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40章 妥妥的第一名

[字數:7375 更新時間:2014-9-10 20:35:00]




  “嗯,答好了!”

  花了大概半個時辰的時間,秦永終于是將整份答卷,將近十道題目全部答出來了。其中,既有用文言文答的,當然也有用阿拉伯數字答的。

  不過,還沒有等他完全松懈下來,結果一轉頭,卻發現了一個意外的人出現了在他的書房門口。

  “道授業?這老頭子怎么跑來了?”

  沒錯,此時出現在秦永門前的人正是道授業,不過,他卻并沒有走進來,而是站在門口處探頭探腦的,一時間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道先生,你來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秦永不可能無動于衷啊,更何況,他的題目都已經是做完了,所以,自然是不好意思繼續在這里坐著了,于是,起身走到道授業的身邊就問道了。

  “哈哈。是啊,老朽剛剛從城外回來,所以,特地來府上看一下。”

  道授業說道。不過,他的注意力明顯是不在秦永的身上的,而是更多地將他的目光投向到秦永剛才所坐的那個位置上,因為在那里,有秦永已經做過了的卷子。

  當然了,他并不知道秦永已經是答完了的,他僅僅是想要看看,秦永到底是答成什么樣子而已。

  原來,他其實也是剛剛才來到秦府的,不過,當時柳落瑤就已經是跟他說了,秦永目前是正在做他所驗的那份“明算科”的會試考題,所以。他就算是來到了這里,其實也是沒有讓人通報秦永的。因為擔心影響了他的答題,不過,沒有想到他只是在書房門口這么瞄一瞄,最后卻還是被秦永看到了,于是,他心里就癢癢乎地想要看看,秦永到底是答了幾道題目,又答成了什么樣子。

  “哦。道先生可是用過早膳了?不如在下陪你用你一點。”

  秦永雖然是注意到了道授業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書桌那一邊了。可是,禮不可廢,于是,他就又開口問道了。

  “啊,不用,不用了!老朽吃過了,你......你還是快回去答題吧。答好了,就讓老朽看一看。”

  道授業仍然是盯著書桌上面的那一張答卷說道。他是以為,秦永最多也就是答了那么兩三題啊,所以,就算是他很有興趣想要看看秦永的答案是不是正確的,可是。這個時候卻也不是合適的時機。結果,秦永最終卻是給出了他一個意想不到的答案了。

  “哦?道先生想看,在下拿來給先生看就是了。嗯,在下,已經答完了。”

  “什么?你......你已經答完了?那怎么可能?”

  道授業聞言。直接就是大驚了。因為,他實在是沒有想到。秦永的速度竟然會這么快啊!要知道,他剛才在進這秦府門前的時候,可是曾經聽柳落瑤說起過的,那就是,秦永開始答題,僅僅只是過了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而已。

  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啊,如果是尋常的“明算科”的考生的話,那能做得了什么?恐怕也就僅僅只能答出一題到半題而已吧?可是,秦永目前卻是說,他已經全部答完了?那怎么可能呢?

  不過,道授業回頭想想,當初秦永與自己在比試的時候,那速度似乎也是這么的快速的,所以,這樣的一個時間里,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是,就算是如此,那也是足以讓人瞠目結舌的而已。

  “道老先生,怎么不可能呢?這可是我們姑爺啊,我們姑爺說了是做好的話,那就肯定是做好了啊!嗯,你快點把卷子拿來看看,評定一下我們姑爺的成績啊!”

  道授業是完全被秦永的這個速度所震驚了,有那么一剎那間,他甚至是以為是秦永騙他的,又或者是一時的嘴誤,可是,琴棋書畫那四個小丫頭就沒有這樣的想法了,在她們的心里,那是早就已經對秦永這個姑爺有著一股盲目的自信的,所以,秦永既然是那么說了的話,那她們自然就是相信了的。于是,這個時候,不由得是催促起道授業了。

  因為,她們是急迫地想要知道,自己姑爺的成績到底是不是怎么樣的,是“獨占鰲頭”了?還是有所失手了?當然,她們的心中自然是希望她們的姑爺能夠“獨占鰲頭”,而且,她們也有這個信心,事實必定就是如此的,所以,她們這才會催促起道授業來了。

  “哦,沒錯,沒錯!老朽倒是糊涂了,好,讓老朽來看看秦公子的答案是不是全對的。”

  經過幾個小丫頭的一番提醒之后,道授業終于是反應過來了,于是,連忙是走進書房里說道了。他是等不及了讓秦永去將那份試題拿來交給他了啊,所以,他干脆就自己親自去看了。反正,到最后,他要批閱卷子的話,不也是需要找個地方坐下來嗎?

