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25章 丁氏賭坊

[字數:6762 更新時間:2014-9-10 20:35:00]




  “秦兄,你真的打算要買下燕樓?”

  回去的路上,丁磊是忍不住開口問秦永道了。

  原來,他剛才在蓉娘子與秦永說話的時候,他基本上是并沒有出聲的。可是,這卻并不代表著他的心里面就沒有想法了。

  “如果,秦兄是真成為了燕樓的大東家的話,那紅姑娘可怎么辦?”

  沒有錯,即便是丁磊,事實上也是聽得明白蓉娘子話里的意思的。那就是,她要將燕樓送給秦永,所求的,不過僅僅只是要讓秦永幫她寫幾場戲而已。

  可是,這么一來的話,那豈不是讓紅娘子又陷入了非常尷尬的境地嗎?

  要知道,丁磊先前雖然是幫著蓉娘子約了秦永的,可是事實上,在他的心里面卻是更多地傾向于支持紅娘子的。秦永若是能為蓉娘子寫一場好戲的話,那丁磊其實是樂見其成的。因為,這意味著汴梁城中,他是又多了一個平常可以去的去處了。

  可是,如果是秦永被蓉娘子完全是綁定了在燕樓里面,那丁磊可就又不愿意了。因為,那意味著秦永以后可就不會再為紅娘子寫戲了。可是,這么一來的話,如何能行?因為,紅娘子若是少了秦永為她所寫的那些戲的話,那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她是一定會被蓉娘子再度壓下去的。

  “哦,這個還不好說。以后再說吧。”

  秦永面對著丁磊的詢問,他不由得是搖了搖頭說道。

  你要是說蓉娘子今天的那個決定是完全沒有用處的話,那肯定是不對的。因為,秦永原本來打算婉拒她的心思,到了最后。卻沒有好意思說出來了。

  可是,你要是說她的計劃是完全地成功的話,那倒也不是完全正確的,因為,秦永一直到臨末了。也沒有答應她的要求,他當時說的只是,先回去考慮考慮。于是,蓉娘子也沒有辦法了,最后只好是非常熱情地將他送出了燕樓的大門。

  “燕樓六成的股份啊!居然只賣一千兩,那可真的是超值的!”

  其實。秦永之所以要回去考慮,那也是迫不得已的。因為,他很明白蓉娘子的目的,只要是他答應了收入這燕樓十分之六的股份之后,以后就必定是要為蓉娘子寫戲的,可是。他能夠為蓉娘子寫那些戲呢?

  《白蛇傳》?《西廂記》?《紅樓夢》?這些其實都是不錯的選擇,不過,他也不能僅僅是因為這樣,所以就完全改變了自己原先的立場啊。

  要知道,他目前與紅娘子的關系還是挺好的呢,這就輕易地改變了立場的話,那豈不是顯得太過勢利了嗎?

  更何況的是。當日他即將要進入貢院去進行會試大考的時候,人家紅娘子可是等在貢院前面,送了他一盒不錯的點心的呢。

  而且,這盒點心,到了最后竟然是發揮了非常意想不到的作用。

  那就是,當他的那一盒“秦氏甜品屋”所出產的點心是被那些官員給收了上去之后,他可就是靠著這一盒紅娘子所送的點心,還有裝在竹筒里的那些飯菜,這才撐過了那兩天一夜的。所以,于情于理之下。他都不可能是輕易“倒戈”,從而是投向了蓉娘子那邊的。

  “哦,那便好。嗯,秦兄,小弟家中還有些事情。可否是讓車夫先把小弟送回家里,然后再送秦兄回府?”

  聽到秦永那么說,丁磊的心中暫時松了一口氣的,于是一抱拳,就對秦永說道了。

  “哦?”

  聽到丁磊這么說,秦永倒是好奇了。這車夫吧,確實就是丁磊帶過來的,所以,他讓車夫先送他回去的話,那也并無不可的。可是,這個事情,卻是怎么聽怎么覺得有些奇怪。因為,既然是他秦永也在這個馬車上的話,按照一般的常理來講,丁磊可不是要先將他送回家了才對的嗎?甚至是,他的秦府比起丁府來說,那可還近了一些呢。

  可是,丁磊如今卻偏偏是說讓車夫先把他送回家。這其實就意味著,他的家里應該有一些比較緊急的事情,所以,這才會讓丁磊目前提出這么一個比較失禮的要求的。

  “丁兄,可是最近府上發生了什么事情?”

