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五十三章 絕望

[字數:6113 更新時間:2014-9-10 20:08:00]




  看到王路昏迷過去,陳薇一不做二不休,又細細用體溫計探了一遍傷口,確認里面再無異物后,才噴上酒精清洗。

  酒精潑在傷口上時,王路的身體無意識地抖了幾抖。

  陳薇回頭瞄了王路一眼,發現他并沒有清醒,趕快在傷口上撒了褐色的云南白藥。

  墊上紗布,包扎了起來。

  包紗布時,陳薇有些遲疑,現在天氣熱,扎得太緊,不利于傷口通風,對愈合并不好。可不包嚴密了,又怕汗水啊灰塵啊什么的感染。

  最后,遲疑了半晌的陳薇,用兩條創可貼,封了包在傷口上的紗布的兩條邊,側邊沒封死,用來通風。

  用剪刀剪去了剩余的紗布,陳薇才大大喘了口氣,這才發現,自己背心、領口、額頭上,全都是細密的汗珠。

  幸好王路暈了過去。

  如果王路哼哼嘰嘰的,陳薇都不知道還能不能硬起心腸下手。

  以前王路切菜時,菜刀在手指上劃拉個小口子,都能豎著指頭哼上半天,更借此不燒菜不掃地不洗衣,連洗澡也不洗。

  可現在――陳薇輕輕撫著王路的臉。

  王路的臉上胡子拉碴。

  王路有著一把絡腮胡子。

  談戀愛時,每次來見陳薇,自然又是刮須又是往頭上抹摩絲,多少整出個小白臉的樣。

  等到結婚后,王路一時發懶,整整一星期沒刮胡子,才被陳薇發現自己的老公居然一臉毛毛。

  這還了得,雖然陳薇從沒指望過王路到韓國整個小白臉出來,但也沒打算和個猛張飛過一輩子。

  于是買了一堆電動刮胡刀和吉利剃刀,逼著王路天天剃。光電動刮胡刀就買了三只,洗臉盆上一只,臥室床頭柜抽屜里一只,客廳茶機下還放一只,一有空,就逼王路刮胡子。

  生生刮出了半個小白臉。

  從家里逃出來前,王路還用吉利剃刀干刮了一回。

  在崖山安頓下來后,一則是沒時間,二則是沒器具,三則是根本顧不上。

  王路臉上的胡子越來越長,絡腮胡子都連上耳朵邊的發根了。

  陳薇摸著王路的臉,突然發現,老公原來厚厚的雙下巴不見了。

  老公,你辛苦了。

  陳薇突然有點哽咽。

  你一定要活下來啊。

  陳薇雖然不知道,王路為什么會受了這樣重的傷回家,但必定與喪尸有關。

  陳薇對著昏迷中的王路默默許愿:

  老公,等你醒來了,我再也不讓你去鎮上打喪尸了。

  我們一家三口就守在崖山上過日子。

  自己種菜種稻,養雞養羊過日子。

  咱們再也不下山了。

  隨山下鎮子里的喪尸晃蕩吧。

  它們不來惹咱們,咱們也不去惹它們。

  沒有鎮子里的物質,生活雖然苦點,但勝在活得安全安心。

  只要有一口吃的,咱們就不下山。守著王比安安太太平平過日子。

  不讓你去冒險,不讓你去拼命。

  絕不再過你在山下打生打死,我們母子兩個在山上提心吊膽的生活了。

  老公,你一定要活下來啊。

  老公,你一定能活下來!

  然而,短短二個小時后,陳薇失去了王路活下去的信心。

  王路一直昏迷著,呼吸,越來越淺。

  陳薇著了忙。

  試著給王路的臉上擦酒精。

  試著用溫水擦他的全身。

  試著用手掌拍打他的臉。

  試著用指甲掐他的人中。

  但哪怕把王路的嘴唇都掐出指甲血痕來。

  王路還是沒有醒來。

  陳薇哇得一聲大哭起來,但哭了沒幾聲,又強自忍住――不能讓在山道口守山的王比安聽見。

  陳薇強忍住哭聲,肩膀一聳一聳,抽泣著,好一會才想起來,查看一下王路的傷口。

  揭起蓋在王路腿上的薄毯子。

  陳薇的心就重重一沉。

  王路腿上的傷口居然還在流血,血早已經把墊在上面的紗布都浸濕了,正一滴一滴落在床單上,洇濕了一大片。

  陳薇覺得自己腦袋一片空白,無力地癱坐在地上,眼淚再也止不住,奔涌而出,流進顫抖的唇角,口里,是一片苦澀。

  就這樣完了嗎?

