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只有兩個人的日子

[字數:8686 更新時間:2014-9-10 20:10:00]




  第一百九十八章只有兩個人的日子

  各種豆制品做起來是不難,難就難在怎樣做豆漿,原本很簡單,拿九陽豆漿機打一下就是了,如今卻要找石磨,只是,如今農村也很少看到石磨了,這種老古董誰家還在用啊。農家要吃豆制品,也都是到村里的菜市場買,自己動手做的少之又少,也就一些年紀大的老人偶然會做做。[]

  王比安明白了,撓了撓頭:“這樣啊,我喜歡吃麻婆豆腐,等做出豆腐來,媽媽給我做一個。”

  陳薇有些犯難:“麻婆豆腐啊,辣椒醬、豆瓣醬倒是找得到,就是豬肉難找啊。”

  王比安拍著手道:“媽媽,我有辦法,我看過動畫片中華小廚師,里面說把黃豆浸泡了搓成絲油炸了也能做出豬肉絲的味道來。”

  陳薇失笑道:“好好好,到時候媽媽一定給你做個黃豆絲麻婆豆腐。”這倒是有古人豆腐干與花生米同嚼有火腿之味的風度。

  王比安正開心,突然想到了一事,他從石階上跳了起來:“媽媽,你要曬黃豆的話,其實把割下來的豆稈直接放在山下的公路上就好了啊,反正現在公路上又沒汽車來壓,等曬干了,剝出黃豆來再背上山,多輕松。”

  陳薇呆了一下,王比安說得沒錯啊,自己可真夠傻的,白費了那么多勁。

  陳薇摟過王比安親了他腦門一下:“機靈的小家伙,真是好主意,以后你可要多提醒提醒媽媽。”

  王比安自認為自己是山上惟二的兩個男人中的一個,對陳薇的親熱有些不習慣,掙扎著推開了陳薇:“我去淘米燒飯去。”匆匆向廚房跑去。

  真是,兒子大了不由娘啊,想當初王比安還是嬰兒時多可愛,任陳薇又抱又親,當眾親媽媽時還能親出一臉口水來,現在倒好,連自己的老娘親一下都不肯,想讓他親一下陳薇,那更是沒門,這小子會扔過來一句――“讓老爸親你好了”。

  陳薇正在為自家的小男人長大了感懷,廚房里突然傳出王比安的尖叫聲:“媽媽,不好了,咱們家的米里有好多好多蟲子”

  陳薇匆匆跑進廚房,王比安端著飯鍋正在發怔,見她進來,把鍋子遞給她:“媽你看看。”

  陳薇低頭一瞧,王比安放了米后,又倒了水進去,水面上浮著好幾只小生物,有黑黑的有點像小蟑螂一樣的,那是象鼻蟲,也有白白胖胖象菜青蟲一樣的,只是小得多,那是飛蛾的幼蟲。

  這可都是陳薇的老朋友,小時候沒少見,只是在陽光城時家里吃得多是20斤的小包裝大米,又放在貯米箱里,很少再有蟲子光顧,現在王路從山下背來的米都放在一個水缸里,上面的蓋子沒蓋嚴,山上草木茂盛,蟲子多,自然來了不少免費的食客。

  王比安嚷嚷著:“好惡心的蟲子。”

  陳薇笑道:“啥了不起的,我們小時候飯碗里挑到米蟲,都直接吃掉的,這蟲子都是吃米長大的,再干凈不過了。”

  王比安哇哇叫:“媽媽好惡心啊,居然還吃蟲子我可不吃,打死我也不吃”

  吃蟲子云云自然是笑話,任米蟲逍遙自然不行,米都被蛀壞了,在里面產卵就更讓人惡心了。

  “媽媽,你快想辦法把米蟲都捉出來啊。”王比安求助道。

  陳薇笑得差點仰倒:“這缸米里少說也有上百只各式各樣的米蟲,都和米混在一起,媽媽怎么可能一一捉出來啊。”

  王比安傻了眼:“那這缸米我是不要吃了,再開一包新米吧。”

  陳薇一把拉住王比安:“你也太心急了,媽媽是沒辦法把米蟲捉出來,可有個辦法讓米蟲自己跑出來。”

