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四十八章 兩頭被堵

[字數:3457 更新時間:2014-9-10 20:09:00]




  這時,護士站外的喪尸有了反應,尤其是靠近長柜臺的幾只喪尸,劇烈地抽動著鼻子,向護士站走來。護士站的長柜臺擋住了它們的去路,喪尸嘶吼著,不停沖撞著柜臺,發出呯呯的聲音,這聲音驚動了更多的喪尸。注射室里的喪尸都躁動起來,嘶吼聲,抽動鼻子的嗅聞聲此起彼伏。

  躲在病床下的謝玲握著床腿的手都緊張得汗濕打滑了,卻又不敢出去接應陳薇。光出去一個陳薇散發出的體味就驚動了這樣多的喪尸,如果再加上一個自己,還不得刺激得喪尸爆走?再說,只要自己用病床擋住這道進入護士站惟一的蓋板門,外面的喪尸一時半會兒傷害不到陳薇。

  謝玲覺得時間走得特別特別慢,終于,病床前的裹尸袋一掀,陳薇幾乎是一頭滾了進來,她的額頭上滿是汗,手里還牢牢抓著一只鼓鼓攘攮的塑料袋子。

  謝玲悄沒聲地松了口氣,剛要推動病床趕快離開越來越躁動的喪尸,陳薇突然臉色一變,沖著謝玲做了個“等一等”的手勢。只見陳薇打開塑料袋子埋頭一陣翻找,等抬起頭來時臉色慌急萬分。

  謝玲看到陳薇無聲咧齒說了一個字,她反復在自己嘴里做了個同樣的口型――嗞?絲?次?這什么亂七八糟的啊!突然,謝玲明白了,陳薇說的是“針”!

  陳薇拿到了藥,卻沒拿到注射用的針頭!

  點滴能不能口服?會不會反而給王路造成新的傷害?這謝玲可一點把握都沒有。她以前聽說過,有人因為醫用膠囊有毒就把里面的藥粉拆出來直接口服,結果造成食道燒傷。

  但可以肯定的是,口服效果絕對比不上用針頭進行皮下血管注射。很有可能,藥品經過胃和消化道后,有效成份都被破壞了。

  陳薇沒有半點猶疑,看到謝玲的眼神分明是已經了解了自己的意思時,把塑料袋往她手里一塞,又一頭鉆出了病床。

  幾乎是陳薇一離開病床的“保護”,注射室里的喪尸們就騷動起來,更多的喪尸撲到了長柜臺前猛烈地撞擊著柜臺,木制的柜臺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謝玲躲在病床下,甚至看到一只3、4歲小女孩變成的喪尸在大理石地面上手腳并用地爬著,向護士站而去。她的手腕上還留著膠帶固定的針頭,針尾后面拖著長長像膠管子,管子的另一頭則是只點滴輸液袋。

  謝玲閉上眼――陳薇,快啊!快回來啊!

  陳薇現在腦海中一片空白,她的眼睛飛快地掃過護士站內的一切,為了觀察清楚,她甚至微微抬起了上身――放藥品的小桌子上,沒有針頭!長柜臺臺面上,也沒有針頭!

  突然,陳薇的眼光一凝――長柜臺內側是一排排的抽屜,有一只抽屜半開著,外面掛著一條細細的透明的塑料管子。曾經帶著王比安無數次打過點滴的陳薇一眼認出來,那正是針頭后拖著的輸液細管子。

  陳薇一頭撲了過去,頭頂就是護士站外只有窄窄柜面分隔的喪尸張著的大嘴,飛速地探手進抽屜,胡亂地抓了一把,轉身就往蓋板口爬。

  病床里伸出一只手,正是謝玲的,她一把抓住陳薇的肩頭,使勁一扯,把陳薇幾乎是扯進了病床下。

  謝玲和陳薇緊緊摟抱在一起,一動也不敢動。

  外面的喪尸已經被陳薇的氣味和發出的動靜刺激得徹底暴走了。

  大群的喪尸擠在長柜臺前,伸出胳膊向空無一物的救護站里抓撓著,有幾只喪尸擠到了堵在蓋板門前的病床后,嘩啷一下,把病床擠得一歪,接著又傾斜著死死頂住了蓋板門。

  陳薇和謝玲動彈不得,前面是蓋板門,后面是成群的喪尸,退無可退。鉆出病床就是直接把自己送到了喪尸口下,可要是留在病床下,萬一暴走的喪尸把病床推翻了,暴露出來的兩人也一樣是死路一條。

  陳薇從病床四周掛著的裹尸袋下張望出去,只見除了靠著蓋板門的這一邊沒有喪尸,另三邊全是喪尸的腿。

  其中一雙腿穿著白大褂,明顯是護士的。

  說它是護士不是醫生,是因為白大褂下面露出的是一雙著水晶絲襪的腿,鏤空的半高跟涼鞋,到腳踝的水晶短絲襪。想來是因為夏天,這雙腿的主人嫌長絲襪太熱,于是換了雙短襪。注射廳里一向人多活多,穿著短絲還能少出點汗。

  如果是在以前,王路帶著王比安打點滴看到這樣的短襪小護士,肯定又要擠眉弄眼一翻。只是現在,短襪下的死黑色的小腿被咬了一個巴掌大的洞,半腐爛的肌肉里隱隱露出白骨,左腳的絲襪頂端破了,露出已經剝落了趾甲的腳趾。

  陳薇胸悶悶的,再不想法逃出去,自己和謝玲就將成為它的同伴。

  然后,一個人拉在家里的王路就會因發燒而死,而孤身一人的王比安――陳薇都不敢再想下去了。

  謝玲擠在病床靠蓋板門一邊,掀起裹尸袋向護士站內張望著。很快,她縮回了頭,扭過身來,湊著陳薇耳邊低語:“護士站里面靠墻有幾扇排氣窗,我們從那里逃出去。”

  排氣窗很高,都快靠近房頂了,也很狹小,但幸好陳薇與謝玲都是女人,身子骨小,能勉強鉆過去。

  陳薇點了點頭,拿起裝著藥品和針頭的塑料袋掛在自己脖子上,打了個死結。

  謝玲看到陳薇準備好了,讓出病床前面的位置,伸手在陳薇背上用力一推。

  陳薇撲出病床,腿一曲站了起來,再也不考慮什么隱藏身影,撒腿就往墻邊跑。

  謝玲緊跟在后鉆出病床,往前跑之前還不忘了一反手,呯一聲,把翻起來的蓋板又蓋在柜臺上。雖然只是塊薄薄的木板,但在一根筋的喪尸面前多多少少能造成點障礙。

  陳薇跑到原本放藥品的小桌子前,雙手使勁一推,把桌子推到了墻邊,翻身跳上桌子――太好了,高度正好讓陳薇扒住窗沿。

  謝玲跑過長柜臺時,柜臺外的喪尸們的嘶吼聲震得她耳朵都發麻了,撩起來亂揮的喪尸指尖離她的胳膊只有幾寸遠。

  謝玲尖叫一聲:“快啊!”

  陳薇伸手猛一推排氣窗的把手,把手紋絲不動,陳薇再推,還是不動。

  排氣窗因為長久沒有打開過,門把手居然卡死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