  自己一家人好不容易掙扎求生到今天。

  如果王路不幸先自己母子而去。

  一弱母一幼子,又能活多久呢。

  也許,一家人同赴黃泉……

  陳薇猛地站了起來,拼命搖著頭,不,絕不能就這樣認輸!

  陳薇撲到床前,王路,你一定要醒來!

  陳薇閃過一個瘋狂的念頭,但這時,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陳薇飛快地揭開王路腿上的傷口上的紗布。

  傷口果然在流血,把撒上的云南白藥都沖掉了不少。

  陳微這時反而冷靜了下來,取過體溫計,用酒精棉擦好,穩穩心神,手不帶一絲兒顫抖――

  一下,

  把體溫計插入了王路的傷口。

  捅了一下。

  王路噢地慘叫一聲,頭一挺,從床上蹦了起來。

  隨即又重重摔了下去。

  陳薇飛快撲到王路身邊,抱住王路的頭,貼著耳朵大聲呼喚:“王路!王路!醒醒!醒醒!你的傷口一直在流血,怎么辦?!怎么辦?!”

  王路勉強睜開眼,嘟囔道:“云南白藥……保險子,傷口,縫起來……”

  頭一歪,又失去了知覺。

  云南白藥,陳薇當然知道,保險子,又是什么東西?

  陳薇抓過云南白藥瓶,對著窗戶的亮光,仔細看著瓶壁上細小的說明文字。

  果然,找到了有關保險子的說明。

  是內服的傷藥,非重傷不用。

  就是它。

  陳薇打開藥瓶伸進棉簽一陣翻找,卻沒找到什么保險子。

  焦躁之下,手一翻,把整瓶云南白藥都倒在了桌子上。

  藥瓶里滾出一顆小珠子――紅紅的,很小,比一粒糖豆還小――想來剛才被自己翻找時,鼓搗到了藥末里。

  這就是保險子!?

  陳薇撿起保險子,塞到王路嘴里。

  王路一動不動。

  陳薇略一思索,轉身,出臥室,進廚房,從熱水瓶里倒了杯水,自己喝了一口,含在嘴里。

  回到臥室,小心翼翼地托起王路的頭,嘴對嘴,把水灌進了王路嘴里。

  水一半倒流了出來,另一半,卻被王路下意識地吞進了喉嚨。

  陳薇不放心,又掰開王路的嘴張望了一下,太好了,保險子不見了。

  陳薇才松了半口氣,又提起了心――王路最后說了一句“傷口,縫起來”,難道……

  傷口需要縫扎,這是最基本的常識。

  關鍵是,用什么縫扎?!

  陳薇深吸了一口氣,視線轉向桌子的抽屜,那里,有個小小的針線包。

  王路經常從山下的鎮上帶些衣物來。

  但不一定合身。

  陳薇就又讓王路找了針線來,自己動手改衣物。

  一開始縫得針腳象蜈蚣一樣,漸漸得就像個樣兒了。

  然而,這是縫傷口,不是縫布料。

  陳薇光是想想,用針扎進王路大腿上的肉里,就禁不住打哆嗦。

  而且,用這種不干凈的針線來縫扎傷口,能不能起到閉合傷口的作用,而不是引發進一步的感染。

  實在是不靠譜的一件事。

  絕望,就象一座山一樣,沉沉地,向陳薇當頭壓來。

  --------------------------我是慶賀的分割線――――――――――――

  慶祝,點擊過萬,有了封面,星期日封推。繼續向各路書友求票。王胖子保證一天三更。騙人是小狗。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