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42章 有樣學樣

[字數:4193 更新時間:2014-9-10 20:35:00]




  最終,紅娘子走的時候,是將那一份紅樓的六成股份轉讓的契約書留了下來的。

  雖然,秦永在這之前就已經是說過了的,不管他以后會不會答應蓉娘子的請求,可是,起碼他也是能夠保證紅樓的生意的。

  可是,紅娘子哪敢完全相信這一點啊!畢竟,人家的產業和自家的產業,終究是有區別的。

  也許,在這個時刻,秦永還會由于念著舊情的關系,所以,對紅樓和燕樓都是一視同仁的。可是,一旦是日后還有其他更為可觀的發展的話,誰說秦永必定還會一視同仁呢?

  好歹,那燕樓,他也是有著六成以上的股份的,而紅樓呢,如果是沒有半點利益關系的話,他又怎么會舍棄燕樓,轉而是支持紅樓呢?這想一想也知道是太可能的事情。

  “官……官人,這是怎么回事?”

  紅娘子走了之后,柳落瑤拿起那份契書看了看,然后就很有些好奇地問道了。

  原來,昨天秦永去了燕樓所發生的事情,她還暫時沒有聽琴兒和棋兒這兩個小丫頭說起過的。畢竟,昨天晚上,他們回來的時間是有點太晚了,再加上還要處理那八個宮女的事情,所以,就算是那兩個小丫頭有心想說,那也是說不了的。

  “哦,是這么一回事……”

  于是,秦永接下來也就只能是將昨日在燕樓里所發生的事情說出來了。與此同時說出來的,還包括了要與丁家合開賭場的事情。這件事情。事實上比前一件事情更大,因為。這一旦是辦成了的話,其中可能的獲益,那可是極大的。

  “原來如此,不過,官人,那‘撲克牌’到底是什么東西?”

  柳落瑤她們在聽完秦永的介紹之后,也終于是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可是,她們的注意力。很明顯地并沒有在這上面,反而是對這其中被秦永一筆帶過的什么“撲克牌”感了興趣了,于是,這時候就忍不住問道了。

  “哈哈,小姐,你們還不知道吧?這是姑爺又發明的一個新鮮玩意。昨日婢兒們看姑爺他們玩,可好玩了。不過。他們賭的那么大,婢兒們可玩不起……”

  聽到柳落瑤她們是對“撲克牌”來了興趣,一旁的琴兒和棋兒頓時是精神大振,于是就忍不住說道了。

  其實吧,她們的這番話里,說得也對。也不對。對的呢,是她們昨天的時候,確實是想玩的,不過,卻不是因為她們玩不起。而是在那種情況下,根本就沒有她們落座的余地。這也難怪。當時在場的人除了是丁大同父子以外,可還包括了他的幾位姬妾,所以,雖然她們每一位的狀況都是輸得挺“慘”的,可是,一時間卻是根本停不下來了。

  因為,一個輸完了之后,還有另外的一個嘛。至于是丁大同父子的話,那就沒有什么輸完不輸完的說法了。因為,他們畢竟是丁家的男人,要還清這一點點的賭債的話,那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真的?到底是怎么玩的?你們快說說吧。”

  柳落瑤一聽琴兒她們這么說,她的興趣也就更大了。于是,連忙是又追問道。于是,接下來琴兒她們,也就很快地將這“撲克牌”大致上的玩法跟柳落瑤她們說了一遍了。當然,想要完全說清楚,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因為,現場也沒有真實的“道具”可供使用,于是,秦永沒有辦法,只好是讓琴兒她們找來了筆墨紙硯,然后就又是做出了一番“撲克牌”出來了。

  “嗯,我就不玩了,你們玩吧。”

  “撲克牌”做出來了之后,秦永倒是沒有打算玩了。這也是難怪的,因為,以他在這“撲克牌”上的造詣,只要是他有上場的話,基本上在場的人就完全是沒有贏的可能了。

  可是,這又何必的,畢竟現場的所有人,可都是他們自家的“家人”,柳落瑤和林黛兒就不必說了,她們兩個人原本就是秦永的姬妾,所以,秦永自然是不會贏她們的錢了,而至于是琴棋書畫這四個小丫頭的話,她們原本來每月的月俸就不多,所以,秦永就更不好意思將她們的錢都贏過來了。

  反正,也只是讓她們練習,打發時間而已,秦永的打算是讓她們幾個都不會的新手,親自去打一下,那才更容易熟練的呢!

