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九十章 一堆雜事

[字數:4144 更新時間:2014-9-10 20:09:00]




  一板車七零八碎的東西,不是王路和謝玲兩人能搬上山的。

  崖山雖然不高,但山道狹窄,曲里拐彎。

  王路用對講機叫下了陳薇和王比安。

  四人螞蟻搬家,把東西零零碎碎運上山,就連王比安,也抱了個煤氣灶。

  王路身為山上唯一的爺們,自然不能偷懶,兩個煤氣瓶、部分鐵床架,都是他跑了幾趟腿,才搬上山的。

  那床架太長,橫在山道上堵住了,王路只好將它豎起來,象旗桿一樣高舉著,一步步挪了上來。

  一應物品搬到山上后,王路一頭躺在大殿的青石板上,只剩下吐白沫的份。

  陳薇、王比安和謝玲也好不到哪兒去,歇了好一會兒,才有精力去翻搬上山的物品。

  陳薇看到煤氣灶具就是一喜:“這可好了,土灶的火候我老是掌握不了,不是放的柴多了,火太大,就是把還燒著的柴失手扒拉出來,把火弄小了,炒個青菜都得看幾次火頭,煙熏火燎得眼淚都流下來。”

  謝玲在旁邊深有同感地點點頭,昨天她就幫陳薇燒了一頓晚餐,就差點被煙熏死,打小只在風景旅游點看過土灶的她,燒柴時更是手忙腳亂,差點把一鍋飯都燒焦了。

  陳薇擰了一下單眼灶,發現居然還是電子打火式的,裝著的大號電池還有電,一打火,點火頭就噼噼啪啪閃火花,就更開心,“今天就用煤氣灶燒飯。”

  只有王比安還沒心沒肺地嚷嚷:“我不要煤氣灶燒的飯,土灶燒出來的飯有鍋巴,可好吃了,用煤氣灶,就沒鍋巴吃了。”

  王路揚手給這臭小子屁股上來了一巴掌:“混小子,光顧著吃鍋巴,沒見你娘累的。”

  陳薇卻寵溺道:“好好好,媽媽還是用土灶給你燒飯,只用煤氣灶炒菜好不好?”

  真是慈母多敗兒。王路氣哼哼的。

  沒想到,一邊的謝玲附和道:“那土灶燒出來的鍋巴是好吃,我以前從來沒吃到過。”

  陳薇笑道:“現在家里燒飯用的都是電飯鍋,哪里做得出鍋巴來。燒糊燒焦了倒是有。這鍋巴啊,用稻草燒出來的就更香。等王路收了山下田里的稻子,讓他多背點稻草上來。”

  王比安這時跑到了一堆鐵架子中翻動著,好奇地問:“老爸,這張床是給我睡的嗎?”

  王路歇過氣來,站起身:“讓你和謝玲姐(王路曾讓王比安叫謝玲“阿姨”,結果遭到兩人共同抵制,結果,大家只好哥哥姐姐妹妹弟弟混叫下去)一起睡。”

  收起臥室里的鋼絲床,騰出空間,把高低床零件一一裝好,這并不是什么難活,謝玲又在山下拆卸時,細心地把螺絲螺帽等小零件,都裝在了一個小塑料袋里,省去了王路滿地找螺絲的勁兒,不一會兒,高低床就架好了。

  王比安搶著道:“我要睡上鋪。”

  陳薇揉了揉他的頭:“行,記得睡覺老實點,睡到半夜摔下來,可夠你受的。”

  高低床的床架是鋼絲格子,上面鋪張席子,墊張床單就能睡。

  謝玲又多翻出張床單來,在下鋪兩頭一掛,圍成了一個小小的封閉的天地。

  陳薇雖然嘴里說著:“這圍得悶不透風的,還不得熱死。”卻并沒有勸阻謝玲的意思。

  王路暗暗點頭,這樣也好,自己說不上什么君子,開車在大街上,看到熱褲美腿的妹紙,照樣會吹個口哨,電腦里,也沒少存著泥轟國的動作片。這小小的一條床單,最大限度地保證了謝玲可憐的一點**,也避免了無意之中的走光,帶來雙方之間誰都不想有的麻煩。

