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百五十二章 關門,放旺財

[字數:6342 更新時間:2014-9-10 20:11:00]




  第三百五十二章 關門,放旺財

  錢正昂巴拉巴拉一番話下來,舉座皆驚,所有人都聽傻了。..com // 《》廣告 全文字txt下載

  錢正昂上崖山不久,又因為帶著個喪尸老媽同住,大伙兒都對他比較疏遠,沖著他是唯一的專業醫生,雖然客氣,但并不親近。而錢正昂,也更多專注于自己的醫務,周春雨拉著他去打喪尸,他二話不說就跟著,卻從不多話。

  萬沒想到,這悶葫蘆一開口,卻是直擊要害。周春雨原本還不以為然,但聽著聽著,腰板就挺得筆直,兩眼牢牢盯著錢正昂。

  這時見錢正昂停住了話頭,周春雨立刻問道:“那錢醫生你有什么對付智尸和喪尸的好辦法?”

  錢正昂振了振精神道:“辦法其實很簡單,就是土八路用過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八字方針。智尸不是想引誘我們到房屋內戰斗,以捆住我們的手腳嗎?我們偏不如它們的意。”

  謝玲聽得認真,這時脫口而出道:“可我們要搜集物資的話,一定要進入室內的啊。”

  錢正昂比劃著道:“其實在我看來,鄞江鎮的房屋可以按功能分類,第一類,是超市、食品店以及建材店、電器店等,這些物資貯藏場所我們是必須控制的。第二類,是機關單位、電信、郵局等功能性機構,這些機構關系我們今后的進一步發展,也需要控制住,但現在并不急,完全可以緩一緩。第三類,是學校、幼兒園、寫字樓等喪尸密集場所,這些場所雖然對我們生存沒什么直接的用處,但問題是里面關著許多喪尸。放在以前,我們不去理睬它們也沒關系,喪尸傻頭傻腦的,大門只要關著,不主動招惹它們,它們也不主動攻擊我們。但現在智尸出現后,我們就要小心這些喪尸為智尸所用,這次衛生院被圍攻,已經有幼兒園喪尸被智尸當成特攻隊了,所以對這些建筑物,我們要想辦法用最省力的辦法消滅里面的喪尸。最后,就是普通民宅了,這些民宅基本上沒什么用處,里面就算是有物資也不會多,根本就是雞肋,我們完全可以放棄,讓那些智尸和喪尸傻乎乎在里面等上500年吧。”

  錢正昂說得有些口干,端起面前的一次性紙杯喝了一大口,沒等他放下紙杯,周春雨大力一拍桌子:“行啊,有你的,小錢,這事兒你以前怎么藏著掖著不說呢?”

  錢正昂連連擺手道:“我這也是最近瞎琢磨才想明白,原本就想找機會和王哥、周哥你們說道說道的。”

  周春雨順著錢正昂的思路想下去,越想眼神越亮:“對那些普通民宅里的喪尸,我們根本不用去管它們――不,管還是要管的,我們可以把房子的門和窗戶都封起來,把里面的智尸和喪尸活活封閉在里面,它們就是想害人,也出不來。這樣也是一種變相地減少智尸喪尸數量的方法。對那些學校等地,干脆放一把火,就算燒不死喪尸,也要把它們燒傷燒殘,嘿嘿,那些單位里喪尸這樣密集,不怕沒收獲。"" 無/彈窗廣/告 全文字txt下載至于物資貯藏場所,就算是用牙啃也要啃下來,而且我們打下一處場所就要鞏固一處,把房屋封閉處理,變成我們在崖山的橋頭堡,再不能像以前那樣,占一處扔一處了。”

  謝玲笑道:“我怎么覺得這有點像以前鬼子建碉堡一樣,我們是陷入喪尸汪洋大海的大壞蛋。”

  周春雨笑道:“謝玲你還真說對了,我還巴不得喪尸從屋子里出來攻擊我們的碉堡呢,以喪尸可笑的攻擊手段,只要防守得當,死多少它們都攻不進來。”

  謝玲“切”了一聲:“你就吹吧,守衛生院時怎么就那么狼狽了,還害得哥受了傷。”

  陳薇連忙踩了踩謝玲的腳,讓她說話留點情面。

  周春雨卻并不惱,長嘆一口氣道:“當時是我布局失措,我不該以鐵欄桿為依托防守的,我們人數少,守一條線根本守不過來。其實當時我們可以利用單兵作戰能力超過喪尸這一點,將喪尸放進衛生院大廳里來打的,那樣的話,喪尸就只能攻擊大廳門口一點,而我們的人手可以集中起來,全力殺傷只能添油一樣擠進門的喪尸。”

  陳薇忙道:“過去的事不要提了,吃一次虧長一次智,小周,你來說說看,我們接下來該怎么做?”

