇也打出了火性,干脆也放棄防守,兩人互擂。只見在月光下,兩個少年咬牙切齒,你一拳我一拳打得是拳拳到肉,一滴滴血從頭上流下來,滴落到水里。

  終于,兩個少年都打不動了,撲通一聲坐倒在江水里,四條胳膊卻還死死糾纏在一起。

  月光下,盧鍇突然看到,林久臉上除了血,還有兩道淚痕,他猛地醒悟過來,林久為什么突然沖上來毆打自己,他慘笑道:“原來、原來林久你也喜歡著佳希!”

  林久喘息著,用無力的拳頭打了一下盧鍇:“閉、閉嘴,不許你說她的名字,你這個王八蛋,你、你沒資格說她的名字。是你害死了她!”

  盧鍇沖著林久吐了口涶沫,掙脫他的手臂,跌跌撞撞回到沙灘邊,抱起了鄭佳希的尸體:“是,是我害死了佳希,可她永遠是我的,無論是活著,還是死了。她永遠是我唯一的愛人。”

  林久坐在水里喘著氣:“你混蛋,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還和鄭佳彥糾纏不清,你***就是個臭流氓,只知道玩弄女孩子,要不是你亂搞,鄭佳希怎么會得什么宮外孕?”

  盧鍇冷笑著瞪著林久:“你懂個屁,佳希喜歡我是真心的,她是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的。沒錯,我以前也對鄭佳彥有意思,可從今以后,我只屬于佳希,就象佳希只屬于我一個人一樣。”

  林久破口亂罵著:“放屁,放屁,你這狗雜種,懂什么叫真心?”

  盧鍇也不理林久,重新抱著鄭佳希,上了摩托艇,林久從水里掙扎起來,死死拉著摩托艇不放,嘴里亂嚷著:“把鄭佳希還給我!”

  盧鍇怒道:“佳希是我的女人,你算什么東西,只會躲在后面看她的背影的家伙,懂什么叫愛?連愛這個字你都不敢當面對她說,只是等她死了,你才敢站出來,呸,慫種!”

  林久怔在當場,半晌才喃喃自語道:“沒錯,我是個膽小鬼,膽小鬼!平時只會討好你媽媽,一門心思想學管理水電站的技術,明明喜歡鄭佳希,卻又不敢當面對她說。我如果早點向她表白,她肯定不會再上你這個王八蛋的當,也不會被你的臟手玷污,更不會這樣小的年紀就白白送命。我、我也是個混蛋!”

  就在這時,江水里突然冒出一個黑影,一只水喪尸突然從水里鉆了出來,向摩托艇嘶吼著撲了過來,卻原來是盧鍇和林久扭打時的血滴落到水里,吸引來了水喪尸。

  林久啊地一聲驚叫,手一松,連退了幾步,那喪尸卻也不追趕,因為鄭佳希身上的血腥味更濃,它轉而向盧鍇和他懷里的鄭佳希尸體撲去。盧鍇也不躲閃,沖著水喪尸大吼一聲:“滾你媽的蛋。”

  水喪尸停住了身子,一個轉身,撲進水里,溜走了。

  盧鍇扭過頭,沖著發呆中的林久冷笑著:“佳希活著時,你沒能力保護她,佳希死了,你一樣沒能力保護她。能保護她的,永遠只有我。”

  摩托艇發動機轟鳴著,在江中拉起一道白色的波浪遠去。

  林久看著摩托艇消失在黑暗中,半晌,才狠狠捶了一下自己的頭,踉踉蹌蹌地向衛生院而去。他不是盧鍇,能以一聲吼喝退喪尸,在這里呆得時間長了,誰知道水喪尸會不會再度潛回來襲擊。

  林久握著雙拳走在路上,時而憤恨時而羞惱時而后悔,他喃喃自語:“盧鍇為什么能用吼聲嚇退喪尸?這是異能嗎?異能,我一定要有異能,有了異能,才能保護自己心愛的人。在這生化末世,什么東西都靠不住,只有異能才能靠得住。該死,盧鍇那個混蛋為什么有那樣特殊的異能,對了,還有裘高工,她好像也有異能,不怕電擊。為什么他們都有這樣特殊的異能,而我卻沒有?如果我有那樣神奇的特殊異能,我早就可以帶著鄭佳希離開皎口水庫了!可笑裘高工將皎口水庫當成寶貝一樣,她沒想到,只有異能,才是在這個世界上立足的真正依靠。林久啊林久,你一定要學到異能!”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看書啦 文字首發,歡迎讀者登錄 . 閱讀全文最新章節。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