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百四十八章 這是一條死胡同

[字數:7988 更新時間:2014-9-10 20:11:00]




  .王路手端一碗咸菜年糕湯,正在顧盼自雄天下我有時,突然陣劇痛襲來,腦門一陣暈眩,眼前一黑,咣一聲,湯碗摔到了桌子上,人一個后仰,昏mi過去。

  辦公室內的氣氛本有些古怪,沈慕古借著隔離一事難得占了上風,正有些得意洋洋,錢正昂有些不以為然,在他這樣一個專業醫生的角度看來,王路這次提前解除隔離雖然事出有因,卻有一不可再,更不能因此而成常例,周春雨則是低著頭對著湯碗沉默不語,說心里話,他并不認為自己當初支持對王路隔離有錯,錯的是自己的行事方法太生硬,以至引起了王路和自己之間的猜忌。周春雨覺得,有必要找個機會和王路拉拉家常,唉,自從崖山搬到衛生院后,不但和梨頭見面時間少了,和王路、陳薇相處機會也不像以前多,原來雖然睡在廚房地上狼狽不堪,但大家之間卻親密無間,不像如今,家業是越來越大,但和王路平時聊天打屁的時間都沒有了。

  陳薇也感覺到了辦公室內氣氛異常,正想說笑幾句,就在這時,王路突然摔碗翻倒在地。

  大家都驚得跳了起來,周春雨碗一扔就撲了過去,扶住倒在椅子上的王路道:“王哥,你怎么了?”繼而臉sè大變:“不好,王哥昏mi過去了。”

  陳薇也撲了上來,眼淚直流:“這是怎么啦?剛才還好端端的,怎么就倒了?”

  錢正昂試了拭王路的脈搏:“還好,王哥的心跳很有力,快,我們把他送到手術室去。

  手術室內,王路再一次躺在chuáng上,錢正昂在忙著給他檢查,其他人都大氣不敢喘地在旁邊盯著。

  布在喪尸圍攻解除后,王路隨手取了塊紗布匆匆包扎了一下紗布已經快被血浸透了錢正昂只看了一眼,眉頭就皺了起來,這刀傷實在古怪,同一處位置捅了好幾下而且傷口邊沿還有被粗暴扒拉的痕跡。

  錢正昂想像不出來,這是在怎樣的狀態下,才會造成這樣的傷口。

  陳薇抽著鼻子道:“錢醫生,是這手上的傷造成王路昏mi的嗎?”

  錢正昂搖了搖頭:“這處傷口看起來駭人,其實只是普通外傷,連筋骨都沒傷著,我盡量縫扎一下以王哥的體質,很快就會好的。”他轉頭看了看王路的額頭,那處額頭的傷,血已經凝結了,錢正昂不無憂慮地道:“我倒是擔心這頭上的傷,得照下x光和ct。”

  一個多小時后,王路shēn吟了一聲,張開了眼朦朧中,他看到陳薇、周春雨、沈慕古和錢正昂都圍在自己身邊,而自己再一次躺在手術chuáng上,只是這一次,并沒有被綁起來。

  王路自家知自家事,這肯定是異能狀態解除后,受到傷害的身體對自己的反撲,開玩笑,當時磕頭那一撞有多狠,王路自己門兒清,當時自己是真想找死去的啊。異能解除后,昏mi是正常的不昏mi才是反常的。

  其實王路已經很滿意了,這次異能生效時間相當長,唯一的遺憾是自己的狼狽樣全被周春雨他們給看到了,王路清醒過來后,強撐著道:“體力有些透支,頭有些暈呵呵,沒嚇著大家吧。”說著,就想坐起身。

  旁邊陳薇連忙扶住他,哽咽著道:“快躺下,錢醫生剛剛給你檢查了身體,你、你要有思想準備,聽錢醫生給你說說。”

  王路聽陳薇說的含糊,有些詫異,目光轉向一邊的錢正昂,錢正昂咳嗽了一聲,舉著手里x光片和ct圖,對王路道:“王哥,你剛才昏mi后,我給你做了下檢查,這是x光片,你、你額頭的受傷部位有輕微骨折。”

  王路一愣,情不自禁想抬手momo額頭的傷,最終又放下了,他苦笑,這一磕果然下了死力氣啊,居然骨折了!王路緩緩道:“嚴重嗎?要怎么治?”