  周春雨笑道:“別的先罷了,咱們第一件要做的是木工。”

  大家都是一愣,特別是熱血沸騰準備跟著周春雨立馬就去殺喪尸的王比安更是傻了眼,周春雨拉過一張紙,在辦公桌子用筆比劃著:“大家看,鄞江鎮的物資商店多集中在四明東路、四明西路、官池中路、官池南路沿線,我們要攻打這些場所,先要確保四周民宅里躲藏的智尸和喪尸不能來搗蛋,以免腹背受敵,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用木板把門窗都封起來。”

  周春雨看到大家臉色都有些遲疑,沈慕古嘀咕道:“那得有多少房屋啊,想全封閉起來工程量也太大了吧。”

  周春雨并沒有訓斥沈慕古,而是耐心地道:“其實這工程量并不大,許多民宅一樓原本就是裝有防盜窗的,我們只要把門給封起來就是,幾片木板一釘就成,甚至不用木板,用竹片也行。”

  這樣一說,大家也都覺得有道理,謝玲想了想道:“那喪尸如果從二樓窗戶跳下來呢?”話才出口,她自己就笑起來:“我也是傻了,以喪尸的身手從二樓跳下來,總不可能完好無損,而且沒了室內復雜結構掩護,殺它們比殺雞還容易。”

  沈慕古跳起來道:“那還等什么,沒說的,開工。”

  周春雨看向陳薇道:“陳姐,你對這個方案有什么意見沒有?”

  陳薇連連擺手:“可別問我,我就是帶雙耳朵來聽的,主意還是你拿吧。”

  周春雨這才揮揮手:“那就開工吧,伐木伐竹子去,大家注意做好防護工作,就算是上山,也要穿上盔甲帶齊武器,智尸可有小學生的智力啊,被偷襲了就冤了。”

  陳薇送大家上了農用車,這才揮著手道:“大家安心干活吧,我在食堂給你們準備中飯。”

  王比安坐在后車廂探出身來問:“媽,你不管老爸吃飯了嗎?”

  陳薇笑著道:“你爸爸只要靜養,又不是缺胳膊斷腿了,放心吧,餓不死他。”

  王路自然餓不死,只是無聊得要死,龍王廟乃至整個崖山都靜悄悄的,只有喪尸大黑狗和喪尸小奶狗趴著門縫想進來和梨頭玩,發現嗚嗚咽咽的聲音,王路打了一會兒游戲后,梨頭哼哼著要把尿,尿完了就纏著王路扶著她的手學走路,堂堂大丈夫,居然學婦人樣,和小毛頭呆一塊兒,真是憋得慌。可一想到是自己放了話要靜養的,王路又拉不下這個臉來自動下山。

  于是,在王比安穿著厚重的盔甲在山里伐木丁丁時,王路一個大老爺們卻翹著腿躺在臥室的床上,吹著空調,任梨頭在他肚子上爬來爬去。

  中午的時候,陳薇打來個電話,說要忙山下眾人吃飯的事,讓王路自己弄飯吃,王路沒辦法,自己下了碗西紅柿筍干面,又給梨頭泡了瓶奶粉,梨頭自己舉著奶瓶喝光了奶粉,還不滿足,扶著王路的手想吃面條,王路怕面條噎著梨頭,先放自己嘴里嚼爛了,再塞梨頭嘴里。梨頭扁著小嘴吃得歡。

  王路和梨頭是在大殿上吃的飯,兩只喪尸狗就趴在桌子底下,突然,喪尸大黑狗猛地站了起來,動作幅度之大尾巴還甩到了桌腿上,發出啪的一聲響。

  倒把正在喂梨頭吃面條的王路嚇了一跳,王路大力踢了一腳喪尸大黑狗:“作死啊。”

