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百二十八章 收割機的隕落

[字數:6744 更新時間:2014-9-10 20:10:00]




  第二百二十八章  收割機的隕落

  王路突然發現自己一家人已經隱隱被喪尸包圍了。

  剛才從地平線那一端成群而來的喪尸,是從鄞江的上游也就是從后隆村一帶前來的,那個方向就是絕路。

  往鄞江鎮上跑――這也太危險了,農田里突然冒出這樣多喪尸,誰知道鎮上的喪尸會不會有什么異變。

  掉個頭,往崖山反方向跑?那是大片大片的農田,一馬平川,連個藏身的地方都沒有。

  只有往崖山跑還有點逃生的希望。

  然而,要逃往崖山,必過鄞江。過鄞江就要直面水喪尸。

  王路握住陳薇的胳膊,盡量放緩語氣:“別怕,你和王比安現在安全了,你們兩人沒有被水喪尸咬吧?”

  陳薇搖了搖頭,后怕得流出了淚來:“它――那只水喪尸突然從江里冒出來,王比安打它……沒用,我們沖上沙灘……它就被壓在下面了。沒咬著我們。”

  王路松了口氣:“你想想,這樣的水喪尸有幾只?”

  “一只。”陳薇抽了抽鼻子,想了想:“后來我回頭看,似乎追過來的有2、3只。”

  那就算3只,這數量不多不少,如果王路現在全身盔甲手持消防斧,不見得不能一搏,可該死的,偏偏赤手空拳!

  但這是唯一的生路。

  王路揚聲喊道:“謝玲,陳薇的話你都聽見了?小心!”

  謝玲在發動機的轟鳴聲中扯著嗓子喊道:“遇到喪尸我就撞上去,這收割機可不是吃素的!”

  嗯,這收割機從理論上來說還真是吃素的,只不過,從剛才粉碎喪尸狗的效果來看,它也不介意嘗嘗肉味。

  收割機終于從農田里爬了出來,開上了一段機耕路,奔馳的速度重新提了上來,謝玲已經能看到鄞江的堤壩了。

  王比安突然扯了扯謝玲的袖子:“姐!快看那兒!”

  其實不用王比安提醒,謝玲也已經看到了,在左前方,三只喪尸正從一片稻田里蹣跚而來。

  看著它們依然**滴著水的身子,謝玲冷笑了聲,這就是水喪尸嗎?也就是那熊樣,只不過是能活動的一堆骨頭和爛肉,嘗嘗鋼鐵的味道吧!

  謝玲操縱收割機一扭頭,就沖下了稻田,轟鳴著向三只水喪尸沖了過去。

  王路和謝玲也是同樣的心思――洋馬ag600的速度并不快,在機耕路上能走每秒2米,稻田里只有每秒一米,剛才就差點被喪尸狗追上。

  機耕路只有短短的一段路,到了前面又是連片的稻田、菜田,被一重重田埂阻擋,收割機只會越開越慢,所以,躲開這三只水喪尸并不是辦法,干脆,碾死它們,讓它們步喪尸狗的后塵!

  洋馬ag600有近三噸重,再加上速度,巨大的慣性并不是喪尸能抵擋的,從靈活性上講,喪尸原本就不及喪尸狗,更何況它們是站在水稻田里,三只水喪尸眼睜睜看著收割機撞了上來。

  在撞擊的那一刻,謝玲興奮地尖叫了一聲,最前頭的一只水喪尸立刻被卷入了收割口,機內傳來一陣古怪的咔嚓聲,第二只水喪尸也被壓到了機頭下,謝玲正操縱著收割機向最后一只水喪尸撞上去。

  王路和陳薇早有準備,在出料口張開了兩個麻袋,當一堆肉渣從出料口噴出來時,陳薇禁不住一陣惡心,當場干嘔起來,王路剛要給陳薇拍背,突然身子一晃。

  洋馬ag600劇烈顛動起來,王路低頭一看,只見一側履帶下卷進了什么東西,阻礙了收割機的前行,再仔細一看,原來壓進機頭下的水喪尸沒有被卷進收割口,而是被底盤輾壓后,殘肢又被卷進了履帶,喪尸是死得不能再死了,但一截大腿骨頭卻死死卡住了傳動機構。

  解放初,我們的軍隊曾經訓練過用原木卡住入侵的坦克履帶。這招對坦克有沒有用王路不知道,但卻貌似對洋馬ag600管用,你懂的,洋馬是腳盆國的血統,腳盆國的東西就是看過去很精致,但卻不經“造”。

  謝玲正扭轉機頭對準最后一只水喪尸,收割機突如其來的顛動讓她慌了手腳,收割機從水喪尸旁擦身而過,一頭撞上了前方的田埂,這一次,收割機沒有翻越過去,轟地一聲,洋馬ag600側翻在地。

  王路和陳薇站在較低的踏板上,察覺不妙時,已經雙雙跳了下來,在稻田里連打了幾個側滾翻才停了下來。

  王路腿上全是血淋淋的擦傷,他一骨碌爬起來,就去扶旁邊幾步的陳薇,陳薇一把推開他:“王比安!”

