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七章 真的勇士就要直面喪尸

[字數:6377 更新時間:2014-9-10 20:08:00]




  門鎖咔嗒一聲關上了。

  王路站在門外,聽著里面陳薇用鑰匙反轉鎖緊了,這才輕輕吐了口氣。

  但也只是吐了一口氣。

  全身立刻又繃了起來。

  說不緊張是騙人的。

  喪尸啊。那可是喪尸!

  王路不知道自己一家所遇上的生化危機是怎樣一個“級別”――是象《行尸走肉》里那樣,單純的活性化尸體喪尸,還是游戲《生化危機》里,那樣有著t、g等形態,甚至會自我升級的喪尸。

  總之,王路面臨的生化喪尸是一團亂麻,他也根本沒指望過,靠兒子王比安和自己用望遠鏡趴在窗口看喪尸晃蕩,就能真地把喪尸底細摸清了。

  但又能怎么辦?

  要想生存下去,必須出門。

  其實,此前的這種自我禁閉生活,是維持不了多久的,出門到喪尸群里打拼,才是常態啊。

  今天,自己只是走出了第一步而已。

  話說回來,王路到現在,連一步都沒走出。

  因為他完全沒把握,在自家所在的78幢樓里,自己何時會碰上喪尸。

  這可是在窄小的樓道里,萬一迎頭撞上個喪尸,跑都沒地方跑。

  而且,重要的是,這幢樓里,肯定有喪尸!

  別的不說,對門家里,就有一個80多歲的老人,和一個才3歲的孩子長年在家,雇了個保姆照看著。

  這一下子,就是3個喪尸了!

  然后,四樓和三樓都有退休在家的老人。

  王路可不想在自己經過某扇門時,里面突然竄出個喪尸來。

  他側耳細聽了聽,除了自己沉悶的呼吸聲,樓道里靜悄悄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王路踮著腳尖,向樓梯走去。

  五樓、四樓、三樓。

  每個樓道口都是靜靜的,防盜門緊緊地關著,一如以往。

  一直走到一樓的電子防盜門前,王路都平安無事。

  套著大衣和兩件雨衣的身子已經潮潮地冒汗了。

  王路干咽了口口水。依著防盜門靠著,從大衣口袋里掏出了手表,開始計時。

  過了一會兒,他趴到防盜門,從鏤空的花紋中向外面的車道張望起來。

  一身熟悉的保安服,正遲緩地從車道上經過,一如王比安觀察日記里記的時間,非常準時。

  是那具保安喪尸。

  王路不由自主閉住了呼吸。

  保安喪尸走得很慢,動作有些僵硬,它的臉色是灰黑的,除了電影,王路以前沒見過尸體,所以也不知道,這是否就是死人的顏色。他能看得出的,是保安喪尸的皮膚干枯得厲害,嘴角甚至裂開了一個個黑色的口子。是因為脫水嗎?

  保安喪尸的衣服很完整,雙手、臉上也看不到別的傷口。

  似乎是在生化病毒來襲時,被病毒直接感染的。

  這也算是有福氣的了,總比被別的喪尸撕著吃了后,再因為傷口感染變成喪尸,少受點罪。

  王路正在胡思亂想,保安喪尸突然停了下來。

  王路的心一凜。

  保安喪尸轉過身來,沖著78幢的樓道,站住了。

  王路的心呯呯跳著,身子向后一仰,離開了門上的縫隙。

  “沒看見我,沒看見我!”王路心里無聲地吶喊著。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拖著腳步行路的聲音,再次在外面的車道上傳來。

  王路默默地數了100下,再次湊到門縫上,向外面張望著。

  空無一人,不,是空無一尸。

  保安喪尸已經走了!

  王路咬了咬牙,扭了一下門把手,門,悄無聲息地推開了。

  下一秒。王路已經站在了車道上。

  當身后的防盜門咔嗒一聲自動關上時,王路知道,從現在起,自己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從此前觀察的日記得知,保安喪尸巡視一圈要45分鐘,算上自己的體味和聲音可能被喪尸嗅到聽到,所以要保留一定的安全時間,自己只有30分鐘可以行動。

  王路重重喘著氣,大步向小區門口跑去。

  50來米的路很快就跑過了,王路已經看到了門口的保安亭。

  他突然停住了。

  小區門外和門內,已經是兩個世界。

  跑到車道上時,在王路眼中,小區還是一如以往正常,車道上三三兩兩停著幾輛私家車,垃圾桶邊,散落著投擲能力差的業主扔下的垃圾袋,幾家人家的窗口欄桿上,曬著幾件衣服正在迎風飄揚。

