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百十八章 親,聽說過藍翔技校嗎

[字數:7538 更新時間:2014-9-10 20:10:00]




  第二百十八章親,聽說過藍翔技校嗎

  王路猜測道“很明顯,有船員變異成喪尸了,也許是剩下的健康船員在逃跑時,慌不擇路將船沖到了luàn石灘上,導致船擱了淺。~~[..com]

  !-

  ”

  陳薇疑huo地道“那也不可能把船沖上luàn石灘這樣高啊,你看看,幾乎整個船底都沖上石灘了。”

  王路撓了撓頭“也許那時候江水水位比較高吧。”

  謝玲根本對挖掘船是怎樣擱淺的一點兒興趣都沒有,急道“那這挖掘船還能不能用啊?”

  王路道“應該能用吧,這船和前面的挖掘臂其實是各自**的兩部分,就算是船用發動機整個兒都壞了,也不會影響挖掘臂的使用的。”

  陳薇在旁邊也道“沒錯,這螺旋槳壞了就壞了好了,也沒什么大關系,實在不行,我們就算是用竹竿撐,也能把它撐到鎮上去。”

  陳老頭從船艙里探出頭來“小王,這螺旋槳壞了我早知道了,那玩意兒壞了就壞了吧,沒關系,問題是沒辦法從luàn石灘上把這條船nong下水啊。”

  王路也早想到了這點,站在雨中瞇著眼睛看了擱淺在luàn石灘上的挖掘船半晌,如果放在以前,nong輛吊車來就能輕松解決這一問題,但現在嘛――他試探著道“把船底下的石頭掏點出來怎么樣?挖個坑,再引點水進來,就象船塢一樣。再掏條溝把船開出去。”

  謝玲、陳薇和王比安都面面相覷,船上的陳老頭哈哈笑道“小王,這法子可能管用,可你得挖多大個坑啊,費老鼻子時間了,等你nong出船來,夏收都該過了。”

  王路也知道自己這法子太囧。

  而且――他扭頭看看周邊,旁邊不是淺坑就是沙灘,就算是挖掘船從luàn石灘上掙脫出來,也沒有足夠深的水道,讓它一路駛到鄞江鎮,“見了鬼了,這挖掘船當時是怎么開進這里來的?飛進來的?”

  陳老頭站在船上大聲道“小王,你別多想了,5、6月份的時候雨水多,這江水可比現在深多了。”

  王路抹了把臉上的雨珠“這幾天天天下雨,怎么也不見江水漲起來?”

  陳老頭大笑道“這才下了幾天máomáo雨?讓這雨下上半個月,你再來看看這江水,保證讓這船浮起來。”

  這倒有可能,可大家也不可能真等老天有心情來下半個月的雨啊。

  王路這可知道為什么陳老頭一臉為難跑到崖山上來找他們了――這船不要說憑他一己之力,就算是加上崖山全體人眾,也不好nong出來啊。

  但再不好nong,也得nong一nong。

  挖掘船對喪尸來說,絕對是核武器級別的大殺器,沒有困難,就是制造困難也要把它從luàn石灘上nong出來。

  說干就干。

  王路嫌雨衣礙手腳,干脆扒下來,淋著雨和陳老頭在江道里mo來mo去,有時候為了探下水深,連衣服都沒脫,就跳入某處水潭。

  鼓搗了半天,王路和陳老頭才制定出了一個很粗糙的挖掘船脫困方案。

  要從挖掘船下挖出足夠數量的石塊,然后代之以從山上砍下的大竹筒,用竹筒當滾木,把挖掘船送到一處足夠水深的潭中,然后,打通水潭與主江段之間的沙洲,最后翻過一道石壩,就能讓挖掘船完全脫困了。

  王路在大家面前公布這個方案時,越說越心虛,特別是講到翻越那條石壩時,連他自己也覺得太為難――最好是能拆了石壩,但那石壩可是水泥砌成的,在連個稱手的工具都沒有的崖山眾人面前,無疑是銅墻鐵壁。

  只是,這是他和陳老頭商量出的唯一可行的辦法了。

  王路看了看他面前的眾人,老的老,小的小,不是funv,就是兒童,除了陳老頭,都沒有什么土木工程的經驗。事實上,他更擔心的是在施工過程中,這些人會不會誤傷到自己。

  陳薇看出了王路的遲疑,她爽快地道“那好啊,我們這就開工吧。”

  王路有點慌luàn“啊,開工,對,開工吧,時間不多了,其實錯過了收割也沒關系,大家記得安全第一,我們不急。”

  陳老頭樂呵呵地道“小王啊,是不用急,有我老頭子在,總不會餓死你們。”

