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八十一章 笑吧笑吧

[字數:3788 更新時間:2014-9-10 20:10:00]




  魚食里亂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從漁具店找到的粉狀魚餌用黃酒打濕了,和蛋白粉揉成團――王路一度喜歡過釣魚,花了幾百元買了魚竿、浮鏢、折疊椅子什么的,陳薇也因此知道,魚粉要加蛋白粉,不然一下水就泡散了――里面還加上了吃剩下的飯粒啊南瓜皮啊什么的。

  弄了個拳頭大的魚食團團,咚一聲扔圍網中間。這就行了,等明天再來看吧。

  相比之下,浸籠就好處理多了,在籠子底部放上魚餌,找個草木較多的岸邊沉下去,把繩頭綁在岸上的小雜樹上就行了。[]

  七手八腳做完這一切,夜空中都能看到星星了,陳薇和謝玲也怕王路、王比安等急了,連忙劃船回家。

  回到龍王廟,陳薇和謝玲先去廚房清洗了一下,回到臥室,就看到王路和王比安正在摸黑聊著天。

  陳薇啜怪道:“怎么也不點蠟燭?”

  王路笑道:“沒事,又不是在看書,點什么蠟燭,多浪費。”

  陳薇笑道:“也沒省成這樣兒的,對了,謝玲前天從山下找到個好東西,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王路很配合地問。

  “煤油燈!”陳薇邊翻出蠟燭邊找火柴邊道。

  “不會吧?”王路這可是真驚訝了:“現在都什么年頭了,就算是農民,也沒人用這老古董了吧?”

  謝玲笑道:“也是我運氣好,那是件老木房子,也不知道多久沒人住了,門外的掛鉤鎖都生銹了,我也是一時好奇,砸了鎖進去,在一堆破爛里找到了這盞燈。”

  王路吧砸著嘴唉呀唉呀叫喚著:“煤油燈可比蠟燭亮多了。只是我們手頭沒煤油啊。”

  陳薇道:“我和謝玲想著用汽油、柴油試試看,這兩種油都能在廢棄的汽車里弄到。”

  王路嚇了一跳――真是膽大包天的兩個女子:“喂,喂,可別亂來,汽油燒起來很厲害的,爆炸了都有可能。”

  陳薇道:“知道知道,我們也就是想試試看,當然會小心的。”

  王路想了想:“煤油這東西現在農村雖然用的少,但也有用得到的地方,有些農機廠什么的,還在用煤油清洗零件的,也有農民用煤油來殺蟲的,以后可以多找找這種地方。”

  謝玲大奇:“煤油能殺蟲嗎?”

  王路笑道:“是啊,象白蟻啊什么的就能用煤油殺死,每年白蟻多的時節,都有農民向白蟻防治所求治,可白蟻防治所才幾個人啊,根本不可能跑到各縣市區農村去,他們就找我們在網絡互動平臺上做了次網友互動,里面就提到用煤油可是殺蟲,價格便宜使用也方便。”

  陳薇這時已經把蠟燭點上了:“慢慢找吧,反正也不急,實在用不了煤油燈,咱們就用菜油點燈,不就拿個小碗,倒點菜油,再浸根粗棉線嘛,多簡單。”

  對謝玲來說,這菜油燈更是傳說中的物品了:“姐,你還真用過菜油燈?”

  “騙你做什么,小時候農村經常停電的,一時買不到蠟燭什么的,就用這菜油燈應個急。”陳薇道:“就是煙氣大了點。”

  王比安在旁邊一直想插嘴來著,這時好不容易逮了個空,忙搶著道:“媽,姐,你們剛才下山后,爸爸在家里做好奇怪的事噢。”

  王路一聽王比安的話頭就知道要糟,在那兒拼命擠眉弄眼,王比安卻壓根兒沒注意,小嘴嗒嗒地,還比劃著道:“那,爸爸就這樣坐著,還問我有沒有光什么的發出來。”

  陳薇一愣,旋即緊張起來,忙走到王路床頭邊,但手就摸王路額頭:“老公,你是不是身體哪里不舒服?你看到什么光是不是眼花了,還是幻覺?”

  王路躲著陳薇的手含含糊糊地道:“沒事兒,王比安瞎說呢。”

  陳薇哪里聽得進去,又忙著撩王路蓋在身上的毯子:“快讓我看看。”

  王路擋住陳薇的手,咳嗽了一聲:“真沒事兒,我、我只不過想試試有沒有異能。”

  最后半句話聲音小得聽不清,陳薇住了手問道:“你倒底在說什么啊?有什么不舒服還用得著瞞著我的嘛。”聲音一頓,瞟了眼向后也同樣好奇張望過來的謝玲:“就是在謝玲妹子面前也沒什么說不得的啊,你全身上下她哪一處沒看過沒碰過。”

  王路哪怕臉皮再厚現在也頂不住了,豁出去了,大叫一聲:“我只不過想試試自己死而復活后會不會有特異功能!”

  陳薇住了手,半邊眉毛揚著,呆住了。

  謝玲張著嘴,半邊臉兒笑半邊臉兒抽。

  王比安,哈哈大笑起來。

  旋即,一陣爆發出來的笑聲在龍王廟上空騰起。

  王路氣吭吭地道:“有什么好笑的。”但立刻他自己也忍俊不住,揚頭大笑起來。

  笑吧,笑吧,這崖山,這世界,現在缺的,正是笑聲。

  次日清晨,陳薇從王路身邊輕手輕腳起來,側頭看看高低床,王比安睡得正香,謝玲睡著的下鋪掛著的床單也紋絲不動。

  趿著鞋子悄悄出了臥室,陳薇在廚房草草打理了一下自己,就踩著石階上薄薄的露水向山下走去。

  到了江邊,上船,陳薇向昨晚和謝玲一起下網的江段劃去。

  陳薇先到了圍網邊,把圍網最外頭的口子先封住了,然后拿著長柄網抄,在最中心撈起來。

  嘩啦啦,有些沉甸甸的網抄出了水,陳薇一開始感覺到手上的分量還有點喜色,但除著水從網眼里流失,網抄越來越輕,她的臉色也越來越差。

  網抄里的水漏光了,里面只有五六條柳條魚,也就比牙簽大一點點。

  陳薇不死心,又撈了幾次,甚至從最外頭的口子處往里抄,想把躲著的魚驅趕出來,卻是徒勞,干脆連幼兒院級別的魚苗苗都沒了。

  陳薇很是泄氣,八成是垂在江底的網沿沒處理好,大魚都從底下逃走了。

  陳薇報著最后的一絲希望來到放浸籠的樹下,拎著預留的繩頭把浸籠拉了起來。

  往里一張,里面有七八條扁扁的俗稱的“叉鳊子”,還有一只小龍蝦。

  唉,陳薇一股悶起,說這些東西,都不夠燒一盆的。

  算了,有總比沒有好吧。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