  但隔著一道自動門,小區門外,卻是另一翻景象。

  小區外是安泰街,是環城西路的支路,路況不算繁忙,因為很少有警察到這種支路上帖單,所以街對面總是停滿了車。

  沿著200多米長的路,如今是一排焦黑色的廢鐵。

  雖然只是匆匆一眼,王路還是看到,安泰街路中心有幾輛車亂糟糟撞在一起,其中一輛一頭扎到了停在街邊的車子上,大火正是從它引起的。

  可以猜得到,大火是怎樣從一輛車又引燃了另一輛車,直到把整條街的車都引成了火炬。

  王路只是有點好奇,自己在家里,居然沒發現隔著一排樓,外面著了這樣大的火。

  也只是僅僅好奇了一下而已。雖然王路是600度高度近視,但他還是看到,有兩輛車燒成支架的駕駛座上,有兩個黑炭一樣的側影。

  是車上的司機。

  是變成喪尸前被燒的,還是變成喪尸后被燒的,燒過的喪尸是不是還算“活”著?對這些,王路一點沒有考察一番的心情。他只是更快地向雜貨店沖去。

  王路已經跑過了小區門口的自動門,幾步就從雜貨店后門沖了進去。

  然后,他又一頭從里面沖了出來。

  干嘔了幾聲。

  靠!這也太臭了。

  剛剛沖進店里時,店內哄一聲騰起一群“黑霧”,那是成百上千的蒼蠅!

  和蒼蠅一起沖向王路的,是水果腐爛后特有的酸酸甜甜又臭得要命的味道。

  雜貨店平時也經營著水果,現在已經爛得不能再爛了。

  王路又干嘔了幾聲。

  心中卻落下塊大石。

  有蒼蠅。

  有蒼蠅好啊,這樣多的蒼蠅被自己驚起,說明此前在雜貨店里,沒有別的東西驚擾過它們。

  沒有阿貓阿狗,也沒有喪尸。

  雖然說,喪尸不會吃蒼蠅,但如果店里有個把喪尸在,蒼蠅也不會優哉游哉在這里享受美食了。

  王路閉上呼吸,一頭又沖進了雜貨店。

  雜貨店被人光顧過了,因為貨架被翻得亂七八糟,有兩個貨架還倒在地上,一些方便面、餅干、紅腸等小食品都不見了,連同消失的還有可樂、雪碧等飲料,一罐王老吉被打開了口子,喝得光光的,扔在了地上。

  人,只有活人,才會喝王老吉。

  這個城市里,還有活人。

  王路剛想到這個念頭,心就一沉――煤氣瓶!

  自己會打雜貨店煤氣瓶的主意,保不住別人也會啊!

  誰都不是傻子是不是?自己也沒比別人聰明多少是不是?

  雜貨店的煤氣瓶放在上二樓閣樓的樓梯間里。

  王路費勁地扒開翻倒的貨架,從一堆衛生紙中,高一腳低一腳,擠到了樓梯間。

  他很快松了口氣。

  圓滾滾的煤氣瓶,安靜地呆在樓梯間里。

  一、二、三―――一共有五瓶!

  王路沖過去,單手抓住一個瓶耳,一拎,空的。

  再拎,又是空的。

  直到第四瓶,感受到手里沉甸甸的分量,王路才松了口氣。

  他不死心地搖了搖角落里的第五瓶,瓶子晃了晃,也是空的。

  還算好,有一瓶煤氣。

  總算自己沒白跑一趟。

  王路把手里的劍往貨架上一放。伸出兩手,把那瓶滿瓶的煤氣,從樓梯間拎了出來。

  王路雙手拎著煤氣瓶,費力地從貨架中擠出來,又返身取回了劍,想了想,干脆把劍塞在口里叨著,雙手拎著煤氣瓶,跌跌撞撞地向小區大門跑去。

  他經過大門,沿著車道,向78幢蹣跚地跑著。

  頭盔松松垮垮地歪斜了下來,厚重地兩件雨衣裹著他步伐更遲鈍,雨靴太不合腳,讓他一步一滑,含在口里的劍身一頭沉了下去,開過鋒的刃口劃過嘴角,弄破了一個小口子,嘴里有些腥腥的味道,出血了。

  王路顧不上這些,他更用力地邁著步,也就10來米,就到家了!

  驀然,眼角里有個影子一閃!

  王路的腳步猛地頓住了,膝蓋重重地撞在煤氣瓶上,發出沉悶的咚的一聲。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