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百七十八章 以身為餌

[字數:4520 更新時間:2014-9-10 20:11:00]




  “扔下,快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扔下,帶著這些玩意跑都跑不快,命重要還是這些垃圾重要!”封海齊站在陰井底,一邊把營地眾人從排水管里拉出來,一邊扯下他們背著、拎著的背包等物扔到井底。

  眾人也知道現在是性命交關,帶著東西只要落后一步,就成了喪尸腹中之食,頓時各種雜物扔了一地。丟下了重負后,大家身手利落多了,攀著梯子就爬上了陰井口,除了孩子,只要還能動手的,女人、老人都撿了把武器對著喪尸撲了上去,狹路相逢,勇者不一定勝,但后退者必死。

  封海齊正在拉一個哭哭啼啼的女孩子出管道,突然聽到背后管道里有動靜,正要扭頭,那女孩子已經尖叫起來:“喪尸!喪尸!”邊嚷邊往管道里縮,后面的人群一下子被堵住了,依然在管道里的人并不知道喪尸從何處來,聽得前面尖叫聲,頓時亂成一團,甚至有人企圖從別人身上爬過去,好搶先出排水管,誰知兩相一擠,反而堵塞得更厲害。

  封海齊這時已經扭頭看到,對面的排水管里,一只喪尸正在匍匐前進,離水管口只有幾米遠了,他想轉身用斧頭去砍,誰知那個嚇慌了的女孩子緊緊扯著他的衣襟不放,正在一片哭爹喊娘聲中,突然聽到一聲大吼,撲哧一聲響,那只快撲出排水管口的喪尸當胸捅進了一螺紋鋼。

  卻原來,是一個已經排上梯子,快接近井蓋的老人,眼見著下面危急,義無反顧地跳了下來,撿起封海齊放在一邊的螺紋鋼,捅向了喪尸。

  只是螺紋鋼太長,在狹窄的陰井里耍不開,只能斜著捅進去沒刺中喪尸的頭骨,只是穿胸而過,那喪尸一時不得死,還想繼續爬出來但是身上帶著長長的螺紋鋼,行動更是不便。此時,封海齊已經掙脫了女孩子,撲了過來,一斧砍中喪尸的腦門。

  看著掛在排水管口的喪尸,封海齊吁了口氣,對著那老人道:“好身手。”

  老人搖搖頭:“老啦放在幾十年前,這樣一個突刺,非把這***釘在地上不可。”

  封海齊眼中一亮,聽這話的意思,這老人以前還當過兵?但現在并不是拉家常的時候,封海齊也客氣,對老人道:“你幫我看一下旁邊的排水管,給還是用斧頭吧,螺紋鋼擺弄起來不方便,喪尸在排水管里爬動不靈活等它仲出頭來,正好給它一斧頭。”

  老人點點頭,接過斧頭,回頭看了看那只掛在排水管口的喪尸,再瞟了一眼滿地大包小包堆得快站不住腳的井口,想到了一個主意,只見他走過去把那具喪尸尸體扶了起來,讓它靠坐在管道里,然后拎起地上的大小背包,塞進管道口硬是用這具喪尸尸體和背包,把排水管給堵了起來。

  封海齊這時也已經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女孩子硬生生拉出了排水管,推著她的屁股往陰井口爬,然而又接出5個人后,爬出管道的人喘著氣道:“后面堵住了!”

  封海齊推了他一把:“你先上去。”然后再次爬進了排水管里。

  里面果然堵住了,有兩人上下疊在一起又因為背著裝滿物資的背包,居然是堵得死死的,兩人正互相對罵指責,被堵在后面的人也埋怨不住,封海齊低聲訓斥道:“閉嘴,你們是想把更多的喪尸引來嗎?”

  眾人這才閉上了嘴,封海齊掏出一把多功能小刀,割斷了兩人身上背著的雙肩包等物,把背包一去,兩個人終于能挪動了。

  封海齊爬出排水管后,只見那個老人把地上扔下的各類物資統統塞到了另外幾個排水管里,雖然不能做到完全封堵,但喪尸想爬出來也平添了不少麻煩。老人邊干活邊嘟囔著:“可惜,這要是**包就好了,非把這些***炸死不可,這樣狹窄的地下管道里,**的威力可以發揮到最大,這沖擊波沿著管道卷過去,震都能把喪尸給震死。”

  封海齊見大多數人已經爬出了陰井口,心情一松,笑道:“雖然沒有**包,但也能讓追我們的喪尸不好過。”說著,拎起地上的幾桶食用油和汽油,就澆在了堵在幾條排水管道里的背包上。

  老人搖了搖頭:“用火燒嗎?這效果可就差多了。”話是如此說,他也幫忙澆上了油,還在陰井地上也澆了不少。

  最后一個營地里的老婦人也爬上了陰井口,側耳聽到排水管里喪尸越來越近的吼叫聲,封海齊對老人一伸手:“老人家,你先上。

  老人晃了晃滿頭的銀發:“你小子又不比我年輕多少,老人家老人家的,聽著不痛快。”封海齊啞然失笑,自己也就50歲不到,這老人少說也有70多,居然還和自己比年齡大小,真是老頑童。

