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九章 要死人啦

[字數:5343 更新時間:2014-9-10 20:08:00]




  滑輪頭盔下油膩膩的全是汗水。

  王路想解開帶子,扯了半天,顫抖的手還是使不上力。

  他狠勁扒拉了一下,把頭盔整個兒扒了下來。咣一聲,扔到了地上。

  王路一屁股坐了下來,這時才發現,自己的腿一直在發抖,雨靴邊沿撞在地上,發出“磕磕”的聲音。

  王路心里涌上一股說不出的悲哀。

  自從生化危機降臨后,在夜深人靜時,王路一直在安慰自己,在麻醉自己,一遍遍對自己說,我們這一家,一定能在生化世界里生存下去。

  不就是喪尸嘛。

  又沒有什么熊的力量豹的速度鷹的眼睛。

  唯一可怕的,就是它的感染能力。

  可只要防護周密點,不讓它咬上,那喪尸,也是盤菜。

  可現在,在和小京巴喪尸搏斗過以后,王路才發現,自己完全錯了。

  這還只是一只從小京巴變成的喪尸,就已經這樣難纏了。

  要不是將錯就錯,煤氣瓶壓住了它的腿,自己能不能這樣順利收拾它,還真兩說。

  這要是換了只大狗,象蘇牧、黑背,甚至藏獒,完蛋的肯定是自己吧。

  去年隔壁聯豐小區曾經出過一只瘋狗。

  只不過是只普通的土狗。

  結果連咬8人。派出所來了后,用手槍連開了6槍,才殺了它。

  這6槍要是放在喪尸狗身上,對它而言,就是抓癢癢。

  現在外面有多少這樣的喪尸狗?

  肯定是個可怕的數字!

  現在人閑,連清潔工、退休老太都養狗,一到晚上,小區的草坪上,狗比人還多!

  唯一能指望的是,生化危機爆發時,正是大白天的上午,許多人家的狗還關在家里,放在外面亂跑的狗,不是很多。

  可問題是,狗都這樣可怕了,那人形喪尸呢?

  勉強壓住了全身的無力感,王路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扶正了煤氣瓶,雙手拎著,向自家樓道的防盜門走去。

  現在可不是傷春悲秋的時候,被意外冒出的小狗折騰了這樣長時間,保安喪尸就快巡視回來了。

  王路跌跌撞撞挪到防盜門前,放下煤氣瓶,伸出手指――

  然后他就愣住了!

  伸出手指,按下密碼,1111,門就自動打開了。

  ――這是以前王路做的再熟練不過的動作。

  問題是――-現在沒電了啊!

  該死的,自己居然忘了防盜門也是要電的啊!

  tm的自動化設備害死人啊!

  這防盜門是有鑰匙的。

  可有密碼,誰會帶鑰匙啊。

  那鑰匙早在裝修房子時,就被王路不知扔到家里哪個角落里了。

  千算萬算,居然漏算了這樣重要的一件事!

  王路不死心地按下了數字鍵,一點動靜都沒有。只有金屬按鈕,發現嗒嗒的聲音。

  王路又試了試與自家的通話鍵,一樣是毫無聲息。

  老子這次死定了!!

  王路慌亂地在原地轉了幾轉。

  怎么辦?

  找個地方藏起來?先躲過保安喪尸再說?

  這附近壓根兒沒有躲人的地方啊!每扇防盜門都關得死死的!

  和保安喪尸拼了?

  拼你個頭啊,自殺也不是這樣自殺法啊!

  算來算去,只有一個辦法!

  王路抬起脖子,把雙手攏在嘴邊,壓低嗓門喊起來:

  “陳薇!陳薇!”

  那個別扭啊。要讓5樓的,呆在門窗緊閉的房間里的陳薇聽到,又不能喊叫得太大聲,以免驚動了,正在越來越接近的保安喪尸。

  一聲,又一聲。

  王路的聲音都變味了。

  樓上還是沒動靜。

  難道這次真的要死了嗎?

  王路覺得自己的內褲又有點潮了。

  突然,王路想到了什么。

  他匆匆跑到小京巴的尸體前,撿起了一塊碎磚頭,回到樓前。

  一揚手,碎磚塊向五樓的玻璃窗砸去。

  拍一聲,磚塊砸在四樓的雨棚上。

  這辦法能行!

  王路幾步跑回去,又撿了幾塊碎磚,向樓上扔去。

  拍一聲,終于有塊磚頭撞在了五樓的玻璃窗上。

  王路大喜,隨手一揚,又是一塊磚頭砸中了!

  很快,五樓客廳的玻璃窗嘩一聲拉開了,探出陳薇的頭來。

  王路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模糊了,他啞著嗓子,狂亂地舞著手比劃著:“快快,防盜門,快開防盜門!”

  陳薇使勁探出身,終于聽明白了王路的低吼。

  她的臉色也變了,一轉身,消失在窗口。

  王路低低吁了一口氣,快步跑回了樓道口。

  很快,樓上傳來自家防盜門呯一下關上的聲音――陳薇出門了。

  接著,急促的腳步聲從樓道傳下來。

  得救了!

  王路松了口氣。下意識地往車道兩邊看了看。

  他立刻呆住了。

  右手車道轉彎口,保安喪尸正站在那兒,呆呆地盯著他。

  王路猛一回頭,變著聲地狂喊:“老婆,快啊!喪尸來啦!”

  喪尸來啦!

  保安喪尸猛撲了過來!

  它的腳步根本沒有了巡視時的遲緩,就象一個正常人一樣,快步跑了過來!

  遠遠的,它就張了開嘴,黑色的牙齒暴露在風中,喉嚨里發出“呵呵”的吼聲。

  王路徒勞地用拳頭狂砸著防盜門。

  見鬼!他可不想親自試一試,所謂喪尸的牙齒不會咬透雨衣和大衣的理論到底正確不正確!

  已經能看到樓道上陳薇的褲腿了!

  王路猛地轉過身,舉起手里的劍,向10來步開外的喪尸扔了過去。

  劍是橫著撞到喪尸臉上的,啪一聲,就象砸在樹干上,咣一聲,又落到了地上。

  我靠,連零傷害都沒有!

  但畢竟起到了干擾作用!

  喪尸停住了步子,嘶吼了一聲,似乎遲疑了一下,終于再次邁開了大步。

  但這點時間足夠了。

  防盜門咔嗒一聲打開了。

  陳薇站在門口,勇敢地用雙手把門大大地支開著。

  王路單手拎起煤氣瓶,一叫勁,把煤氣瓶先扔進了門里,一個箭步竄進了門,左手一返手,把防盜門帶上了。

  幾乎是同時,咣一聲,保安喪尸重重地撞在了防盜門上,一陣不甘心地狂吼聲,身體沖撞聲,隔著鐵皮防盜門傳過來。

  王路和陳薇雙雙癱倒在樓道的階梯上。

  總算沒死。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