  “居......居然真的做完了。”

  拿到了試卷之后,道授業就迫不及待地開始瀏覽起整張試卷了。當然了,這僅僅只是一次大致上的瀏覽而已。他的目的是想要看看,秦永剛才的話里到底是不是有誤的。也就是,他是不是真的已經完全做好了這張卷子?而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因為,整張試卷的全部題目下面,目前都已經是寫滿了秦永剛才所答的答案了,所以,道授業自然是知道,秦永剛才所說的話,竟然全部都是真的了。

  “第一題,對!”

  “第二題,對!”

  “第三題,還是對!”

  “呃......”

  這份卷子的全部題目,那基本上都是道授業出的,而且,最終評卷的人里面,也有他,所以。他對于這將近十題的題目當然是很熟悉的,于是。這一批閱下來,那速度可真的是快了。可是,雖然是快,事實上,他對于秦永在這題目里所答的內容,很大一部份都是看不懂的。

  因為,那些“阿拉伯數字”的常識,他確實是知道不少了。可是,要說精通的話,那是遠遠不夠的,所以,對于秦永在這些解題方法的具體過程方面,只要是涉及到什么一元二次方程,三元兩次方程等等的。他基本上是全部都看不明白了,最起碼的是,短時間內是看不明白的。也好在是,秦永在每道解答方法的最后,基本上都是附有真正的問題答案的,所以。道授業的評閱工作是沒有障礙。可是,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評閱到最后的時候,直接就是被震住了。

  “全......全對!”

  當道授業心里是得出了這個結論的時候。他簡直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沒有錯,秦永能夠在這短短的半個時辰的時間內。答出這多達十道的“明算科”題目,他確實是覺得有些驚訝的,可是卻也沒有太過震驚。

  因為,答出來是一回事,答對又是另外的一回事了。按照一般的常理來說的話,秦永的速度既然是這么的快速的話,那在這個過程中,就很有可能會出錯的。這樣一來,十道的題目里面,錯一兩道也就是正常的了。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他評閱到了最后才發現,這十道的題目里面,秦永居然是連一道都沒有答錯的,答的既快,而且,又沒有半丁點的錯誤,所以,也就難怪他會覺得是如此的震驚了。

  因為,秦永若是有這個本事的話,只要是參加這一次的會試考試,那基本上這“明算科”的第一人可就是他的了,于是,想到這里,道授業心里就不免是有些遺憾了。因為,這么好的一個“明算科”苗子,最后竟然是選擇了考“進士科”!要知道,那個“進士科”的考試,可等同于是千萬人過**橋的,一個不小心,那是隨時會掉下去的。

  當然,秦永掉下去的話,于他們“明算科”也未必是壞事,因為他今年如果沒有考上“進士科”的話,來年可就有機會去考“明算科”了啊!不過,在這個時候,道授業卻是忘記了琴棋書畫那幾個小丫頭當初跟他說過的話了,那就是,她們的姑爺秦永,可是有著“韓山書院”的推薦名額的,所以,那個千萬人過**橋的“進士科”考試固然是可怕,可是,于秦永這里也是沒有任何的困難的。

  “老......老先生,真的嗎?我們姑爺真的是全部做對了?太好了,果然,這個天下間,就沒有什么事情是難住我們姑爺的。”

  看到道授來一臉震驚的模樣,再聽到他的“喃喃自語”,于是,一旁的琴棋書畫四個小丫頭頓時就高興起來,最后,是差點沒有跳起來說道。

  “是真的。秦公子,可真的是天才啊。公子今年若是考的‘明算科’,那可就是妥妥的第一名啊!可惜,可惜了啊!”

  震驚過后,道授業不免是有些苦笑地說道了。

  原來,他之所以是拿這份“明算科”的會試考卷來給秦永做,目的就是想要看看,秦永到底是能夠做到何種的程度的。畢竟,秦永是沒有參加這一次的“明算科”考試嘛,所以,為了彌補這個遺憾,道授業才決定了這么做的。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么做過了之后,他心底里的遺憾之感那就是更高了,因為,像秦永這樣的一個“明算科”的天才,最后卻并沒有留在“明算科”這個科目里,那豈不是讓人更加地感覺到遺憾和可惜?

  “哈哈,沒有關系。就算不是‘明算科’的第一名,‘進士科’我們姑爺也會考到第一的。”

  琴棋書畫那四個小丫頭說道。她們倒是完全不覺得秦永沒有考什么“明算科”有什么可惜的,反正,她們是心里清楚,自己的姑爺如果是參加考試的話,就能夠得到第一就可以了。其他的,還是等“進士科”的成績出來后再說吧。而且,她們的心里對自己的姑爺在“進士科”上的表現也是充滿信心的,否則的話。她們當初也不會跟著丁磊他們下重注買她們的姑爺獨占“鰲頭”了。

  “好吧。”

  這下子,道授業是沒有其他話說了。不過,對于秦永在這份“明算科”試卷上的答題方法,他又起了相當的興趣了,于是,立馬是纏著秦永,要求他是一題一題地將這其中的道理說給他聽了。而秦永呢,想想今天應該也是沒有什么事做的了,于是。就答應了他的要求。

  “對了,道先生說剛剛是從城外回來的?可......可是有什么事情?”

