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十四章 路在何方

[字數:5567 更新時間:2014-9-10 20:08:00]




  自行車快沖到立交橋腳下時,王路已經看到了遠遠的柳汀路和環城西路交叉紅綠燈路口處,冒出了幾個人影。

  好吧,應該是喪尸影。

  為什么會出現這種電影里才有的場景啊!

  自己一路過來時,明明已經很小心地觀察周邊了,沒有找到喪尸的痕跡啊!

  難道說自己就是豬腳的命?

  九九八十一難自動會跳出來?

  每次喪尸電影里,喪尸突然出現在豬腳身后時,王路就會開罵:靠,導演是豬啊,這一路走過來,四周空曠一覽無余,居然能藏得下一整只活蹦亂跳還噢噢怪叫的喪尸?!

  當觀眾是白癡啊!

  可現在王路自己身臨其境,他已經連罵聲自己白癡也來不及了。

  來得及的,是把已經開始漸漸減速的自行車龍頭往左一轉,竄入了立交橋邊的寶善巷。

  寶善巷,是條很窄的小巷子,個別路段,兩車交匯時還通不過,不得不倒車避讓。

  這條巷子雖小,在城市里卻大有名氣。

  無他,這里是大紅燈籠高高照的地方。

  咳,咳,王胖子在這里就不多說了。

  各位書友你懂的。

  再多說了,河蟹大神就要出現了。

  總之一句話,這兒的工作人員,上的是夜班,白天,特別是上午,都在自己的出租房里挺尸,一直到下午二三點才出洞。

  王路對這兒的作息規律門兒清。

  之于為什么這樣清楚,咳,打住,咱這是喪尸小說好不好。

  王路指望的是,這里的姐妹們一如往常的敬業愛崗。

  當生化危機在那天上午爆發時,都在出租房里挺尸。

  說來話長,其實這些念頭,也就在王路腦袋里轉了轉。

  用更確切的話說,王路其實是在慌不擇路的情況下,一頭竄進了寶善巷。

  寶善巷靜悄悄的,這兒一頭靠著通向火車南站的鐵路,是道高高的圍墻,一頭,卻是一排車棚大小的小店面。

  清一色的磨砂玻璃門,上面用紅色廣告紙帖著洗頭、敲背等字樣。

  還無一例外的掛著燈箱。

  到了晚上,從店內到店外,放射出來的燈光都是紅紅的。

  現在,這些店都關著,有的玻璃門外,還加了道鐵柵欄。

  空無一人。

  王路大大松了口氣,這次賭對了。

  山地車沖出寶善巷。

  巷后,是一片工地。

  原來,這里是南效盆景園,一個偏僻的小公園,因為并不處在鬧市區,只有周邊幾個老小區老人偶而會光顧。

  去年底,因為火車站改建高鐵,要新設一個與機場相通的快速路,于是盆景園的一半被劃拉走,成了快速路與火車站的交匯區。

  為這事,有幾個老頭老太還到市政府去行走過。

  不過,連一點小浪花都沒激起,甚至連當地的東論上也沒有發帖子關注。

  出寶善巷前,王路下了車,用望遠鏡再三察看了工地。

  巨大的水泥罐,正在搭建的立架橋橋柱,還有工棚。

  沒有喪尸的影子。

  應該說,沒有看到躲起來的喪尸影子。

  會在哪里呢?工棚?

  不太可能,大白天的不干活,這可不是民工伯伯的生活常態。

  或者,走出去找吃的了?

  極有可能。

  這工地上除了水泥就是鋼筋,沒一樣合喪尸的胃口,哪怕它們是從不挑剔的民工伯伯也一個樣。

  但離開工地,穿過鐵路,就是火車南站了。

  火車站啊。

  每時每刻得有多少人肉在滾動啊。

  只會比婦兒醫院多。

  換了王路是喪尸,也不會傻等在工地上餓肚子。

  這樣算來,工地上應該是安全的。

  但王路并不想冒一絲一毫的風險。

  他轉過望遠鏡,把鏡頭對準了工地另一側的南效盆景公園。

  公園的半側已經被工地劃走了,另半側,用鐵皮圍了道簡易的墻。

  半人多高。

  透過墻頂,能看到盆景園內的一片綠色。

  王路長時間的盯著盆景園。

  琢磨著。

  很明顯。

  走直線從柳汀街前往月湖公園肯定是不行了。

  別說婦兒醫院的喪尸群。

  就連柳汀立交橋上的那三只喪尸,都不是赤手空拳的一家三口能對付的。

  只能繞道走。

  換條路,走與柳汀街平行的中山西路?

  開玩笑,最繁華的店面、寫字樓都在中山西路上!

  走那條路,還不如把自己洗干凈了,倒瓶醬油,再送到喪尸面前。

  如果穿過眼前的盆景園,就到了南塘街,離月湖公園,只有300米的道路。

  可問題是,這300米包括了火車站廣場。

  太危險,太危險。

  王路越想心越沉。

  大太陽下,渾身卻冷冰冰的。

  王路甩了甩頭。

  天無絕人之路。

  記得自己老娘說過,當年出生時,之所以給自己取個“路”字,就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再困難的環境,只要踏踏實實走下去,總能走出條路來。

  王路強迫自己放松下來,想些開心的事情。

  比如說,這個盆景園,在王比安還是小毛頭時,因為離家近,經常帶他來玩。

  放放風箏啊,劃個船啊什么的。

  最好笑的是劃船。

  因為公園緊鄰南塘河,園方挖了個荷花池子,引進河水,又在荷花池子里,放了幾條腳踏船,就向游客收費。

  其實那荷花池,也就比王路家的浴缸大了一點點。

  腳踏船在里面轉不了幾下就會相撞。

  于是就成了碰碰船。

  王比安卻極喜歡,由陳薇抱著,王路起勁踩著踏板,每當和別的船相撞,王比安就又叫又笑又拍手。

  這樣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也許終此一生,再也不復有帶著一家人劃船的優哉游哉的心情了吧。

  王路正在感慨,心中突然一動,有個念頭一閃而過。

  他深吸一口氣。

  想想,再想想,自己剛才自言自語什么來著?

  對,劃船。

  是劃船。

  劃船―――!

  王路一下子跳了起來。

  沒錯!劃船!

  盆景園旁就是南塘河。

  沿著南塘河,可以一直劃到望湖市場。

  望湖市場,“望湖”兩字,指的就是望著月湖的意思。

  到了望湖市場,南塘河與月湖,只隔了一條共青路!

  只有四車道的共青路!

  天無絕人之路啊!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