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二十五章 管孩子,真麻煩

[字數:5558 更新時間:2014-9-10 20:09:00]




  王路和謝玲拷問長刀男時,場面實在太過血腥,陳薇早帶著王比安轉到樹后去了。

  這時聽到長刀男已經死了。

  陳薇拉著王比安的手笑咪咪走了過來:“怎么死得這樣快?我還想砍他幾刀解解恨呢。”

  王路隨手拎起消防斧,斧頭朝下,重重墩在長刀男攤在地上的右胳膊上,胳膊發出了喀的一聲輕響,也不知道是哪根骨頭斷了,王路道:“瞧,早就死透了,你要是不解氣,就拿這消防斧把這王八蛋剁成十七八塊好了。”

  虐尸?

  好重的口味。

  陳薇也就是嘴上說說,王比安完完整整回到自己身邊,早就讓她心里樂開了花,連肩上受的傷,也沒放在心上,哪還有閑心玩虐尸。

  有這把力氣剁一堆死透了的爛肉,還不如趕緊帶王比安回家,燒餐熱熱乎乎的湯飯――四個人都快餓暈了。

  陳薇白了盡出餿主意的王路一眼:“又混鬧。快走吧,回家。”

  回家。

  真是一個溫暖得人心軟的詞。

  王比安牽著陳薇的手,嘴里嗒嗒地不停說著:“媽媽,那個拿刀的男人好笨,我一箭就射中他了,他還不會爬樹……”一邊轉身準備回停著小船的沙灘邊。

  王路突然道:“王比安,過來。”

  王比安松開牽著陳薇的手,一蹦一跳到王路面前,抬著小臉:“老爸!叫我什么事?”

  王路抬起手。

  啪,重重一個耳光,扇在王比安臉上。

  陳薇、謝玲,都愣住了。

  這是王路當王比安爸爸12年來,第一次,打他的耳光。

  王路對打孩子耳光,有著本能的深惡痛絕。

  王路小時候讀書不好,自家的老爺子脾氣又急,每次拿到試卷或被老師叫到學校辦公室,轉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揍王路。

  手頭邊有什么家伙,就拿什么家伙狠揍。

  筷子、蒲扇、掃把、鍋鏟、扁擔……

  王路挨得最多的,就是耳光。

  經常被打得鼻血直流。

  但就是這樣打,王路的成績,該怎么差就怎么差。

  一點教訓都不長。

  怎么辦?

  繼續打唄。

  因為自己童年有著這樣的經歷,王路對打孩子,有著極端的厭惡。

  王比安是男孩子。

  一點不打,是不可能的。

  王路就在家里備了個癢癢撓不求人,用那上面的竹柄打王比安手心。

  每次開打前,先在自己掌心里試試輕重。然后才下手。

  從來,絕對,不打王比安的耳光。

  但是,現在,王路結結實實扇了王比安一個耳光。

  很重,非常重。

  王比安的鼻孔里,緩緩流出了兩道陰影。

  出血了。

  陳薇尖叫一聲,撲上去一把摟住王比安,象母老虎一樣沖著王路齜著牙怒吼:“你瘋啦!”

  陳薇伸手掰過王比安的臉,想查看一下他流血的鼻子。

  王比安,卻扭頭從陳薇懷里掙脫了出來。

  他站在王路面前,認認真真道:“爸爸,我錯了。”

  王路拄著消防斧,站在低頭認錯的王比安面前。

  我錯了。

  當然錯了!

  你這混帳小子,就因為你一人偷偷溜下山,我和你媽媽,連帶著謝玲,遭了多大罪!

  這一路上,三個人,人人都遇到過危及性命的突發事故。

  與生死只有一線之差。

  陳薇,到現在,肩膀上,還流著血。

  但是,王比安真的錯了嗎?

  身為一個12歲的孩子,放在以前,跑出家,到樓下,找幾個小伙伴,騎上爸爸給新買的山地車,到外面大馬路上轉幾圈,隨便買個冰淇淋吃。

  是一個孩子做過的再正常不過的事。

  王比安的所作所為,已經很出色了。

  面對一個持刀的成年男人,不但有勇氣用弩射他,還射中了。

  又機靈百變,一路跑到樹上躲起來。

  而最后用打火機點著襯衫在黑夜中當求援的信號,絕對是神來之筆。

  王路雖然板著臉,冷冷盯著在自己面前低頭認錯的王比安,其實,心里卻在翻江倒海。

  如今已是亂世。

  王比安不再是個僅需要背英語默古詩天天埋頭做習題的好孩子了。

  他必須學會用自己的雙手和頭腦,求生。

  這也是為什么,王路初到崖山,就又哄又逼王比安跟著自己去打喪尸,雖說孩子打的喪尸都是柿子撿軟的捏。

  但是,王路還是希望王比安能理解。

  今后,想過上幸福的日子。

  不再是考出一個90分以上的分數就夠了。

  而是,殺。

  殺喪尸。

  殺活人。

  殺所有可能威脅你的。

  王路和陳薇,不可能永遠保護著王比安。

  終有一天,小家伙要學會單飛。

  今天,王比安所經歷的,正是雛鷹的第一次飛翔。

  雖然狼狽不堪,危機重重。

  但,孩子,已經在飛了。

  必須警告孩子魯莽又冒失的所作所為。

  但又不能因此挫傷孩子闖世界的勇氣和信心。

  真是,難啊!

  黑暗中,王比安看不清王路的臉色。

  但爸爸的沉默,卻給王比安更大的恐慌。

  王比安不敢抬頭,象在班主任面前一樣,端端正正地站直了,再次重復道:“爸爸,我錯了。”

  王路動了動肩膀,王比安閉起了眼睛,半邊臉都緊繃了起來,準備再挨一個耳光。

  王路的掌落下了。

  落在王比安的小小的肩上。

  拍了拍,有點力度。

  這不是父親給兒子的。

  而是一個男人,給另一個男人的。

  “知道錯了,就好。回家吧。”

  王路扛起斧,帶頭前行。

  陳薇早就把王比安摟到了懷里,又是幫他擦鼻血,又是撫著脹起的左臉,輕輕吹著氣,問痛不痛。

  王路快走了幾步,把母子兩人甩在身后。

  這才悄悄松了口氣。

  我靠。這教育孩子,可真累人。

  比殺長刀男還麻煩。

  重不得輕不得,就象濕手抓面粉。

  以前,教育王比安,從來不是王路的事。

  這廝,吃了晚飯,嘴一抹,就捧著電腦上網了。

  所有的所有――問你媽去。

  王路在家中,唯一的作用,就是在陳薇收拾不了王比安時,喊上一嗓子,“王路,你只管上網,也不管管兒子!”王路立刻殺氣騰騰過來,挽著袖子,給陳薇充當打手,扮黑臉,嚇唬王比安。

  你說,當男人,容易嗎?!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