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11章 封爵

[字數:5647 更新時間:2014-9-10 20:34:00]




  “呃……啊?”

  秦永原本來只是覺得阿布?阿拔耶的話里有些夸張,可是,卻沒有想到,武梓香到了最后也說出了這么一番類似的話來。

  “你若是喜歡美人的話,本宮也可以賜你幾個。”

  沒有錯,武梓香作為這個大周朝里的大公主,真正的金枝玉葉,她要找幾個美女來送給秦永的話,那可真的是相當的容易的。因為,就在他們的皇宮里面,可以數得上的宮女就多達數千人。

  當然了,也非是這皇宮里面的每一個宮女都是全憑武梓香來支配的,因為,這數千名的宮女,事實上還要分配到各自不同的宮室里面,服待不同的主子。

  當然了,這也并不是說明,其他的宮女就完全可以無視武梓香了,事實上,她們在每一個宮室的主子面子,通通都只是下等人的身份的,只是,能夠掌握她們的命運的人,也就僅僅只有當今的天子和她們各自宮室里的主子了。

  所以,武梓香要處置自己宮里的那幾十名宮女的話,那自然是可以有的。而這其中,就包括了是賞賜給別人當姬妾,甚至在這個過程中,她還不需要是向她的父皇報備。

  “怎么?嫌少?秦公子,多了怕你也照顧不過來吧?”

  武梓香看到秦永在聽完自己的話之后,卻愣在一旁呆呆地半天沒反應過來,于是,她就誤以為了是秦永嫌少了,于是,很有些不滿地說道。

  這也難怪,她畢竟是公主嘛,放在平常時候,她什么時候試過要故意討好人的?可是,如今卻是不同,她為了要留住秦永的話,居然是愿意一下子送出幾名的宮女去服待秦永的。所以,單從這一點來看的話,她對秦永的態度已經是好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可是秦永呢倒好,居然卻好像還不領情的?所以,也難怪武梓香會生氣了。

  嗯,其實幾個宮女和幾十個美人的這個比較,在數字上確實是差得遠了一點的。不過。武梓香的心里卻是清楚,她要是也學阿布?阿拔耶那樣,賞給秦永五十個的宮女的話,恐怕她的宮室里就要空了。所以,她心里根本是沒有想過的,同時。也根本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卻始終是認為,自己能夠賞給秦永幾個宮女,那這份賞賜也是絕不小了的。畢竟,這也是全大周朝里的獨一份了嘛,而且,異邦蠻夷里的數十位美人。能與她賞賜的這些中原女子相比較嗎?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也難怪她會覺得秦永貪心不足了。

  “呃,不……不是,殿下誤會了。在……在下哪里敢有這樣的心思,在下只……只是受寵若驚而已!嗯,公……公主殿下放心吧,在下生是大周朝的人。死是大周朝的鬼,斷然不會背叛大周國的!”

  秦永聞聽到武梓香的話,他終于是回過神來了,于是,頭上馬上“汗”了一個,接著就是連忙解釋道了。

  開玩笑的不是?他雖然是喜歡美女,可是。也不能被色所迷啊!就僅僅是為了幾十個的美女,所以就要離開大周朝了?前去那什么都還不知道的大食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更何況的是,他目前在大周朝里那是有錢、有家,正是過得最為輕松愜意的時候。所以,就算是武梓香沒有送給他什么美女,他又哪里舍得前去什么大食國啊?

  所以,這個時候自然是要解釋清楚的。也省得了是武梓香誤會,否則的話,一旦是武梓香記恨了他,他以后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哦?是嗎?那就好!”武梓香聽到秦永的這番表態,她終于是放心了。同時也是滿意了,于是,點了點頭也就不說話了。

  “當然,當然!嗯,那個,阿布王子,承蒙抬舉,在下愛寵若驚。不過,在下還是比較喜歡中原女子,所以,就不陪你們回西域了。”

  秦永說道。轉頭就跟阿布?阿拔耶解釋清楚了,他剛才由于是一時愣神,所以,這才沒有在最快的時間內進行表態,所以,這才會引起了武梓香的誤會。現在,他是再怎么樣也不會繼續犯這樣的錯誤了的,所以,自然就是要快些說清楚了。

  “什么?五十個美人,你還不滿意?要不然,本王子再請我大食國王,賜你一個封號,如何?”

