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百八十六章 愛情澆灌出的惡之花

[字數:7710 更新時間:2014-9-10 20:11:00]




  第三百八十六章 愛情澆灌出的惡之花

  王路被周春雨匆匆叫走,說是衛生院門外有兩個人找他,口口聲聲要“王首領”救命,等他趕到門口時,卻見一個陌生的小伙子抱著個女孩子,正要詢問,猛然間發現遠處一輛車輛亮著大燈疾駛而來,嘎地一聲急剎,停在衛生院門口。

  衛生院里的崖山眾人刷一下默契地從鐵門后散開,躲到了保安室里或圍墻邊,雖然大家都知道有鐵門擋著,但如果這車子硬撞過來的話,鐵門被撞塌也不是不可能。謝玲、周春雨已經握住了從不離身的斧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外面的人是要攻打衛生院嗎?可求王路救命又是在搞什么名堂?而且攻打衛生院,怎么不用偷襲,反而鬧出這樣大動靜來?

  就在眾人疑慮時,皮卡車上跳下來一個女人,快步走到衛生院門口,只見她抬起手想撫摸一下先前趕來的懷抱女孩子的小伙子的肩膀,那小伙子卻退后了一步,避開了她。那女人垂下了肩膀,繼而轉過身,對著衛生院大聲道:“皎口水庫裘韋琴,請崖山首領王路王師傅救命。”

  靠在保安室門口的王路眉毛一挑,這聲音,還真有點像皎口水庫那個只聞其聲未見其人的女人的聲音。只是,眼前這一幕實在是奇哉怪也,那個小伙子抱著女孩子求救,象足了八點檔的瓊瑤大媽劇,可只不過請鄞江衛生院治個病而已,那一直深藏不露的皎口水庫幕后“女主”裘韋琴跑出來什么?她難道就不知道這就叫“送羊入虎口”嗎,現在崖山眾人只要蜂擁而上,除非那裘韋琴手里有把ak47,要不然,皎口水庫就是全軍盡沒的下場。

  王路正在遲疑,眼一瞟,看到皮卡車上又下來三人,一個中年男子,一個女孩子和一個男孩子,他們唯一的武器,是一把鋼叉。

  衛生院前,前前后后來了二批6個人,這倒是符合自己以前猜測的皎口水庫里只有5、6個人的想法。這樣說來,皎口水庫還真的是傾巢而出了。

  王路扭頭對身后的謝玲道:“拿鑰匙,開門。”

  謝玲低聲道:“哥,會不會有鬼。”

  王路掩著嘴道:“屁個鬼,我們人都比他們多咧,純推兵都能推死他們。開門。”

  衛生院的鐵門嘩啦啦打開了,王路當先大步而出,謝玲、周春雨、沈慕古、錢正昂等緊隨而上,謝玲雙手握著兩把斧頭,眼睛死死盯著裘韋琴,決定一旦不妙就把手里的斧頭飛砸過去――嘿嘿,你只不過是個活人,總不可能象喪尸這樣非要斬首才死翹翹吧。

  裘韋琴面對虎視眈眈涌出來的崖山眾人,并沒有慌張,她只是向王路迎了上前――王路不認識她,她卻多次看到過王路的――“王、王師傅……”

  王路一抬手,止住了裘韋琴的話頭,大步走到依然抱著鄭佳希的盧鍇面前,皺著眉到:“這孩子怎么了?”眼一凝,看到了女孩子身下一滴一滴掉落下來的液體,臉色大變,伸手一摸,舉起一看,居然是血。

  盧鍇抽泣著道:“王首領,你快救救她,佳希她一直在流血。”

  王路一回頭,沖著錢正昂猛招手:“小錢快,送這孩子去手術室。”

  錢正昂連忙跑了上來,沈慕古最善于察言觀色,這時見裘韋琴一行人的確沒有惡意,又聽到王路招呼,也隨著跑了上來,和錢正昂一起,從已經快脫力的盧鍇手里接過了已經休克的鄭佳希,向著衛生院飛跑而去。

  裘韋琴動了動唇,向王路走近了幾步,謝玲擋在了她的身前,王路這時已經匆匆走向衛生院,扔下一句話:“萬事以救那女孩子最要緊,有什么話,等會兒再說。”

  這時,聽到衛生院外動靜的陳薇也走了出來,看到眼前這一幕,連忙走過去,溫聲對裘韋琴道:“我叫陳薇,是王路的妻子,這樣吧,你們一起進來吧,咱們一塊兒想法子救那女孩子,她叫什么名字?佳希嗎?”