  裝完高低床,王路隨手把折疊起來的鋼絲床收到了大殿角落里――臥室內空間太小了,實在放不下,而且,自己就有堂而皇之的理由,和娘子擠一張床了――啥時候把單人床換成雙人床,那才美呢。

  接下來,該補漏了。

  屋頂上的碎瓦片好處理,清理了碎瓦,在下面房架的油氈上又多鋪了層塑料布――其實那原本是塊窗簾,被王路扯了來,再一一疊上新瓦片。

  就是補外墻水泥脫落的地方比較麻煩。

  王路不會調水泥。

  不僅王路不會,在場的幾人都不會,王路和陳薇好歹小時候還見過水泥匠攪拌水泥的樣子,謝玲和王比安更是見都沒見過。

  王路印象中,攪拌水泥是件很簡單的事,把沙子和干水泥先拌在一起,然后堆成一個小火山一樣的形狀,在“火山口”里倒進水,然后再把沙子和水泥鏟里面攪拌,跟和面差不多。

  但真做起來,這差不多就差太多了。

  一開始,水放得少了,再加點水吧,水又把沙子和水泥沖得滿地亂淌,好不容易和成了一團,往墻上一抹,啪,抹上的水泥又掉了下來。

  陳薇在旁邊看著也心急,嘀咕道:“我記得小時候看家里修房子,水泥里還要加石灰的。”

  王路暈倒:“娘子,石灰是用來粉刷內墻的。”――其實這廝也記錯了,沙子和石灰混一起是沙灰墻,不過,不如水泥結實,時間長了,用手一搓就是一個坑。

  謝玲也沒什么好主意,倒是王比安,借口幫爸爸的忙,和水泥玩得開心,褲腿沒一會兒,就沾滿了水泥點。

  王路也沒什么好辦法,只好試著調節沙子、水泥和水的不同比例。

  大概在水泥和沙子一比三的時候,攪拌出來的水泥,總算能“掛”在紅磚上了,王路松了口氣,連忙用水泥鏟把水泥抹上了墻,還像模像樣抹平。

  看著抹好的水泥墻,王路又糾結起來,記得以前看一本工程師穿越回明朝的網絡小說,說水泥凝結時會放出大量的熱,要向上澆水,才能幫助它凝結,自己也曾在街上,看到建筑工人拖著皮管給剛鋪上不久的水泥路澆水的,那――自己要不要向墻上澆水呢。

  算了算了,也就一平方米不到的一塊水泥補丁,水澆多了,都能把這一點點水泥“洗”下來了。

  稍有點遺憾,如果手里有防水滲透劑就更好了,用它在紅磚上打底,再抹水泥,保證一點水都不會漏。

  吃晚飯前,王路有點不放心,又悄悄轉到了漏水的外墻,想看看水泥有沒有脫落,只一眼,勃然大怒――只見那塊水泥補丁中央,端端正正印著一只手掌印。

  看那大小,不是王比安的又是哪個。

  王路撲到墻前,細細撫摸了一遍,很好,水泥凝結得很充分,也沒有干裂的細縫什么的,雖然表面還有些軟,但過了一夜后,就能凝實了。

  抬頭看看天,也沒有什么下雨的樣子,就更放心了。

  王路又看了一眼王比安的手掌印,伸出自己的手掌比了比――沒位置了。

  王路轉身就吼:“王比安你這臭小子,躲哪里去了!”哼、哼,居然搶在老子前頭印手掌,這往快干了的水泥墻上拍手掌印,可是王路小時候最大的樂趣之二。

  最大的樂趣之一,就是把前座女生的長頭發,綁在椅背的杠杠上。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