  王比安一愣,突然叫道:“媽,你不會想著往米缸里噴必撲吧,這倒是能殺死蟲子,可這米也沒法吃了,都是毒藥啊。”

  陳薇賣了個關子:“放心,你媽我有這樣笨嗎,來,讓你看個好玩的。”

  陳薇帶著王比安,帶了一卷竹席子,鋪在院子的石板上,讓太陽照著,然后把缸里的米舀到了竹席上,盡量攤開。

  陳薇拍拍手直起腰:“行了。”

  王比安摸不著頭腦:“這是做什么?等著風把蟲子吹走嗎?”。

  陳薇揉了揉王比安的腦袋:“你就安安靜靜等著瞧吧。”說著自去燒中飯。

  王比安扁扁嘴,老媽不會是在忽悠自己吧?這有啥好瞧的,太陽曬得人頭暈,還是到大殿上躲一躲。

  王比安坐到了大殿的石階上,時不時瞟一眼鋪在竹席子上的米。

  過了一會兒,王比安突然揉了揉眼睛,似乎看到竹席的米上,有什么東西在動。

  他忍不住跑過去一看,哇,象鼻蟲正急急忙忙往竹席外邊跑呢,和它一起急著搬家的還有白白胖胖的飛蛾幼蟲。

  王比安原地一個蹦高,往廚房跑去,邊跑邊嚷:“媽,米蟲都跑出來了”

  陳薇正在炒茭白,頭也不回道:“你這下相信了吧,不用媽媽動手,太陽公公就把蟲子從米里趕出來了。”

  王比安明白了:“原來是蟲子經不住太陽曬啊,好簡單啊,以后米缸里再跑進蟲子,我也會曬米了。”

  陳薇遞給王比安一個紗布做的小袋子:“哪里用得著經常曬米,以前也是我疏忽了,要防米缸生蟲可簡單了,那,這個紗袋里裝了花椒、桂皮、八角、大蒜,你放到米缸里,蟲子聞到味兒,就不敢進米缸了,對了,以后取米記得把缸蓋蓋嚴實了。”

  王比安脆脆應了,自回到院子里,時不時翻動一下竹席上的米,把隱藏在下面的米蟲都曬出來。

  母子兩個吃了中飯后,米也曬得差不多了,重新裝進缸里,在最頂上放上紗布袋。

  下午,王比安在王路謝玲帶上山的幾個袋子里翻騰著,不知忙些什么,陳薇則張羅著試試謝玲帶上山的煤油燈。

  蠟燭眼看就要用光了,不找個替代品不行啊。

  陳薇手頭有三種油,汽油、柴油、大豆油,數量最少的是汽油,是王路從鎮上那輛真人cs俱樂部的迷彩越野車里抽來的,柴油是從山下中巴車里弄來的,王路以前燒喪尸時用了不少,數量最多的,就是大豆油了,這種油農村家里燒菜最常用。

  直接用大豆油點盞油燈很方便,拿個小碗,放條浸過油的粗棉線當燈芯就成了。只是這豆油燈煙太大,亮度也不夠。

  陳薇在王路和謝玲還沒找到大量煤油前,想試試汽油和柴油。

  陳薇舉起手中的古董煤油燈看了看,下面是個圓肚的油壺,上面是燈芯嘴,仿佛是奇跡般,那燈芯居然還在,只是年深日久,黑黑的燈芯都已經變得像枯木一樣硬了,也不知還能不能吸上油來。然后就是個葫蘆形的玻璃燈罩了。

  陳薇早已經用草木灰和著水細細擦過煤油燈了,白銅的燈壺擦得锃亮,玻璃罩也一點污跡都沒有。

  陳薇想了想,還是先試試汽油吧,畢竟三種油中那玩意兒燃燒最劇烈。

  陳薇打開油壺,往里面倒了點汽油,畢竟不敢倒太多,估摸著漫過壺底就收了手。

  拔掉舊燈芯,取了股粗棉線來,擰了擰,在汽油里浸泡了一會兒,取出塞到了燈嘴里。

  陳薇拿起了火柴盒,想了想,站起身把燈搬到了青石板的地面上,把周邊的桌椅都搬開,又去廚房打了一桶水放在身邊。

  為了方便點火,燈的玻璃罩沒有罩上,陳薇取了根長長的竹枝,在頂上纏了些紙,用火柴點燃了。這才蹲下身,盡量伸長胳膊,把竹枝頭的火湊近燈芯。

  竹枝頭甚至還沒湊上燈芯,呼一下,煤油燈竄出一縷高高的火苗,燃燒起來,陳薇看得分明,不僅僅燈芯在燃燒,就連滲出了點汽油的燈嘴,也在冒著火。一股嗆得人難受的氣味也隨之散發開來。

