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六十三章 人非獸

[字數:4070 更新時間:2014-9-10 20:09:00]




  趴在泡沫板上隨流而下的,居然并不是喪尸,而是個女人――不,確切地說,是個女孩子。

  女孩子掙扎著吐出句“救我”后,又無力地倒在泡沫板上,但雖然只是匆匆一瞥,王路已經看清了,被江水泡得有些慘白的小臉長得很精致,眉毛是天然的――現在的女孩子,十有六七是紋眉,鼻子很翹,下巴長得有點像奧黛麗·赫本,說話時,露出一口玉米粒一樣整齊的牙齒――這種牙齒,放在以前,足以讓王路這種大板牙男心生愧意,不敢當面露齒大笑。

  也就20出頭的年齡,在她面前,王路就是個騙人家吃棒棒糖看金魚的不懷好意的“大叔”。

  王路一時有些發呆,從劍拔弩張膽戰心驚地對戰一只有可能感染自己全家的喪尸,到華麗麗的一轉眼變成一個長發版奧黛麗·赫本,這、這變化也實在太大了點,你以為是劉謙變魔術啊,丫的也沒董妹紙大腿做掩護啊。

  一家三口這次最先反應過來的是王比安,他掙脫了陳薇的手小跑了過來:“爸爸,那個阿姨是活的,是活人啊。”――好嘛,連阿姨也喊上了,她算你哪門子阿姨啊。

  陳薇也跟了過來,邊快步走著邊拍著自己的胸口:“嚇死我了,幸好不是喪尸。”

  王比安和陳薇已經下到了沙灘上,突然,王路爆吼一聲:“不許下來!回去!回去!”

  陳薇一愣,不知道王路這是發的什么邪火,臉上就帶了點不樂意:“王路你干什……”

  話一出口,陳薇才注意到,王路現在干的,的確有些不正常――自從發現喪尸其實是女孩子啊,他的姿勢就沒變過――手持弩箭,瞄準對方的頭部,手指緊緊扣在鈑機上,做隨時擊發狀。

  陳薇大吃一驚:“王路你干什么?她是活人,不是喪尸,快把弩放下,你、你看你,居然還瞄準人家后腦勺,失手把人家射死了怎么辦?”

  王路猛地抬頭瞪了站在沙灘上的陳薇和王比安一眼:“他m的,耳朵聾啦!回去!滾回去!”

  陳薇嚇得一哆嗦,但立刻怒火就騰地冒了上來,這、這家伙,居然對著自己和兒子罵粗話!?簡直是瘋了!

  盡管心中把王路罵了個狗血淋頭,但陳薇并沒有當面和王路硬頂起來,反而牽著不明所以的王比安的手,退到了岸上。

  陳薇是個聰明的女人,又是個資深的教師,她知道,男人很多時候就像孩子一樣,不能硬頂著和他們干,越頂,他們的脾氣越大。先給個臺階讓王路下,等事后,哼哼,他就知道老娘的手段了。

  王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陳薇在變天帳上記了一筆,就等著秋后算賬了,看到陳薇和王比安乖乖依言后退,他又把注意力轉回了腳下的女孩子身上。

  他突然伸腳踢了女孩子的腰一下,女孩子一動不動――很好,太好了,一點反抗力都沒有!

  王路的臉有些扭曲,嘴角有些顫抖,但手卻更緊地握住了弩身。

  陳薇看到王路出腳時,禁不住捂住嘴“啊”了一聲――王路是個連小區里的流浪狗都不會去踢的老好人啊――她實在忍不住:“王路!她、她是活的啊!活人啊!”

  王路突然怪笑了一聲,頭也沒抬,悶悶道:“活人?!活人又怎么了!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活人!死人!喪尸!都他m是我們的敵人!都該死!都該死!”

  陳薇立刻想起了月湖湖心島上的男人。

  王路,說的沒錯!

  這世界上,再沒有別人,是可信的。

  在一剎那,陳薇明白了王路的心,怪不得他會如此爆怒,如此失態。

  明明知道腳下的是威脅到自己一家子的陌生人,明明知道,自己最安全最穩妥最沒有后顧之憂的辦法,就是一箭把對方射死――但就是下不了手。

  殺個活人。

  一個對自己一點威脅都沒有的,無助的活人,對王路來說,一定很難很難。

  陳薇也愁腸百結,半晌,她才喃喃道:“可、可她是個女人,女人……”

  站在江水里的王路突然失態地狂吼起來:“女人!女人就不會害人嗎?!這個世界上的女人都是瘋子!”

  “你知道那天我差點死掉是被誰害的?就是女人!就是那個鄞江鎮上,差點被我請到山上吃飯的女人!那是個女瘋婆子!你知道她干了什么嗎?干了什么嗎?她他m的把自己變成喪尸的兒子養了起來,喂它吃貓肉!還打算把我們一家毒死,喂她的喪尸兒子吃!我腿上的這傷口,就是這個他m的女人,用玻璃碎片扎的!”

  陳薇直到今天,才知道了王路受傷的真相,是如此殘酷恐怖!不!簡直是惡心!變態!

  王路越吼越失態,突然,他舉起弩,用弩頭的腳蹬狠狠砸了一下女孩子的頭,女孩子的頭猛地一震,很快,一縷鮮血從發絲下緩緩流了下來。

  王路卻無視這一切:“看她可憐吧?啊,可憐吧?!可你知道她是誰嗎?她從哪兒來?她為什么活了這樣久?她為什么沒被喪尸吃了?她搶過別人的食物嗎?她為了活下去殺過別的活人嗎?不知道!他m的,什么都不知道!”

  王路瞪著陳薇:“見鬼!沒準等她殺我們一家時,我們他m的,還是什么都不知道!”

  陳薇動了動唇,再也沒勸說王路,反而拉著王比安,退后了幾步。

  王路呼呼喘著氣,等稍平靜了點,再次低頭瞪著腳下始終一動不動的女孩子,牙齒咬得吱吱響而不自知,有兩次,他已經端起弩,把激光紅點瞄準了女孩子的后腦勺。

  女孩子長長的發絲,隨著水流一起一伏,沒有哀求,沒有哭哭渧渧的求饒,沒有尖叫,沒有怒罵,沒有詛咒,安安靜靜,就這樣安安靜靜,只要自己手指一扣。

  腳下的這個陌生的女孩子,就會安安靜靜地死去。

  然后,只要自己一腳把她踢回水里,一切就結束了。

  就像什么也沒發生過。

  可不知為什么,王路的手指就是扣不下去。

  再也沒比這個更方便更簡單的殺人方法了。

  可王路就是下不了手。

  “操他m!”王路惡狠狠罵了聲,把紅點再次對上女孩子的后腦勺,眼一閉,手指一緊……

  “媽媽,我怕。”是王比安的聲音。

  王路猛地睜開眼,抬頭一看――王比安不知何時,把自己的臉深深埋到了陳薇懷里,雙臂也緊緊抱著媽媽的腰。

  而陳薇也側臉向著自己,似乎不敢親眼看自己殺人的一幕。

  王路渭然長嘆,無力地放下了弩,無論如何,自己做不出在王比安面前殺人的事。

  帶著王比安殺喪尸,是一回事。

  當著孩子的面,殺活人,又是另一回事。

  王路依然是人,而不是獸。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