  丁磊這樣的表現,其實早在今天上午他去秦府找秦永的時候就有先兆了的。因為當時的幫永,是早已經發現了丁磊的心情是挺不佳的,再加上眉頭緊瑣的,豈不是就有心事?只是,當時丁磊也不說,他又著急著來見蓉娘子,所以,也沒有多問而已。

  可是,如今卻是不一樣了。因為蓉娘子的事情已經完了,然后又看到丁磊是那么著急的,所以,他于情于理之下都是要問候一句的。

  “哦,秦兄,也沒有什么大事。不過是家中的賭坊出了點困難而已。”

  于是,丁磊接下來就將事情的大概經過說了出來了。

  原來,丁家作為“丁氏賭坊”的東家,在汴梁城中經營賭坊也已經是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而且,由于是它的地理位置比較特殊的關系,所以在區域內,也并沒有什么競爭對手的,所以,在往年的話,他們丁家的生意還是做得不錯的。

  只是,最近的一段時間來,他們“丁氏賭坊”的附近,是突然地就新開了一座賭坊了。這原本吧,這座賭坊在籌備階段,丁家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的。畢竟他們丁家在這個區域內可算得上是經營甚久,深根蒂固了,是有著一定的口碑,所以,這新開的賭坊,又豈能是輕易撼動他們丁家的家業?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僅僅只是過了幾天的時間,他們整個丁家就不得安寧了。因為,自從是這間新開的賭坊是開設了之后,他們丁家賭坊的營業額,直接就下降了八成了。

  “下降了八成?這不太可能吧?”

  秦永聽丁磊說到這里。他也覺得是很有一些不可思議地,于是就忍不住問道了。因為,像“丁氏賭坊”這樣的賭場的話,只要不是自身出了什么問題,一般一間新賭坊的開張。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影響不大的。因為,他們畢竟是深根蒂固了嘛,也就是在賭徒之間算得上是具有相當的知名度了,所以,新的賭坊若是沒有什么足夠吸引人的地方。它是斷斷然不會將丁氏賭坊的八成生意都給搶走的。

  “唉,不瞞秦兄說,雖然此事不合常理,可是,事實偏偏就是如此。”

  丁磊聽到秦永的問話,他嘆了一口氣說道。事實上。他作為一個只管花錢的紈绔,原本是并不需要考慮這么多的,反正,他們丁家家大業大,要讓他自己一個人去揮霍的話,那也是需要揮霍挺長的一段時間才能揮霍得完的。可是,他這不是跟在秦永的身邊跟得多了嗎?所以多次見到秦永是做出了這樣那樣的成績。所以,他也希望是自己能夠有點出息了。

  望賢思齊嘛,這也是人之常情了。恰好,這次他們的丁氏賭坊是出了那么大的一件事情,于是,他就自顧自地費上了一番的心思了。只是,這一番的心思,那可是還沒有被他的父親知道的,否則的話,誰知道他的父親會不會說他是多管閑事?

  沒有辦法啊。這也是因為丁磊的“前科”實在是太過惡劣了一點了,所以,他的父親壓根就已經是對他絕望了的。

  “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說說!”

  秦永可不知道,丁磊以往在他自己的家中,完全就是個吃白飯的存在。所以,這個時候仍然是直接問丁磊說道了。而丁磊呢,偏偏還真的就知道。因為,他既然是下定了決心要管這個事情的話,那自然是費點心思的,而他的父親呢,在他的面前也不會避諱什么,所以,這一來二去的,丁磊也就將事情的真相聽了個大概了。

  原來,那個新開的賭場之所以是能夠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將“丁氏賭坊”接達八成的營業額都搶去了,那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是新開發了不少新式的賭錢方式了。而“丁氏賭坊”方面呢,來來去去的都是那么一兩項擲骰子、牌九之類的,所以,那些賭徒們早已經是厭倦了,于是,這一發現有新式的賭錢方式的話,他們自然就是趨之若鶩了。

  “哦?既然如此的話,你們何不直接就效妨了?”

  秦永聽到這里,不由是打斷了丁磊就問道了。這也是一般人的正常思維吧,反正,在這個時代里的話,也沒有什么知識產權等等之類的事情的,所以,“丁氏賭坊”要是愿意話,大可以是將對方的那些賭錢方式照搬過來的。這么一來的話,雙方之間就沒有什么本質上的差距了。

  可是,這一點,卻是丁磊的父親丁大同不太愿意做的。因為,他們的“丁氏賭坊”畢竟是老賭坊了,向來只有新賭坊模仿老賭場的份,可哪里有什么老賭場還要模仿新賭場的說法?那讓人情何以堪呢?所以,丁大同自然是不太愿意的。

  當然了,這也僅僅只是面子上的問題而已。如果丁大同是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里是找不到其他的可代替的辦法的話,他到最后也只能是這么做的。畢竟,這樣一來的話,他們至少是可以從新賭坊那里搶回多少熟悉的客人了。可是,要完全勝過新堵坊甚至是直接壓垮它的話,那基本上就沒有可能了。因為,他們是早已經失去了先機了。

  “哦。原來如此。呵呵,那你們直接自己發明幾個新賭法不就完了嗎?”

