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30章 輸慘

[字數:5543 更新時間:2014-9-10 20:35:00]




  不得不說,這主要還是因為他此時的心情頗佳而已。事實上,丁磊在這短短的半刻鐘的時間里面,哪里會有什么不同的變化?可是,就因為是丁大同對他能夠交到像秦永這樣的朋友感覺到相當的滿意,所以,自然而然地也就對丁磊也看得比較順眼了。

  “賢侄啊,這些是什么東西?你不會是帶著課業來到我們‘丁氏賭坊’做吧?要知道,你丁伯父我,還有我這不俏子,可通通都是大字不認識幾個的,你要是想和我談什么詩詞歌賦的,老夫可真的是愛莫能助的。”

  分賓主坐客之后,丁大同注意到此時的石桌之上是擺放著不少的紙屑和筆墨硯臺的,所以,他頓了頓就苦笑著說道了。

  原來,他是誤以為了這些東西是秦永帶來了的。而目的呢,自然就是在他剛才等待的時候,打發時間用的,所以,他這個時候才會開玩笑地跟秦永說,他是愛莫能助的。因為,如果真的是要與他談詩論詞的話,他可真的是一點都不懂的啊。

  好在,這個時候秦永就說道了,“哦?呵呵,不是。丁伯父誤會了。這些東西,其實并不是在下的課業,而是,在下今天要送給丁伯父的見面禮!”

  “哦,好好,那就一兩銀子,那就一兩銀子。你們沒有什么意見吧!”丁大同問丁磊他們道。

  “沒有,爹爹。”

  “沒有,老爺。”

  于是,牌局接著就是重新開始了。

  “一對五。”

  第一局,丁大同就想先出牌了,于是。他直接就扔下了一對五說道了。

  原來,他們剛才在實驗的時候,秦永都是讓他們自己先出牌的,誰速度最快,自然就誰先來。所以。他們剛剛都在拼命地整理著自己的牌,以便自己能夠最先出牌了,可是沒有想到,秦永這個時候卻是伸手阻止了。

  “不好意思,這一局,是我先出牌。順子!”

  “咦?為何你出頭?”

  其他三人聞言。疑問地轉過了頭來。

  “呵呵,對不起,剛剛忘記跟你們說了,其實每一局都是有方塊三的人先出牌的。你們若是要不起,就叫‘過’吧。”

  “過。”

  “過。”

  “過。”

  “順子。”

  “三條二!”

  “一對三!”

  好嘛,秦永一出就是兩副的順子。然后又是又三條,又一對的。結果,兩下下來,他手上的牌居然沒有了。

  不過,此時的丁大同三人并沒有注意到,于是,他下首的丁大同。頓時就興奮道:“哈哈,終于輪到我出了,兩張九。”

  “不好意思,我已經出完了。”秦永有些歉意地笑了笑,“你們一張牌都沒出,就是三番,也就是每人二十二兩,對了,黑桃二在誰手中?”

  丁磊立刻舉手道:“在我這。”

  “恭喜你,再番一翻。你出四十四兩。呵呵,我先記著了,一共是八十八兩。”秦永樂呵呵地道。

  這是后世“鋤大地”的其中一種計數方法,事實上,“鋤大地”還在其他的計數方法。不過,這種方法相對還是比較少錢的,概大就是七張牌以內就是一番,八至十那三張牌就是兩番,然后剩下來的三張牌,是三番。也就是說,如果是有一方一張牌沒有出的話,那就是“7+6+9”,等于二十二兩。所以,秦永的數字是沒有計錯的,可是,丁家父子還在在場的那同個妾侍,直接就是傻眼了。

  “就打了這么一局牌,我們全家就欠了他八十八兩銀子了?靠!”

  丁磊:“……”

  丁大同:“……”

  丁大同的小妾:“……”

  ......

  “哇哈哈,方塊三在我老夫手中。”

  又是一局開始了,丁磊居然是好運撿到了方塊三,于是,他拿著那張方塊三,很是得意地在大家顯擺起來了。

  只是,秦永根本是理都沒有理他,直接拿出三張牌就扔了下去了,“三張五。”

  “秦兄,你不厚道啊,怎么又是你出牌?”丁磊大怒,瞪大了眼睛問道。

  秦永不慌不忙,拿出了一張梅花三出來就問道了:“方、梅、紅、黑,方出了后,下面是誰?”