  鄭佳彥在旁邊早就忍不住了,匆匆跑上來道:“這位阿姨,我妹妹叫鄭佳希,她、她只有15歲,阿姨,求求你們一定要救她。”

  陳薇握住鄭佳彥顫抖的手安慰道:“別慌,別慌,鄞江衛生院里有完善的醫療設施,你們來之前,我們剛剛動了一臺腹部被刀捅破的手術,非常成功,相信我,我們一定會全力搶救你的妹妹的。”

  鄭佳彥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握著陳薇的手不知該說什么好,惟有雙淚長流,陳薇扭頭對裘韋琴道:“這位裘――裘師傅,你是那孩子的媽媽嗎?來,跟我去手術室,你把那孩子發病的情況細細跟我說一說。”

  鄭佳彥恨聲道:“她不是我們的媽媽!她、她……陳阿姨,妹妹的事你問我好了,我妹妹發病后,我一直陪在她身邊。”鄭佳彥只是單純不經世事,并不是傻瓜,今晚發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聽在心里,尤其是裘韋琴一直念念不忘水庫和電站的歸屬,再回想起盧鍇從裘韋琴那兒跑回來,一臉激憤地抱走鄭佳希,已經隱隱明白了裘韋琴的心頭之念――分明是把水庫電站的歸屬,放在妹妹鄭佳希生命之上了。

  陳薇拉著鄭佳彥一邊向手術室走,一邊問著她妹妹何時發病,初始癥狀如何,有沒有吃飯,嘔吐出了什么樣的東西,何時開始流血,血量大不大……

  裘韋琴看著陳薇和鄭佳彥離去,瞟了一眼盯著她的謝玲、周春雨等人,長嘆一口氣,如今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罷了罷了,向站在一旁的李波和林久招了招手:“我們也去手術室吧,等鄭佳希治療的消息。”

  王路、錢正昂、沈慕古、盧鍇把鄭佳希送上手術室的病床后,錢正昂一邊量血壓、心跳、體溫,一邊讓王路趕緊脫下鄭佳希已經血淋淋的衣物。

  王路脫下鄭佳希的衣物后,看到還沒發育完全的青澀的身體,不但沒有一絲**,反而吸了口冷氣,這女孩子的下身一直在不停流血。大出血。

  錢正昂急速地道:“見鬼,這是子宮大出血,患者的血壓太低了!”

  王路沉聲道:“是流產造成的嗎?”

  錢正昂搖搖頭:“我懷疑是宮外孕!輸卵管破裂而出現了宮外孕大出血!”

  這時,陳薇也趕到了,一路上她已經匆匆把鄭佳希的病情盤問了個底兒掉,這時忙道:“這個叫鄭佳希的小姑娘有性生活史,一個月前就有下腹劇痛的情況,今天上午開始劇痛、出冷汗、嘔吐,嚴重時出現短暫暈厥。”

  錢正昂大叫:“宮外孕,肯定是宮外孕。”

  盧鍇一屁股坐到地上:“不會的,不會的,佳希前幾天還剛來過月經,我明明看到的。”

  錢正昂哼了一聲:“宮外孕早期時,也會有不規則的少量流血,不少人會誤認為月經,而錯過最佳治療時間。這孩子年紀太小了,還在發育期內,宮外孕后對她的身體肯定造成很大影響,可憐,小小年紀什么都不懂,硬生生把身子骨拖壞了。”

  兩個沒頭腦的少男少女,貪戀**的歡愛,卻用愛情澆灌出了惡之花。

  鄭佳彥再也忍不住,撲到盧鍇身前對著坐倒在地上的他又踢又打:“混蛋!混蛋!我妹妹還這樣小,你就對她做這種事,還害得她宮外孕。你去死吧去死吧!”

