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百五十六章 愛圓規的五星小能手

[字數:5988 更新時間:2014-9-10 20:11:00]




  陳薇聽到農用車刺耳的喇叭聲,從食堂里跑過來時,正好看周春雨抱著王比安直沖進大廳,陳薇眼一黑,差點摔倒在地,謝玲眼疾手快,一把扶住陳薇的身子:“姐,王比安沒被喪尸咬。*.**/*”

  這時,王比安也在周春雨懷里嚷了句:“媽,我沒事,只是腳上破了個小傷口。”

  陳薇一聽王比安沒被喪尸咬,精神就是一振,再聽到王比安說話的聲音清脆并無大礙,這才緩過氣來,連忙扶著謝玲的手,跟著周春雨上了電梯。

  周春雨咬著牙,從牙縫里一字一字迸出一句話:“陳姐,對不起。”

  謝玲現在哪里還有心情追究什么責任,只是連聲問:“王比安到底怎么受的傷?”

  旁邊的錢正昂道:“被一只智尸用不什么東西扎了一下,還好只是傷及了表皮,流的血也并不多,之于是被什么傷的,我到手術室再細細檢查一下。”

  陳薇湊近王比安翹著的光腳丫一看,果然,腳背上有個小小的出血點,旁邊有一縷已經干結的血跡。這傷,的確不重。

  胸中一口氣,這才算順過來。

  沈慕古局促不安地道:“陳姐,真是對不起,當時我們都在王比安身邊呢,那又是只小智尸,王比安都占著上風呢,沒想到那小智尸不知拿了樣什么東西來,扎了王比安一下。真是太快了,我們根本反應不過來。”

  陳薇根本沒心思聽什么事情經過,但她也知道,包括周春雨在內,都對王路的受傷很內疚,甚至因此引發出不少矛盾,現在王比安又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受傷,她如果不安撫一下眾人,肯定對今后的士氣有所影

  陳薇盡量放緩語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就不要說什么對不起了我相信大家都不是有意的,王比安跟著你們去打喪尸,原本就是進行生存鍛煉,難免磕著碰著。無心之失就不要說它了。”

  這時,眾人已經進了手術室,周春雨把王比安放上手術床,錢正昂立刻端著手術器械上前檢查,他先用酒精在王比安受傷處擦了撐,酒精的刺激性讓王比安抽了口冷氣,接著又拿著一把尖頭鑷子在傷口處擺弄了一下他很快又直起腰,將鑷子尖上的一樣細細的黑色物放到旁邊的盆子里,對陳薇道:“陳姐,王比安的傷口不大也不深,這是插在傷口里的異物,已經被我取出來了。”

  陳薇忙湊到盤前,細細看那下尖上粗黑色的柱狀體,越看越覺得熟悉抬起頭對錢正昂道:“錢醫生,這東西看著怎么像鉛······”

  “鉛筆是吧?陳姐,你猜得沒錯就是鉛筆芯的尖頭。”錢正昂道。說著,他從旁邊找出了一張白紙,用鑷子夾著那黑色物體在紙上劃拉了幾下,紙上應手出現了幾條黑色的劃痕。果然是鉛筆頭。

  沈慕古重重拍了一下大腿:“嘿,一定是那小智尸隨手從閣樓上滿地的雜物里撿來了一支鉛筆,胡亂扎到王比安的腳上。**見鬼,王比安可穿著跑鞋,這鉛筆芯本身就脆,怎么居然就穿透鞋面,扎破腳背呢?真***邪門。”

  看到弄傷兒子的只不過是鉛筆芯陳薇高高吊起的心徹底放下了,她靠在同樣長長吁出一口氣的謝玲身上,拍著胸口剛才是真正差點嚇死。

  錢正昂用雙氧水清洗了王比安的傷口,免得傷口里殘留著鉛筆粉末,又用酒精擦了擦皮膚,涂上紅藥水灑了點消炎粉,最后貼上創口帖,然后拍拍王比安的肩:“好了,我們的小英雄,這幾天不要穿不透氣的跑鞋,不要讓傷口碰水,很快就能好了。”

  王比安剛受傷時倒很勇敢,并沒有哭哭啼啼的,但現在聽說是一根鉛筆頭扎傷了自己,卻反而皺起眉頭來,吞吞吐吐地問:“錢醫生,我、我會不會得癌癥啊?”

  手術室內的眾人齊齊一愣,錢正昂也傻了眼:“王比安,你怎么會想到癌癥上去啊?”

