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八十八章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字數:4385 更新時間:2014-9-10 20:09:00]




  謝玲擦著發梢上的水滴,和王比安一起從廚房里出來時,正好看到陳薇拎著剪刀滿院子追王路。

  王路跳來跳去的象只大馬猴。

  王比安哈哈大笑起來:“老媽,我來幫你抓老爸。”

  說著,挽起袖子就要撲進院中,謝玲連忙一把扯住了王比安的胳膊,揚聲道:“王哥,今天我們什么時候下山啊?”

  王路還來不及回答,陳薇先嚇了一跳,把王路撩開手,轉身道:“還下什么山啊?!你手上磨破了這樣大一塊皮,腿上大塊烏青,你王哥掌心用砍柴刀劃的口子,今兒早上還在滲血。兩個人弱的弱,殘的殘,讓你們下山,我能放心嗎?昨天那是萬不得已,王路不敢把你一個沒經過考驗的外人留在山上,這才……”

  陳薇一時口快,立刻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謝玲站在院子中,低著眉,看不出表情,王路早就在旁邊擠眉毛揉鼻子了。

  陳薇尷尬之中,一跺腳:“唉,看我這說的。”走上前,拉起謝玲的手:“話說開了也好,現在起,咱們就是一家人了。以前的事,該放下就放下。最重要的是,大家現在還活著,以后,也要更好的活著。”

  謝玲抬起眼:“陳薇姐,我懂的。”她頓了頓:“你放心好了,這次下山,我會好好幫著王哥的,絕不會再去冒險了。原來我嘲笑王哥不敢和喪尸面對面對戰,只會用些釣魚的小手段,那是我自己太幼稚了。昨天的事教訓我,對上喪尸,再怎么小心都不過份。我的一個小小疏忽,不但會害了王哥,也會害了陳薇姐你和王比安。”

  謝玲認真地道:“以后下山,我保證聽王哥的話,躲得遠遠的,用弩箭射喪尸,我的箭法好,再遠的喪尸也射得著。我和王哥都不會有危險。”

  陳薇拍了拍謝玲的手,看她三句話不離下山,勸道:“可別再提下山的事了。”邊說,邊瞪了眼傻站在旁邊的王路。

  王路知道,這是陳薇讓自己也勸勸,其實,王路對謝玲爭著下山的心思摸得門兒清――就是想趁熱打鐵,利用現在堪稱良好的開端,快速穩定和自己一家人的關系。而下山和自己一起打喪尸,無疑是見效最快的中南捷徑。

  王路自己是不用說了,肩并肩的戰斗中產生的情誼最快也最穩固,在山上的陳薇和王比安,在享受著謝玲打生打死收集來的物資時,除了心懷感激,絕不會生出二念。

  不過,王路并不想責怪謝玲的這些小心思。這很正常,人,誰不抱點私心呢。謝玲此舉,雖然是為了保護她自己在崖山上更好的生存下去的一種特殊手段,但話說到底,收益最大的,還是王路一家。

  啥叫雙贏,這就是。

  不過,王路還是打算順著陳薇的話說,一來是幫親不幫理向來是王路這“妻管嚴”的不二法門,二來……

  “謝玲,這幾天我們用不著下山了,好好休息休息吧。”王路道:“昨天找到的物資足夠多了。原本我一直擔心一件事――農田里的物資雖然充足,但保存是個很大的問題,在沒有大型冷庫的情況下,等到天氣轉寒,估計大家又得回到醬油泡飯的悲催歲月。”

  “現在就不用愁了,那幢小樓整整一個樓面的各類物資,真是叫手中有糧,心中不慌。”

  謝玲不無贊同的點了點頭,但又立刻嘆息了一聲:“可惜王哥你找來的東西大多雞零狗碎的,象成袋的大米啊面粉啊就很少見,甚至連成箱的方便面都沒有,害得我們帶著上山都不方便。”

  謝玲此話,王路也心有同感,在親手大掃蕩時,他已經注意到了這一頗有些奇怪的現象,按理說,這種鄉間小鎮上的臨街小店,雖然不像大超市,成箱成件地進貨,但象方便面、大米、面粉等常用食品,還是會備上不少。可自己現在找到的,多是拆零的,連大米,都是散裝的――就像已經有人搶先一步,拿走了成袋易搬運的商品。