  喪尸大黑狗對這一腳根本不在意,反正這貨也不知疼痛,可古怪的是,喪尸大黑狗居然一轉身向龍王廟門口跑去。

  不僅是喪尸大黑狗,居然連喪尸小奶狗也跟著向門口跑去。

  王路看得大奇,放下已經吃得差不多的面條,抱著嘴里嚷嚷著“狗狗”的梨頭,也向門口走去。

  到了門口,只見喪尸大黑狗和小奶狗正趴著鐵欄桿前,喉嚨里嗚嗚直響,看這架勢,如果不是嘴上戴著套子,都要吠叫起來。

  王路心中一動,這模樣,倒象農家里的家狗,遇到外面有陌生人來時一樣。

  王路想了想,把高壓電網的開關給打開了,抱著梨頭道:“梨頭乖啊,有大爸爸在,無論來了什么鬼東西,你都不用害怕。”

  梨頭“怕怕,怕怕”叫著,也不知道是叫“爸爸”呢,還是“怕怕”。

  腳下兩只喪尸狗的動作更劇烈了,大黑狗甚至開始用頭撞鐵欄桿,這蠢貨也不知痛,居然撞得咚咚響。

  王路踢了喪尸大黑狗一腳:“安靜點。”

  王路左右查看著門外的動靜――如果崖山上來了什么鬼東西,現在也該亮相了吧。

  王路并沒有等多久,兩只智尸一前一后出現在后山通往龍王廟的路上。

  懷里的梨頭不安地扭動起來,嘴里咦咦啊啊叫著,王路把梨頭轉個向,屁股朝前,頭朝后擱在肩膀上,拍著她的背,嘴里念叨著:“梨頭乖,大爸爸在這兒呢。”

  梨頭漸漸安靜了下來。

  兩只智尸這時已經見到龍王廟內的王路和梨頭,頓時加快了速度,撲到了鐵門前,但它們似乎明白鐵門保護著王路和梨頭,并沒有像喪尸那樣徒勞地撞擊鐵門,更沒有隔著欄桿胡亂抓撓。

  兩只智尸隔著鐵門和王路對視著,它們的眼中滿是對鮮血的貪婪,但也閃爍著狡詐。

  王路毫不畏懼地對視著,嘴里還念念有詞:“看來后山的智尸林已經嚇不住你們了,是啊,空城計唱多了就不靈了。不過,老子的肉可不是那么容易嘗的,小心崩了你們一嘴的牙。”

  智尸在門外轉悠了好一會兒,惹得門內的兩只喪尸狗也跟著轉來轉去,還隔著門做出撲擊的動作,王路見了心中一動,一向以來,他認為喪尸之間是不會互相攻擊的,喪尸狗也不攻擊喪尸,可現在家里的兩只喪尸狗已經認梨頭為主,那么它們會不會為了保護梨頭而攻擊喪尸、智尸呢?

  “有趣,有趣。”王路低笑道:“正好閑得無聊,做個游戲玩玩。”

  王路單手托著梨頭,騰出了一只手伸到自己貼著紗布的額頭前,略一猶疑,就向著額頭骨裂處按了下去。

  劇痛,暈眩,過去,便是一片平靜。

  王路懷里的梨頭突然掙扎起來,嘴里噢噢叫著,對著王路又踢又打,王路一失手差點把梨頭摔出去,連忙抱起梨頭,把她舉到自己面前:“梨頭,梨頭,我是大爸爸啊,你看看,這張臉,摸摸大爸爸的胡子,是不是認得啊。”

  梨頭忽閃著眼睛,漸漸平靜下來。

  王路拍了拍梨頭的背:“真乖,大爸爸這是在變戲法呢,別怕啊。”

  梨頭在王路懷里掙扎時,兩只喪尸狗在王路腳下急得亂躥,卻沒有一只敢于上前攻擊王路,王路心里有點失望,如果它們不敢攻擊自己,想來也不會攻擊門外的智尸。

  試試再說吧。王路打起精神,解開了喪尸大黑狗身上的束縛,小奶狗嘛,還是算了,這貨連牙都沒長開呢。

  門外的智尸似乎對王路的突然變身有點不知所措,但梨頭的誘惑又讓它們不忍離去,只得在門外轉來轉去,王路打開了一條門縫,把喪尸大黑狗放了出去,關上門的同時,還吆喝了一聲:“旺財,上。”

  旺財――喪尸大黑狗最新的名字,立刻應聲向兩只智尸撲去,它的大嘴已經變形,裂成了菊花狀。

  王路抱著梨頭連連叫好:“有戲,有好戲看了,喪尸狗大戰智尸,梨頭,以咱們家旺財的個頭,這兩只智尸可不夠看。”

  然而,王路的歡叫聲戛然而止了,因為旺財快跑到智尸身前時,突然停頓了下來,接著變形也恢復了,居然一轉身,夾著尾巴回來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