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七十二章 全都是畜生!

[字數:4085 更新時間:2014-9-10 20:09:00]




  謝玲、李浩然和他們的同學堪稱幸運,無意中的深山露營,讓他們躲過了生化危機的大爆發。

  要知道,生化危機剛剛爆發時,是人類死亡最慘重的時候。

  站滿人的公交車,格子籠一樣的辦公室,排隊付費的超市,只要有一個人變異成喪尸,病毒就會以原子裂變的速度,飛快傳播開去。

  而猝不及防的普通人們,甚至連被喪尸咬了后,都還沒醒悟過來發生了什么事。

  謝玲、李浩然他們不但幸運,而且比城市上班族更有活力,身體也相對強健,還或多或少有些野外生存的知識,這些,都成了他們在末世求生的資本。

  八個大學生也不是一昧死守著峽谷,4個女生要滿山轉悠,尋找能吃的果實,而李浩然則帶著男生們,到山頂村尋找各類物資。

  進山頂村,就免不了要打喪尸。

  這并不難,山頂村也是個典型的空巢村,包括那天李浩然第一次看到的吃牛的喪尸在內,都是老的老小的小。

  己方是年輕力強的4個男大學生,對方雖然是喪尸,卻先天體弱,再加上李浩然足夠謹慎,多采用把入單的喪尸引到開闊地帶,然后4個男生用長兵器圍毆的辦法,把村里的喪尸干掉了好幾只,而自己連根汗毛都沒掉。

  一開始,大家還只是想從山頂村帶些生存物資回峽谷,后來一交手,發現喪尸挺好對付的,就動了清除光喪尸把整個山頂村據為已有的想法。

  畢竟,睡在屋子里,比睡在狹小的帳篷里舒服多了。

  然而,很快,男生們遇到了真正的對手。

  喪尸狗。

  農村里人少,狗多。

  而且多是用來看家護院的大狗。

  大狗,用兩條后腿站起來,都有人頭高,原本就兇猛異常,敢和野豬斗,“身手”矯健,無論是在山村的小巷里,還是竹林、密密的灌木樹叢、崎嶇的山石地里,都是奔跑如飛。

  李浩然帶著男生們才和一只喪尸狗交手,就發現自己一伙兒根本不是對手,鋤頭、削尖的竹竿等長兵器,只能勉強擋住喪尸狗的進攻,想傷害到它,卻是緣木求魚。那狗,簡直比泥鰍還滑溜,無論是擊打還是捅刺,它扭扭腰就能躲過去,靠,這是土狗還是黃大仙啊。

  這還真是李浩然這群城市孩子小瞧了農村土狗了,多年的土狗比狼還精,每年甬港市的農村,都會發生瘋狗咬傷村民的事件,每次,當地派出所都要向市局求助――派出所里的小手槍根本對付不了瘋狗,非要市局出動特警,用沖鋒槍打上十多槍甚至幾十槍才能干掉瘋狗。

  一大群警察在田野里吐著舌頭揮舞著長短槍枝狼煙四起追一只發瘋的土狗的場景,是當地農村人最愛看的大戲。

  李浩然在明智地把喪尸狗引誘進池塘后,帶著眾人拔腿就跑――狗可是游泳高手,這小小的池塘也就是暫時阻它一阻。

  雖然有些波折,但八個人總體而言運氣不錯。

  因為不久以后,在尋找食物的時候,他們又發現了鄰近峽谷的一座小山村。

  一座廢棄的小山村,也就十來戶人家,稀稀拉拉地分布在一個小小的山頭,四周,是開墾出來的梯田。

  這樣廢棄的小村,在江南經濟發達農村很常見。

  年輕人都外出打工了,村里只留下孩子和老人,等年輕人賺了錢,就嫌棄老家交通不便,又沒有好的學校,讓子女上學,于是條件好的,就帶著老人孩子進了城市,條件差一點的,也在山外新蓋了房子,接家人去同住。

  一來二去,深山里就冒出了不少無人村。

  謝玲他們一行找到這座小村時,所有的房屋的門窗都關得好好的,門頭還掛著小鎖,如果不是玻璃窗上蒙著厚厚的灰土,簡單讓人疑心似乎主人家才剛剛離開。

  村子周邊的農田雖然長期無人打理,但土豆田、芋艿田、菜田里,都能在雜草叢中找到自然生長的蔬菜果實,李浩然甚至找到了一片掛了果的栗子林。

  四對男女大學生當晚睡在沒有床單和席子的舊式綜繃床上時,感覺到說不出的幸福――可睡夠帳篷和睡袋了。

  他們就此在小村里安居了下來。

  還算充足的食物、源源不斷的山泉水,頭上有瓦,身下有床,身邊,是勉強看得入眼的同伴,簡直稱得上世外桃源。

  個別性子粗疏的女生,臉上甚至帶上了笑。

  到了夜晚,各個屋子里發出的曖昧的響聲,也多了起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

  李浩然,突然,變了!

  “變了?什么變了?”陳薇聽得入神,轉不過彎來,情不自禁開口問道。

  謝玲一頓,喃喃了幾聲,突然雙手捂臉,抽泣起來:“他……他突然變得野蠻起來,那天,那天我在廚房燒了菜,叫他來吃,他……他卻向人家撲過來,撕、撕人家的衣服。”

  陳薇張口結舌,剛剛自己還夸那個李浩然是個好男人來著。

  謝玲埋著頭斷斷續續抽泣道:“不僅僅是他,其他的男生……他們、他們也發起狂來,大白天的,追著別的女生……就想亂來。”

  王路的腦袋差點短路!

  強淫啊!居然學泥轟人搞群p!

  是了,這也難怪。

  與世隔絕,危機重重,長期緊繃的神經,再加上沒有法律、道德的約束,任是誰,都會失控發狂吧。

  “畜生!全都是畜生!”陳薇氣憤難平:“這些男人,他們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嗎?這樣的亂世,不互相扶持著好好過日子,還想著搞這些亂七八糟的下流事!不已經都有了女朋友了嗎?居然還不滿足,還居然想著、想著……真是畜生!”

  謝玲抽泣著道:“我好不容易掙扎著逃了出來,他們一直在后面追,實在沒地方逃,我、我也不想落在他們手里,心一橫,就跳下了江,我不太會游泳,差點淹死,幸好抱住了一塊泡沫板,這才隨著江水一路漂下來,遇、遇到了姐姐你們一家。”

  得,這樣快就叫上姐姐了。王路哼了哼,不知為什么,他總覺得謝玲的話有些不盡不實,但又想不出來究竟哪里不對味,只是一種直覺,一種本能。

  可是,人家小姑娘也用不著編個這樣的故事來哄你啊。

  一毛錢的好處也沒有。

  王路還在那兒疑神疑鬼,陳薇早就已經一把摟住了謝玲:“沒事了沒事了,你現在安全了,放心,姐姐一家在這里有吃的有喝的有住的,你就安安心心住下來吧。可沒人能再欺負你了。”

  王路苦起臉,娘子大人,麻煩你說“可沒人能再欺負你了”這句話時,不要瞪著老公行不行。

  你家老公,可是個大大的好淫啊。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