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百十七章 山外來客傳喜訊

[字數:6989 更新時間:2014-9-10 20:10:00]




  第二百十七章山外來客傳喜訊

  其實在王路心底,有層更深地顧慮沒放上臺面。[..com]

  感覺喪失,其實更是個坑,用起來爽,搞不好坑的就是自己。

  昨日在最后關頭,王路自己手里的斧頭都脫手飛出去了而不自知,陳薇所說雙手上的傷痕很多就是當時留下的,幸好當時異能狀態正好消失,要不然,自己揮著兩只空手給喪尸做馬殺ji都不自知。而令人后怕的是,如果當時喪尸啃咬壞了自己的盔甲,自己也一樣不知不覺。

  鋁片盔甲畢竟不是烏龜殼,總有空隙可以下手的,在喪尸群里呆得時間長了,掉上或損壞一兩件配件很正常,在感覺健全時,王路立刻就能發現并保護自己,但現在全無所覺,沒準連喪尸都啃到身上了自己還在傻笑呢。

  怪不得王路昨天殺喪尸時,覺得喪尸都呆頭呆腦的,甚至都不會主動攻擊自己,原以為是自己開了作弊器后下手快得讓喪尸反映不過來,現在回想起來,十有八成是自己腦袋瓜在感覺喪失后也變得遲鈍了。

  太危險太危險,搞不好感覺喪失用得多了,損壞了大腦,自己就變癡呆了。

  一想到自己只會流著口水呵呵傻笑,連吃飯大便都不會,美nv脫光光站面前也硬不起來,那不是比喪尸還慘。

  不干,不干,老子不干了。

  王路當機立斷,去他妹的異能吧。這要是也算j巴超能力,福利院里的殘疾癡呆個個都是咸蛋超人。

  這天陳薇又張羅著給王路用yào酒擦了兩次傷,這些傷多是皮下出血,倒也好處理,撕了指甲的小拇指也給灑上云南白yào給包了起來,王路自己也悄悄試了試,直到夜里,單手才能勉強空握成拳,卻依然連筷子也抓不住。

  謝玲冷笑著說他盡會裝腔,就算是累了也不至于成這樣兒,陳薇卻不在意,親自喂了他吃飯,還給他按摩雙臂和雙tui的肌

  ou。

  王路不敢對兩人說出真相,心里對感覺喪失異能越發深惡痛絕,法術冷卻時間居然超過24小時你妹的,誰要是拿這做成游戲,不被玩家們給噴死

  一直到了第三天,王路才能下地走動。

  “你做什么?”陳薇剛和謝玲從ji舍回來,就看到王路穿著整齊要下山。

  “去找兩把稱手的小斧頭來。”王路道。

  陳薇一把拉住王路“開什么玩笑,你這樣子還想去殺喪尸?好好在家呆著吧。”

  謝玲促狹地上前,趁王路沒注意,飛快地伸手捏了王路一下小臂內側的肌

  ou,王路酸得唉喲叫了一聲,陳薇住了把柄,更是得理不饒人“瞧瞧,瞧瞧,就這樣還下山殺喪尸,我可告訴你,就算你想逞能,我和謝玲也不會賠你瞎鬧。”

  王比安從旁邊竄出來道“就是就是,我也不幫你。沒我給你上螺絲,老爸連盔甲都穿不了。”

  王路無奈地道“老婆,不去不行啊,你算算,我們都làng費多長時間了?再不抓緊,可就要錯過收割季節了。”

  陳薇這次卻硬定了牙不松口“就算是沒有農機,我們全家用鎌刀割,不也能收回一些稻子來的嘛。無論如何,我是不會讓你去冒險的,這日子還長著呢,不在這一時。”說著話風一軟“老公,你好好休息著吧,我帶謝玲和王比安下山到鴨舍看看,隨便把最近新積下的蛋也做成咸蛋皮蛋。”

  王路苦笑,陳薇這是絕戶計啊,拉光了人馬,自己就剩下一光桿司令,又能干得了什么,就象王比安說的,連盔甲都穿不上。

  不說王路被扔在龍王廟發怔,陳薇拉著謝玲和王比安一路下了山,還沒到山腳,跑在前頭的王比安一溜煙飛奔了回來,嘴里還嚷嚷著“媽,我們家來了客人。”

  客人?這個名詞在生化末世可是太新鮮了。

  陳薇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王比安已經跑到身邊,喘著氣比劃道“是個老爺爺,還說他也姓陳,和媽媽是親戚。”