  秦永在聽完了丁磊的介紹之后,終于是明白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丁磊很是無語了。

  “自己發明幾個新賭法不就完了嗎?”

  此話說的確實是不錯的,非常的不錯。可是,誰又知道,其實這個新賭法,可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發明的。特別是要想到一種足夠公平,又足夠具有趣味性的賭法,那就實在是太過難為人了。要不然的話,在“賭坊”這個行業里面,怎么數百年的時間里,來來去去的,怎么就只有那么幾種經典的賭法?這還不是因為,大多數人所新想出來的所謂新賭法,實在是不怎么吸引人的。

  “秦兄說笑了,這新賭法要是有那么容易想的話,小弟也就不用那么頭痛了。好了,秦兄,小弟已經到家了。這就讓車夫送你回府。”

  原來,說話間,馬車已經是載著兩人駛到了“丁氏賭坊”的門前了,于是,丁磊跳下車,站在車下一拱手地就向秦永說道了。

  “哦?到了?我看看。”

  秦永也跟著跳下車,結果是看到丁磊身后的不遠處,有一間大屋子,從規模上看去,起碼也有四五百平方米的樣子。不過,屋子的門口開得相當的窄小,門口處還用一卷簾子遮住,上面寫道“賭坊”。不必說,這就是他們丁家的產業“丁氏賭坊”了,只是,秦永很有些奇怪的是,這“丁氏賭坊”怎么外表弄得是這么地不顯眼。

  當然,這些事情目前都不是重要,秦永之所以是跟著丁磊跳下車來的主要原因是,他其實是想看看能不能幫上丁磊的。畢竟,他目前與丁磊的關系也說不上差嘛,不過,事情還沒有把握之前,他也不會把話說得那么滿的,于是,他就對著丁磊拱了拱手說道了,“呵呵,丁兄,其實在下生平還沒有進過賭坊呢,今天剛好遇上了,不然,就讓在下進去參觀一下?”

  “哦?秦兄對賭坊有興趣?那小弟自然是無限歡迎了。恰好,家父對秦兄也頗為推崇,不如就請秦兄今天晚上留在鄙府吃過晚飯再走吧。”

  丁磊說道。秦永的這個要求,事實上還真的是挺出他的意料的,不過,他也沒有怎么為難。因為,與秦永交好的事情,那可是他的父親贊成的。

  原來,他的父親丁大同也算得上是一個“戲迷”,所以,秦永“詠月公子”的名號,他自然也是聽過的。不僅是聽過,那場《杜十娘怒沉百寶箱》和《梁祝》的戲曲,他也是曾經看過的。所以,他一旦是得知了自己的寶貝兒子是與秦永交好以后,他頓時就高興得不得了了。

  因為,秦永就算是在詩詞上沒有什么名氣,可是,好歹也是個應試的舉子啊,更何況,他在戲曲方面,那可是有著相當的造詣,算起來,可是正兒八經的讀書人,所以,他自然是贊同丁磊與秦永交好了。這總比丁磊以往所交的那些豬朋狗友好,所以,他一有機會,幾乎都是會要求丁磊將秦永請回家來的。還是丁磊自己知道,秦永前一段時間都比較忙的,所以,沒好意思開口而已。

  可是,如今卻是不一樣了。因為,秦永是正好已經來到了他們“丁氏賭坊”前面了,而且他自己也有興趣是進賭坊里去瞧一瞧,更重要的是,他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似乎也并沒有什么其他事情了,所以,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把秦永留下來宴請的話,確實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了。

  “呵呵,好啊。只是太過打擾了!”

  秦永原本就有心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幫上丁磊的忙,所以,對于這樣的請求,自然是求之不得了。因為,他大可以是趁著這個機會,好好地了解一下這個“丁氏賭坊”的情況了,而要是最后能夠幫上忙的話,那他自然是會幫的。可是,如果是最后幫不上忙的話,那也有了留下來的借口了,最起碼的,是不會讓丁家父子覺得突兀。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