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16章 沸騰了

[字數:5655 更新時間:2014-9-10 20:35:00]




  第二天一早,武梓香就已經是來到了秦永的廂房外面候著秦永了。

  讓一個堂堂的公主在一邊候著?這也只有是目前的秦永才有那么大的面子了。只是,他可不敢恃寵而驕,于是,在琴兒和棋兒她們通知到他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從床上爬起來了。

  接下來的話,武梓香甚至是又邀請他共同使用早膳了。這個邀請,對于“陰山學會”的其他公子、小姐們來講,那肯定是絕對的榮耀了。可是,落在秦永這里,卻并不一定是如此的,因為,他可是很清楚武梓香的目的,她之所以是要邀請他吃早餐的話,那根本就只是為了要了解那個“土電話”的制作原理的。可是,他一會如果是要向武梓香介紹這個“土電話”的制作原理的話,又哪里還會有閑時間吃什么早餐?所以,這個所謂的邀請,可真的是算不上什么好事情的。

  可是,他也沒有辦法拒絕啊,于是,接下來,當他和武梓香是一同出現在后院里的時候,那些還留在農莊里過夜的“陰山學會”的公子、小姐們,又個個是被嚇得目瞪口呆了。

  因為,他們竟然是發現了秦永和他們的公主殿下是一同坐到了一張桌子上的。而這樣的情況,在以往的時候那是極少極少出現的。就算出來了的話,也不可能是僅僅只有兩個人的,必然是還會有其他的人作伴。可是,如今的情況卻很不同,在武梓香他們的那張桌子上,除了武梓香以外,可就僅僅只有秦永一個人了,而且,武梓香好像還不拘泥于身份,直接坐到了秦永的身邊,然后就是兩個人在那里低頭密語。旁人是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的。

  “這……這是怎么回事啊?難不成是,大公主殿下真的是青睞‘詠月公子’了?”

  “不會吧,這金枝玉葉的婚嫁大事,又豈能兒戲?想那‘詠月公子’,雖然是家財萬貫,可是,卻好像并非是什么名門之后。難道,他就真的能夠抱得美人歸?”

  “嘿,那可難說呢。想必你們都知道,當今的天子可是極為寵愛膝下的三位公主的,而大公主殿下,也基本沒有什么繼承帝位的可能。所以,順應她的意思,讓她挑個如意郎君,似乎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是啊!是啊!只是,這么一來的話,‘詠月公子’可算是把張公子給得罪狠了!”

  “嘿嘿,那可就是他的事情了。與我等無關,來來,快點把早餐吃完,我們看看大公主殿下和‘詠月公子’到底想干什么!”

  ……

  周圍的議論聲是一陣接著一陣,一直等到武梓香這邊是命人拿來了幾個竹制的茶杯還有棉線、剪刀等等什么的,他們的議論聲才慢慢地消下去了,因為,他們的注意力又被轉移了。目前他們更想知道的是。秦永和武梓香這到底是準備做什么?怎么連做女工所需要的那些東西都拿了出來呢?

  “殿下,這‘土地話’的原理其實就是利用這棉線的振動,然后來傳遞聲音,所以,它的傳遞效率是更高的,所以,即便是隔著數十丈的距離。旁人所說的話,也一樣是能夠聽到的。”

  “利用棉線的振動?那是什么?”

  也難怪武梓香會搞不清楚了,因為,這個時代里。可根本還沒有什么振動的概念的,更加是沒有什么共振的說法,她們甚至是不知道,這聲音的產生和傳播,其實都是因為“振動”的關系的。聲音的產生嘛,自然是聲的振動,而聲音在空氣里傳播,自然也是靠的是空氣的振動了。同樣道理的,在棉線上也是一樣的。只是,棉線的傳遞效率會更高,所以,即便是隔著數十米遠的地方,對方要是想聽清楚自己說話的內容的話,那也是很容易的。

  “呃,這個說來就話長了,嗯,殿下,我還是先教你怎么做這個‘土電話’吧……”

  秦永說道。他是由于不知道一時間該怎么樣向武梓香解釋“振動”這個概念,所以,干脆就先蒙混過關了。反正,現在武梓香的注意力事實上也并不太在這上面,她反而是對怎么制作那個“土電話”更感興趣的,畢竟,這里面有一種動手的樂趣嘛。

  當然了,這個所謂的“土電話”的制作方法還是相當的簡單的,所以,秦永也不需要自己怎么親自解釋,僅僅只是提點了那么兩句之后,武梓香就明白了,于是,連忙是叫人把道具都送了過來,這就開始制作“土電話”了。

  “哈哈,好了一個!嗯,你們,過來拿去玩吧!”

  用剪刀來鉆孔這樣的事情,原本其實是并不需要武梓香來做的,可是,為了體驗這其中的快樂,于是,武梓香還是親自動手鉆穿了兩個了。而這一鉆好了以后,這個“土電話”的制作工序就差不多完成了,于是,做好一個之后的武梓香,直接就是向旁邊幾個正在看熱鬧的人說道了。

  “啊?殿下,這……這東西,要怎么玩?”

