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17章 明算科的卷子

[字數:4181 更新時間:2014-9-10 20:35:00]




  “殿下,那在下就先回去了!”

  中午時分,秦永在吃過了午飯之后,就向武梓香告辭了。

  他出來了已經是一天一夜的時間了,而這城中府上的情況,他還一點都不知道呢,所以,自然是不能再久留的。

  “好吧!本宮也回城了,你跟本宮一起走吧!”

  武梓香倒是也沒有為難秦永,可是,她最后的這個要求卻是讓秦永很有些無奈的。

  跟她一起走?那豈不是又要坐她的公主鸞駕?可是,這公主鸞駕好像并不是那么好坐的!

  沒錯,前一天的時候,秦永還不知道坐上武梓香的這個車駕,到底是有什么樣的不妥的。他畢竟是來自于后世的比較公平、平等的社會里,所以,自然是不會有太大的尊卑觀念的,所以,這所謂的公主鸞駕吧,坐了也就坐了,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

  可是,后來當他和“陰山學會”的那些公子、小姐們混熟了之后,他才發現自己的行為又多么的招人忌恨了。因為,他們可是說過了的,就連張守成這個首輔之子,那可都是從來沒有坐過武梓香的這個公主巒駕的,可是,偏偏他卻是坐過了,所以,那豈不是招人忌恨?

  不過,他當時倒也沒有往心里去,因為,他不知道張守成是對武梓香有那么大的“野心”,而且,他已經是聽說了,昨天在人前失了面子的張守成,居然是當天晚上連夜就趕回汴京城的,所以,此刻是早已經不在農莊里面了。

  但是,秦永沒有想到的是,今天中午,武梓香居然會再一次地邀請他同乘一輛馬車,雖然,他的心里是認為。這并無不可的,可是,偏偏卻是處于這樣的環境里面,所以,能夠避諱的話,還是避諱一點好的,于是。他頓了頓就說道了,“這……這不好吧。殿下,這是您的鸞駕,在下區區一介草民,坐了鸞駕,怕是會遭罪啊!”

  “怕坐?那你昨日怎么坐了?不必多言。本宮讓你坐,你就坐!”

  “呃,那好吧……”

  于是,這下子,秦永沒有辦法了。其實,武梓香說的也挺對的啊,他要是真的怕遭什么罪的話。那昨天就不應該坐了啊,否則現在再拒絕的話,豈不是嫌太遲了嗎?畢竟,目前農莊里面的幾乎所有人,那通通都是知道他坐過了武梓香的鸞駕的,所以,這一次坐與不坐,其實區別都已經是不大了的。

  “好。那就走吧!”

  兩個人說定了以后,于是就不再拖延了。因為,這處農莊距離汴京城的路程還有點遠的,他們若慢悠悠地回去的話,說不好已經是日落西山了。當然,汴梁城附近已經是有數十年的時間沒有什么戰亂的情況了,所以。雖然城門都有關閉的時間,可是如果是遇上了各種權貴的話,他們還是會開的。當然,開的僅僅只是小門而已。而且,必須是各級極貴,那才有這樣的待遇的,而換成了是普通人的話,你也只能是站在城外,等到第二天早晨的時候,才能進城了。

  “秦公子……”

  “嗯?殿下還有何吩咐?”

  有了數十位大內禁軍的親自開道,再加上拉著武梓香的這副鸞駕的馬都是極品良馬,所以,天色還沒有完全黑下來的時候,秦永和武梓香就已經是回到了汴梁城里了。不過,等車駕是快要開到了秦永府門前面的時候,武梓香卻是突然叫了聲秦永了。而秦永是并不知道她叫自己到底所為何事,于是,就很有些疑惑地問道了。

  “沒有,本宮的意思是。你若有時間,可得多些來參加我們‘陰山學會’的活動。可不要忘記了,你如今可是我們‘陰山學會’的客座教授了。”

  武梓香面對著秦永的詢問,她頓了頓之后說道。

  “呃,是,公主殿下放心,在下一有時間的話,必定會去的!”

