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09章 秦永的身價

[字數:5740 更新時間:2014-9-10 20:34:00]




  “阿布王子何出此言,秦公子擔任我們‘陰山學會’客座教授的事情,是秦公子自己的意思,至于是我們內部還有反對的聲音,那也是我們內部的事情,本宮是一定會處理好的,就不勞阿布王子費心了!”

  雖然是搞不懂阿布?阿拔耶到底在搞些什么東西,不過,武梓香卻也必須是要對此事做出一點回應的,于是,她很快就拂了拂袖說道了。

  這也難怪她會是這樣的態度,因為,阿布?阿拔耶剛才的舉動明顯是逾矩了,雖然,張守成對秦永的態度確實是不少。這一點吧,武梓香也是承認的,可是,這卻并不代表著阿布?阿拔耶能夠在這個面指手畫腳的,畢竟,這可是他們“陰山學會”的內部事務嘛,什么時候輪到阿布?阿拔耶這么一個番邦蠻夷在這里多加口舌了?

  當然了,這雙方之間目前還是友邦的關系,所以,也不會全盤的鬧僵的。只是,讓武梓香感覺更加難以忍受的是,阿布?阿拔耶好像是并沒有打算就此住手。于是,就可以看到他在頓了頓之后,很快就又繼續說道了,“呵呵,費心倒是不費心,主要是本王子比較惜才,看不慣。要知道,像秦公子這樣的大才,如果是放在了我們大食國,那可是享受著極為尊崇的地位的。但凡是有膽敢冒犯秦公子的肖小,本王子是一定會拿下了治罪的。”

  好嘛,這一說下來之后。現場幾乎所有的人就更加地是犯起了迷糊了。因為阿布?阿拔耶如今可不僅僅只是指責“陰山學會”對待秦永的所謂待遇問題了,他如今甚至是還為自己的什么大食國吹捧起來了。可是,他在這里吹捧大食國,到底有何用意呢?這里又不是他們的大食國,難道,他們剛才輸掉了雙方之間的比試,所以,想在這個問題上找回多少面子不成?

  “不......不對,難道。他是想招攬了秦永?”

  在現場的這些人當中,武梓香絕對算得上是其中比較精明的了,于是,她一聽之下,馬上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可是,她也不敢萬分地肯定啊。于是,她就頓了頓之后對阿布?阿拔耶說道了,“阿布王子,你說這番話,到底是何用意?”

  “哈哈,大公主殿下放心。本王子沒有惡意,本王子就是見才心喜,所以,忍不住想問問秦公子兩句,愿不愿意歸降我大食國?”

  “反正。你們大周國,也并不怎么禮遇秦公子嘛!而在我們大食國就不同了。秦公子如果是到了我們大食國,本王子可以保證,全學會的人都會奉秦公子為老師的!而且,在秦公子的面前,就連是本王子,也必須是執弟子禮!”

  ......

  好嘛,阿布?阿拔耶的意思終于是說出來了,結果就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不是吧,他的意思,是想招攬秦永?可是,就在剛剛不久前,秦永可還是他的最大對手呢,沒有想到,僅僅只是在那么半個時辰之后,他竟然就是要招攬秦永到大食國去了,而且,還是要奉他為老師。

  從這一點上來講的話,他的心胸確實是足夠的寬實了,而且,對有才之士的態度也算得上是極好的,可是,僅憑這一點,武梓香就會讓他將秦永挖走嗎?那怎么可能!要知道,阿布?阿拔耶眼前當著她的面就開始招攬秦永,這本身就是極為的囂張和不尊重她的,所以,她想了想了之后就說道了,“哼,阿布王子,你當著本宮的面,就想招攬秦公子?那太過無禮了一點吧?更何況,你們大食國能夠對秦公子以禮相待,難道我大周朝就不可以?此事,就勿要再提了吧,秦公子是不會去你們大食國的。”

