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百五十九章 就是他,就是他!

[字數:5659 更新時間:2014-9-10 20:11:00]




  就在這時地一聲,一扇側門被推開了,兩只智尸架著一活人大步走了進來,是的,那是一個活人。

  一個穿著全套的防暴盔甲的活人男子,然而在他的腿上,卻夾著一只獸夾,鮮血正從他的腿上一點點滴落到地上。

  那男子倒還硬氣,在這個智尸喪尸遍布的房間里,居然還左盼右顧,大聲自言自語道:“**,這些狗娘養的死人,居然住這樣好的地方。老子以前怎么不知道這兒有個死人窩,要不然,怎么也得來殺幾只狗娘養的。呸,流年不利,居然被獸夾夾了,這才落到你們這群臭死人手里。不過老子也賺了,死在我手里的智尸喪尸數都數不過來。”

  兩只智尸不為所動,一直架著他來到了大床前,那男子看著床里的人影,嘎嘎地怪笑起來:“***,還真會擺譜兒,這算是什么?**oss裝,繼續裝,再怎么學人類的樣子,你們都永遠是一堆爛肉。來啊,不就是想吃老子嗎?來咬啊,老子死后,不跟你們一樣變成活死人嗎?誰怕誰啊。”這男子并沒有看到三樓食堂的情景,如果他知道自己最后的下場會是一堆啃得光溜溜的白骨,肯定不會再有“老子死后又是一條喪尸好漢”的想法了。

  紗帳輕輕動了動,一只手探出來,撩起了帳沿,手指柔膩素潔,沒有涂指甲油,也沒有留長指甲,剪得平滑光潔,指頭并不像慣常見到的喪尸指頭那樣發黑腐爛,而是健康的紅潤。

  男子見到那只手時已經是一愣,等紗帳掀開,里面的人影徹底顯露時,他甚至忘了腿上獸夾的劇痛,忘了自己正身處智尸喪尸環繞之中,張口結舌愣在當場。

  紗帳后露出來的是一個倩影25、6歲上下,正是青春最盛的年華,一頭黑亮的披肩長發,挺直的鼻梁一雙黑漆明亮的大眼睛,如果說有什么不足,那就是她的額頭有點高,但這一點,在她靈動的眼睛,忽閃的睫毛的襯托下,反而讓人油然產生一種親近感不像一些模特兒,美則美,卻過于高傲。

  女子身穿絲綢睡衣,不著襪,裸足天成,也沒著內衣,貼身柔滑的絲質睡衣胸口,有著清晰的兩點突起。但女子卻并不知道自己這慵懶的模樣有多誘人正素面朝天,好奇地打量著男子。

  王路如果在此,見了這女子一定一蹦三尺高她正是王路的鄞江鎮“又摟又抱”還來了個騎乘位的女智尸,只是一段時間沒見,她越來越像活人了,以前還有點微紅的眼珠,如今也已經像活人一樣恢復成了黑色。

  被兩只智尸架著的男子萬沒想到,這座智尸喪尸遍布的大樓中央,坐鎮的居然是這樣一個女子,足足愣了半刻鐘,才大叫一聲:“你是人類?見鬼,你一定有指揮智尸和喪尸的能力這些都是你的手下?你為什么要抓我?”

  女智尸并不答話,只是從床上起身,一雙白嫩得能在足背上看到青色毛細血管的光足踩在地毯上,一步一步走向男子。....

  男子突然閉上了眼睛,又立刻睜開,眼中震驚之色更濃:“不對!不對!你不是活人!你是智尸!真他媽見鬼了什么時候智尸和活人這樣想像了?該死!該死!老子真不敢想像你有多聰明,看來這獸夾是你命令手下的智尸布下的,老子這次跟斗栽得不冤。嘿嘿,崖山的王比安電臺早就提醒過我們,智尸越來越聰明了,老子還一直不以為然,死了活該啊。”

  女智尸對男子的絮叨充耳不聞,走到他的面前,向架著他的兩只智尸吼了一聲,并做了個手勢,兩只智尸立刻把男子身上的盔甲給扒了下來,隨帶著取下了獸夾,智尸可不知道什么叫輕手輕腳,取下獸夾時,扯動了男子腿上的傷口,痛得男子長聲慘叫,嘴里“娘希匹,狗娘養的”罵個不停。

