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28章 見面禮

[字數:4547 更新時間:2014-9-10 20:35:00]




  “哈哈,秦公子在哪里?老夫迎接來遲,還望恕罪啊!”

  腳步聲過后,轉角處便轉出來了一位五大三粗的大漢,大漢身上掛著一套員外服,配上他的相貌,那可真的是顯得有些不倫不類的。

  “爹爹。”

  丁磊一看到這個大漢,立馬就站起來了,有些緊張地叫道。

  難怪他這個時候會有這樣子的一番表現,因為,他的父親丁大同,原本就是個粗漢,教育兒女的方式也是挺粗的,具體點起來的話,就是棍棒之下出孝子,所以,丁磊從小可真的是沒少受那些皮肉之苦了。當然了,丁大同也算是挺有分尺的,雖然那些個棍棒是打得“叭叭”地響,可是事實上都是沒有往要害的地方去招呼的,所以,丁磊也就僅僅只會受些苦而已。

  不過,既然是如此的話,丁磊為什么還會成為一個紈绔子弟的呢?其實說起來,最主要還是因為他們丁家的主營方向是賭坊,所以,丁大同的心里面雖然是非常地羨慕那些能夠呤詩作詞的大才子的,可是事實上對于丁磊的要求,卻僅僅只是繼承家業而已。只是,沒有想到的是,丁磊不僅是對詩詞歌賦沒有什么興趣,甚至是就連賭博也沒有什么興趣的。

  這也是難怪的了,因為,作為“丁氏賭坊”的少東家,他的心里可是很清楚“十賭九騙”的這個道理的,所以,他自己自然就沒有這個賭博的興趣了,連帶著對經營賭場也沒有什么心思,于是,這才會給人留下了一個不學無術的名聲的。否則的話。就算是他完全不懂詩詞歌賦,可是,卻如果能夠幫他的父親丁大同經營好了這個賭場的話,那不必說,自然也算得上是子承父業的。還是一段佳話呢。

  “嗯。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命人給秦公子看茶?那么大的人了,怎么這點禮數都不懂?”

  果然,丁大同心中對丁磊的不滿是很明顯的,這不,他進來后看到秦永的桌子上面,居然是連一杯茶都沒有。于是,他頓時就是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了。

  “是,是。爹爹,我這就去!”

  丁大磊可怕他爹的“霹靂”手段啊,于是,聽到丁大同的這番話。他連忙就去了。

  剛才他進門之后之所以是沒有讓人給秦永看茶,其實是有幾方面的原因的。這一方面吧,是因為他認為自己和秦永的關系是比較熟絡了,所以,這杯茶不管看不看的,其實都是沒有太大的影響的。

  而另一個方面的原因,則是他們剛剛才從燕樓里回來呢。此時正是飯飽酒足的時候,所以,估計秦永也是沒有什么心思喝茶的。

  至于是最后的一個原因的話,那基本上就是因為秦永剛才要求他幫忙一起做那個撲克牌了,他這一忙起來嘛,直接就忘了。

  “秦永見過丁伯父。”

  不管丁磊下去給自己奉茶的事情,秦永看到丁大同出現了,他連忙是上前了幾步,然后就躬身行禮了。

  畢竟,這也是丁磊的父親嘛。他既然是和丁磊交好的話,那自然也是該對他的父親保持著一定的謙和的。

  雖然,丁磊的這個父親丁大同,看上去可真的是有點五大三粗的,就連那套掛在他身上的員外服。那看起來也是比較別扭的,可是,秦永卻仍然是不認為自己是可以在人家的面前失禮了。

  否則的話,如果是這第一面就給別人留下了壞印象的話,他的那副撲克牌,別人就不會接受了。而這么一來的話,他也就幫不了丁磊了,所以,一想到了這一點,他當時就沒有半點的猶豫了,直接就上來給丁大同見了一個禮。

  “丁……丁伯父?”

  丁大同看到秦永給自己見禮,再聽到他這個稱呼,當時就“愣”了。

  因為,在他的心目中,秦永是才子,還是進京赴考的舉子,所以,自然是屬于這個朝代最為頂級的那個階層的,而他這樣的粗人,雖然有家財萬貫,可是在秦永這些讀書人面前,未免就有那么一些不夠看了。

  所以,他剛才來的時候,才會稱呼秦永一句“秦公子”,原因就是他不知道秦永對他們這些粗人的態度是什么。

  當然了,他其實也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兒子丁磊與是秦永攀上了交情了。因為,這件事情還是丁磊自己親口所說的。可是,他卻不知道這個交情到底有多大,如果僅僅只是很普通的交情的話,他當然是不敢貿貿然地稱呼秦永為“秦賢侄”的,因為,那可能就得罪秦永了。

  嗯,其實以他的財產和家業,就算是得罪了秦永,一般來講,他也不會受到什么損失的。可是,他的寶貝兒子丁磊可就不同了,因為在丁大同一直的印象當中,丁磊以往所交的那些朋友,無一不是豬朋狗友來的,而現在呢,他好不容易是交上了一個才高八斗的大才子做朋友,所以,丁大同自然是希望他繼續保持的。畢竟,這個世界上有一句話是這么說的,“見賢思齊”,也許丁磊跟秦永的交情是好起來了以后,丁磊也會慢慢地變得懂事起來了呢?