  錢正昂臉板:“滾出去,無關的人都滾出去,我要給這孩子治療。”

  陳薇連忙向謝玲和周春雨使了個臉色,兩人會意,忙把鄭佳彥、盧鍇等人架了出去。

  陳薇和王路已經有了剛才的手術經驗,這時自然留了下來,王路道:“錢醫生,對這孩子我們該怎么治?宮外孕的話,也該是剖腹手術吧?我們剛已經做了一個,這個總應該比刀傷好治吧?”

  錢正昂眉頭緊鎖:“雖然說都是剖腹手術,有相通之處,可這孩子體質可比封海齊的女婿差多了,而且,宮外孕就怕大出血,出血不止住,就算我剖了腹,取出了宮外的妊娠囊,切除了輸卵管,這孩子也依然有生命危險。”

  王路低頭看了一眼這個叫鄭佳希的女孩子紙一樣白的臉和單薄的身子,對錢正昂道:“不管怎么說,必須立刻動手術,死馬當活馬醫吧。”

  錢正昂點點頭,對陳薇道:“我帶這孩子去做b超,你去驗血型,這孩子的手術需要大量鮮血。”

  陳薇剛才給封海齊女婿配過一次血,大致流程已經熟悉了,便應了一聲,抽了鄭佳希的血后,到外面找眾人配血型。

  錢正昂的b超檢查很快出來了,確認是宮外孕,然而,陳薇那頭的配血型卻出了大問題――崖山和皎口水庫的全部人員,只有一位適格者,王路。

  “這不可能!”鄭佳彥緊緊抓著陳薇的衣襟,像抓著一根救命稻草:“我是她親姐姐,我的血為什么不能給她用?”

  陳薇苦笑道:“孩子,姐妹之間血型不配的也多得是,阿姨已經再三檢查過了,的確只有我丈夫王路一個人的血型配得上你妹妹。”

  鄭佳彥搖搖欲墜,猛地跪倒在地抱著陳薇的腿放聲大哭:“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我妹妹好不容易送到衛生院來,難道還要眼睜睜看著她死嗎?”

  謝玲在旁邊看了也有些不忍,現場所有人都知道,鄭佳希這樣的剖腹手術,只有王路一個獻血是遠遠不夠的,手術備血少說也得1000多毫升,那還不把王路抽成人干了?

  謝玲過去扶起鄭佳彥柔聲道:“你別急,我們一定能想出辦法救你妹妹的。”

  盧鍇兩眼赤紅卷著衣袖對陳薇嚷嚷道:“阿姨,你再給我驗一次血,再驗一次,我的血一定能配得上佳希,一定能給她用!”

  陳薇嘆了口氣:“小伙子,我已經檢查過好幾遍了,我們所有人,只有王路配得上血型。”她想了想道:“原本這種大出血的手術,還可以用血液回收機采集患者自身的血,回輸給她,這樣可以大大減少外來的血量,可我們這里畢竟是衛生院,沒有這樣先進的醫療器械。”

  盧鍇一聽,二話不說,扭頭就向樓梯口疾步走去,裘韋琴一直關注著兒子的一舉一動,這時見盧鍇兩眼發直悶頭往外沖,連忙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小鍇,你去哪里?”

  盧鍇紅著眼掙扎著:“放開我,我去甬港市的大醫院找血液回收機來救佳希。”

  裘韋琴驚得魂飛天外,雙手死死拉住盧鍇:“你瘋了,孤身一人你怎么去甬港市找這什么血液回收機啊,這外面到處都是喪尸,沒等你到市區,就死定了。”

  盧鍇突然詭異地呵呵笑起來:“媽,我不怕,我現在有特異功能了,我只要向著喪尸怒吼,它們就會逃跑的。我抱著佳希從水庫出來時,遇到了好多喪尸,我向它們一瞪眼,一聲吼,它們就全轉身跑了。媽,我是變異人,就像那些電影里的變異人一樣,我不怕喪尸。”

  裘韋琴驚呆了,旁邊的李波和林久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想到了眾人從水庫里出來時,原本應該到處是游蕩的喪尸的通往碼頭的路上空無一尸,在碼頭邊一只撲上來的喪尸被盧鍇一聲“滾”字掉頭就跑……盧鍇他,說的話是真的。

