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12章 新把戲

[字數:6099 更新時間:2014-9-10 20:34:00]




  “哈哈,終于走了!”

  “是啊,是啊!還想拐騙我們的‘詠月公子’,真是做夢!”

  “沒錯,沒錯!不過,大公主殿下剛才所說的話,會不會當真?”

  “什么話?”

  “就是那會賜給‘詠月公子’幾名宮女的事情!”

  “嘶……估計是會當真的。君無戲言啊,雖然大公主殿下并不是君,可是,好歹也是金枝玉葉,說過的話,總不能是不承認的。”

  “是啊,是啊。可真羨慕‘詠月公子’!”

  ……

  那群大食人終于是走了,可是,現場的眾人卻是一時間根本靜不下來的。

  這也難怪了,畢竟他們今天可是在這里看了連場的好戲的,所以,此時正是最為開心和激動的時候。但是,這種開心和激動,到了最后的話,慢慢倒是變成了對秦永的羨慕和妒忌了。因為,他們是回想起來了啊,剛才武梓香在和阿布.阿拔耶“爭搶”秦永的時候,可是許諾過會送給他幾個宮女的。

  雖然,宮女不同于秀女,在入宮之初,并不是奔著給皇帝待寢的目的去的。可是,事實上,宮女和秀女的差別,也很可能只在一線之間而已。

  因為,即便只是宮女,那也是經過了各級郡縣千挑萬選才送到宮里來的良家子,所以,身材和相貌,也不可能是差到哪里去的。

  而且,如果是皇帝在這個過程中,一個不小心看上了哪一個宮女的話,這個宮女很有可能就是會直升為嬪妃了。

  從這一點上來講的話,其實整個皇宮里的女人,除了是皇親血脈以外,其他的都是皇帝的女人的。可是,就是這樣原本應該是屬于皇帝的女人,現在卻是被派來了服待秦永。所以,也難怪是現場的那些公子、小姐們是感覺到羨慕了。因為,這樣的待遇,可真是連當今的一品大員,那也是根本沒有幾個人享受過的呢。

  “呃,這個,公主殿下。其實,在下府上并不缺丫環侍女,要賜給在下宮女的事情,就……就算了吧。”

  秦永聽到周圍的議論聲,也許也是認為這恐怕是不太恰當的,于是。頓了頓之后,很快就對武梓香說道了。

  只是,他沒有想到,他自己這樣的話卻是弄得武梓香很有些無語的,因為,他竟然是說了,他的府上不缺丫環侍女?

  可是。自己要賜宮女給他,是賜給他當丫環侍女的嗎?好像不是吧?既然曾經是服侍皇家的宮女,到了你們家中,好歹你也是要給個妾侍的身份吧?怎么還真的把她們當成丫環侍女來使用了?這也太過份了吧?不帶這么埋汰人的啊!

  只是,這畢竟是秦永自己的事情了,所以,武梓香的心里雖然是這么想的,可是。也不好說什么了,于是就說道了,“哼,此事,本宮自有分寸!好了,天色不早了,今天晚上。你就先在這莊里住下來,明日一早再回城便可了。”

  她是想著,反正自己是答應了要送給秦永幾個美人的,而且。秦永剛才也說了,他比較喜歡中原女子,所以,這才會放棄了阿布.阿拔耶提到的那五十名大食美人的,所以,她心里雖然是不太愿意秦永只把她送去的宮女當作了是丫環和侍女來使用,可是,她卻也不會忘記自己的承諾的。

  “哦,那……那好吧!”

  秦永看看天色,果然,由于他們與大食人所進行的這場比試所耗費的時間是太長了,所以,這個時候,太陽已經快要下山了。說不得,今天晚上,他們只能是在這里住下了。只是,秦永也不擔心在這里住一晚上會住出什么問題來。只是,他總覺得吧,在外面這么隨便住下來的感覺是并不怎么好。