  錢正昂摘著x光片道:“王哥你瞧,就這部位有些發散xing的裂紋,以我看,還是保守治療的好,等裂紋愈合了,就沒事了,只是這位置今后不能再磕碰了。”

  王路笑道:“這倒沒問題,以后進廟燒香,還有理由不給菩薩磕頭了。”

  這句話一點不好笑,在場的眾人個個沉著臉,王路自己干巴巴笑了兩聲,也無趣地合上了嘴。

  錢正昂嚴肅地道:“王哥,除了額頭的骨折,你腦前額葉的淤血又有新變化。”說著,拿過了ct圖,“王哥,你看,這團yin影就是腦出血,它顯然比上次要大了一點,看樣子,你腦內的出血不但沒有好轉,還因為這次骨折,越發嚴重了。”

  王路沉默了好一會,才一字一字道:“最壞的后果會怎么樣

  錢正昂干巴巴地道:“如果淤血繼續擴大,我也不知道會出現什么樣的惡果,但腦前額葉因此受到傷害的話,王哥你,就會變成白癡。”王路想到以前自己對腦前額葉受到傷害和喪尸生理反應之間的聯系的推論,也就是說,自己某種程度上將會和喪尸一樣。

  錢正昂看到王路臉sè鐵青,連忙道:“當然,如果好好治療休養的話,這淤血應該是會被肌收慢慢消失的,只要淤血一消失,我剛才講的那些危險xing就都不存在了

  陳薇抹了把淚:“錢醫生,我們該怎么治療啊?“

  錢正昂道:“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這治療方面也沒什么捷徑,王哥還是要繼續吃藥,護好額頭的骨折,讓它盡快愈合,另外,人不能太ji動,不能暴怒,思考過度也不好,總之,就是盡量減少腦部運動,因為大腦活動越多,血液流動越快,毛細血管滲血也就越多,在不進行開顱手術保守治療的情況下,這是沒辦法的辦法。”

  王路聽明白了,現在的自己,最好是做頭豬吃了睡睡了吃,啥也不操心,啥也不去想。

  王路躺回手術chuáng上,嘆了口氣揮了揮手:“大家都散了吧,該干什么干什么去,讓我好好休息一下。”

  周春雨等人互相看了一眼,又望向陳薇,陳薇點了點頭,這才紛紛出了門。

  陳薇站在門口送走眾人后,掩上門回到王路身邊握著他沒有受傷的右手道:“你也不用太擔心,錢醫生說過,只要放寬心態,安心養身,這傷還是能好的。”

  王路苦笑,這喪尸遍布,智尸蠢蠢yu動,崖山賴以為生的物資所出地鄞江鎮奇變橫生之時自己又怎么可能真的當只吃吃睡睡的豬?

  王路從chuáng上坐起身,左右四顧上了下,指著一只裝醫療器械的鋁合金淺口盤道:“把盤子拿過來。”

  陳薇不知所以但還是把盤子取了過來,王路將盤子豎起來,當一面鏡子一樣,照了照自己,鏡中的人臉sè蒼白,胡子拉碴,掛著黑黑的眼袋,額頭正中貼著一塊紗布。

  王路舉起手,碰了碰額頭,咝地倒抽了一口冷氣陳薇見了一驚,“小心,你那兒骨折還沒好呢。

  王路沒理睬陳薇,飛快地伸出手,又碰了一下額頭的傷口,但這一次他在打了個哆嗦后,臉sè并沒有再浮起痛苦之sè。

  把盤子遞給陳薇后,王路面無表情地躺了下來,兩眼定定地直視著天花板。

  就在剛才自己用力觸碰了額頭的骨折處后,異能再次生效了,劇痛消失了。

  很顯然,磕頭造成的額頭骨折,影響到了腦內出血,而腦內的淤血,又影響到了腦前額葉,進而觸發了異能。

  原來以**的劇痛引發異能已經失效了,如今卻改成了腦內出血觸發異能。

  這哪里是什么進化,這根本就是惡xing病變!

