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五十九章 撓癢癢

[字數:4069 更新時間:2014-9-10 20:09:00]




  7天后。

  王路仰天躺在床上,光著兩條大腿,陳薇低著頭,埋首他的雙腿之間――不許想歪嘍――正用酒精棉簽輕輕擦拭著傷口周邊的血痂,試著挑了挑。

  “痛!痛!痛!”王路鬼叫起來。

  陳薇抬頭白了王路一眼:“叫什么叫,那天用針穿肉,也沒見你這么叫過。”

  王路苦著臉:“人家那時候不是昏迷了嘛。”

  陳薇又丟過來一個大白眼:“什么人家人家的,別給我娘娘腔。躺好了,不許動,這都還沒開始拆線呢,就鬼叫鬼叫的。叫得老娘心煩了,弄破了傷口我可不管。”

  面對陳薇赤果果的威脅,王路只得老老實實躺好。

  陳薇嘴里嚷得兇,下手卻越發輕了,想著法子,用酒精浸濕了血痂,才慢慢用棉簽挑掉,露出下面用絲線縫扎的傷口來。

  歪歪扭扭的傷口是紅色的,這讓陳薇有擔心――不要是發炎了吧――待細細看過了,才發現并沒有發炎化膿的跡象,這才松了口氣。

  繼而查看絲線,絲線牢牢地固定著傷口,表面上兩側傷口已經完好地收了口。

  陳薇試著用棉簽戳了戳,換來王路半聲怪叫,傷口好端端的――瞧這手術,沒說的。想醫鬧都讓你沒借口。

  陳薇得意洋洋,取過早已消好毒的指甲鉗,最后警告了王路一句:“別動啊。”

  埋下頭去,先用指甲鉗兩頭夾斷了留在皮膚外面的線段,然后用自己的手指甲夾住線頭往外拉。

  為了今天這拆線,陳薇特意留長了指甲。

  絲線有些滑,指甲夾脫了。

  陳薇沒有氣餒,堅持著試了好幾次,終于依靠還留著的線頭,把第一根絲線撥了出來。

  接下來就好辦多了。

  所有的絲線拆掉后,陳薇滿意地看著只留一條蜈蚣爬一樣紅色疤痕的大腿,輕輕扇了一巴掌:“行了,起來吧。”

  王路在拆線的時候,就再沒有鬼叫過,這時聽了陳薇的話,站起身,光著腳站在地上,踮著腳,來回試著走了幾步,點了點頭,又微不可察地皺了皺眉:“還行,就是有點痛。”

  陳薇自然知道是什么感覺――自己當年剖腹產拆線后,也是一樣一樣的――她“切”了一聲:“今天只是拆線,這傷口里的肉啊肌腱啊神經啊什么的,還沒完全長好呢,等你覺得傷口發癢了,就說明里面在長肉了,那才叫好了呢。”

  王路訕笑了笑:“這不是想早點下山嘛,我看你和王比安天天吃蔬菜,這心里急啊。”

  “窗都沒有,別說門了!不許下山!”陳薇一瞪眼:“反正不會少了你的肉吃,家里香腸還有好幾條呢。我和王比安吃點蔬菜又算不了什么事,以前困在陽光城時,也沒少吃,連只放鹽的白米飯不也吃得香。反正在傷徹底好以前,你別想下山。”

  王路撓撓頭,也沒硬頂,家里米還足夠,水是不用擔心的,就連蔬菜,因為陳薇此前自己在山后弄了塊小田,種點蔥,移植了幾株耐活的絲瓜、番茄什么的,一時也不缺。

  就是少肉吃。

  家里僅剩的臘肉、香腸都被陳薇塞給自己吃了,母子兩人天天吃蔬菜,雖然王比安很乖,就算是自己把肉夾到他碗里,王比安也會搶著夾回來,嘴里還說著:“爸爸,你快點養好身體。”但孩子眼里盯著肉的模樣,還是讓王路心痛。

  王路甚至打過戰斗寵物羊的主意――結果被陳薇和王比安投了集體反對票。

  而且,一時手頭都沒有殺羊的器具。

  廚房里的破菜刀是不行的。估計連羊毛都割不下來。

  用砍柴刀?

  那刀天天用來殺喪尸,誰知道刀刃上有沒有沾上喪尸病毒,用它殺羊,造成病毒二次感染怎么辦?

  要知道,王路平時回家,都是把再三用鄞江水清洗過的弩箭、砍刀、獸夾,遠遠放到龍王廟大殿角落里收起來,濺上喪尸體液的衣服,也堅持去泉水下游處自己洗,就是怕陳薇和王比安不小心碰著了。

  唉,沒辦法,只能慢慢等傷口自己好起來。

  總算皮肉傷比骨傷好得快,要不然,傷筋動骨一百天,自己可以在山上等得發霉了。

  又是一星期后,這天夜里,王比安早就睡著了,王路卻在鋼絲床上不停地翻來翻去。

  陳薇輕輕起了身,光著腳走到鋼絲床前,低身問:“怎么了?這樣晚了還不睡。”

  借著窗外的月光,王路的臉色有些古怪,半晌才道:“癢。”

  癢?陳薇一愣,繼而又是一喜,“太好了,傷口正長肉呢,快好了。”

  她一見王路伸手想去傷口處撓,連忙一把按住了他的手:“這可不能撓,一撓,好得就慢了。”

  王路眉毛不是眉毛,鼻子不是鼻子,哼哼著:“癢死人了。”

  陳薇是過來人,知道這種癢又不能撓的感覺,也嘗到過癢比痛還難受的滋味。

  連忙抓著蠢蠢欲動的王路的兩只手:“想些別的事情,轉移一下注意力,絕對不能撓。”

  王路扭來扭去,鋼絲床咯吱作響:“有什么事好想的啊,不行,我要撓撓,你就讓我撓一下,一下下就好了。”

  陳薇眼看自己握不住王路的手,心中生智,突然做了一個動作――

  把王路的一雙手,塞到了自己薄薄的內衣下。

  王路一愣:“老婆,你這是做什么?”

  陳薇臉色微紅,吐語如珠:“傻瓜,笨蛋。”

  王路感受到手下熟悉的滑膩豐滿,突然明白過來――靠,自從生化末世來臨后,一家人顛沛流離,忙于掙扎求生,根本顧不上做這件自己最愛做的事。

  月光下,王路化身為狼――娘子,為夫來也。

  正要一頭撲過來,陳薇雙手輕輕一推,媚眼如絲,嬌喘微微:“等等,你傷沒全好,不能用力。還是――我來。”

  王路被逆推在床,在月光下,看著陳薇俯身低頭――娘子理解萬歲!

  在這生化末世,過著“性”福的日子,咱連喪尸也不怕,還怕什么傷口癢癢嗎。

  嗯嗯,這傷口再多癢癢幾天――不,最起碼一星期,才好呢!

  ――――――――――――分割線――――――――――――――――――――

  封推,感謝書友支持讓我寫到現在,新的一卷即將展開,新女角將閃亮登場,更精彩的情節等著各位。求收藏推薦評論票票,評論一律加精。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