  好危險,這要是人手里舉著燈在點火,就算是有玻璃罩隔著,從出煙口猛得冒出來的火頭都可能把人眉毛點著了。

  陳薇也不敢用水去潑滅油燈,只能捂著嘴在一旁任它燒著,等了一會兒,壺里的油都燒光了,才敢走過去,擰滅燈嘴――這已經完全是馬后炮了。

  陳薇在第一時間否決了汽油,這也太危險了,雖然汽油燈火頭大,也夠明亮,但實在不好控制,四個人擠在一間小小的臥室,里面又堆滿了各種物資,如果一不小心將燈給打翻了,失起火來,那就是潑天的大禍。絕不可行。

  只能試試柴油燈了。

  陳薇把柴油依樣裝進了油壺,同樣操作點上了火。

  柴油不容易點著,陳薇的竹枝上換了好幾個紙團都沒引燃,最后是不耐煩的陳薇在燈芯上抹了點汽油,這才點上了火。

  柴油燈芯火頭很穩定,只是冒出一股一股的黑煙,陳薇試著擰小了火頭,拿玻璃罩罩上,這才稍好了點。

  陳薇松了口氣,柴油還行。只是煙大,看來以后少不得要多擦擦燈罩了――就這一會兒,玻璃內罩上就是薄薄一層煙。

  陳薇心里突然一動,如果把汽油和柴油混合在一起行不行呢,她以前可聽說過有出租車司機把兩種油混在一起跑車的。

  想了想,還是自嘲的搖搖頭,還是算了吧,等王路回了家,他有興趣的話讓他試試看好了。現在山上只有自己和王比安兩人,還是安全第一。

  解決了家里照明問題,陳薇心情大好,正取下油燈玻璃盞擦拭著,王王比安一臉興奮地問過來:“媽,快來看一樣好東西。”

  陳薇放下手里的燈罩:“又在調皮了?你爸不在山上,你就猴吧。”

  王比安不服氣地嚷嚷道:“媽――我干得可是正事你快來看看吧。”

  陳薇溺愛道:“好好,我這就去看。”

  陳薇隨著王比安來到臥室,才一進門,她就一愣。

  從窗戶、門口透進的陽光很明亮,但即使如此,房間里也有一點小小的光明,與陽光爭輝。

  那是一只燈泡。

  小小的電珠燈泡,散發著微弱的燈。

  不等陳薇問,王比安得意洋洋地搶著道:“我見著家里的蠟燭快用沒了,這幾天一直在想要是有盞燈就好了,最好是電燈。后來啊,還真讓我找到了好東西,媽,你來看。”

  說著王比安拉著陳薇的手來到了臥室窗外,手一指窗臺:“媽,看,這是什么?”

  陳薇一看,小小的窗臺上擱著一塊比火柴盒大不了多少的小玻璃片――一塊太陽能電池板,板后拉著一根電線,通向臥室內。

  王比安吧啦吧啦說著:“我從爸爸帶上山的包里找到了一輛玩具車,居然是用電池和太陽能板當動力的,放在陽光下一曬,就是不裝電池自己也能跑。我想著,這塊太陽能板能拉動玩具車的發動機,點個燈泡也應該沒問題。一開始我用的是大燈泡,可太陽能板發的電太弱了,大燈泡的燈絲會發紅,可是不夠亮,我把燈泡放在被子里想照著看書都不行,我又拆了個手電筒上的燈珠,這下就能點起來了。”

  陳薇笑道:“點子不錯啊,只不過晚上沒了太陽,你又怎么點燈呢。”

  王比安跑回臥室,一會兒又跑出來,手里舉著一個小盒子:“媽,這是充電電池和充電器,我想過了,白天用太陽能電板給電池充電,晚上用電池點燈,不正好嘛。”