  王路一瘸一拐向橫倒在地上的收割機跑去,收割機的發動機還在轟鳴著,一陣黑煙從機頭冒了出來,駕駛座上沒有人,王路大吼:“王比安!謝玲!”

  稻田里一陣細碎聲響,王路撲過去一看,只見謝玲摟著王比安,正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原來收割機翻倒時,謝玲情急之下,緊緊抱住了王比安,從駕駛座上跳了下來。幸好收割機的速度并不快,駕駛室離地面也只有2米多的高度,這一摔雖然摔得兩人全身骨頭像斷裂一樣痛,到處是擦傷,但卻無性命之憂。

  王路連忙過去扶起謝玲和王比安,雙手在王比安身上一陣亂摸:“有沒有受傷?哪里痛?”

  王比安臉上被稻稈刮出了幾條血痕,他搖搖頭:“謝玲姐抱著我,我沒事兒。”

  王路剛回頭對謝玲道:“你還好吧?”

  謝玲失足又摔倒在地:“該死,腳扭了!”

  這時,陳薇也跑了過來,拉著王比安又是一翻上下檢查,王路架起謝玲,扭頭對陳薇和王比安嚷道:“快走,回江邊,這里不能多呆。”

  現在還遠沒有脫離危險。

  陳薇拉著王比安剛要跑,猛地大叫道:“王路當心身后!”

  王路一回頭,只見一只喪尸正蹣跚著撲了過來。

  是那只剩下的水喪尸,謝玲這最后一撞,并沒有撞中它,只是把它刮到在地。

  王路大吼一聲,直愣愣地沖著喪尸撲了上去,一側肩,一膀子將喪尸撞翻在地,喪尸正好翻倒在收割機旁,腦袋咚一聲撞在了收割機底盤上。王路身形不停,前撲而下,膝蓋死死壓住喪尸的胸腹,雙手卡住它的脖子,使勁往收割機底盤上撞去,喪尸拼命用手指抓撓著王路的胸口。

  這時,謝玲也一跳一跳跑了過來,想助王路一臂之力,但陳薇比她更快,只見她不知從哪兒撿了塊比磚頭略大的石頭來,沖到王路身邊一揚手就向喪尸的頭砸了下去。

  陳薇不停氣地連砸10多下,直到王路嚷道:“夠了,喪尸已經死了。”

  陳薇扔下手里濺滿尸液的石塊,撲到王路身前摸索著:“有沒有受傷?有沒有受傷?”

  王路也正在檢查自己的身體,他的身子在微微發顫,剛才徒手和喪尸肉搏,這是為了保護家人不得不為,但這并不表示王路不害怕。這貨怕得要命――被喪尸撓破一點皮,自己也會變成喪尸,誰要是說不怕,誰就是裝b。

  王路把全身上下摸索了一遍,幾乎是奇跡一般,那只水喪尸攻擊時,只是一味抓撓王路的胸口,而王路今天穿的t恤較厚,喪尸肉長的手指,除了扯歪了t恤的領口,并沒有撓破t恤的胸腹部位。

  王路還是不放心,又細細檢查了一下胳膊,再次確認胳膊上連一絲撓痕也沒有,這才長長松了口氣。

  奇跡,真是奇跡。

  如果喪尸有一下抓撓到王路的**的胳膊上,只要它的指甲刮條血痕出來,王路就等著變成喪尸吧。

  你妹的,老子以后天天穿厚衣服,牛仔衣,牛仔褲,再穿短打出門,天打雷劈。

  王路擋住了陳薇還在翻他衣服的手:“我真的沒事,快走。”

  王比安跑在前面,王路和陳薇架著謝玲,向江邊高一腳低一腳狂奔著。

  遠遠的,在他們身后的稻田里,數不盡的喪尸、喪尸狗,正向鄞江鎮蹣跚而來。

  前面已經快到鄞江了,都能聽到江水的嘩嘩聲了,突然王路一行人背后傳來轟地一聲巨響,王路扭頭看,一柱黑煙升騰而起,扭曲著探入空中――收割機爆炸了。

  王路出奇地平靜,一連串地變故,已經讓他麻木了,無窮無盡的災難,意外,就象噩夢一樣,死死糾纏著他和他的一家。每當他以為憑借自己的努力能過上平安的生活時,現實就向他露出鬼臉。

  那收割機就算是不爆炸,也沒法用了吧,機器內部沾滿了喪尸和喪尸狗的血肉,從這樣的地方滾出來的稻谷,你有膽子吃?