  秦永在和道授業解釋的間隙,突然是隨口問道了。因為,他之前是聽道授業說起過的,這段時間,他基本上可都是需要幫忙批閱“明算科”的會試卷子的,所以。那個時間上是極為的緊迫的,可是,沒有想到現在他卻居然出了城了?你要是說這其中沒有什么原因的話,那秦永還真的是不相信的。

  “哦?你不知道?對了,你還不是朝廷的官員,估計是不清楚的。其實也沒有太要緊的事情。就是,送大公主殿下出城!”

  “什么?送大公主殿下出城?去哪里?”

  秦永聞言,可真的是吃了一驚的。因為,他早一天的晚上,可才是收到了武梓香派人給他送來的八位年輕貌美的宮女呢。可是怎么今天一大早,武梓香就出城了?而且。還是需要道授業這樣的“帝師”去送的,這說明了,絕不單單是向前幾日那樣,只是去到郊外的什么農莊啊。可是,還有什么樣的事情,是需要她這個大公主親自出城去辦的呢?這可真的是讓人覺得疑惑了。

  “哦,奉旨出京,代天巡狩!”

  “呃!”

  此言一出,秦永直接就愣住了,“代天巡狩”?那可不就是傳說中的欽差了嗎?可是,武梓香又怎么會成為欽差的呢?

  其實,此事道授業也不是太過清楚,不過,朝上的許多官員,早已經是看得清楚了,那就是當今的天子,恐怕是真的準備開始挑選自己的繼承人了,也就是王儲。

  當然了,當今的天子要想挑選王儲的話,最重要的候選人自然就是他的三個公主的。畢竟,這個天下間,人都是自私的動物,想他們大周江山前前后后已經是歷經了數百年的時間了,在這個當口上,他如何是愿意了傳給其他的什么皇親國戚?

  所以,即便是他沒有什么皇子吧,可是,三位公主當中,他也是希望挑出其中的一位來繼承他的皇位的。因為,他們這個大周朝是早已經有過先例的,女人也可為皇,不過,這樣的例子也已經是相隔了數百年了,所以,反對的壓力也是有的。

  不過,他也不是完全就沒有辦法了。因為,他既然是皇帝的話,那要安排幾個公主的一些差事,那是再容易不過了的。因為,女人當官的先例也是有的,就比如是他們則天皇帝時期的上官婉兒,而且,讓女人為官的壓力,可是比讓女人當皇帝的壓力要小多了,所以,他就打算是趁著這個機會,讓他的三個公主,通通都去擔些職務了。

  首先的舉措就是“代天巡狩”,因為,三位公主都是金枝玉葉,而所謂的欽差,多半只是一個統稱而已,而不是什么具體的職務的,所以,他要下旨三位公主成為“代天巡狩”的欽差,那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而他也可以借這個機會,讓他的三位公主慢慢地插足朝廷中的事情來了。

  當然了,他其實對于他的三位公主“代天巡狩”的效果是并不怎么期待的,因為,她們三個人都是沒有怎么接觸過官場的,所以,要想讓她們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內利用欽差的身份挖到什么大的貪案,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可是,那又有什么關系呢,反正只是一種資歷而已,而且,他是早已經在每一個公主的身邊,早已經是安排好了相應的賢臣能吏了,所以,只要是去到了地方上,一定的成績還是有的,而且,這個成績恐怕是不會高低的。

  因為,三位公主當中,也不是每一個人繼承帝位的機會都是一樣的,其中像武梓香這種明顯是長著一副西域面孔的混血兒,那基本上就毫無機會的了,可是,雖然是如此,當今的天子卻仍然還是將她派出去了,因為,這也可以是掩人耳目,否則的話,他若是僅僅只是派了一個公主出去的話,那他的意思不是太過明顯了嗎?到時候,各種投機倒把的人就會出現了。

  當然了,雖然是三位公主都會出京的,可是事實上,三位公主出京的順序也卻有先后,而且,并不是由年齡排的,而是隨機的一種安排。這也是當今的天子為了防止有人從中摸到什么規律,所以才故意這么做的。于是,半個月之前,最小的三公主已經是離京了,然后排名第二位的是武梓香,也就是今天一早出京,至于是朝中呼聲最大的二公子武嫣然,反而是被安排了在最后的時刻出京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