  眾人便分派干活,陳薇回崖山給大家準備飲水食物替換衣服,陳老頭帶王比安去山上砍大máo筒――有年老穩重的陳老頭帶著,就連陳薇也放心,王路和謝玲就地開始挖掘石塊。

  冒著連綿不絕的雨,王路抱著一塊石頭往遠處扔去,挖石頭看起來簡單,卻也不能直接就在船底下開挖,先得清理周邊的石塊,免得石塊受擠壓落入新挖出來的坑中。

  luàn石有大有小,小的還好,大的連兩人也不一定抬得動。

  不一會兒,謝玲和王路兩人全身就又是雨水又是汗水了。

  謝玲唉呀叫了聲,舉起手指在嘴里含了一下,王路放下手里的石頭問道“怎么啦?”

  “磕了一下。”謝玲道“沒事兒。”抬頭看看天“這幾天怎么老是下雨?煩死人了。夏天不是應該只有雷陣雨的嘛。”

  王路道“陳老伯說了,這雨下得及時啊,正好給稻子灌漿,今夏的米肯定好吃,粒粒糯。只是下的時間不要太長,收割前放晴個三四天,稻稈就硬ting了,用農機收割最好。”

  謝玲其實也只是隨口抱怨一聲,這時又抱了塊大石走到一邊扔下,回頭看了看石塊挖出后留下的坑,想了想,對王路道“哥,你看這石頭挖出來后到處是大大小小的坑也不行啊,就算是底下鋪上大máo筒,也不方便滾動的,要不,我們在這些坑里墊上沙子吧,盡量nong平整點。”

  王路略一思索“這法子可行,我們正好把沙洲那兒的沙子挖過來,反正那兒本來就要挖掘出一段水道的。兩不耽誤。”

  謝玲咬了咬chun“哥,其實還有個更省力的挖石頭的辦法。咱們可以試試看把挖掘臂開動起來,讓它自己挖就是了。”

  王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辦法嚇了一跳,但不得不承認謝玲說得有道理,挖掘臂本來就是用來挖石頭挖沙子用的,效率不要太高啊。

  問題是――王路打量著躍躍yu試的謝玲“你會cào作挖掘臂嗎?”

  謝玲咳嗽了一聲“這應該不會太難吧。我們先試試嘛。”

  “試試?試壞了怎么辦?這可不是玩具。”王路不滿地道。

  謝玲跺著腳道“哥,咱們就試一下下嘛,我保證輕手輕腳的,一有危險我就停下來。”

  王路遲疑不決,說實話,挖掘臂的cào縱功能說到底還是要用的,總得有人來試試看,再說,有了挖掘臂相助,工程量可以大大減輕,特別是沙洲的挖掘,更是省時省力,如果挖掘臂馬力夠強的話,都能依靠挖掘臂的力量,把自己“拖”過沙洲去。

  這實在有很大的youhuo力。

  王路琢磨了半天“那我們去試試吧。不過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發動得起來,畢竟這船擱淺在這兒好幾個月了。”

  謝玲拉著王路的胳膊邊往船頭走,邊欣喜地道“唉呀,反正只是試一試。”

  兩人鉆進窄小的船頭cào縱室,謝玲搶先坐上了正中間的駕駛座,王路警告道“先別luàn碰cào縱桿啊,等我啟動了發動機再說。”謝玲點頭應了。

  王路把手放在開關鑰匙上,心里拜托了一把老天爺佛祖yu皇大帝觀世音上帝,然后一扭鑰匙。

  突突幾聲,挖掘船一陣顫抖,玻璃窗外飄過一陣黑煙,發動了。

  王路都呆掉了,真是狗屎運啊,這樣長時間過去了,這臺破機器居然還有電。不過也并不奇怪,這類工程機械都是些最“抗造”的家伙,皮粗

  ou厚不說,更是出奇的耐用。

  謝玲歡呼一聲,握住右方一根cào縱桿就輕輕拉了一下――那桿頭上標著上下的箭頭。

  挖掘臂嘎地一聲抬了起來,謝玲喜得大叫“動了動了!”