  王路很早以前就已經認清了所謂的異能的真面目丫就是腦部病變形成的生理缺陷。

  只是如今這病變越發嚴重了,原來自己還因為異能的長時間生效而在竊喜,可現在看起來,是腦內出血壓迫腦前額葉,從而延長了生理缺陷的時間。

  這腦內出血如果越來越嚴重,造成淤血進一步擴大,那自己的異能也就成為常態化,換句話說,將永遠無知無覺。

  偶爾采用一下異能倒無妨,可以后要是永遠什么感覺都沒有,那不真成了活死人,做人還有什么味道啊。

  如果正像錢正昂說的,發怒,ji動,思考過度都可以影響腦內血,從一方面來說,自己ji發異能的手段是越來越多了,再也不用玩自殘這一招,也算是得好事,可從另一方面來說,王路不是吃素念佛的老和尚,心里古井無bo,他是活生生的人,男人,有老婆有兒子還有個想吃又吃不到嘴的小三,喜怒哀樂那是常態,如果動不動就沒感覺了,這還怎么過日子啊。

  別的不說,你想想,要是拿一天把謝玲拿下了,兩人正在圈圈叉叉,王路一ji動,然后賓果一下,異能觸發,啥子感覺都木有了,那不是坑爹啊!?

  但是,不使用異能又是不可能的,如今這異能已經是王路帶領崖山眾對抗越來越聰明的智尸喪尸的終極武器,王路能想像到,今后,自己只會越來越頻繁地使用異能。除非,崖山上能接納更多如封海齊那樣武力超群的強者,以減輕生存的壓力。

  這就成了一個死胡同了,想生存,必用異能,用異能,自己就會變成活死人,身為活死人,這樣的生存,又有什么意義。

  王路越琢磨越心情消沉,到最后一陣心煩意亂,突然長嘆一口氣,對陳薇道:“我想回崖山龍王廟。”

  陳薇一怔:“你這受著傷,回崖山做什么?咱們就在衛生院住著好了,有個什么萬一,也方便就近檢查治療。”

  王路固執地道:“有什么好檢查治療的,你也聽錢正昂說了,我這反正是保守療法,吃吃睡睡就是了。我要回崖山,這手術chuáng睡得我腰酸。”

  陳薇照顧著王路的情緒,怕他一時又ji動了,連忙道:“好好好,我陪你回崖山,只不過你總得和周春雨商量一下這事兒吧,還有,要不要叫謝玲、王比安回來?鎮上的喪尸怎么個處理法也得安排一下吧。”

  王路閉上眼睛,胡亂揮著手:“我不管,你自己去和周春雨他們商量吧。”

  陳薇無奈,只得出了手術室自去找周春雨。

  周春雨等人其實并沒有走遠,就在隔壁房間,聽了陳薇說王路鬧著要回崖山,幾個人都有些面面相覷。

  半晌,周春雨才道:“回崖山不是不可以,只是龍王廟的警戒設施得改良一下了,喪尸如今都會爬欄桿了后山的防備一點用都沒有了。”

  陳薇皺著眉道:“我就擔心那些智尸和喪尸會不會也來圍攻崖山,就算是謝玲和王比安都回來了,山上也是女人孩子成堆,防守力量并不強。”

  周春雨忙道:“這倒并不用擔心,崖山的地理位置易守難攻,只要擋住了智尸喪尸的偷襲,衛生院和鳴鳳山莊兩地都能及時救援,再說了鎮上的喪尸如果要偷襲崖山,我們衛生院里的人肯定會事先察覺,怎么也要保崖山龍王廟平安。”

  陳薇略為思索道:“那好我這就陪王路回崖山,反正王路下山本就是為解衛生院之圍,現在圍困已經解除,我們是該回去了。”

  沈慕古連忙道:“陳姐,你這話就見外了,無論是崖山、衛生院還是鳴鳳山莊,都是王哥一手一腳辛苦打拼下來的,什么來來去去的,這話我聽著不舒服,陳姐不是拿我們當自家人咧。”