  老人出了陰井口時,四條排水管里都追來了喪尸,正在使勁堆著封堵排水管口的雜物,有幾個背包已經被推出了排水管口,封海齊爬到井口,回頭望了望,一只喪尸從營地眾人爬過的排水管里爬了出來,正抬頭沖著封海齊嘶吼著。這時,一只點著了的打火機從封海齊身邊落了下去,“快上來!”隨著一聲喊,一只布滿老年斑的手將他扯上了井口,正是那老人,咣一聲,陰井口又蓋上了,遮住了井下竄起來的烈焰濃煙。

  封海齊辨認了一下方向,沖著鄞州公園一揮手:“大伙兒圍成一圈,能拿武器的在外圍,女人孩子在里面,跟我沖!”

  眾人現在離鄞州公園只隔了兩條馬路,撒腿狂奔的話,幾分鐘內就能到達公園里,然而現在周邊已經圍上了數百只喪尸,雖然有封海齊在前方開路,但為了護住不能作戰的老人和孩子,營地眾人組成的防守圈就象波濤中的一葉小舟,前進得極為緩慢。

  就連關新都在封詩琪扶持下握著斧頭站到了外圈,但眼見著周邊建筑里有更多的喪尸跑了出來,滅頂之災就在眼前。

  關新突然停住了砍殺,扭頭對大家道:“對不起,是我的血在排水管里把喪尸引來的,害得大家走上了這條絕路。我反正已經受了重傷,不能再讓我拖累大家了,我等會兒跑到喪尸群里,盡量引著它們往相反方向跑,大家一定要抓住時機,跟著封師傅往公園跑。”

  說著,關新將手伸到腹部的傷口處,摸了一把血,抹在自己的臉上,身上,以便用血腥味引誘更多的喪尸。

  曾和封海齊并肩作戰的老人大笑一聲:“好!好!小關,好樣兒的。我老頭子和你一起去,七十八十閻王不叫自己去,我也活得夠久的了,再活下去,就變成了烏龜王八蛋了,就用這把老骨頭,給你們年輕人開開路吧。”說著,仲手和關新血淋淋的手緊緊握了一下,反手把粘到的鮮血抹在了臉上。

  這時,圈內的幾個老人互相看了一眼,也站了出來,走到了關新身邊。

  他們,居然是要以身為餌,用自己的肉身吸引、拖住喪尸,換來其他人生存的機會。

  封詩琪已經傻掉了,盯著關新,顫抖著嘴唇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封海齊劈死了面前的一只喪尸,百忙之中回過頭來,怒罵道:“你們這些蠢貨,別做傻事!”

  關新搖搖頭,看了封詩琪一眼,轉身就向鄞州公園相反方向走去,外圍的幾個拼命抵抗喪尸的小伙子對視了一眼,正在猶疑是否要讓開道路,突然,嘭得一聲巨響,只見營地眾人脫身而出的那處陰井蓋高高飛上了天空,井口里冒出一股煙塵。

  封海齊雖然在陰井下放了一把火,但火,絕不可能造成這樣類似爆炸的場面,封海齊失態地吼道:“這***是怎么回事?!”

  傷疤女大叫道:“是我的背包,我的包里有幾罐便攜式液化氣。”話音剛落,又聽到陰井處傳來嘭嘭爆炸的悶響,幾乎是同時,咣的一聲,那只被爆炸的沖擊波炸飛的陰井蓋掉落下來,砸死了一只喪尸后,掉到了地上。

  封海齊臉色突變,想起了什么,他大吼道:“小心沼氣爆炸!”

  他的話音未落,突然天崩地裂地一聲巨響,眾人腳前的水泥路裂開一條寬可容人的裂縫,碎石、泥土飛濺而出。

  封海齊腳一晃摔倒在地***,這絕對不可能是沼氣爆炸!

  這當然不是沼氣爆炸,下水道管網里雖然殘留著一些沼氣,但爆炸威力不可能這樣大,這是液化氣爆炸了。

  排水溝并排埋設了液化氣管道,在生化末世降臨時,周邊曾飯店曾發生過幾起液化氣泄漏而引發的火災,因為附近是區府辦公大樓和多座辦公樓、酒店等高層建筑,所以有部門緊急關閉了這一帶的液化氣管道。當全城停電后,液化氣管網徹底癱瘓,有部分液化氣從居民或酒店的打開的灶頭泄漏了出去,有的還引起了火災和爆炸,但是在這一片,因為此前關閉了管網,液化氣在封閉的管網里留存了下來。

  直到封海齊在排水管里火烤喪尸,卻無意中引爆了傷疤女留在背包里的便攜式液化氣罐,爆炸的液化氣罐炸裂了和排水溝并行的液化氣管道,從而引發了更劇烈的爆炸。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