  兩只智尸重新把男子架起來后,女智尸慢慢向男子湊了過來,男子知道,這女智尸是要來吃自己了,他強撐著道:“好好好,被你吃總好過被那些臟得要死的喪尸吃,老子、老子牡丹花下死,做鬼做喪尸也、也風流。”說到最后幾句,聲音還是不由自主有些發顫。

  眼見著女智尸紅潤的嘴唇,細白的牙齒離自己越來越近,男子終于還是閉上了眼,等著自己**被撕裂,血液四濺的那一剎那。

  然后,良久,男子并沒有感受到任何疼痛感,男子忍不住睜開了眼他吃了一驚,那只漂亮的女智尸并沒有一口咬斷自己的咽喉,而是蹲了下去,湊近了自己的下身男子怪叫起來:“喂喂喂,你想干什么?要吃就吃,咬那里可不行。老子雖然喜歡活著的美女干這調調,可被你咬那話兒就是鐵人也吃不消啊,智尸大妹子,大姑奶奶,你要吃就吃,千萬別咬那話兒!”

  男子正想掙扎,兩邊的智尸哪里容他動彈,緊緊抓住了他,旁邊又有兩只智尸上前抓住了他的腿,男子的腿受傷極重,粉碎性骨折,這時根本動都不能動。只能眼睜睜看著女智尸湊近自己的下身,欲哭無淚,報應啊,誰讓自己以前就喜歡這調調兒呢。

  女智尸俯下身,紅唇微啟伸出手指,沾了一點男子腿上流下的血滴,含在嘴里。

  女智尸直起身,含著手指,閉起眼睛,似乎在品味著什么獨特的滋味,那模樣只一個萌字了得。

  然而,很快女智尸睜開了眼,它的臉上滿是失望的神色,揮揮手,轉身回床上。

  抓著男子的四只智尸立刻轉身,向樓梯口走去,男子死里逃生正在奇怪,卻被帶到了三樓食堂一見現場的情景,他哪里還不知道自己的下場如何,臉都變白了,喃喃道:“原本還想著死后好歹能變智尸,實在不行,喪尸也行啊,沒想到居然是這個下場。

  正當男子一咬牙,準備咬舌自盡指望自己在被喪尸們吃掉前能失血而死進而轉變成智尸時,抬著他的智尸一轉身,進了一個車庫,那車庫原來是用來停放制冰車的如今面卻是關滿了活人,智尸把男子往里一丟,轉身關上門就出去。

  男子知道,自己這是被智尸當庫存品了,就等著外面的喪尸們開飯時,自己和同在這里的活人被拉出去沾著醬油吃了。可是好死不如賴活,能多活一天是一天·男子扶著受傷的腿,挪到角落里坐下。

  這時,旁邊有人遞過一個罐頭,男子接過后一看,是個午餐肉罐頭,他一愣:“這罐頭哪里來的?”

  旁邊的人苦笑道:“是智尸給的,這樣的罐頭這里多得是,它們想把我們喂豬一樣喂得胖胖的·好讓它們吃。”

  男子嘿了一聲:“有罐頭吃有什么不好,老子正好餓了,反正要死也做個飽死鬼。”說著·使勁用牙咬破罐頭鐵皮,用手扒拉著吃起來。他現在又不想咬舌自盡了,不到最后關頭,總還有一絲希望,沒準智尸看著自己太瘦,好多多養自己一段時間再吃呢,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在聯盛廣場,正在吃罐頭的并不僅僅只有男子一個,在女智尸所在的樓層·那只帶著200多只新喪尸小弟的智尸終于來到了女智尸床前,向女智尸展示自己的收獲,女智尸似乎有些悶悶不樂,還沉浸在自己剛才嘗到的“不對胃口”的血液一事上,只是簡單地吼了幾聲。

  智尸立刻回到喪尸們前,旁邊早就有別的智尸推來了一輛裝著罐頭的手堆車·智尸撿起一個罐頭,在喪尸們面前示范著吃起來,手堆車里的罐頭被一一發到喪尸們手里,有喪尸學著智尸的樣子啃咬,但也有喪尸無動于衷。智尸挑選出了那些吃罐頭的喪尸,向女智尸的床前走去,而那些不會吃罐頭的喪尸,則被帶到下面幾個樓層。