  陳薇在旁邊不以為然地道:“嘿,這算什么事,農村小店本錢少,進貨當然不多啦,再說,現在多是送貨上門的,象方便面這類貨品,有專人每星期來送一次,同時結賬,存貨不多,也很正常。等你們找到鎮中心的超市時,東西肯定多得你們搬都搬不動。我早想過了,憑著山下的農田,和鎮上的物質,咱們一家三口――不,現在是四口了,支撐上三四年沒問題。”

  王路在旁邊深以為然的點點頭,插話道:“何止三四年,如果能解決耕種的問題的話,比如種子、化肥、農藥以及農用機械,我們一家子在這里安居的夢想,也并不是遙不可及的。”

  王比安好奇地道:“老爸,那我們算不算是農民啊?那我們不是變成鄉下人啦,我們本來可是城里人啊。”

  陳薇失笑道:“你這小子,居然還看不起農民?現在還有什么城里人,鄉下人的分別,只有死人和活人……”話說到一半,自覺不吉利,陳薇住了口,遷怒于王比安道:“當鄉下人的日子有什么不好的?難道你還想去背英語學奧數啊?”

  王比安一縮脖子,立刻變節:“我要當農民,我要當農民。”

  既然一家子下定決心非轉農,王路立馬就向積年老農學習,抱著胳膊就想蹲大殿陰涼處看螞蟻搬家。

  陳薇叫住了他:“老公,咱們家這房子,該修一修了,上次下雨,左側的墻壁都漏水了。”

  王路“啊”了一聲:“我怎么不知道?”

  陳薇輕輕一笑:“你天天在山下打生打死的,這種小事,我也不想煩著你,反正漏得不算厲害。不過,現在你正空著,也該抓緊這段時間天氣還好,修一修。”

  陳薇話音未落,王比安嚷嚷起來:“爸爸,你能不能從山下弄張床來?我要一個人睡。”

  王路有點窘色,這兩天,天天和陳薇賴一張床上,把王比安硬擠到了謝玲的鋼絲床上,王比安原睡著還感覺新鮮,等醒過神來想回歸,已經被王路以“這樣大男生了,不能和媽媽一起睡”給趕走了。

  不過,現在臥室里是有些亂,其實,還不是一般的亂。

  本來王路一家人,愛怎么睡就怎么睡,乘著王比安睡得沉,王路和陳薇還能做些“愛做的事”。

  現在多了一個謝玲――這可不是三加一等于四這樣簡單,王路睡相不好,現在天又熱,常常半夜里把毯子踢了,陳薇就一次次給他蓋。總不能讓謝玲一個姑娘家看王路的兩條大毛腿吧。

  而謝玲,咳,其中窘迫之處更是難言,別的不說,每天早上,她總是第一個起床的,在王路還打著呼嚕時,就急急起床,出屋,免得被他看到自己睡容不整的一面,天可憐見,她夜夜都緊裹著毯子睡覺,就怕一不小心走光了。

  雖然謝玲知道王路不是那種人,可她更不希望因為自己無意之舉,在陳薇心里留下什么疙瘩。她心里明白,自己和王路一家,還處在“培養感情”的階段。

  這“房子里的事兒”,還真不能說是小事,得趕緊解決。

  王路連忙承諾:“沒問題,我想辦法從山下再弄張床來。實在不行,整塊木板來,下面墊幾塊磚,一樣能睡人。”

  謝玲微紅著臉,小聲道:“其實,我可以睡大殿里的,那里還比屋子里涼快點。”

  陳薇手一揮:“那怎么行?大殿里四面透風的,貪圖涼快,反而容易受風感冒。再說了,現在天熱還好,過了伏季,這地氣就冷下來了。還不把人弄得生病了?你現在可是咱們家一半的頂梁柱呢,到鎮上打喪尸,王路的后背,可就交給你掩護了。可不敢生病。”

  陳薇轉身對王路道:“這事就這樣定了,別說什么弄張木板當床的混話,也別整什么鋼絲床,那床臨時睡睡還行,謝玲還在長身體,長時間睡這種軟床,對發育不好。你從鎮上找張好一點大一點的床來,別顧忌什么山道太狹窄不好搬,一家子四個人一起動手,難道連張床都對付不了。”

  娘子大人發話,王路連忙點頭做狗腿狀。

  謝玲連忙道:“謝謝陳薇姐。”又對王路點點頭:“麻煩王哥了。”

  王路還沒回話,陳薇拉著謝玲的手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說一千道一萬,你好我好他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