  原來,他在穿越到了這個大周朝的日子以來,那是早已經習慣了晚上抱著柳落瑤這個嬌妻睡覺了,所以,此刻要獨守空房的話,他還真覺得是挺難忍受的。不過,這也沒有辦法吧。反正,這也就只是這一個晚上的事情而已。

  ~~~~~~~~~~~~~~~~~~~~~~~~~~~~~~~

  “秦公子,請!您今天晚上就在這里歇息吧,不過,大公主殿下就在隔壁的院子里住,你……你晚上如果沒有什么事的話,可不要亂走。”

  有了武梓香的吩咐,秦永自然是不用擔心自己的食宿問題了。只是,這個房間安排下來的最后結果卻是有些讓他意外,因為,他竟然是住到了武梓香的隔壁。

  其實吧,這倒不是對方有意為之,而最為主要的原因是在于,這田莊里面,唯一還算得上是上房的地方,可就僅僅是只有此處了。

  原來,這處農莊作為“陰山學會”的主要活動場合之一,那在農莊后面,都是設有各人的休息廂房的。而在這其中,最為高檔的廂房自然就是武梓香這一間,因為,那是四門四戶的一個小小院落。

  而至于是其他的各位公子、小姐什么的,他們也有自己各自固定的廂房。反倒是客房,那個條件是比較差的,因為,他們“陰山學會”在往常里,也基本上是不會有客人前來探視的。

  可是,今天偏偏就是有,而且,那身份、地位可不簡單。因為,不僅是武梓香這個金枝玉葉對他另眼相待,甚至,他目前已經是整個“陰山學會”里的客座教授了,所以,其他人自然是不敢將他安排去那些比較差的客房里,而是將他安排來了這個原本屬于道授業的房間。

  此時的道授業,自然是不在農莊里的。事實上,秦永也不知道他今天有沒有來,反正,他是根本沒有見過他的人影就對了。而且,他對此事,心里其實還有些腹誹的呢。畢竟,今天他會來到這里與那些大食人進行比試,完全是因為道授業的關系。

  因為,是道授業強烈地要求他來參加“陰山會學”的什么例行聚會的嘛,可是。沒有想到,到了最后的時刻了,道授業卻根本沒有出現。

  其實,他又哪里知道呢?道授業之所以會沒有出現,那完全是因為他早已經是將事情托付給武梓香了。因為,他是告訴了武梓香,他已經是聘請了秦永來擔任“陰山學會”的客座教授的了。所以,接下來他的意思就是讓武梓香帶著秦永在人前介紹一番而已。畢竟,如果是由她這個大公主來介紹的話,想必那個反對的聲浪是會小很多的。可是,他沒有想到,今天那些大食人會找上門的。所以,他這把秦永送進來,倒是幫了“陰山學會”的一個大忙了。

  “姑爺,您今天表演的那幾個把戲實在是太好玩了。再……再給我們表演一下好不好?”

  用過膳回到了自己的廂房里,秦永一時半會的也不可能睡得著,因為,平常的這個時候。他在自己的房間里面,還與嬌妻進行著某些不可告人的另類活動呢。可是,在這里,他又不可能是對琴兒和棋兒這兩個小丫頭下手,再加上,在這個時代里是并沒有什么其他的夜間娛樂活動的,于是,迫于無奈。他只好是找琴兒和棋兒這兩個小丫頭來聊聊天了。可是,這一聊不要緊,琴兒和棋兒兩個小丫頭馬上就說起了今天白天的事情了。

  原來,今天白天的時間里,她們這兩個小丫頭雖然是在現場親眼見證著她們的姑爺怎么大勝那些大食人的。可是,她們對于其中的原理卻并不是懂得太真切,更何況。當時現場的人那么多,她們雖然是也趁著間隙的功夫是實驗了幾次她們姑爺所說的神奇效果的,可是,卻并沒有盡興就對了。于是,這個時候看到她們的姑爺閑下來了,于是,她們自然是來了興趣了。

  只是秦永的話,聽到她們的這么一番話卻是哭笑不得了。再表演一下?可是,那也得要有“道具”才行吧?可是,現在他們上哪里去找這樣的道具?畢竟不管是油鍋洗手的把戲又或者是無字國書的把戲,其實都需要一些比較特殊的道具的。前者吧,是需要香油和白醋,甚至還要架上一堆火去燒;而后者吧,則是需要找到姜黃和堿水,這可是不太過容易的事情,甚至都需要是經過武梓香,那才能夠是成行的。只是,秦永在這個時間點上,哪里還想打擾武梓香啊,都那么晚了,再打擾武梓香的話,誰知道是不是一個大不敬之罪啊?