  王比安道:“我以前在網上看新聞,有新聞說一個人小時候被鉛筆頭扎傷了,等他年紀大了后,被鉛筆頭扎傷的地方就生癌了。”

  眾人昏倒,現在網上的新聞都快變成玄幻小說了,謝玲揉著王比安的頭道:“傻小子,哪個人當學生的時候沒被鉛筆頭扎過?姐我也被扎過呢,還是扎手指甲里,可痛了呢,還不一點事兒都沒有。”

  旁邊沈慕古很狗腿地道:“我也經常被扎,不但有鉛筆還被鋼筆、圓珠筆扎破過手呢。”

  王比安看了一圈,連陳薇、周春雨也在點頭,這才咧嘴一笑,跳下了手術床,踢了踢腿:“謝謝錢叔叔。”

  一場風波就此消于無形,陳薇笑著道:“走,吃晚飯去吧。今天我做了道糖醋鯽魚,大家嘗嘗。”

  眾人鬧哄哄出門,王比安也換了雙手術室里的拖鞋跟著,他的腳走得很順,不仔細看,都看不出他腳上貼著創可貼。

  錢正昂撓了撓頭,他本來想提醒一下陳薇,畢竟扎傷王比安的鉛筆出自智尸小女孩之手,誰知道鉛筆上會不會有生化病毒,但一想,上次為了隔離王路的事,已經在崖山眾人中制造了大矛盾,眾人因此產生的隔膜到現在還沒徹底清除。這次如果自己再提出要隔離王比安,謝玲當場就能把自己叉出去,就連周春雨也不見得會站在自己這一邊。

  錢正昂只是喜歡堅持專業素養,并不是個弱智,這勸說王比安隔離的念頭只是稍轉了轉,就被他扔到了九霄云外,跟著眾人前往食堂吃糖醋鯽魚去了。

  吃罷飯,陳薇給在龍王廟的王路打了個電話,王路剛剛喂梨頭吃了飯,如果只有他一個人在山上,肯定又是泡面了事,但要是讓梨頭餐餐吃面條,周春雨非和他拼命不可,所以王路親自下廚,做了個兩道菜,蒸雞蛋和土豆泥和著菜稀飯,喂梨頭吃了。

  陳薇細細把她從謝玲處聽來的王比安受傷的前前后后說了后,問王路:“要不要把王比安送到山上?”

  王路語氣平淡地反問道:“為什么要送回山上?”

  陳薇一怔,張口想說王比安在山下跟著周春雨殺喪尸不安全·今天才去了一天就受了傷,雖不致命,可也太危險了云云,可話沒出口,就知道自己錯了。王比安如果一直呆在山上龍王廟里,這才不安全呢。所謂慈母多敗兒,自己一不小心也差點犯了這錯。

  電話那頭·王路道:“沒事兒我就掛電話了,對了,告訴王比安,他的電臺呼叫這幾天我會幫他完成的,讓他趁著這次難得的機會跟著周春雨他們好好學學。”

  電話掛斷了,陳薇嘆了口氣,轉身去找王比安,王比安和周春雨等人正在注射室里看電視·那兒原本為了照顧來注射的病人長時間打點滴,在墻上掛了臺大平板電視,接著電腦可以播放影片。周春雨居然從電腦里找到了《死神來了5》等盜版影片·這時幾個男人看得正起勁。

  王比安每次看到影片中有人死于非命,就沒心沒肺地大笑,還大聲道:“這特技演得太假了,殺喪尸也比這片子來勁兒。”

  陳薇過去拎起王比安的耳朵:“去,洗澡去,一身臭汗,人都成腌菜了。”

  王比安踮著腳歪著頭,嘴里嚷嚷著:“錢叔叔說了,傷口不能碰水。”

  陳薇哼了一聲:“在腳上裹上保鮮膜,洗澡的時候傷口肯定碰不到水·走,洗澡去。”

  王比安傻了眼,只得乖乖跟著陳薇往洗澡間而去。

  陳薇邊走邊嘀咕:“都臭成這樣了還找借口不洗澡,人家智尸都比你干凈哩。”

  王比安臉一紅,老媽說得還真沒錯呢,那只閣樓上的智尸小女孩·的確穿得又干凈又整潔,自己和它紐纏搏斗了半天,并沒有從它身上嗅到什么臭味,哪像自己,當時在閣樓上檢查自己腳上受的傷時,那只跑鞋脫下來,整個閣樓就彌漫著一股腳臭味,連自己都嗅到了。不過總算還好,自己再臭,也比不過老爸。說起來,那智尸小女孩為什么不臭呢,難道智尸也天天洗澡不成?