  陳薇和謝玲齊齊叫起來“是陳老伯。”

  謝玲急道“老伯是說他一有空就會來幫我們,我都忘了這事了。”

  陳薇加快了腳步“快,我們這就去見他。這次收割無論有沒有農機,都要靠人家幫忙哩。”

  三人小跑下山,遠遠看到山寨金字塔防盜mén外站著一個舉著雨傘的消瘦的人影,不是陳老伯,又是哪個。

  陳老頭也一眼認出了跑在最前面的陳薇,高聲大氣嚷嚷道“小陳老師,還真是你啊,啊呀,這都多少年沒見面了,你都沒怎么變啊。”

  陳薇跑到mén前笑道“三伯(陳薇和陳老頭真有些遠親,以往都以三伯相稱,只是自打五萬元事件后,雙方都再沒見過面,王路不知有這層親戚關系),我聽王路說你和伯母都好,可不知道多開心。你別站外頭說話了,快上山吧。”

  陳老頭尷尬道“這個,這mén怎么開啊,我擺nong了半天,沒找到開mén的口子。幸好小王和小謝都和我說過你們住在這山上的龍王廟,要不然,我還以為找錯地方了。”

  謝玲笑得腰酸,陳薇臉上飛紅,王比安嚷嚷道“爺爺,這mén沒法開的,得從旁邊的山道上爬上來。”說著,還親自爬上爬下演示了一番。

  陳老頭也是人老成jing,見怪不怪,噢了一聲,也有樣學樣爬了上來,邊拍著tui上的濕泥邊問“小王呢?”

  陳薇道“他這幾天人有些不舒服,正在山上休息呢,咱們也別站這兒說話了,都上山吧。”

  陳老頭一愣“前兒個看到小王還好好的,怎么就病了?唉呀,這事兒就不好辦了。”

  謝玲自然知道陳老頭巴巴趕上山是為了夏收而來,連忙問道“老伯。是不是為了收割的事?我們也為這事發愁呢。”把王路這幾天大顯神通殺喪尸卻又活生生累倒的事說了一通。

  陳老頭聽故事一樣,邊聽邊唉喲嘆息個不停,末了一拍手“早知道小王這樣拼命,我該早點來,把這好消息告訴你們。”

  陳薇意外道“啥好消息還勞動三伯你專程跑一趟?”

  陳老頭道“其實好消息不止一件……”

  “快說來聽聽”山道上突然響起一個嗓音,正是王路的。大家一抬頭,山道上匆匆下來的不是王路是誰。

  原來這廝覺得一個人呆在山上也無聊,殺不了喪尸總能幫著陳薇干點農活,就厚著臉皮下山,想追上陳薇他們。沒想到在山腳下,聽到了陳老伯高聲武氣的說話聲――老農民嘛,慣于在田畈喊牛的,那聲音自然響亮。

  不說陳老頭見到王路又有一翻關心他身體近況的絮叨,謝玲xing急,扯著陳老頭的衣袖道“老伯,你有什么好消息,快說快說。”

  陳老頭這才說到正事“上次我和你們說的牛拉的收割機找到了,不但找到了這個,還找到了手動的脫粒機和碾米機,只不過那碾米機是電動的,我想著,你們山上那個太陽能啥的,應該能帶動。”

  這倒是好消息,不說這次收割需要這些機器,就連王路以前在民宅里找到的末脫殼的稻谷,也用得上碾米機。

  陳老頭老臉笑成朵huā“還有更巧的事呢,我找到一臺挖掘機”

  王路、陳薇、謝玲、王比安齊齊叫起來“挖掘機?”

  陳老頭點著頭“是咧,就是那種前面有個爪手的,鄉里人又叫怪手的挖掘機。我琢磨著用這玩意兒殺……”

  “我x,用挖掘機殺喪尸不要太爽啊”王路怪叫起來“給我一臺挖掘機,我能滅了全鎮的喪尸”

  謝玲又跳又叫“老伯,挖掘機呢?挖掘機呢?你把它停在哪兒了?”

