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五十七章 人棍

[字數:4728 更新時間:2014-9-10 20:08:00]




  陳薇一沖進龍王廟,早已經急得跳腳的王比安,趕緊用事先備好的鏈條鎖把鐵門鎖了起來,然后急吼吼地問陳薇:“媽,接下來怎么辦?”

  怎么辦?涼拌!

  陳薇腦袋就象糨糊一樣,亂成一團。

  和喪尸隔著門對砍?

  就憑王比安和自己剛才的表現,統統不及格。

  火燒?放獸夾?弩射?刀砍?

  陳薇飛快地在心中過了一遍王路曾經對她說過的殺喪尸的招術,發現不是設備不足,就是自己和王比安太體弱,想得到,做不到。

  陳薇咬了咬嘴唇,拉了一把王比安:“快,我們躲起來,喪尸找不到我們,沒準就自己走了。”

  這――好吧,這也算一招,俗稱縮頭烏龜**。

  眼看兩只喪尸一前一后,越來越近,都能聽到它們嘴里的呵呵聲了。

  陳薇拉著王比安,慌不擇路,一頭鉆進了廚房,反手把門死死關上了。

  母子兩人躲在灶臺后,摟在一起,支起耳朵聽著外面大門處的動靜。

  過了沒一會兒,大門處傳來咣咣的撞擊聲,和鏈條鎖嘩拉嘩啦被扯動的聲音。

  陳薇小臉煞白,貼著王比安耳朵問:“你把鏈條鎖鎖牢了吧?”――這點陳薇其實明白,只是想求個心安。

  王比安雙手摟著陳微的腰,只是猛點頭。

  兩只喪尸在大門處折騰了一陣,漸漸的,再沒聲音傳來。

  陳薇和王比耳抬著頭,支起耳朵又聽了好一會兒,確認大門處的確是沒聲音了。

  陳薇放開王比安,踮著腳走到廚房門邊,打開一條小縫,向外面張望。

  大門口,空無一尸。

  陳薇吁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兩只喪尸就這樣走了?

  陳薇一時還不敢出門,誰知道喪尸走了多遠,萬一自己冒冒然走出去,被喪尸誤以為主人熱情留客,又折身返回來準備吃頓大餐,那自己真可以撞墻了。

  王比安不知何時也擠了過來,扒在門縫向外張望,過了一會兒,突然回頭對陳薇說:“媽,你快聽,那是什么聲音?”

  陳薇也隱隱聽到了一些莫名的聲音,她干脆打開廚房門,走到院子中,左右側著頭仔細尋起來。

  聲音更加清晰了,有咯咯的叫聲,翅膀的撲騰聲,木板被撞塌的嘩啦聲,以及,喪尸興奮的嘶吼聲。

  陳薇臉一白,旁邊的王比安已經驚叫起來:“雞!我們家的雞!喪尸正在吃它們!”

  這可是6只乖乖的天天下蛋的小母雞啊。

  哪怕王比安再嘴饞想著吃鮮肉,陳薇也從沒舍得打這群小母雞的主意。

  可這天殺的喪尸,居然沖著它們下了毒手――真不是人!

  陳薇正在為6只小母雞傷心,突然,咣一聲,大門口傳來一聲重重地撞擊。

  王比安死命尖叫起來:“喪尸!喪尸!還有只喪尸沒走!”

  果然,有一只喪尸正撲在門上,把胳膊從鐵欄桿里伸進來,隔空對著陳薇和王比安白抓撓著。

  想來這只喪尸笨了點,沒注意到廟后還有一群活蹦亂跳的母雞可以下口。

  但也有可能是這只喪尸更聰明,群鳥在林怎么比得上一鳥在手,陳薇和王比安兩個香噴噴鮮嫩嫩的大活人,怎么的,也比雞更好吃對不對。

  現在可不是琢磨喪尸智商的時候,陳薇飛快地閃過一個念頭――門外只剩一只喪尸了,一只總比兩只好對付。不乘著此時下手,更待何時。

  陳薇一把抓住身邊的王比安:“你的弩呢?快!快射門外的喪尸!這樣近的距離,你一定能射中!”

  王比安一愣,立刻轉身跑回了廚房,一會兒,又跑了回來,手里拿著剛才躲藏時,扔在廚房里的弩。

  王比安用腳踩著腳蹬,上了弦,又裝上了一支箭。

  他看了看陳薇,陳薇走到他身邊,肩挨肩站著,用這種方式,默默地給他力量。

  王比安臉漲得通紅,舉起弩,架在肩頭,瞄準門外的喪尸。

  看著近在咫尺的兩塊鮮肉,門外的喪尸撞擊得更猛烈了,舞動的爪子都快伸到陳薇王比安的鼻子下了。

  激光紅點照在了喪尸臉上,又稍偏了偏,對準腐爛深陷的眼窩。

  紅點有些抖動。是王比安的胳膊在抖。

  畢竟只是個12歲的孩子啊。陳薇彎下身,貼著王比安的耳朵,低聲,卻有力地吐出一個字:

  “射!”

  話音未落,鏘一聲。

  箭電射而出。

  陳薇眼一閉。

  落空了!

  這樣近的距離,居然落空了!擦著喪尸的耳朵,遠遠飛了出去。

  王比安小臉一會兒紅一會兒白:“媽媽,讓我再射一箭。我一定能射中。”

  陳薇強迫自己鎮靜下來,王比安已經射空幾支箭了?

  山道上,那被自己用石頭砸下山的喪尸身上有一支――這支箭可沒法取回來了。

  現在又是一支。

  全家一共才有11支箭。可經不起這樣浪費。

  陳薇阻止了王比安重新裝箭的企圖,“不行,讓媽媽試試看。”

  陳薇返身進了臥室,拿了王路的砍柴刀轉了出來。

  她雙手掂了掂刀的份量,好沉,但自己還舉得起來,不會象丟石頭那樣沒準頭了。

  陳薇一步一步走近門外的喪尸,只到身后的王比安擔憂地叫起來“媽媽小心!”才停住了腳。

  她都能看到喪尸嘶吼的嘴里滴下來的口水。

  陳薇閉了閉眼,又睜開。

  王路說過什么來著?

  喪尸只有砍了腦袋才會死。

  如果一時砍不了喪尸的腦袋,就砍它的手它的腳,讓它動彈不得。

  喪尸又不是妖怪,不能飛天不能遁地,沒了手腳,也只是塊看起來樣子丑點的肉塊。

  陳薇側走了幾步,喪尸隔著門縫也轉過胳膊,但被鐵欄桿擋住了,只能斜伸著。

  陳薇吸了一口氣,呀地尖叫一聲,雙手高高舉起刀,猛揮而下。

  咔一聲。

  喪尸的一只胳膊齊肘而斷!

  王比安又叫又跳:“媽媽,這個辦法好這個辦法好!快快,砍它另一條胳膊!”

  陳薇信心滿滿,轉到喪尸另一邊――而喪尸老兄,根本沒在意自己的一只胳膊沒了,只是鍥而不舍地伸著另一只完好的胳膊,企圖夠著陳薇。

  陳薇舉起砍柴刀,又是伴隨著一聲尖叫,刀光一閃,胳膊應聲而落。

  陳薇不喜歡看武俠書,要是王路在這里,就會脫口而出:

  對面的喪尸兄,莫非就是韋小寶韋爵爺口中的“人棍”乎?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