  阿布?阿拔耶不知道是沒有聽明白,又或者是還不甘心,于是,在聽完秦永的話之后,又繼續加著籌碼說道了。

  結果,他的這一句話一出口,當場就是使得再場的那些圍觀者們紛紛地又是“轟”的一聲炸開了。

  賜封號?那可是只有爵位不低的人,那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啊。可是,秦永目前有爵位嗎?那肯定是沒有的,可是,阿布?阿拔耶要封他一個爵位的話,卻是并不怎么困難的事情。只是,他也許是覺得這還不夠?所以,居然還要給他加封號!

  要知道,這一旦是加了封號的話,基本上這個爵位可就是可以傳下去了的,也就是世代相傳的意思。這對于一個家族的延伸,還有一個家族的長期繁榮昌盛自然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于是,意識到這一點的在場眾人,紛紛都是瞠目結舌了。

  因為,這秦永如果是一旦答應了的話,那他在大食國中的地位可就是絕對不低了的,直接就等于打入了大食國的貴族階層了。

  這么一來的話,現場的那些大食國人,自然是對秦永是無比的羨慕的。而至于是那些“陰山學會”的公子、小姐們呢?他們雖然并不是大食國人,可是,他們卻仍然是驚詫于阿布?阿拔耶的大手筆,因為,這秦永如果是答應了下來的話,可無異于是一步登天了。

  “你……你……阿布王子,你可不要太過份了。”武梓香這個時候卻憤怒了,于是,也不管什么外交上的禮節了,直接黑著臉說道。

  也難怪她會這么生氣了。因為,阿布?阿拔耶的這個條件。她可真的是沒有辦法往上跟的。

  原來,他們大周朝的爵位管理,那是遠比什么異邦蠻夷要嚴格的多的。可以說,除非是對于國家社稷有過重大功勞的人,否則的話,是不可能獲得爵位的,就算只是一個小小的男爵。也不可能的。因為,那需要經過朝堂上大臣的提議,然后交由當今的天子去決定的,所以,根本是沒有暗箱操作的可能。

  當然了,你說武梓香有沒有這個提議的權力呢?那當然是有的。只是。這個被她提議的人,必須是真的有那種被封為男爵的功勞才行,你若是沒有這樣的功勞的話,就算是當今的天子想封你的爵位,那也是極難極難的。因為,朝堂上的那些言官們,可不是好對付的。

  當然了。在男爵以上,還有“公、候、伯、子”這四個爵位,這一點,和后世的明情時代有些相像。在“公、候、伯、子、男”這五個等級之上,也還有親王和普通的王爵等等,不過,這些爵位基本上都是屬于各皇親國戚所專有的,其他的大臣們。最多也就是會被封為公爵而已,異姓王的情況是極少出現的,最起碼的是,大周朝里就從來沒有出現過,至于是其他的朝代,有出現過的,基本都是各個時代里的開國元勛而已。而且。通常所持續的時間不會太長。

  因為,“飛鳥盡良弓藏”,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各天子、皇帝,在開國之初為了收買人心。一般確實是會封那么幾個所謂的異姓王的,可是,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權力鞏固之后,他們多半就是會對這些異姓王下手了,因為,他們會認為,這些異姓王對他們的統治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是他們所不允許的,所以,自然是不會留情了。

  “過份?大公主殿下,何出此言?本王子只是識求才若渴而已,所以,這才會許諾那么高的條件的。你不會那么小心眼,還不允許公平競爭吧?”