  “哎哎哎,大公主殿下,話可不能這么說啊。本王子是惜才,這才忍不住開口的。而且,你們也不能代替秦公子來作出選擇啊!秦公子目前在你們‘陰山學會’,可僅僅只是一個客座教授而已,他要是愿意跟著我們回大食的話,你們是不應該阻攔的!這才叫‘禮遇’,否則,如果是連人身自由都沒有的話,又算是上是什么禮遇呢。”

  阿布?阿拔耶說道。他的這一番話,雖然說得是挺客氣的,可是,實際上的內容卻并不怎么客氣,因為,他這等于是逼迫著武梓香,讓秦永自己來做出一個選擇了。

  而武梓香如果是不答應的話,甚至還會落下了一個不禮遇良才的罵名,而且,經此一事之后,也難保不會在秦永的心里面產上什么變化。這么一來的話,就算是武梓香目前是強行留下了秦永,可是,阿布?阿拔耶卻是有了機會收買秦永的心了。

  因為,他大可以在事后再偷偷地派人去聯系秦永,而秦永一旦是答應了可以隨阿布?阿拔耶前去大食國的話,他就可以用其他的辦法將秦永送出中原了。

  “哼,好啊。既然如此的話,那就由秦公子來作出選擇吧,到底是要留在大周,還是隨阿布王子回去大食,本宮今日,就給你這個自由。”

  武梓香有些生氣地說道。她其實也是想到了阿布?阿拔耶在這其中所設置的“陷阱”了,所以,這個時候是堅決不上阿布?阿拔耶的當。只是,她也擔心秦永真的會隨阿布?阿拔耶前去大食啊,這么一來的話,她們“陰山學會”的損失可就大了。嗯,她個人的損失也很大,可是,沒有辦法,在這個情況下,她如果不表一下態,安撫一下秦永的心情的話,說不準秦永還真的是在心里生了隔膜了,這么一來的話,以后她再想找秦永幫點忙,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了。

  只是,武梓香沒有想到的是。她的這樣一番表態,倒是把秦永弄了個哭笑不得的。

  “呃。我......我好像什么都沒有說吧!”

  秦永的心里想道。阿布?阿拔耶想要拉攏、招攬他的心思,他自然也是看出來了。可是,這又有什么關系呢?這大周朝是他目前的家,在這里,他有自己的親人,有自己的嬌妻,還有一份龐大的家業,甚至還有一個非常光明的前景。所以,何必要是不遠萬里地前去什么大食國呢?大食國畢竟是番邦,而且,他們的長相又與自己是不樣的,所以,自己到了那個地方之后,也就變成了一個異類了。所以,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正是由于心里只把阿布?阿拔耶的言論當作是在笑話在看,于是,秦永剛才是并沒有出聲的,一直只是抱著一副看好戲的心態,可沒有想到。他身邊的武梓香卻當真了,所以,目前是逼得他,想不出來表一下態,那都是不可能的了。

  “呃。大公主殿下,在......在下。好像從來都沒有說過要去大食國吧?嗯,那個,阿布王子,你看得上在下,是在下的榮幸,不過,在下是大周人,早已經習慣了大周的生活了,所以,就不陪您回大食國了。”

  秦永的這番話吧,說得還算是挺客氣的。可是,分別落在武梓香和阿布?阿拔耶的耳朵里,那效果可就截然相反了。

  “好,好,好!秦公子真不愧是我們大周在格物學上的天才,你放心吧,既然你愿意留在大周,本宮也絕對不會虧待了你的。以后,若是有什么要求,盡管說來無妨。”

  沒有錯,武梓香聽到秦永的那一番話,她自然是高興的,并且還是倍感欣慰,于是,她就很直接地說道了。而有了她的這一句話,秦永日后基本上就是不需要擔心在“陰山學會”內部的待遇問題了,因為,就沖著武梓香對他的這個態度,其他人若是想招惹秦永的話,可真的是得掂量掂量了。否則的話,秦永只要是去武梓香面前這么告發一下的話,恐怕,其他人就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什么啊?難道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好,既然是如此的話,那本王子就給你加點秤!”