  不得不說,他這樣的想法還是有些道理的,這不,就在他們丁家的賭場是出現了危機之后,原來一直不怎么管家中產業的丁磊,這一次居然也是跟在一旁憂心起來了。只是,他憂心歸憂心,在沒有想到辦法之前,他也是不好意思直接向丁大同言明的。

  “哈哈,好,好,好!秦賢侄客氣了,秦賢侄客氣了!來來來,快點坐,老夫這就命人去準備酒席,秦賢侄今天晚上,可要不醉無歸啊!哈哈......”

  丁大同反應過來之后,哈哈大笑地說道。他聽到秦永是直接稱呼自己為“丁伯父”之后,他自己就打蛇隨棍上了,改口稱為秦永為“賢侄”。在這一點上,他還真的是相當喜歡秦永這個后生的,你看你看,這大才子就是與眾不同啊,雖然是一個讀書人,可是,卻完全沒有那些讀書人的傲氣,即便是面對自己這個粗人,居然也是愿意稱呼自己為“伯父”的,就這一點的理由,就足夠是讓丁大同對秦永刮目相看了,同時,也是讓他的心里更加地是堅定了要讓自己的寶貝兒子丁磊要繼續交好秦永的決定了。

  “呵呵,好啊。丁伯父,在下早就聽聞,丁伯父是酒量驚人了,這不,今天,就是特來討教的。”秦永說道。

  事實上,丁大同的酒量到底是不是好的,秦永是沒有聽丁磊說過了。不過,既然是他長得是五大三粗的話,再加上他開的是賭坊,那這酒恐怕是避免不了的。更何況的是,這個時代里的酒,除了是他自己研制出來的“蒸餾酒”以外,其他的各種水酒,其酒精濃度都是極低的,所以,他說丁大同酒量很好,百分之九十的機會都不會說錯的。

  “哈哈!賢侄不要聽磊兒那渾小子瞎說,老夫一次也就是能喝兩三壇子的水酒而已,比真正會喝酒的人,還差得太遠了呢!”

  “呃......”

  一次能喝兩三壇子,這也還叫差得太遠了?秦永可真的是有些無語了。不過,他也知道,這個時代里的水酒比較稀輕平常,所以,能喝兩三壇子,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可是,到最后那膀胱會受罪也就是了。所以,在這個時代里的話,真正能喝酒的人,其實并不是酒量大的,而是膀胱功能好的人,才會更加地“戰無不勝”。

  “茶來了,茶來了。秦兄,喝茶吧!”

  “還有,爹爹,請喝茶。”

  丁磊終于是找人將茶水拿上來了,然后,自己親自給秦永和古大同都分別是倒滿了一杯。然后,丁大同看到這個情景,心里就點頭了,“不錯,不錯。老夫的這敗家子,終于是像那么回事了。”

  不得不說,這主要還是因為他此時的心情頗佳而已。事實上,丁磊在這短短的半刻鐘的時間里面,哪里會有什么不同的變化?可是,就因為是丁大同對他能夠交到像秦永這樣的朋友感覺到相當的滿意,所以,自然而然地也就對丁磊也看得比較順眼了。

  “賢侄啊,這些是什么東西?你不會是帶著課業來到我們‘丁氏賭坊’做吧?要知道,你丁伯父我,還有我這不俏子,可通通都是大字不認識幾個的,你要是想和我談什么詩詞歌賦的,老夫可真的是愛莫能助的。”

  分賓主坐客之后,丁大同注意到此時的石桌之上是擺放著不少的紙屑和筆墨硯臺的,所以,他頓了頓就苦笑著說道了。

  原來,他是誤以為了這些東西是秦永帶來了的。而目的呢,自然就是在他剛才等待的時候,打發時間用的,所以,他這個時候才會開玩笑地跟秦永說,他是愛莫能助的。因為,如果真的是要與他談詩論詞的話,他可真的是一點都不懂的啊。

  好在,這個時候秦永就說道了,“哦?呵呵,不是。丁伯父誤會了。這些東西,其實并不是在下的課業,而是,在下今天要送給丁伯父的見面禮!”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