  陳薇摟著王比安“老天保佑,我們一家可真算是苦盡甘來了,王比安,你老爸可再也不用去拿自己的命和喪尸拼了。”

  挖掘機啊,王路都快喜極而泣了,殺喪尸最牛的不是熱兵器,不是大炮,不是坦克,畢竟那玩意兒一不好找二不好擺nong三彈yào來源讓人頭痛,咱一個平頭老百姓,就算是送我一輛99式坦克,也不是立馬會用的。

  可挖掘機不一樣,只有能找到個加油站提供源源不絕的柴油,讓王路試上幾回手,再做好駕駛室的防護,那挖掘機對喪尸來說,就是個史前怪獸一樣的存在。

  坐在挖掘機里的王路,那就是高達加eva附體。

  掃平鄞江鎮,掃平鄞州區,掃平甬港市都不在話下。

  王路忘形之下一把握住陳老頭的胳膊“挖掘機呢?挖掘機在哪兒?”看著陳老頭的眼光,簡直與看著一個才18歲光溜溜的美*nv一樣了,就差流口水了。

  陳老頭哎了半天道“這挖掘機我沒開來,它、它那個不好開啊,就是為了它我才耽誤到現在才上山,實在是沒辦法了,才想大家一起試試看,能不能nong出它來。”

  王路一下子冷靜下來,是啊,這挖掘機一點有什么蹊蹺,要是人人都好擺nong,這樣長時間過去了,哪里還輪得到自己下手,別人又不都是白癡,不知道用這東西好對付喪尸?還會好端端擺在某處用來上供,等著自己開金手指去“發現”啊。

  “那挖掘機壞了?”王路小心翼翼地問――這配件要是壞了,自己也沒招,又不是專業機修工。

  陳老頭搖搖頭“機子是沒壞。它擱淺啦”

  2個小時后,鄞江上游,離后隆村有10來里的江段中,大伙兒明白了陳老頭所說的擱淺是啥意思了。

  這片江段不知是在清淤呢還是在挖沙,上百米長的江段被挖得坑坑洼洼,許多江底的大石都被翻了上來,堆成一堆堆的,深處成潭,淺處卻連腳脖子都淹不沒,根本行不得船。

  一臺挖掘機就擱淺在江中心的一堆luàn石上。

  眾人在陳老頭的引導下,爬高伏低,一路穿過小沙洲、luàn石灘和沙坑,來到挖掘機旁。

  王路這才看清,與其叫它挖掘機,不如叫它挖掘船。

  外表很丑陋的一個家伙。

  整體外形就是個長方形的架子,底部是船型的,旁邊加了幾個浮筒用來增加浮力,船身就是cào作臺,四方形,鐵皮頂、玻璃框,船頭伸出著一只俗稱的“怪手”――挖掘臂。

  王路見怪不怪,比這更簡陋的挖掘機他都見過,以前甬港市內河道清淤時,就有民工把一輛挖掘機裝進一個比澡盤子大不了多少的鐵皮盒子里,就這樣漂在河道里施工。行駛的方式就是用鏟斗劃水――絕吧。

  王路搶先跳上了挖掘船,一眼看到cào控室的玻璃窗被砸得粉碎,跟在后面的陳老頭指點著道“船艙里有只喪尸,被我殺了。”說著手一指船邊的luàn石堆,“那不是?”

  王路低頭一看,果然一只喪尸腦漿迸裂象個破布娃娃一樣被扔在luàn石堆上。陳老伯,算你牛。

  王路打開船艙鐵皮mén,走了進去,船艙很狹小,擠進了王路和陳老伯,陳薇、謝玲和王比安只能在船艙外干看著,謝玲耐不下心來,早拉著王比安在luàn石堆上爬上爬下圍著挖掘船查看起來。

  王路仔細查看了cào控臺,除了斑斑銹跡和陳老頭殺喪尸時噴濺上的尸液,并沒有其他的破損。

  其中一個明顯是電源開關的地方還好端端chā著一把點火鑰匙,王路很想試著轉下鑰匙看看有沒有反應,卻又擔心自己胡luàn動手nong壞機器。

  擔心什么就來什么,陳老頭在旁邊嘟囔著“船的發動機nong壞了,跑不動了。”

  正說著,謝玲在船外嚷嚷起來“哥,快來看,螺旋槳壞掉了。”

  王路連忙跑出船外,只見謝玲和王比安站在船尾,王比安還又叫又跳“完蛋了完蛋了,這船開不了啦。”

  王路跳下船,沿著luàn石灘跑到船尾,這只船因為體形并不大,用的是尾部舷外發動機,王路只一眼就看到,三葉的螺旋槳有兩個葉片扭曲變形了,槳軸也彎曲了,甚至船底還有好幾處凹陷,幸好沒破。

  陳薇也高一腳低一腳走了過來,看著螺旋槳和撞壞的外殼連聲嘆氣“怎么會這樣?”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