  與武梓香截然相反的,阿布?阿拔耶聽完秦永的話,心里就是非常的失望了。只是,他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放棄的人,于是,在頓了一下之后,就很快說道了。

  “呵呵,秦公子,現在不習慣,以后會慢慢習慣的嘛。而且,你如果是愿意隨本王子回去大食的話,等我父王知道了,那是必定會重重有賞的!”

  阿布?阿拔耶說道,他這就等于是利誘了,雖然,也還不是說得太過明顯。可是,既然是一國之君所賜予的東西,那還會有差的嗎?想想就知道了!所以,阿布?阿拔耶是認為自己沒有必要明言的。可是,他卻是沒有想到,秦永卻是對于這個東西來了興趣了,于是就不由自主地追問了一句了,“哦?是會賞金子嗎?會賞多少?”

  天可憐見,秦永僅僅就只是一時的好奇,所以,這才忍不住問出了口的。事實上,他的心里可是半點沒有真的要跟著阿布?阿拔耶前去大食國的想法的,他僅僅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身價”到底是達到了幾何。如果是很高的話,那豈不是很值得高興的事情?

  可是,他沒有想到,他的這一句話,卻是讓武梓香和阿布?阿拔耶同時誤會了,于是,武梓香是一時對他怒目而視,而阿布?阿拔耶就看著他,眼睛里是眨出了興奮的光芒了,因為,他們都是認為,秦永應該是對這個獎賞動心了的。

  “哈哈!秦公子,果然是快人快語!沒錯,只要是秦公子喜歡金子的話,那自然是會賞賜金子的,嗯,多了的話,本王子也不好說,不過,這個數肯定是有的!”說著,阿布?阿拔耶向秦永伸出了五根手指頭。

  “哦?真的嗎?難......難道是五萬兩黃金?那......那太好了,沒有想到,我的身價那么高啊!”

  秦永高興地說道。這確實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畢竟,這金子越多的話,代表著他所得到的肯定自然就越多的,所以,他自然是高興的。而且,他也認為,這樣的一個數量的金子的話,那是比較符合他的心里預期的,所以,他滿足了。

  不過,他滿足了之后,接下來所以準備的事情,大概就是要開口準備要拒絕阿布?阿拔耶了。因為,他的心里確實是沒有想過什么去大食國的問題,即便是大食國國王愿意是出五萬兩的黃金是邀請他去的話,那也是不可能的。誰讓他的身上長著黃皮膚黑眼睛呢?誰讓他在這大周朝里面,是還有那么多的牽絆呢?所以,要他去什么大食國的話,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倒是如果大食王真的非常惜才,愿意無償送給他五萬兩黃金的話,那他是愿意收下來的。

  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事實其實遠遠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樣子的,于是,就可以看到此時的阿布?阿拔耶,早已經是伸出手呆呆地站在一邊,心里根本不知道在想著些什么了。

  五.....五萬兩的金子?靠,開什么玩笑呢?自己的父王怎么可能把五萬兩的金子賜予一個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的周人?要賞,他也賞給外頭的那些大臣、武將們啊!不過,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五萬兩的金子,那個數額實在是太大了一點了,可以說,他們整個大食國,幾年的稅收加起來,恐怕都沒有達到這個程度的,所以,用它來賞賜別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呃,秦......秦公子,你誤會了,本王子剛才說......說的是,五百兩的金子,非是五萬兩!”

  說出這一番話來的時候,阿布?阿拔耶頭上的汗都差點要下來了。因為,這五百兩和五萬兩的落差,明顯是太大了一點了。可是,沒有辦法啊,這個數字,事實上還是他剛剛一個咬牙之后,這才最終決定下來的呢!

  因為,他原本來的意思,可僅僅只是賞給秦永五十兩的黃金而已的,因為,這對于一個普通人來講的話,那已經是一筆相當了不起的財富了,可是,他沒有想到,秦永的胃口居然會那么大,不是以為是五十兩,而是認為是五萬兩,所以,他當場就無語了。

  好在,他也總算是沒有忘記要招攬秦永的事情,所以,咬了咬牙,直接就加了十部的價錢了,可是,就算是十倍的價錢,那相對于五萬兩的數字而言,還是顯得有那么一點的寒磣的啊!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