  陳薇心里偷笑,這孩子,也不想想這樣小的太陽能電池板能不能給電池充足電,220v的民用電壓,給一節五號的充電電池充足電,都要花上5、6個小時呢。

  陳薇不忍心打擊王比安的積極性,揉了揉他的頭發:“好啊,等你爸爸回家,你把自己的法子和爸爸說說,看他有沒有更好的辦法讓你的小燈珠變得更亮點。”

  王比安受了鼓勵,更是來勁:“我去拿幾節大號的電池試試看,電池越大,燈珠肯定越亮。”說著,又跑回臥室翻騰起來。

  陳薇抿嘴直笑,王比安這法子其實也可行,用太陽能電池板的法子近似于玩笑,但用幾個大號電池點燈泡倒是沒問題。只是王路一向把收集來的干電池當寶貝疙瘩,連謝玲用來開玩具車yin*喪尸,他都心痛得在背后和陳薇直嘀咕“這要是電池用完了可咋辦啊”。

  讓王路這土財主大手大腳用電池來照明,還不得把他眼珠子都急紅嘍。

  算了,還是自己的柴油燈最經用啊。

  母子兩人忙忙碌碌的,直到吃了晚飯,天漸漸黑下來,陳薇點上了柴油燈,才松了口氣。

  然后,就開始心慌慌。

  柴油燈放在書桌上,書桌旁的窗戶打開著,讓夜風吹散燈罩口冒出的一縷縷黑煙,柴油燈的光比蠟燭可要明亮多了,王比安湊在燈旁,翻看著小人書,但他看得心不在焉,時不時抬起頭,側耳聽聽廟外的動靜。

  陳薇坐在書桌的另一頭給王路的一條褲子改腰圍,自打王路險死還生后,他的小肚腩都沒有了,原來穿的衣服還勉強能穿,褲子卻都大了一號,就是勒緊皮帶穿著也不舒服,陳薇便盡量用自己笨拙的縫紉手藝給改小了,雖然可以用上縫紉機,但象襠部這些部位,還是要用手工縫。

  陳薇一針又扎到了手指頭上,她舉起手指在嘴里含了含,抬起頭,看了看夜色,今晚無月,也無星,云很低,似乎醞釀著一場大雨。

  雖然王路臨走前說可能在野外過夜,還叮囑過陳薇不要擔心。

  但是,陳薇哪能不擔心啊。

  也不知道王路和謝玲到了何處?有沒有屋子可以休息?吃過飯沒有?旁邊會不會有喪尸?如果直接在野外露宿,等會兒下雨了淋濕了可是要生病的。

  陳薇漫無頭緒地亂想著,手里的針早就停了下來。

  “媽媽。”王比安打破了臥室里的沉默:“要不要我到后山去巡邏一下?爸爸以前在家時,睡覺前都要到幾條警戒線那兒看看的。”

  雖然鍋鏟警戒線基本是個笑話,但王路還是堅持天天巡邏一次,有備方能無患。

  陳薇想了想:“算了,王比安,你去把前面鐵門的鏈條鎖鎖上吧。”她頓了頓,你爸爸和謝玲姐看來是不會回來了。”

  王比安應了聲騰騰跑了出去,不一會兒就回來了,匯報道:“媽,我鎖好了,你放心,我把鏈條在門柵欄上繞了好幾圈,鎖得可牢了。”

  陳薇還是有些心慌,說起來,這還是第一次王路夜里不在身邊,就算是王路垂死的那幾天,崖山上也有三個大活人呢,如今身邊只剩王比安這毛都還沒長齊的小小男子漢,陳薇總有些心悸。

  陳薇很想到廚房里拿把菜刀放在身邊,總算知道這舉動太可笑,也一點用處都沒有,終究是撂下了,她想了想:“王比安,把你的小燈珠點起來吧。”

  王比安一愣:“媽,現在可沒太陽啊。”

  “傻小子,你不會用電池啊,下午的時候我看你用大號電池點燈珠不是挺亮的嘛。”陳薇道。

  第一百九十八章只有兩個人的日子

  第一百九十八章只有兩個人的日子,到網址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