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22章 佳人有約

[字數:3364 更新時間:2014-9-10 20:35:00]




  第二天,秦永是一直到日上三竿的時候,這才從床上爬起來的。

  沒有辦法啊,誰讓他已經是承諾過了柳落瑤,要盡量地滿足她懷上一個子嗣的愿望?所以,他自然是要加倍“努力”才有可能的。

  “官人,你醒了?嗯,丁磊丁公子在前院已經等了你有好一會了,你……你看,是不是先去見見他。”柳落瑤一邊服侍著秦永更衣,一邊在他的耳邊輕輕地說道了。

  事實上,丁磊是今天一大早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秦府的。是柳落瑤心中知道,自己夫君昨天晚上是“忙”到多晚才睡的,所以,她自然是心疼了,于是生生又拖了那么半個時辰,這才迫不得已前來告知秦永的。

  當然了,她給丁磊的理由也足夠正當,那就是因為秦永前一天是去了一趟城外的,所以,這個時候正是疲倦困乏的時候,所以,睡久那么一點點,也是可以理解的。當然了,在這個過程中,柳落瑤可是一直都沒有怠慢丁磊,早餐那是在一早的時候就已經命人送上了的,然后,又是等到他用過了早餐之后,派人送上了茶水招待,所以,從禮節的程度上來講,她已經是做到了十足的,可是,卻不知道丁磊當時為何還總是悶悶不樂的。

  “丁……丁公子,要……要不然,妾身去喚我家官人起床吧。”

  看到這樣的情景,柳落瑤當時倒也是試探過丁磊一次,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什么急事的。要真的是什么急事的話,雖然柳落瑤的心里是會心疼秦永,可是,也只能是叫秦永起床了。可是,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丁磊卻是擺了擺手說道了,“哎哎,嫂嫂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小……小弟也沒有什么大事,就……就是想來找秦兄說說話而已。”

  于是,這么一來,柳落瑤也就作罷了。其實丁磊作為一個青年男子,柳落瑤一般也是沒有必要親自前來招呼他的,可是。畢竟他與秦永的關系是很好,目前已經是兄弟相稱了,所以,柳落瑤這個當大嫂的,自然是要來看望一二的,順便也是想打發了丁磊離開。好讓秦永多多休息的。可是,沒有想到,丁磊雖然是沒有急著和秦永見面,可是,也沒有打算就這么離開的,所以,就留了下來。一直等到秦永睡飽喝足了,這才來與他見面了。

  “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在下起晚了,丁公子大駕光臨,在下有失遠迎啊!”

  秦永終于是在柳落瑤的服侍之下換好了衣服,然后又是隨便吃了幾個“秦氏甜品屋”的點心之后,這才來和丁磊見面了。一見面之下。他就已經是發覺丁磊的神色是有那么一些不對勁了,于是一邊走來,一邊故作玩笑地向抱拳丁磊說道。

  “秦兄,你就別打趣小弟了。小弟今天到秦兄這里來,其……其實是受人所托的!”丁磊看到是秦永,終于是舒展開了多少眉頭,于是。連忙是迎了上來說道了。

  “呃?受人所托?嗯,受誰所托?有何要事?”

  秦永聽到丁磊的這一句話,那可真的是感覺到挺詫異的,因為原本來吧。他還以為丁磊前來找他的話,不過就是為了要請他去看戲或者是喝茶等等的一類事情而已。畢竟,這在以前吧,就是丁磊一般來找秦永的原因。可是,今天卻是不同了,他居然是開口就說是受了別人所托,所以,秦永自然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樣的事情,還需要是丁磊親自前來了。

  “還能有何要事?秦兄啊,你……你是不是忘記了一個佳人之約啊?嗯,如……如今會試大考也已經是結束了幾日了,所以……對方就請我來向秦兄問問,是不是能夠讓她與秦兄見一面啊!”丁磊說道。說完,他扶了扶自己的額頭,一時之間還真的是覺得挺無奈的。

  事實上,原本這幾天的時間里,他可真的是沒有時間理會這樣的事情的,可是,畢竟對方是這汴梁城中名動一時的一代花魁,所以,盡管他的心里為了家中的事情是煩心不已,可是,在得到了對方派來的丫環告知之后,他還是決定親自跑一趟了。

  原因其實也無他,無非是因為他不想失信于佳人而已。當然,其實也是因為他在家里的形象不太好,所以,家里雖然是出了那么大的一件事情,可是事實上也沒有誰會拿著這個事情,真正前來煩他的。反倒是他自己,自從是得知了這個事情之后,馬上就變得有些悶悶不樂了。

  因為,即便是紈绔、無知如他,大概也是明白,此次的事情對于他們丁氏一族來說,那可是關乎前途命運的大事的,所以,他自然是不能夠等閑視之的。因為,此次他們的丁府如果是淌不過這趟渾水的話,以后的家業畢定會敗落的,而他丁磊手中可以花費的錢就會變得更少了,這么一來的話,他以后就算是想去紅樓看紅娘子唱一出戲,也將是變得無比困難的,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呢?所以,自然是滿心都覺得是憂心忡忡的。

  “呃,這……這個,難道是蓉……蓉娘子?”

  秦永聞聽到丁磊之言,這才突然回想起來,自己在開始參加會試考試以前,那確實是答應了蓉娘子,在會試考試結束了之后,要與她見上一面的。而且,這個蓉娘子當時搭上的“線”,可正好就是丁磊了。不過,秦永可不相信,這是丁磊目前愁容滿面的主要原因。當然,目前也不是追問這個事情的合適時機,所以,他也就暫時不問了。反倒是與蓉娘子見面的這個事情,如今確實是要好好地考慮一下了。

  “嗯。沒錯。就是蓉娘子!秦……秦兄,你沒有忘記吧!”

  丁磊聽到秦永提起蓉娘子的名字,知道他應該是沒有忘記的,所以,心里倒是已經松了一口氣了,不過,卻仍然還怕他反悔似的,于是,就不由說道了,“秦兄,這件事情,你當日可是答應了蓉姑娘的,嗯,應……應該不會反悔了吧?”

  反悔?那就是失信于人了。這一點,秦永還是不想這么做的。但是,貿貿然地前去見蓉娘子的話,那也并不是太過妥當,因為,他的心里可是很清楚地知道蓉娘子要見他的主要目的的,那不過就是想從他的手里求到一部戲而已。畢竟,他前面為紅娘子所寫的那一部《梁祝》,實在是太過震驚世人了,所以,作為競爭對手的蓉娘子,為了要確保自己的地位的話,自然是要找到秦永的頭上來的。只是,秦永的顧忌是,如果是他為蓉娘子寫戲的話,那寫那一部戲好?要知道,紅娘子所演的那一部《梁祝》,基本上已經是經典之中的經典的了,所以,一時之間要找到這樣的一部戲的話,可真的是不容易的。

  而且,就算是找到了這樣的一部戲的話,是不是要提供給蓉娘子,事實上秦永也是有著不小的顧慮的。畢竟,他目前與紅娘子的交情可稱得上是極為友好的,而蓉娘子呢,反而是曾經將韓服當成了他在伺侯,甚至還盜唱過他的一場戲,所以,他心中的天秤,自然是更加地傾向于紅娘子的。只是,如果是就此拒絕了蓉娘子的話,他好像又有那么一點的于心不忍的,畢竟,當初的事情,一切的罪過其實都在韓服的身上,要不是他盜用了自己“詠月公子”名號的話,那蓉娘子又怎么可能會認錯人呢?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