  女智尸看著新來的喪尸們挨挨擠擠地向自己走來,它知道,等這些喪尸感應到自己的意志時,它們就會成為最馴服的伙伴。

  這件事,女智尸完全是無師自通,她早在鄞江鎮時,手下的喪尸還是自愿組合的,時聚時散,可自從嘗過那個特殊的同類的血液后,女智尸覺得自己的能力日益強大,她能捕捉到更多的食物,而服從她的智尸和喪尸也越來越多,而且一旦服從自己后,就絕不會再離去,所以如滾雪球一般,現在在這座建筑物里,服從她的伙伴已經有之多。

  想到那特殊同類的血,女智尸體內就涌起一股熱流,讓她焦躁無比,她是如此渴望再次嘗到那血液,為此,她派出了無數手下到處尋找流著紅色體液的生物,那些生物有的很強大,盡管有自己相助,很多手下還是死去了,然而,巨大的犧牲換來的是一次又一次失望,就像剛才,那個生物雖然也流著紅色的體液,但那味道根本難以下咽。

  就在女智尸沉浸在莫名的煩惱中時,新來的已經學會吃罐頭的喪尸站在了它的床前,女智尸正要向它們發出腦電波,讓它們從此成為“自己的孩子”,她的眉頭突然一皺,鼻子劇烈地抽吸著她聞到了一種熟悉的味道,一種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味道!

  女智尸突然尖叫了一聲,那聲音滿是興奮、狂喜之意,引得樓層里的智尸們一陣騷動。

  女智尸從床上穿著睡衣和身撲了過去,重重將站在床前的一只喪尸撲倒在地,她的鼻翼扇動著,仔仔細細地嗅著喪尸的全身。喪尸一動不動躺在地上,根本連一點反抗的意圖都沒有,在這只女智尸強大的腦電波面前,它除了服從,只有服從。

  女智尸凝視著喪尸臉上的一個黑色的斑點,類似的斑點,在這只喪尸身上比比皆是,和絕大多數喪尸一樣,這只喪尸裸露的皮膚到處是尸斑,無意中碰撞造成的傷口正在緩慢的腐爛,不知是別的喪尸還是它自己流出的黑色的尸液,在身上干結成斑斑痕跡。

  然而,在女智尸的感覺中,那一個黑色的斑點卻散發著與眾不同的氣息,這氣息是如此特殊,以至于在這只喪尸濃烈的尸臭中,她依然能辨認出來。

  女智尸嬌唇微啟,仲出小巧的舌尖,細細舔了一下那個黑色的斑點。

  然后,她閉上眼,如飲這天上人間最美味的仙露。

  當女智尸再次睜開眼時,她的臉上滿是狂喜,沒錯,就是他,就是他!就是那個特殊的同類的味道!她再一次品嘗到他,擁有他!

  女智尸在喪尸身上仔細搜索著,連腳底也不漏過。終于又找到了幾個血滴,雖然那些血滴已經凝結,而且滿是灰塵,但不妨礙女智尸細細把它們舔食下去。

  女智尸在一只喪尸身上舔干凈了所有的血滴后,并不滿足,她饑渴已久,如今就是王路活生生站在她面前,她都能把王路整個人給榨干了。女智尸在同來的別的喪尸身上尋找著,又成功找到了幾滴特殊的血液。

  女智尸向身邊的智尸連連吼叫,智尸們立刻行動起來,趕到樓下,把剛剛下去的那批新來的喪尸都帶了上來,豪華的家具館很快被這群滿是灰塵泥土滴著尸液的鄉下喪尸們弄得一團糟,潔白的地毯上到處是臟兮兮的腳印,草屑,泥塊,旁邊床上的幾張床單紗帳也被拉扯了下來,踩成一團,但女智尸毫不在意自己的安樂窩變成了豬圈,她扒拉著一只只喪尸仔細尋找著,直到舔食完自己尋找到的最后一滴血液。

  那最后一滴血,沾在一只男喪尸的嘴唇上,女智尸湊上自己的紅唇,猶如熱戀中的情人一樣深深吻了下去,不知為何,她想起來,自己和那個特殊的同類,也做過相似的動作。

  當女智尸再度起身時,男喪尸唇上的血滴已經不見了,女智尸伸出小巧的舌尖,舔了舔雙唇,揮了揮手,智尸們立刻帶領著慌恐的喪尸們退下去,喪尸們無法理解女智尸的古怪舉動,但它們能感應出,這個無比強大的存在,非常激動,就像一團火,正在熊熊燃燒。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