  很快,爆炸的收割機引燃了周邊的稻谷,大火熊熊燃燒起來,在烈日下早就曬得干透的稻稈是最好的燃燒物,等王路他們跑到江邊時,背后已經是一片烈焰滾滾,冒起的黑煙遮住了半邊天空,火勢還在向周邊稻田進一步蔓延。

  燒,燒吧,燒死那些該死的喪尸。

  王路咬牙切齒,稻子啊,米啊,足夠大家吃上好幾年的米啊,就這樣一把火全都燒完了,燒成灰了。就連那些已經打包好的一麻袋一麻袋的稻谷,也不見得能幸免,收割機留下的稻稈都是直接還田的,農田里鋪著的厚厚一層稻稈,只要有點火星,也一樣會點燃。

  但王路的愿望注定是要落空了,已經有走得快的喪尸踏過了正在燃燒中的稻田,它的身影很快被滾滾濃煙遮住了,但一陣風吹過,在烈火和濃煙的空隙中,卻露出了喪尸仍然在前行的身影,它穿著的破衣爛褲都被點著了,皮膚在高溫下變黑,頭發也著起火來,但這并不足以阻止喪尸,它在繼續前行。

  稻稈點起的火雖然燃燒劇烈,但卻并不持久,燒過農村土灶的人都知道,稻稈最多用來引引火,除了少部分倒霉的喪尸,絕大部分喪尸最多受些永久性傷害,但要讓它們停止步伐,這點火還遠遠不夠。――王路以前用火燒喪尸,都又是柴油又是汽油,燒上半天才能燒死呢。

  燃燒的稻田里的喪尸離鄞江還有點距離,王路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詛咒一點不起作用――嗯,這個貌似上下五千年來,無論是正史還是野史詛咒發揮作用的還沒一例成功的經驗。

  王路是最后一個跳上竹筏的,不等他站穩,陳薇和王比安已經使勁撐著竹竿離了岸。

  謝玲抱著扭傷的腳脖子坐在竹筏上,她突然指著江水下游處嚷道:“快看!”

  王路扭頭看去,只見遠遠的,江面一陣波動,接著,一只喪尸從水里探出頭來,接著是肩膀、胸、腹……它是從水底下走出來的。這就是水喪尸。

  不止一只,更多的水喪尸從水底鉆了出來,有的是走出來的,有的卻是手腳并用爬出來的。

  正在撐船的王比安大叫起來:“老爸,快來,這兒也有喪尸,水喪尸!”

  王路連忙順著王比安指點的方向看過去,就在竹筏的前方,在即將靠岸的沙灘邊,一只水喪尸正從水里爬出來。

  王路這次看清了水喪尸出水的整個過程,這只水喪尸似乎下身行動不便,它用雙臂扒拉身下的沙灘,從水底慢慢爬上了沙灘。它一出水,就發現了也同樣向沙灘劃來的竹筏,水喪尸轉過身,向竹筏上的眾人吼叫著,王路發現,果然這是只殘疾喪尸,兩條腿分明是斷的,連胸口的肋骨也斷了幾根,凹陷了下去。

  王路心頭突然一跳――難道這水喪尸,是謝玲前幾天用挖掘船殺喪尸時,不經意間從橋頭掃到江水里的?的確有這可能,當時橋面上擠滿了喪尸,謝玲用鏟斗橫掃時,有不少喪尸是被擠落橋下的,本身并沒有受傷,還有的喪尸即使受了傷,那也多是鈍擊造成的骨頭斷裂等傷害,反正只要不爆頭,就還能活動。

  這樣說來,這些水喪尸居然是自己和謝玲一手打造而成的?

  這有可能,否則無法解釋為什么以前沒有出現過水喪尸,今天卻突然冒了出來,想來這些落水的喪尸掉到江里時,一開始還不熟悉新環境,在江底胡亂摸索著,直到今天,才無意中走出了江底,上了岸。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