  其他人自然是不明所以的,他們又不是武梓香肚子里的蛔蟲,所以,自然是不知道武梓香只在那么短短的一個晚上的時間里面,那就已經是從秦永的那里得了一個全新的把戲的。

  可是,說是她得的,其實也不太正確了,因為,那原本來可是秦永弄出來,給琴兒和棋兒兩個小丫頭解悶的。可是,即便只是為了兩個小丫環而擺弄出來的一個小把戲,可是,在武梓香看來,卻已經是非同凡響了,所以,這個時候,她自然是高興地拿出來和其他人“分享”了。只是,她的這一“分享”不要緊,結果就是搞得當天早上的農莊里面,根本是沒有幾個人有心情再吃什么早餐的了。

  “琴兒、棋兒,你們去教教他們吧……”

  武梓香不可能是親自去教那些人怎么玩這個“土電話”的,于是,秦永就吩咐他身邊的那兩個小丫頭道了。而那兩個小丫頭呢,前一天晚上的時候,可正是沒有玩得過癮的時候。所以,這個時候聽到秦永的吩咐,她們自然也是相當樂意的,因為順便的,她們自己也能夠是跟著玩一玩嘛。

  “來,你先拿著這只茶杯走到東邊去,然后。你再拿著這一只的茶杯,走到西邊去,嗯,站好了,把線拉直啊!”

  琴兒和棋兒兩個小丫頭很快就開始“教導”起來了,只是。她們的這一番“教導”,沒頭沒尾的,那些個“陰山學會”的眾人,居然還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咦?他......他們這是干什么?”

  “誰知道呢!不過,好像是公主殿下的吩咐,我們只管看著就好了!”

  “哦,原來如此!”

  ......

  原本來。武梓香的吩咐,僅僅是限于附近的幾個人知道的,可是,他們的那個奇怪的舉動一出來,于是,就紛紛地吸引了在場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了。而他們的意思都是很一致的,那就是根本搞不清楚,琴兒和棋兒兩個小丫頭的葫蘆里不知道賣的是什么藥。

  兩只茶杯弄穿了吧。結果還用一根棉線連著。用一根棉線連著倒也沒有什么,可是,怎么還要讓人一人拿了一只茶杯,分別是走到了院子的兩個角落里去呢?這玩得到底是什么東西啊?

  “好了,現在,你開始講話吧。”

  “嗯,你用耳朵聽吧!”

  琴兒和棋兒兩個人其實是分別跟了一個茶杯去的。于是,要開始進行通話的時候,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結果,這一開始通話了之后。那邊拿著茶杯,先行進行“聽”的人就大叫起來了,“啊!!!這是怎么回事?怎......怎么杯子里還有人的聲音?”

  “不會吧,杯子里會有人的聲音?那怎么可能呢?”

  跟著這只茶杯過來的人,其實并不在少數,于是,聽到他的這番大叫之后,紛紛是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來了。

  “我......我騙你們做什么?若是不信,大可以親自來聽聽!”

  “好,我來!”

  “啊!!!真......真的有人聲啊!不......不過,這聲音怎么那么像朱兄的聲音!”

  “咦,沒錯,就是朱子文的聲音!呀,這......這是怎么回事啊,朱子文不是在十數丈開外嗎?他......他的聲音怎么傳到這邊來了?”

  ......

  原來,武梓香所制作的這個“土電話”,事實上是比秦永昨天晚上所做的好個,“電話線”要更長上許多的,大概就是十五六丈的距離。而他們目前所在這個的院后呢,事實上,最短的一個邊,那也是足足有二十丈遠的,大概就是后世的六七十米遠,所以,他們相互之間應該聽不到,那是正常的,可是,沒有想到,如今那朱子文的聲音卻突然是出現在這邊的一只茶杯里面,所以,也難怪他們會愕然了。

  “嘿嘿,震驚了吧?這......這是我們公子昨天晚上想出來的新玩意,叫做‘土電話’,怎么樣,好玩吧?其實你們剛才聽到的聲音,就是那個朱公子說的,但是,通過了這只‘土電話’之后,那是能夠轉到這邊來的,嗯,你們也可以說給那邊聽喔,快點說吧!”

  琴兒一邊解釋,一邊催促著道。

  “啊?原......原來又是‘詠月公子’擺弄出來的新玩意啊,好,好,好!我來試試......”

  “朱......朱兄,你能聽到嗎?”

  “轟隆......”

  這邊的議論聲音才剛剛平息了那么一點,可是,當這番話通過那個“土電話”,真正是傳到另一邊的時候,那個所謂的朱子文,頓時又是被驚得目瞪口呆了。然后,自然又是棋兒向他的一番解釋,再接著,兩邊的人群就都是沸騰起來了,因為,他們可通通都是被這樣的一個事實震驚了,兩個人,中間隔著十五六丈的距離,結果,他們卻是能夠在一旁說起悄悄話來了?

  這怎么想,怎么覺得不可思議。可是,偏偏這就是事實,所以,他們自然是議論起來了。當然了,還有不少的人甚至是還想把那個“土電話”搶過來,自己親自試驗一下再說的,可是很無奈,僧多粥少的,所以,一時之間,真正能夠試驗到的人,倒是寥寥無幾的。

  “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搶。本宮馬上就會再做出幾個來了,到時候,你們自己親手試一試就可以了!”

  好在,這個時候,武梓香是開口說話了,于是,兩拔人這才慢慢地平靜下來。不過,他們接下來的話,倒是關注起武梓香制作這個“土電話”的過程來了。而咱們在前面其實就已經是說過了的,這個“土電話”的制作過程其實是很簡單的,所以,這些人只看了那么一眼之后,有心急的人,就頓時是跑回去,自己找來了茶杯和針線,準備自己做出來了。結果,現場弄得是一片的針線亂飛的景象,那可真的不是武梓香事前能想像得到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