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八章 初哥的初戰

[字數:4495 更新時間:2014-9-10 20:08:00]




  那是只串串小京巴。

  王路認得它,是小區里清潔工養的,散放在小區里,任它跑進跑出。

  王路沒少罵過這只小京巴,因為開車進出小區時,小家伙有時候會突然從某個角落竄出來。害得王路不得不急剎車。

  看清綠花帶里竄出來的只不過是只小狗,王路松了口氣,這時才感覺到嘴里叨著的劍實在是不方便。

  隨手把劍取了下來,背著手抹了一下嘴角,有點刺痛,舉起手在眼前一看,手背上有絲紅色。出血了。

  王路無謂地甩了甩手,反手把劍夾在胳肢窩下,運了運氣,雙手拎起煤氣瓶,準備邁步。

  就見到小京巴一顛兒一顛兒地小跑了過來。

  跑到離王路還有10來步的時候,小京巴抬起頭,象笑一樣咧開了嘴,然后――它的嘴一下子裂了開來,分成了五六瓣,每一瓣上都長滿了尖利的牙齒!

  王路并不是個膽小的人,《死神來了》他一集不拉都看了,但此時此刻,他才知道,真正的恐懼是什么樣的滋味。

  他的腿一動也不能動。

  身體里有個聲音正在狂呼,讓他快跑,快跑!

  可這該死的腿卻一動也不能動。

  有一剎那,王路轉過一個念頭,用那把武當寶劍砍下小京巴不知有沒有用。――但也只是一轉念。

  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胳膊酸得要命,連手中的煤氣瓶都快拎不住了。更不用說,揮舞寶劍,沖著小京巴沖上去。然后用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機會,試試這一劍能不能砍中小京巴,砍中以后,又能不能傷害它,傷害以后,又能不能阻止它。

  最后的最后,試試躲開自己攻擊的小京巴用它分成五六瓣的嘴的的利齒,能不能刺穿自己雨衣+大衣的防具。

  想了亂七八糟這樣多,其實當時,王路只做了一件事,唯一他有能力做的事。

  他手一抬,半是推半是扔,把煤氣瓶向沖著自己沖來的小京巴迎頭甩去。

  煤氣瓶出手時,王路才想起來――靠,這煤氣瓶經不起撞啊,這要爆炸了,自己連成為喪尸的機會都沒了!

  煤氣瓶咚一聲撞到地上,嚇得小京巴畏縮了一下。

  沒錯!可怕的狗型喪尸,被一只煤氣瓶嚇了一跳!

  雖然是喪尸狗,雖然嘴巴能變形。可說到底,它的本性本能還是只小京巴,一樣膽小,一樣容易受驚。

  所以,小京巴停止了前撲。還側了側身,企圖避讓煤氣瓶。

  可煤氣瓶可比小京巴大多了,它撞到地上后,順勢滾動了一下,不偏不倚,正正好壓在了小京巴的后腿上。

  一瓶煤氣差不多有60斤。

  小京巴根本掙不脫。

  小京巴剛剛還變形的嘴一下子又恢復了回去,重新變成正常狗的樣子,接著,從小嘴里發出尖利的嗚咽聲。

  說到底,還只不過是只狗啊。

  王路拎了拎褲子――內褲有點潮潮的。

  緊了緊手里的“寶劍”,一步步向小京巴走去。

  喪尸小京巴似乎感覺到了王路的不懷好意,一張嘴來回在正常形態和變形形態之間切換著,間或傳出幾聲嗚咽聲。

  王路輕松多了,如果說,初次看到小京巴的嘴變形,給他以極度的沖擊的話,現在看多了,也只不過是那么回來事。

  小京巴體型本來就小,嘴是櫻桃小嘴,現在分成五六瓣后,露出來的牙齒也并不大。

  說實話,看起來,并沒有多少殺傷力。

  王路穩穩站在小京巴前,當然,腳尖離狗嘴還有一鞋托的距離。

  然后,沖著小京巴伸出了劍。

  嗖一下,小京巴的嘴變形了!

  王路手中的劍振動了幾下,發出刺耳的磨擦聲。

  王路趕緊縮回手,舉起手中劍一看。

  劍身上,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王路高興、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說明,小京巴變成喪尸后,攻擊力并沒有大的變異。

  還是只小狗。這劍就是讓它啃一天,也不會啃下一個印子。

  開玩笑,不銹鋼也是鋼啊。

  王路再次穩了穩心神,伸長手臂,堅定地,緩緩地,把寶劍對著小京巴的嘴中心捅了下去。

  小京巴的嘴又一次fen.lie,無數的尖牙在劍身上撞出咯啦咯啦的聲音。

  王路不為所動,一捅到底。

  劍身下傳來的是菜刀切肉時那種韌韌的觸感。

  王路使勁扭了扭手腕,撥出了劍。

  小京巴的身體劇烈扭動著,帶著煤氣瓶一晃一晃的。

  王路舉起了劍,劍尖上是黑色的沾乎乎的液體。他又仔細打量了一下小京巴,這一劍捅下去,并沒有對它造成多大的傷害。小京巴還在變形,在掙扎。

  王路又捅了幾劍,有捅在嘴里,也有捅在身上的。

  劍太差勁了,甚至連狗皮都沒捅破。

  王路又舉起劍在狗身上剁了幾下,有一劍剁在前腿上,聽到了咯啦的一聲,小京巴的活動明顯遲滯了許多,沒準是骨頭斷了。

  能起到傷害作用。

  但起不到大的傷害作用。

  王路看著依舊在掙扎的小京巴,有些沮喪,靠,難道連這樣一只小狗也對付不了?

  王路直起腰,左右看了看,綠花帶里散落著幾塊紅磚,也不知是哪家裝修時扔下的,風吹日曬,都有青苔了。

  王路走過去撿了兩塊,在手里顛了顛。

  然后轉身回到小京巴身邊,高高揚起手,狠狠砸了下去。

  第一磚砸在了狗腿上,第二磚就瞄準得多了,正正砸在正在變形的狗嘴中心。

  這下就很滑稽了,小狗想恢復變形,可嘴里多了一塊磚,根本收不回來了。

  王路心情大好,換了一只手中的磚,接連幾磚沖著狗頭拍下去。

  陽光下,車道中,傳來沉悶的“呯呯”的粗重物體拍擊在**上的聲音。

  不知何時,王路手中磚已經斷成了幾截。

  煤氣瓶下的小狗已經一動也不動了。

  它的嘴還保持著變形狀態,但頭已經被砸得粉碎了,紅磚末、碎骨碴混著皮毛和不知名的液體,在車道的水泥地上,混成了一攤。

  王路喘著粗氣,伸出雨靴,踢了踢狗身子。

  軟軟的,一動不動。

  死透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