  盧鍇的特殊能力,完全是他誤打誤撞發現的,當他抱著鄭佳希跑出水庫時,已經抱定了同生共死之念,在遇到第一只喪尸時,他抱著鄭佳希腳步沉重,哪里逃得脫,就在喪尸的手指就要撓上他的脖子時,盧鍇在絕望中大吼一聲:“去你媽的!”這無意中的一聲絕望的怒吼,居然讓喪尸停止了動作,轉而掉頭離開了。

  盧鍇在驚喜與迷惑之中,一路前行,碰到喪尸就吼一聲“去你媽的”、“滾你個王八蛋”,居然屢試不爽,最后只要吼個“滾”字,喪尸就真的“滾”了,這才順利上了船,一路趕到鄞江鎮,要不然,他懷里摟著個不斷滴血的鄭佳希,早就被喪尸啃得只剩下骨頭了。

  裘韋琴雖然相信了盧鍇的話――因為她自己也一樣有不足為人道的秘密,但仍然死死拉著盧鍇不放手,盧鍇和裘韋琴在走廊上拉扯起來,陳薇聽說盧鍇有特殊能力,因為有沈慕古這臺人肉雷達在前,所以也并不怎么驚訝,眼見著母子兩人鬧成一團,連忙上前勸道:“小伙子,你可別亂來,就算是你趕到市區,你又怎么知道到哪里找這血液回收機?就連我也只聽過名字沒見過機器,你就是翻遍了醫院也沒用。退一萬步,就算你找到了,這一來一回那么長時間,鄭佳希那孩子能不能挺得住也是個問題。”

  盧鍇停止了和裘韋琴拉扯,抹了把臉咬牙道:“難道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佳希……看著佳希她……”

  謝玲在旁邊突然道:“要救那個女孩子倒也不是沒有辦法。”

  在場的人眼睛都是一亮,鄭佳彥急道:“這位阿姨,你、你有什么好辦法?”

  謝玲道:“現在關鍵是因為血太少沒法動手術,我們只要再找到足夠的血就行了。姐,你忘了?老封頭和他的女兒還沒來呢,沒準,他們兩個的血型能配上。”

  陳薇心中苦笑,這才兩個人,配上血型的概率才多大,但這好歹也算是點希望,便強打精神道:“是,等老封和他女兒來了,我們可以再配次血型,我記得老封底說自己是o型,是萬能輸血型,如果老封的女兒也是o型的話,那有了三個人的血,鄭佳希一定能救了。”

  雖然把鄭佳希得救的希望寄托在還不知在何處的封海齊父女身上,實在是太過渺茫,但這是眾人唯一可行的辦法,盧鍇停止了和母親裘韋琴的拉扯,頹然在走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這時,手術室的門突然開了,王路匆匆小跑了過來:“陳薇,快,抽我的血。”

  陳薇一驚:“怎么了?”

  王路急促道:“那孩子的血壓和心跳越來越弱了,錢正昂說一定要立刻進行剖腹手術,止住出血處,要不然,這孩子光失血就能把命丟了。”

  陳薇急道:“可是我們只有你一個人的血才和那孩子相配啊。我們剛才正商量著,等老封回來時,驗一下他和他女兒的血配不配,老封曾說過他是萬能輸血型o型。”

  王路一皺眉:“不行,等不住了,現在一分一秒都是在和死神賽跑。趕緊的,先抽我的血,抽多少用多少,把手術先做起來,等封海齊來了,再用他的血接上就是了。”

  所有在場的人都呆住了,這是拿命在賭啊,如果封海齊及時趕來了,鄭佳希就有活命的希望,如果封海齊遲遲不到,那鄭佳希就得把命丟在手術臺上,眾人腦海中不約而同閃過一個畫面:

  鄭佳希蒼白的裸露的身體躺在手術臺上,她的腹部被打開,錢正昂正在埋頭緊張地做手術,而在她的頭頂,血袋里,王路獻出的最后一滴紅色的血液滴進了輸液管,但同一時間,封海齊和他女兒的身影卻依然杳無蹤影。在沒有外界血液的補充后,鄭佳希的身體越來越冷,越來越蒼白,最終,她的全身變得如冰一樣冷。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