  王比安腳上裹著保鮮膜在洗澡時,那只從崖山眾人手里逃脫的智尸小女孩正躲在鄞江鎮上的一間民宅里,縮在一張床底下,等著那刺眼又炎熱的光線消失,溫柔的黑夜再一次降臨。智尸小女孩知道,黑夜,是屬于它們的,那些怪物很少在夜晚來屠殺它們。

  智尸小女孩等著,等天黑下來后,它想去找自己的爸爸媽媽,爸爸媽媽出門有段時間了,它們是去找肉吃。多么鮮嫩美味的肉啊,可惜現在肉已經越來越難找到了,智尸小女孩都忘記自己最后一次吃肉是什么時候了,只記得那一次是在一片樹林中,爸爸找到了一只頭上有尖角的龐然大物,那龐然大物身上有繩子,繩子和一棵樹纏在了一起,當爸爸撲上去撕咬它的喉嚨時,那龐然大物只會哞哞地叫。

  那一次,自己一家和許多伙伴們吃得多開心啊,當溫熱的血液涌進喉嚨,冒著熱氣的、肌肉還在顫抖的肉塊吞下肚子時,智尸小女孩整個身體都在歡呼,在雀躍。可惜,那龐然大物雖然肉不少,可跟著自己一家的伙伴也很多,那肉很快就吃光了。那以后,智尸小女孩的印象就是長期的饑餓,餓得自己甚至想吃自己的手指頭。

  直到那一天,爸爸媽媽帶著自己來到這個鎮子,然后爸爸和媽媽就和許多伙伴一起去找食物,爸爸說有個地方有好多好多食物,會給自己帶回許多許多的肉。

  智尸小女孩和自己的伙伴乖乖在家等著,沒想到,爸爸媽媽遲遲不來,卻來了那幫恐怖的怪物。

  智尸小女孩知道,怪物是自己一家和伙伴們的敵人,但有時候,怪物也是食物。智尸小女孩曾經見過別的伙伴吃怪物,可惜的是自己還沒嘗過那味道,但更多的時候,卻是怪物屠殺自己的伙伴,只是奇怪的是,怪物殺了伙伴后,卻并不吃它們。如果不是為了吃,怪物們為什么要殺自己和伙伴呢。

  這些問題太復雜,智尸小女孩用它還沒有進化覺醒的腦袋想不明白,它只能靜靜等著黑夜,去尋找爸爸媽媽。

  黑夜終于降臨,智尸小女孩從床下爬了出來,月光透過窗戶,照在它身上,智尸小女孩的手上有什么東西在反光。那是一支圓規。

  是的,那是支圓規,兩只腳一只夾著鉛筆芯,另一只卻是尖頭,如今鉛筆芯已經斷了,尖頭上,卻凝結著一抹血跡。正是這東西,在閣樓上扎了王比安一下,而不是崖山眾人猜測的鉛筆。

  閣樓的原主人,把衣柜不但用來放衣物,也用下面的抽屜放些雜物,其中一個抽屜里就放著孩子用過的學習用品,抽屜在打斗中被打開弄翻了,里面的各種學習用品撒了一地,其中的圓規,被智尸小女孩隨手抓來對付王比安。

  智尸小女孩并沒有丟棄圓規,不知為什么,它對這種學習用具感到很親切,很熟悉,自己不但接觸過這種學習用具,還會熟練地使用它們,自己還因此評上五星小能手,還拿過獎章等等,什么是五星小能手?什么是獎章?自己為什么會想起這些?

  智尸小女孩想深入思索,但遲鈍的大腦迫使它不得不放棄了這一企圖,它開始向鎮外走去,向記憶中爸爸媽媽尋找食物的方向走去那兒,正是衛生院的方向。

  當智尸小女孩在月光下,找到衛生院緊鎖著的大門前時,包括王比安在內的崖山眾人,已經呼呼大睡,今天這一天也的確夠累的,所以當智尸小女孩在門口摸索著尋找父母親留下的痕跡時,沒有人發現它。

  智尸小女孩在顫抖,因為它在衛生院門口的水泥地上,嗅到了危險的味道,那是同類智尸死亡時,體內流出的液體的味道,同一味道,智尸小女孩以前曾經在被怪物殺死的同伴身上嗅到過。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