  倒是,如果僅僅是想試驗那個捏不碎的雞蛋的把戲的話,他們確實是可以去廚房偷來那么幾個雞蛋的。可是,他們卻是不太愿意實驗這個了,因為,這相對是簡單了一點,而且,沒有任何動手的樂趣的。于是,想到了這里,秦永就兩手一攤說道了,“呃,那個,沒有東西,姑爺我也沒有辦法啊!嗯,還……還是明天回到府里再說吧。”

  回到自己的府里的話,那自然是一切的問題都沒有了的。而且,到那個時候,他甚至是可以邀請柳落瑤和林黛兒她們一同來玩。嗯,這樣的小把戲,偶爾玩一下的話,還是挺有樂趣的,不過,眼前卻是沒有辦辦滿足琴兒和棋兒這兩個小丫頭了。

  “哦,那,那好吧!”

  琴兒和棋兒這兩個小丫頭估計也是知道目前的條件是不允許的,所以,她們聽到秦永的回答僅僅只是失望地應了一聲,然后就沒有再多說什么了。

  可是,就是她們的琮一聲失望的聲音,結果卻是搞得秦永很有些慚愧了。自己這個姑爺,在她們的心目中,大概是無所不能的吧?可是,如今怎么僅僅是因為這么一點小事,卻讓她們失望了呢?那好像是不太好吧?

  想到了這里,他就不由得抬頭在四周打量起來了,一直到他注意到,桌子上有幾只用竹子做成的茶杯的時候,他才眼前一亮,很快地就對琴兒和棋兒兩個小丫頭說道了,“呵呵,不過,你們也不用失望,姑爺一會再表演一個更好玩的把戲給你們看吧!”

  “啊?真……真的嗎?姑爺。那……那太好,那你快點給我們表演啊!”

  果然,兩個小丫頭一聽到秦永的話,頓時就將臉上的那一種失望的表情是一掃而空了,繼而是興奮地圍住了秦永,開始是不斷地催促起他來了。

  其實吧,她們原本來也并不是有多么地想再進行今天白天里的那幾個“實驗”的。只是,她們與秦永一樣,都是在這睡前的時間里,悶得太慌了,所以,這才會想起了這一點,然后就請求秦永再在她們的面前表演一番的。

  可是,如今呢,秦永雖然是不能再表演今天白天里所演示的那幾個把戲,可是,他卻是說有一個新的把戲在等著她們的,所以,她們自然是更加的激動了。

  “呃,沒……沒那么快呢!好……好歹也先讓姑爺我準備一下啊。要不然的話,可怎么表演呢?”

  秦永看到兩個小丫頭那么高興,于是,他也頓時開心起來了,于是,好笑地拍了拍兩個小丫頭的腦袋,然后就說道了。

  “好啊,好啊!姑爺,那您快準備啊!那您快準備啊!”

  好嘛,雖然秦永一下子是還不能進行什么表演的,可是,單單是這么一句話,結果就是引得了琴兒和棋兒兩個小丫頭相當的激動。

  于是,接下來,秦永就開始做各方面的準備了。首先,他是讓琴兒她們找來了一把剪刀,這剪刀的刀尖上,還是比較銳利的嘛,于是,他就用那個刀尖在其中的一只竹制茶杯上鉆洞了。當然了,這個工序并不能算是怎么簡單,因為,剪刀的刀尖畢竟不夠鋒利,所以,秦永還是很費了一陣工夫,他才完全鉆穿的。

  鉆穿了第一個之后,接下來其實還應該有一只。不過,他已經是決定了交給琴兒和棋兒這兩個小丫頭去做了。畢竟,她們現場的興趣也正濃,所以,讓她們兩個人輪流來進行一番操作的話,還是有可能的。

  “姑爺,快看!婢兒們鉆穿了!”

  果然,兩個小丫頭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共同來鉆這一個小小的洞,那還是不太難的。這不,僅僅只是經過了半刻鐘的時間之后,她們就在秦永的耳邊叫道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