  陳薇笑道:“好好我看王路是該好好休息休息,天可憐見,這樣長時間來,他哪里過過幾天安生的日子,只是要麻煩你們大家多分擔點擔子了。”

  說走就走,當下大家也不耽隔為了防止有落單的喪尸襲擊,周春雨和沈慕古留下錢正昂守衛生院,護著王路和陳薇,回到了崖山龍王廟。

  王路一路沉著個臉,也不和周春雨等人搭話,回到龍王廟后,直通通走進臥室,拉過被子,méng頭就睡。

  陳薇在旁邊看得連連搖頭,王路身上的衣服上還沾著殺智尸時濺上的尸液呢,只得做好做歹,把他從chuáng上拉了起來,換了衣服,端了熱水進來給他擦了個身子,這才讓他躺下睡覺。

  陳薇端著臟衣服出門,這衣服自然不能用洗衣機洗,得到泉水處去用活水洗,卻見周春雨和沈慕古從后山轉了回來,兩人都是一頭汗一身草屑。

  陳薇連忙道:“我還以為你們下山回衛生院了。”

  周春雨道:“我不放心后山防御,和沈慕古去查看了一回,倒好還,并沒有喪尸、智尸入侵的痕跡。對了,陳姐,我想把龍王廟的大門拉”

  陳薇知道這是怕智尸夜間偷襲,她問道:“你不是造成漏電嗎?”

  周春雨比劃道:“這高壓電網要接了地才會漏電,我在衛生院鐵欄桿上拉火線時,忽略了這個問題。電網是肯定要拉的,衛生院、崖山龍王廟因為都是易于攀爬的鐵門,所以一定都要拉,鳴鳳山莊的大門是木門,倒不需要,只是要做好防接地的問題,這其實也好辦,一是絕緣,二是位置要高,喪尸觸電后,掉到地上不會造成接地。”

  陳薇對電路十竅中通了九竅,一竅不通,以前家里換個電燈泡都是王路的事,這時聽周春雨說得頭頭是道,連忙道:“這事兒小周你盡管去辦吧,只是要注意安全,不要沒電到喪尸,反而把自己給電了。”

  王路正在呼呼大睡,他剛回到臥室時,躺倒在chuáng,多少有些賭氣沮喪的成份,但人在chuáng上一放松后,體力的消耗和精神的重壓,讓他很快就真的睡著了。

  這一睡,一直睡到下午,饑腸轆轆方才醒來。

  王路躺在chuáng上,看看窗外,天依然亮著,只是外面傳來叮丁當鐺的敲打聲,聲音不是很重,有一陣沒一陣的,王路揚聲喊了聲:“外面在搞什么名堂?”

  聽到王路的聲音,很快有一陣腳步聲傳來,門嘎吱一聲響,陳薇走了進來,看到王路坐在chuáng上,臉sè比剛上山時要紅潤不少,喜道:“可醒啦?肚子餓不餓?中午原想叫你吃飯來著,要看你睡得香,就不忍心叫你醒來了。中午飯還剩了些,我給你燒幾個菜端上來吧。”

  王路揉了揉肚子,的確餓得厲害,忙道:“還燒什么菜,別費那個勁了,趕緊的,拿剩飯做個蛋炒飯就是了。”

  陳薇應了聲就去了,不一會端了碗蛋炒飯上來,炒飯賣相極好,明顯是先炒飯再下蛋漿,一粒粒飯裹著金黃的雞蛋,還加入了切碎的紅腸和蔥花,旁邊還有個小碟,里面盛的是生切西紅柿片拌白糖和一碗紫菜湯,王路吃了滿滿一大海碗蛋炒飯,這才放下筷子,打著飽嗝,慢悠悠喝著紫菜湯。

  這時,他又聽到門外的敲打聲,隨口問道:“外面在搞什么?”同一件事,現在再問,語氣就輕快了不少。

  陳薇笑道:“周春雨和沈慕古在裝高壓電網。”

  王路神sè一動,剛要張嘴問個究竟,突然又閉上了嘴老子從今兒起要當只豬,萬事不管。rs!。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