  “梅花。”

  “這不就是了。出牌吧。”

  坐在秦永下手的丁大同松了一口氣,拿出三張牌來,道:“幸好我有三張十,不然又得出二十二兩了。”

  丁二夫人一聽,臉色一變,器喪著臉說道:“老爺,妾……妾身的私房錢有限啊,您……您就讓讓妾身吧,妾身正有三個八可以出。”

  “呃,好吧,過!”

  丁大同終于敗倒在美色之下,于是擺了擺手說道了。其實,他的心里是還想著,他的小妾打的不是三張八嗎?那他接下來,不就打三張十就可以了嗎?所以,還是沒有關系的,這么一來的話,甚至還會讓他們丁家省了九兩銀子呢,所以,這筆生意還是做得過的。

  看到丁二夫人是打出了三條八來,丁磊居然也樂了,說道“三張九。”

  “什么?太好了,又省了九兩銀子。”

  丁大同的心里是得意啊,因為,這么一來的話,他們丁家就等于是省了十八兩的銀子了,再加上他的那九兩,可就是二十七兩了,那可是賺大發了啊。于是,他拿起三條十就想往下扔了。可是,沒有想到,就在這個時候,秦永出手了。

  “三張A!”

  于是,丁大同傻眼了。

  “四五六七八,順子。有沒有人要?”

  打完三條A之后,秦永又開始打牌了。結果,他這一打牌,丁大同又想哭了。斷了個八,偏偏就是打不上。

  “一對J,出完了。黑桃2在誰手中?”

  丁大同低著頭,緩緩伸出手來。

  “對不起,丁伯父,這局牌,你又是出二十二兩了。”

  “我知道。”

  丁大同其實不僅是知道,他還想哭。幫了他的寶貝兒子,又幫了他的小妾,結果卻是把自己給搭上了,這情何以堪呢。

  “下次有黑桃二,記得要早點出。”

  “必須的。”

  ......

  “哇哈哈哈,紅心三在我手中。秦兄,這會總該小弟先出了吧。”

  秦永淡淡一瞥,扔出一張牌出去,道:“方塊3。”

  丁磊再怒,道:“為何又是你先出?”

  “丁兄有所不知,我剛才連贏兩把,這叫做連莊,很難得的,得獎勵出牌優先權,若是連贏三把,那就是帽子戲法,繼續保持出牌優先權的。”

  “還有這回事?”

  “是呀,你家是開賭坊的,我怎么騙的了你?”

  “嗯,你說的也有些道理,那就你出吧。”

  話還未落音,丁大同趕緊扔出一張牌來,“黑桃二,哈哈,你們打不過了吧。”

  丁二夫人的怨氣又上漲了,輕輕地瞪了丁大同一眼,但是牌都已經出了,她也只有干瞪眼了。

  三人同時喊“過”。

  丁大同又扔出五張牌來,“十JQKA。”滿臉的chūn風得意,看樣子是勝券在握了。

  丁二夫人和丁磊同時搖了搖頭。

  秦永也扔出五張牌了,“三四五六七。”

  “咦?你的牌這么小,怎地大的過我?”

  “伯父,你瞧清楚了,我這可是同樣的花sè,同花順。”

  丁大同吞了吞口水,看到自己手上的牌的,淚光閃閃。“過。”

  “四張八。要不要,不要的話,我可出完了。大家都不做聲,那就是不要了。一對四。二夫人,丁兄,你們一人二十二兩,伯父,你打的是越來越好了,只要出七兩就行。”

  好嘛,這三局牌打下來之后,丁家人居然是欠了秦永三兩多兩了。好在,他們是還有翻盤的機會,再加上的話,他們的心里面也是不服氣的啊,于是,繼續又開始打了。在這其間,有丁大同的其他妾侍也過來了替換了丁二夫人,因為,據說她的私房錢是早已經輸光了的。至于是丁大同和丁磊呢,那可以說是不撞南墻不回頭了吧,于是,硬生生地就這么死撐下來了,甚至到了最后,他們每個人都欠了秦永幾百兩都不自知。

  只是,這快樂的時光終究只是短暫的。很快,就到傍晚了,于是,丁大同也不好意思再纏著秦永打牌了,最后是在院子里設了不小的宴席,于是就開始痛飲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