  秦永的頭上“汗”了一下,事實上,他在回來的路上,甚至還想過以后“陰山學會”再有什么活動的話,自己是不是能推就推呢,因為,這個事情對于他來講的話,確實是沒有什么好處的,更何況的是,這“陰山學會”的里的眾人,雖然對他確實是禮貌有加了,可是,卻總感覺與他還有一些距離,這大概是由于他們之間的膚色的問題吧。畢竟,“陰山學會”的眾人,基本上可都是那些中外混血的混血兒所組成的,所以,他這個純正的中原面孔,自然就是有些難入其中了。

  “那就好。這兩日,你的教授差事,辦得很好!本宮很滿意,以后可要繼續保持!”

  聽到秦永答應了,于是,武梓香就滿意地點了點頭了。只是,她這話里的意思,卻又是讓秦永很有些哭笑不得了。什么“教授的差事”?這怎么會變成了差事呢?要知道,自己出任的這個“陰山學會”的客座教授,可完全是友情客串的啊?真要是變成了是一種責任的話,那可是太難受了。

  可是,也沒有辦法啊,因為,這番話是由武梓香說出來的,所以,秦永也只能是含糊其詞了,說道,“是,是!公主殿下,在下會盡力的。”

  這樣一來,武梓香終于也就是愿意放秦永下車了,不過,在秦永進到府門之前,她可一直都是掀起了車簾,一直目送著秦永回到自己的府上的。

  ~~~~~~~~~~~~~~~~~~~~~~~~~~~

  “呀,姑爺,你終于回來了!我……我去告訴小姐!”

  秦永主仆三人,才剛剛踏進秦府的大門,結果卻迎面走來了丫環詩兒,于是,詩兒當場就高興地說道了。

  原來,她今天被她們的小姐派出來看秦永有沒有回來,那已經是被派了不下十次的。沒有辦法啊,因為,秦永昨天晚上可是一個晚上沒有回來的。雖然,秦永在去之前,也曾經是向她們交待過,也許當天晚上還要留宿城外,可是,畢竟也不確定是不是就在那所謂的“陰山學會”的會館里面,不知道秦永到底是否安全的,所以,像柳落瑤和林黛兒他們,自然是覺得擔心了。

  可是,昨天擔心也沒有用,因為,既然秦永是留在了城外面的話,那就是柳落瑤根本是派不了人去探查他的情況的,所以,她也只好是今天一早才開始派人不斷地往府門前走了,目的就是想在第一時間知道秦永回府,這么一來的話,她們才能夠真正地安心啊。

  “呃,詩兒,不用了吧。我直接去找娘子就可以了!”

  秦永說道。他是想吧,自己的腳步又不會是比丫環詩兒慢上多少的,所以,又何必要讓丫環詩兒先通傳一番呢?讓他直接給柳落瑤一個驚喜,不是也挺好的嗎?

  “可……可是,道老先生此刻卻正在府上啊!”

  丫環詩兒聞言之后,猶豫著就說道了。

  “啊?什么?這老頭又跑我們府里來了?唉,他有沒有說,到底是何事?”

  秦永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后,直接就是快要瘋了,這老頭,還真的是讓人無語啊。他前一天是誆自己去什么“陰山學會”的例外會議,結果呢,他自己卻是根本沒有出現的。然后現在吧,自己是好不容易處理好了那些事情回來了,結果他卻又是在家里等著自己了?這也太過份了吧?還讓不讓自己休息一會啊?

  “哦,姑爺,說了,他說他是弄了一張此次會試考試‘明算科’的卷子來給你做的,看看你最后能不能獲得‘明算科’的第一……”

  “什么?‘明算科’的卷子?”

  秦永聽到這里,心里是覺得一陣愕然的。因為,根據這大周朝例來的會試考試的慣例的話,考試結束了之后,考生方面是不允許攜帶任何有關考題的內容出考場的,當然了,你要是用腦子全部一定不差地記清楚的話,也沒有多少人會理你的,可是,你要夾帶著考卷出考出場的話,那就不太可能了。因為考官方面是給你發下了幾張白紙,最后就是要收上幾張白紙的,這中間,是不允許出任何的差錯的,否則的話,你的考試成績就是作廢了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