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五十一章 拔刀術

[字數:3851 更新時間:2014-9-10 20:09:00]




  廚房里,一時沉默下來。

  兩個女人幾經波折差點雙雙喪命,幾乎以生命為代價從禁地衛生院取來了藥品。

  這簡簡單單的靜脈注射卻成了卡在挽救王路之路上的一道虎口。

  命運就像個冷漠的潑婦,居高臨下的、冷冷的、看著陳薇和謝玲無助又無力地折騰。

  謝玲舉起手背擦了擦淚,轉身想從王路腳腕上找靜脈。

  陳薇嘆了口氣:“打屁股針吧。”

  王比安不愿意打點滴時,常常求陳薇改打屁股針,打一針,有時頂得上一瓶藥水。

  只是陳薇和謝玲從衛生院取來的都是大瓶的點滴專用藥液,這樣一大瓶要是全打屁股上……

  陳薇明白謝玲心中所想,哀聲道:“打吧。”

  打吧,反正是死馬當活馬醫。

  用針筒打屁股針可比靜脈注射容易多了,哪個小盆友小時候沒和隔壁鄰居的孩子玩過這個游戲啊。

  王路原本就脫得光溜溜的。

  陳薇和謝玲將他翻過身,謝玲撿王路屁股上肉多的地方結結實實扎了下去。

  一針又一針,一筒又一筒。

  等打完了一瓶混合著鹽酸左氧氟沙星、地塞米松、魚腥草的藥液后,王路的屁股已經腫得像發糕饅頭一樣了。

  連落針的地方都沒有了。

  陳薇心痛得直打哆嗦,卻也知道這個時候容不得兒女心腸。

  還有一大瓶的頭孢曲松鈉無論如何是打不下去了。

  謝玲蒼白著一張臉扭頭對緊咬著唇的陳薇道:“過會兒再打吧,等、等哥這浮腫消下去點。”

  陳薇哽咽著說不出話來,只是拼命點頭,下巴上淚滴一顆顆落到地上。

  陳薇和謝玲讓王路屁股朝天趴著平躺在床上。

  陳薇堅持留下來照看昏迷中的王路,謝玲悄悄退了出去。

  她的手上又是藥液又是血,要好好洗一洗。

  更重要的是,她需要準備一下,好好準備一下。

  謝玲一出門就碰到了正眼巴巴蹲在廚房門外的王比安。

  一見謝玲出來,王比安就站了起來:“謝玲姐,我爸爸好點了沒?”

  謝玲走到王比安身邊,輕輕摟住他的肩膀:“放心。你爸爸一定會好起來的。”

  王比安滿眼都是笑意:“就是啊,謝玲姐你和媽媽帶回來這樣多藥,肯定能治好爸爸的。上次我爸爸腿上被玻璃片捅了好大一個傷口,血流得滿床都是,這樣子他都沒死呢。這次只不過得了個小感冒,肯定會沒事的。我以前得了感冒,我爸爸都不讓我吃藥,只讓我餓餓肚子多喝喝開水就好了。”

  謝玲柔聲道:“是啊,你爸爸很厲害的。他一個人和那么多喪尸拼命,保護了你和你媽媽,還救了我,真是個了不起的男人。王比安,你要快快長大噢,等你長大了,你就可以保護媽媽了。”

  王比安重重點了點頭,但立刻又苦起臉:“唉,咱們家的弩壞了。我用砍柴刀可砍不死喪尸,消防斧又太重了。”

  謝玲頓了頓:“沒問題,你的力氣會越長越大的。這樣吧,你媽媽在里面陪著你爸爸,姐姐帶你去練練砍柴刀。”說著,當先向放著砍柴刀、消防斧的大殿走去。

  王比安跟在后面奇怪地問:“謝玲姐,這砍柴刀還練什么啊,就這樣舉著向喪尸砍過去就是了。這喪尸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難道還要用什么招術對付它?對了,謝玲姐,你會武功嗎?”

  謝玲含糊地應道:“我哪會什么武功啊,倒是練過瑜珈,那可不是武功,不能用來打人的。這砍柴刀雖說沒什么招式,但你也要用得熟練啊。要不然一刀沒砍中喪尸脖子,只是砍在肩膀上那就危險了。”

  王比安點著頭:“我知道了,就象武打書里的什么拔刀術一樣,什么招式都不練,就練一招快速拔刀。等我遇上喪尸,刷一下就撥出刀來,喪尸連眼睛都來不及眨就被我砍斷頭了。這就叫萬招萬破惟快不破。沒錯,就這樣,我天天練習拔刀一百次,不,一千次,嗯,還是太少了,五千次吧。”

  王比安興沖沖跟著謝玲來到了大殿上,謝玲取了砍柴刀遞給他,就陪著王比安在大殿前的空地上練起“拔刀術”來。

  王比安起先還興致高昂,每揮一次刀都要嘿哈地嚷一聲。

  可練了才幾十下就沒精打采起來。

  砍柴刀雖然不長,可刀背厚,刀尖又有個帶彎的鉤嘴,整把刀呈頭重腳輕的態勢,沒有一定臂力還真不好使。

  謝玲以前跟著王路打喪尸時,也用的是弩而不是砍柴刀。

  王比安都還沒發育,哪里有這把子力氣。起初只是好玩,練了沒多長時間胳膊就酸脹起來。

  王比安不甘心就這樣退縮――謝玲姐可笑咪咪在旁邊看著自己呢,咬著牙用雙手拎著砍柴刀又揮舞了一會兒。

  砍柴刀在王比安手里哪里還稱得上什么“拔刀術”,根本就是歪歪斜斜有氣無力的亂劈風。

  謝玲看在眼里,雖然王比安偷偷望著她的眼神可憐巴巴的,卻始終沒有喊停。

  直到王比安一失手差點把砍柴刀剁到自己的小腿,謝玲才喊住了他,一臉嚴肅地道:“王比安,你一定要天天堅持練下去啊。你不是想像爸爸一樣成為一個勇士嗎?你連刀都揮不動又怎么去殺喪尸呢?”

  王比安舉起手背狠狠擦了擦眼角:“謝玲姐,我知道了。”

  謝玲揉了揉王比安的頭:“走吧,天不早了。你媽媽忙著照顧爸爸,你幫著姐姐一起弄晚飯。”

  王比安抽了抽鼻子,強忍著眼淚點了點頭。

  謝玲心里暗暗嘆息一聲,王比安畢竟還只是個12歲的孩子啊,是個為了明天春游或開運動會就會激動得睡不著覺的孩子,自己對他的確柯刻了點。

  但是,很快就沒足夠的時間讓王比安慢慢長大了。

  謝玲不動聲色地接過了王比安手里的砍柴刀:“走,做晚飯去。”

  王比安揉了揉酸麻的胳膊跟著謝玲回到了臥室。謝玲把手里的砍柴刀隨手放到了高低床下,這才轉身和王比安一起找做晚飯的材料。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