  當然了,他也不會就此就離開了,因為,就算是琴兒和棋兒她們昨天確實是曾經在丁府聽過他教怎么打“撲克牌”的吧,可是,想必也不會太過熟悉的,所以,他這個“裁判員”,還是很有必要站在一旁順便指點一下的。

  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琴兒和棋兒兩個人對于這種“撲克牌”的理解,那是完全超過了他的想像的。

  “好,婢兒來發牌!”

  第一局牌開始了,琴兒估計是抓到方塊三了,于是就頓了頓開口說道了:“小姐,在這種‘鋤大地’的玩法中,‘撲克牌’里方塊三是最小的,所以,拿到方塊三的人,先打牌!”

  “哦,好的。沒問題。”

  柳落瑤她們還什么都不懂,所以,自然是不會反對的了。

  “一對三!”

  ……

  第一局牌打的還是比較順利的,因為,柳落瑤她們還多有不懂,所以,第一局牌,基本上就是一局指導牌。可是,從第二局牌開始,“問題”就開始出現了。

  “三個四!”

  第二局牌,事實上拿到方塊三的人是柳落瑤,可是,在此之前,琴兒已經是把牌打出來了,于是,柳落瑤就忍不住問道了,“琴……琴兒啊,剛才你不是說了誰拿到方塊三就誰先出牌的嗎?可是,這一局,方塊三在我這里啊!”

  聽到柳落瑤的詢問,琴兒就不慌不忙了,說道:“小姐,方塊之后是什么呢?是梅花啊!所以,這一局是梅花三先出牌。嗯,剛好,梅花三這一局在婢兒這里呢,所以,這一局牌,還是婢兒先出的。下一局,那就是輪到紅桃三的先出了。”

  “哦,那好吧。”

  這個解釋,那還算是挺合理的,所以,柳落瑤她們一時也不好多說什么了。只是,第三局一開始,問題就又開始出現了。

  “一對五!”

  原來,第三局是在一開始的時候,琴兒是又丟下了一對五了,那態度就是擺明了又是要先出牌,可是,這是為什么呢?柳落瑤和林黛兒是想不明白的,于是,就不由得問道了,“琴兒啊,怎……怎么又是你出牌?奴……奴家這里可有紅桃三!”

  原來,這一局的紅桃三,是落在了林黛兒的手中了,不過,雖然是手拿著紅桃五,結果卻是不能出牌,所以,她也同樣是感覺到郁悶的,于是,就忍不住問琴兒說道了。

  “林姑娘,你有所不知。你雖然有紅桃三,可……可是姑爺說了,連贏兩把,那叫做連莊,很難得的,所以,得獎勵出牌優先權,若是連贏三把,那就是帽子戲法,繼續保持出牌優先權。”

  “還……還有這回事?”柳落瑤和林黛兒同時愕然。

  “當然,小……小姐,你們若是不信的話,大可以問問姑爺。”

  “呃……”

  秦永這個時候,直接都已經是哭笑不得了。

  原來,這些伎倆可都是他原本拿來坑騙丁家父子的,可是,沒有想到,琴兒居然有樣學樣,現在居然是拿來“坑騙”柳落瑤她們,而且,還更為湊巧的是,這前面三局的情況,與昨天竟然是基本一致的,所以,柳落瑤她們此時可真的是被琴兒“坑騙”得不淺了,可是偏偏,秦永最后還不得不做她的幫兇,因為,這些“規矩”,原本可是他定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