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五十四章 聽壁腳

[字數:3941 更新時間:2014-9-10 20:10:00]




  陳薇被渴醒了。

  整整一天,她除了一碗湯面外,什么都沒下肚。餓倒還能忍受,只是這極度的干渴卻從胃里延伸到喉嚨,就象有只小手從身體里伸出來,扒拉著幾乎要冒煙的嗓子。

  陳薇呻吟了一聲,從床上半撐了起來,含糊著嘟囔了一聲:“水。”

  臥室里靜靜的。

  陳薇迷糊了半晌,才想起來謝玲正在照顧王路,稍稍清醒了點。

  她半閉著眼睛摸索著下了床,沒有趿鞋,光著腳挪到了靠著窗戶的書桌旁,伸手摸索了一番。

  桌子上并沒有杯子。

  陳薇干咽了口涶沫,轉身到門邊,想開門到廚房倒水喝。

  順便也提醒一下謝玲,王路也已經很長時間沒進水了,他的牙關咬得死死的,自己是用針筒吸了水,從牙縫里給他勉強注射了一點水進去的。

  就這樣也有不少水又漏了出來。

  得讓謝玲時不時也用針筒“打”些水給王路。高燒病人脫水是最厲害不過的。

  陳薇一推門。

  咯吱一聲響。

  門動了一下,卻又卡住了。

  陳薇又推了一把,門一動不動。

  陳薇徹底清醒過來――怎么回事?門怎么從外面反鎖上了?

  臥室的門除了一把普通的牛頭牌旋轉鎖外,在外面還有個類似鐵片一樣的搭扣,往門框上的扣眼一搭,里面的人就推不開了。

  這搭扣從來沒人用過――噢,有一次王路為了教訓滿山亂鉆的王比安,曾經把他關在臥室內小半天。那時就用這搭扣反鎖過門。

  陳薇很快明白過來,是謝玲把門反鎖了。

  這丫頭真是的,怎么魂不守舍的,做出這樣沒頭沒腦的事情來?

  陳薇苦笑了笑,其實也怪不得謝玲,就是自己何嘗不是整天昏頭暈腦的。兩人從精神和體力都透支得七七八八了,都是硬撐著一口氣在照顧王路。

  陳薇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想揚聲叫謝玲,扭頭看看高低床上睡得正香的王比安的側影,又收了聲。

  她手一伸撕下了窗戶上用來充當玻璃的塑料布,探出胳膊摸到了門框上的扣眼,輕輕一頂,篤一聲,鐵條搭扣掉下來反撞到門板上。

  王路弄的這東西根本就是“壓壓糊”(本地話糊弄的意思),反正回頭用幾枚小釘子就能輕易把塑料布重新蒙上。

  陳薇出了門,剛向廚房走了幾步,突然聽到廚房里傳來輕微的說話聲。

  是王路醒了嗎?陳薇大喜。走出臥室時她被室外的夜風一吹,原本委靡的人又爽利了不少,聽到廚房內的動靜更是精神抖擻。

  她加緊向廚房走了幾步,卻又停住了腳,那聲音是謝玲的,并沒有王路的聲音,靠近了聽得更仔細,是謝玲嗚嗚咽咽在哭訴著什么。

  陳薇大急,難道是王路不行了?

  她光著腳飛跑過去,一推門,廚房的門也被反鎖上了。

  陳薇剛要拍門,卻聽到了門里謝玲邊哭邊罵王路有色心沒色膽。

  陳薇舉在門板前的手呆住了。

  心里涌上千般滋味。

  謝玲和自己一家三口真是稱得上不是冤家不聚頭。

  在為了生存而拼命時,人的情感總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容易侵入的。

  別的不說,陳薇和謝玲相伴衛生院一行,兩人間的情誼就與往日有了大大的不同。

  說實話,以前在陳薇心中,謝玲是個類似鄰居家妹妹的角色,偶然會找王路這個大哥哥來幫忙換下漏了氣的車胎。

  現在只是角色互換了一下,變成謝玲幫著王路打喪尸。

  陳薇對謝玲很好,那是沒得說的,可以說在崖山,除了王比安之外,陳薇待人最客氣的就是謝玲了。

  沒錯,是客氣。

  崖山需要謝玲,但王路卻又曾經想殺過她,難免謝玲心里不會沒有一點疙瘩,王路是個男人,又不知道女人的小心思,雖然在戰斗的過程中越來越信任謝玲,但在怎樣對待她這件事上卻是濕手抓面粉,尷尬得狠。不能太親昵,免得謝玲誤以為王路動了什么歪腦筋,太生硬了卻又容易傷著謝玲的情感。

  這個角色只能由陳薇來扮。陳薇的定位很明確――謝玲不是姐姐姐姐的叫嘛,那好,我就把你當妹妹,親妹妹。

  妹妹就是用來寵用來哄的,什么管教啊督促啊,都是大人的事,我這個當姐姐的就做個你的知心人。

  那天找到王比安回山時,陳薇與王路在臥室中私語時,突然冒出讓王路要了謝玲之話,是陳薇一時失言也是陳薇的一次試探。

  王路和謝玲天天在一起打生打死,情感沒有增進那才見鬼了,沒聽說過有句老話叫日久情生嗎?更何況謝玲的確是個出色的女孩子,平日走在大街上,光那雙長腿的背影就能讓王路這傻瓜吹聲口哨。

  王路的回答讓陳薇很安心,只是沒想到王路堅持讓謝玲走,唉,真是兩難。只不過現在王路一病倒,讓謝玲離開的事自然耽擱下來,更離譜的是,反而是原本要被趕走的謝玲為了救王路,到衛生院出生入死。

  真是冤孽啊。

  陳薇在窗外隱隱聽到了謝玲嗚咽中的只言片語――這、這個傻姑娘,這是對王路動了真感情呢。

  陳薇湊到廚房窗戶邊,往里一張望,正好看到謝玲把王路的手摁在自己的胸口,頓時嚇了一跳――現在的女孩子表達自己的情感居然這樣直接嗎?幸好王路病重,要不然這死鬼還不得樂死。

  陳薇抬手想拍門,手舉了一半又放了下來,不行,現在驚動了謝玲,小姑娘非羞死不可,而自己也會很尷尬――這躲在門后偷聽算什么啊?大老婆來抓奸嗎?

  陳薇在窗外尷尬地站了半晌,又湊近玻璃窗,想看看里面的謝玲平靜下來沒有。嗯,隨便也把衣服穿穿好嘛,你這樣子讓姐我怎么進來啊。

  陳薇只瞄了一眼,就呆住了。

  廚房內,在搖曳的如豆的燭火中,謝玲袒露著豐挺的胸口,神情呆滯,一步一步地向躺在床上的王路走去。

  她的右手,拎著一把刀。

  砍柴刀。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