  阿布?阿拔耶說道。他這時候其實也是知道,自己剛才輸掉了那三場比試,最后還想抱到武梓香這個美人歸的話,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這個時候,自然是不會跟武梓香客氣了。因為,在不能夠是娶得武梓香這個美人的情況下,如果能把秦永這個格物學上的天才帶回去,那也是一個非凡的成就的,于是,自然不會輕易放棄了。而且,他心里其實也是早已經知道,武梓香在這一個條件上,那根本是沒有辦法跟上他的“腳步”的,所以,一想到這一點的話,就覺得有些勝卷在握了,于是,此時表現出來的態度,自然是有些自大了。

  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他雖然是覺得自己所開出來的條件已經是極其的豐厚了,可是,落在秦永的眼里,卻是根本算不得什么的。什么爵位、封號什么的,能給自己帶來一毛錢的利益嗎?好像是沒有吧?就算是每全月里應該都是有月俸,可是,恐怕也不多吧。于是,想到了這里,他就直接說道了,“呃,那個,阿布王子,你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不過,在下是大周人,確實故土難舍,所以,這個封號,在下還是無福享受……”

  他是吸引了前面的教訓啊,知道自己如果是表現得太過猶豫的話,只會是引起武梓香不滿,所以,他的心里雖然是很有興趣知道知道,阿布?阿拔耶打算是給自己一個什么樣的爵位,同時又是什么樣的封號,再有,得了爵位之后,自己的月俸又是多少,可是,在這種情形下,他也不好多問了,于是,只能是直接拒絕了。

  “什么?如此條件,你還不答應?”

  原本覺得自己勝卷在握的阿布?阿拔耶,最后聽到秦永還是拒絕了,于是,他忍不住就發起怒來了。這想來也是,他都已經許諾了秦永,可以給他封號,給他爵位位了,可是沒有想到,秦永卻仍然還是拒絕了。這么一來的話,他還哪里有什么可以再給秦永的條件?難不成,真要把他當成是祖宗在供奉嗎?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一擺手就繼續說道了,“哼,那便算了!不過,你可不要后悔,封爵在你們大周朝里可不是常有的事,錯過了這次,你以后再想封爵,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阿布?阿拔耶最后說道,他的這最后一番話,其實就是在提醒秦永,這自己是到了自己的底線了,他再不答應的話,可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原來,一直到這個時候,他心里都還以為,秦永是在向他要價的,畢竟,他和武梓香目前是擺明了爭將他這個所謂的格物學天才嘛。所以,秦永想著要“坐地起價”的心思是可以理解的。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秦永由始至終可都沒有這樣的心思的,他僅僅是因為好奇自己的身價而已,所以,這才多問了兩句,沒有想到,居然是引起阿布?阿拔耶的誤會了。

  而且,阿布?阿拔耶更不知道的另外一個事實是,其實秦永是一個來自于后世時代的人,所以,他是根本就不知道所謂的男爵等等的爵位,對于他自身而言,到底是存在著什么樣的意義的,所以,雖然阿布?阿拔耶在不停地強調著這個爵位的珍貴性,可是,落在秦永的耳朵里,又哪里有半點的吸引力呢?于是,就可以看到他頓了頓之后就說道了,“哦?是嗎?那也無妨,在下家中薄有幾分產業,要想圖下半輩子的富足生活,還是沒有問題的,所以,就不勞殿下費心了。“

  “哼,好,我們走!”

  阿布?阿拔耶百般的利誘、色誘,可是,結果秦永卻始終不為所動,最后,他自己也覺得是無趣了,于是冷哼一聲,一拂袖,帶著他的那些早已經是垂頭喪氣的門人們就離開了。他們如今已經是沒有臉面留在這里了,所以,盡管外頭的天色已經是慢慢地暗下來了,可是,最終他們也是決定,摸黑返回汴梁城了,反正,他們人多,所以,就算是遇上了幾個肖小,他們也是不懼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