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十五章 不要死

[字數:4582 更新時間:2014-9-10 20:08:00]




  在小樓里上上下下翻騰了一遍,又找了幾個蛇皮袋、塑料袋裝東西。王路才出了樓。

  探頭出鐵皮門,外面沒有喪尸的身影。

  王路這才一路小跑著,拎著大袋小袋回到崖山。

  遠遠的,王路就迎來了陳薇和王比安大呼小叫的歡迎,王路每從袋子里掏出件東西,全家人都要小小興奮一番。

  特別是拿出幾卷衛生紙時,王比安樂得摟在懷里不肯放手――這幾天,因為自己多用了幾片報紙,可沒少招老爸呵斥。

  陳薇沖著王路張嘴無聲地問了句:“衛生巾?”

  王路擠了擠眼,悄悄伸手到貼身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衛生巾,藏在手心里,飛快地塞到陳薇手里。

  陳薇笑得眼睛都瞇成了縫,沖著還在翻騰袋子的王比安點了點下巴示意――王路回了個“我明白”的笑臉。

  王路拉住王比安:“小心小心,這把砍柴刀可鋒利著呢。”――陳薇乘機溜進了小房間。

  王比安好奇地從袋子里掏出了一把柴刀――正是砍了喪尸老太頭的那把刀。

  厚實的刀背讓砍柴刀把王比安的手壓得一沉,王比安趕緊用雙手握住,好奇地問:“老爸,這刀頭上為什么有個勾子啊?”

  “用來勾長在高處的樹枝啊,這砍柴,可不能把這棵樹砍了,那多浪費啊,你們自然課老師不是說過要可持續發展嘛,古代人很早就明白這個道理了,所以這砍柴刀頭上有個勾,勾砍樹上枯枝病木去燒。”

  王比安興致勃勃擺弄著柴刀,陳薇從小房間里轉了出來,擺弄著衣角,臉上卻是燦爛的笑。――別的不說,就沖著這笑容,這要是拍成衛生巾廣告片,絕對能拿世界級金獎。

  還有件更讓人高興的事。

  王路從袋子底部,掏出了一個痰盂。

  其實,原本王路是想找個馬桶來著。

  江南農村經濟較發達,許多新建的房屋,都建有配套的衛生間,下水管,甚至自家的化糞池,就連舊有的老樓房,也在主樓外,建了單獨的衛生間,不過,還有個別人家,至今還在使用馬桶。

  可惜沒在那戶砍了頭的喪尸老太家里找到馬桶,倒是痰盂,找到了好幾個。

  痰盂很常見,老人痰多,少不了用它,晚上經常起夜,不方便走到室外的單獨建的衛生間,就干脆用痰盂。

  王路拿了一只,當寶一樣帶回了崖山。

  這還真是寶。

  陳薇一見,頓時低低歡呼了一聲:“太好了,總算不用鉆樹林了!”

  看樣子,大家都對露天環保不浪費水資源的方便方式,心有余悸。

  王路故意板起臉:“先說好了,我可不管這個玩意兒的清理。”

  陳薇抿著嘴一笑:“好啦好啦,你大老爺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這種小事,就交給小女子伺候吧。”

  陳薇心細,發現王路雖然在說笑,眼底,卻有一絲異樣。

  她又細細察看了一翻王路的衣著,除了幾處刮擦的污漬,并沒有什么搏斗的痕跡,這次下山,的確是有驚無險,可是――

  龍王廟的廚房原只有鹽一樣調味品,現在有了醬油糖醋,生活水準,立馬又能上一個臺階。

  陳薇沒再多想,拎起被王比安翻得亂七八糟的袋子:“好啦好啦,別淘氣了,讓媽媽放到廚房。今天晚上,又有新菜吃了。”

  晚上,王比安已經沉沉睡去,發出輕輕的呼吸聲。

  陳薇睡在床的外側,她偏了偏頭,睜眼打量著床對面的書桌。

  書桌上,睡著王路,沒有燈,只能看到王路的一個側影,厚重地,堆在桌子上,桌邊,掛著他并不長,卻粗壯的腿。

  陳薇知道,王路并沒有睡著。

  要不然,他的呼嚕聲能把頭上的瓦片震下來。

  陳薇輕手輕腳起了床,趿了鞋,走到書桌前,握住了王路的手:“怎么還沒睡?”

  王路半晌沒哼聲。

  過了一會兒,王路一句一句地,說了自己當天在農家看到的事,那對共死的老夫妻。

  陳薇沒出聲。

  輕輕地,她把頭擱在了王路的胸口。雙手,摟住了王路粗粗的腰。

  王路感覺到,胸口的汗衫沾上了幾滴涼意。

  陳薇的聲音帶著哽咽:“我想爸爸媽媽。”

  王路摟住陳薇的肩膀,想安慰幾句,卻不知如何出口。

  自己的父母,還有陳薇的父母,現在究竟生死如何?

  是兩人平時根本不敢出口――不,是連在心底想一下,都不敢想的念頭。

  似乎只要想一下,四個老人家,就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不敢想,不去想,就還留著哪怕最微小的一點希望。

  黑暗中,陳薇抽了抽鼻子,抱著王路腰的胳膊緊了緊――當然,這并沒有讓王路的腰變得窄一點――喑啞著嗓子道:“不要死。”

  黑暗中,王路點了點頭:“你也不要死。”

  不要死。

  哪怕我死了,你也不要死。

  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要好好活下去。

  堅強的活下去。

  保護好王比安。

  保護好自己。

  不要死。

  王比安在床上翻了個身,嘀咕了幾句,含糊不清。

  這孩子,打小有個習慣,喜歡說夢話,有時睡著睡著,突然挺身坐起,大叫一聲“給我留個雞翅”,又翻身睡倒。次日起床問他,又一點印象都沒有。

  王路和陳薇都不再出聲,怕驚醒了王比安。

  半晌,陳薇松開了抱著王路的胳膊,抬起頭,輕聲對王路道:“想辦法從山下弄張床來吧。總不能一直睡在書桌上。太窄了不說,等天涼了,再睡這上面,非睡出病來不可。”

  王路在黑暗中點了點頭:“找張床容易,就是不好搬上山。這山道,實在是窄了點。”

  陳薇柔聲道:“你也不要什么事都自己一個人抗著,有我,還有王比安,多多少少能幫把手。”

  兩夫妻絮絮叨叨,談著生活瑣事,心,又漸漸溫暖起來。

  這個世界,連傷感,都是件奢侈的事。

  沉沉黑夜中,不知多少喪尸在山下的小鎮上徘徊,渴望著鮮肉和鮮血。

  崖山頂上,一家三口,夫妻夜話,這低聲淺語,又何尚不是一種另類的抗爭。

  不要死。

  也不會死。

  想讓我們王胖子一家死。

  不是那么容易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