  王路也樂得合不攏嘴,太好了,這玩意兒完好無損。

  謝玲前后推動了幾下cào縱桿,挖掘臂也相應提升下降。

  謝玲又試了試左邊的cào作桿,發現是控制挖掘臂上的小臂伸出回收的。

  謝玲得意洋洋地沖著旁邊的王路抬了抬下巴“我說了吧,試試又沒關系的,瞧,多簡單。”王路嘿嘿笑著“你再試試看怎么挖掘、卸載。”

  謝玲又試了試,發現右cào作桿向左向右就是控制挖掘的。

  “真是好簡單啊。”謝玲道“怪不得我看新聞一個8歲的小朋友都會cào縱挖掘機呢。”

  太好了,有挖掘臂相助,估計今天就能把船從luàn石灘上救出去了。王路撓了撓頭,早點想到借助挖掘臂,陳老伯和王比安就不用去砍什么竹筒了。

  謝玲更是信心大增,搓了搓手“瞧好了,看我怎么挖石頭。”說著向前一推右臂,又一右轉――挖掘臂的鏟斗重重向luàn石灘砸了下去。

  王路在旁邊看得分明大叫一聲“停”

  謝玲根本停不住手,挖掘臂帶著鏟斗重重砸在luàn石上,連火星都濺了出來。

  不等王路驚呼,已經察覺大事不妙的謝玲又猛地回拉cào縱桿,鏟斗呼一下又揚了起來,連帶著把幾塊已經挖到鏟斗里的碎石又拋飛了出去,謝玲一驚之下又下意識地一推桿,咣,又是一下,鏟斗重重磕在luàn石上。

  “停”王路的喉嚨都冒煙了。大吼聲震得窄小的cào縱室里嗡嗡作響。

  謝玲雙手高舉,呆坐在駕駛室上,一動都不敢動。

  王路連忙伸手關閉了鑰匙。聽著發動機停了下來,這才松了口氣。

  謝玲哭喪著臉“我不是故意的。”

  王路嘆口氣,當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傻姑娘,挖掘機是這樣容易cào縱的?真要這樣簡單,人家也用不著huā幾千大洋到藍翔技校去學了。你真當藍翔技校是渣啊。人家鋪地蓋地的廣告忽悠得連cai都知道大名了。

  幸好,挖掘臂并沒有nong壞。

  謝玲是說什么也不敢動手了,王路也是心有余悸,得,還是老老實實徒手挖吧。

  2小時后,陳薇帶著飲水和食物回來了,還帶了幾塊大塑料布來,說要給大家搭個避雨的棚子,這倒也需要,王路和謝玲就近砍了些小樹來,草草搭了個能容人的窩棚。

  陳薇

  i著兩人都換了套干衣服――著涼生病可不是鬧著玩的。

  這時,陳老頭和王比安駕著一輛牛車也返回了,牛車后拉的平板車上堆著一堆大máo筒,王比安坐在車頭得意揚揚地揮著鞭子,有模有樣地喊著“駕”。

  差不多也到了飯點的時間,大家勞累一個上午,飯量大增,就坐在雨棚里吃喝起來,中午稍休息了一下,繼續開工。

  陳薇、謝玲、王比安,挖掘搬運一些小石塊,同時從沙洲挖沙子填坑,王路和陳老頭著手把máo筒往挖掘船下墊。

  挖掘船周邊的石塊已經被王路和謝玲挖得差不多了,而且填補上了沙子后也平整多了,但船底下還是堆滿大小的碎石。王路原本是想將竹筒橫著塞進船底,但和陳老頭兩人試了試就發現不行,船底下的碎石擋得死死的。

  陳老頭琢磨了一會兒,建議王路把竹筒和船身平行塞入船的兩側,王路圍著船身轉了兩圈――不用滾木式,而是改用軌道式嗎?這也可以。

  王路叫來謝玲和陳薇幫手,自己和陳老頭站在船的一頭一尾,用兩根砍下的樹干當撬棍,“一二三”喊著號子,將挖掘船的單邊橇了起來。

  陳薇和謝玲趁機將一根竹筒塞到了船底,船底這單側的石塊已經盡量清理干凈了,竹筒很順利地塞了進去。

  王路壓著撬棍憋得脖子都粗了,聽到陳薇喊了一聲“好了”,這才松了勁,手一松,咯一聲,挖掘船坐在了竹筒上。

  有了經驗,另一側就好辦多了,依樣畫葫蘆,費了一個下午時間,也墊上了竹筒,現在,挖掘船基本就是“坐”在了兩根竹筒鋪成的“軌道”上,只要王路他們把通往水潭的luàn石灘nong平整了,在前進的路上再鋪上小一點的竹筒,就能把挖掘船推進水里了。

  雖然面前的工程量還很大,但第一步走得還算順利。

  吃了晚飯后,大家也沒有回家,抱著能干一點就是一點的心態,多撿塊石頭,多挖方沙子,都是好的,直到夜幕降臨,雨下得越來越大,才住了手。

  王路一行人和陳老伯分了手,陳老伯駕著牛車回后隆村,王路他們回崖山,約好了明天上午繼續施工。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