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02章 捏不碎的雞蛋

[字數:5763 更新時間:2014-9-10 20:34:00]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

  這是阿布?阿拔耶用力的聲音。

  他其實在剛剛拿到這枚雞蛋的時候,僅僅只是用了三成的力量去捏它的。因為,他認為,這三成的力量,那是早已經足夠捏碎了這一枚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雞蛋了。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的這三成力量捏下去的時候,那枚雞蛋的外殼,那是連動都沒動的。

  當時,他就覺得有些奇怪了,不過,他也沒有往心里去,因為,他只是認為,也許這枚雞蛋的外殼是比別的雞蛋稍微硬上那么一點點而已。于是,他就繼續加力了,這一次是加到了五成。

  一個成年人,五成的力,總該是能夠將一枚小小的雞蛋捏碎了吧?要是再捏不碎的話,那豈不是成了笑話了?可是偏偏,阿布?阿拔耶感覺,自己就是捏不碎,而且,那枚雞蛋和前些時候的時間一樣,竟然也是紋絲未動的,于是,他當時就怒了,一下子就用上了自己全身的力氣了。

  “啊!!!啊!!!啊!!!”

  聲嘶力竭的叫聲代表著他此時已經全力以赴了,甚至還有可能用出了吃奶的力,可是偏偏,他就是駭然的發現,自己就是捏不碎這一枚的普通雞蛋。

  “啊!!!!啊!!!!啊!!!!”

  “啊!!!!!!!!!啊!!!!!!!!!啊!!!!!!!!!”

  阿布?阿拔耶的聲音是在不斷的加強、重復著,可是偏偏。在場的眾人就是看不到那一枚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雞蛋是從他的手上碎掉,于是。所有的人都是陡然變臉了。

  “這……這是怎么回事啊?他……他竟然是捏不碎一枚雞蛋?”

  “就……就是啊,不會是因為今天早上沒有吃早飯吧?”

  “哈哈,那怎么可能?雖……雖然大食國是遠遠沒有我天朝上國這般的富庶,可是,他身為堂堂一個王子,要吃上那么一口飯還是有可能的吧?更何況,我大周朝為禮儀之邦,他們是來訪的使節。這一日三餐,豈有不滿足供應的道理?”

  “是啊,是啊。可……可是,他怎么就是捏不碎那枚難蛋呢?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沒有用力啊!”

  “沒錯,沒錯,你們快看。他的臉都紅了!!!”

  ……

  沒錯,現場看到這一幕的人們,下意識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阿布?阿拔耶根本沒有用力的,否則的話,他怎么就是捏不碎這么一枚小小的雞蛋呢?

  可是,事實偏偏不是如此。因為,你要是說阿布?阿拔耶沒有用力的話,那真的是極其冤枉阿布?阿拔耶的,你沒看到他為了要用力捏爛這枚雞蛋的話,那一張臉都因為過份的激動而被染成了豬肝色嗎?而且。他的一雙小眼,差一點都瞪出來了。可是,卻仍然還是難為不了那枚雞蛋半分。于是,意識到這一切的現場眾人們,這個時候紛紛都感覺到震驚了,一個體型高大的,還滿身橫肉的青年人,居……居然還捏不碎一枚小小的雞蛋?

  這……這種事情說出去的話,何其的荒謬啊!可是,事實偏偏就是如此,這不,在連續的用了幾次力之后,阿布?阿拔耶終于是感覺到用力過度,渾身上下,再也找不出半點的力來了,于是,他只能是頹然放棄了。

  “我……我沒捏碎!”

  當阿布?阿拔耶極不甘心的說出這句話來的時候,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的腦子是不是出問題了。

  可是,也沒有辦法啊,他捏不碎這枚雞蛋是事實,所以,根本不是他不想承認,所以,就能否認的。可是,要他這么當著眾人說出這句話來的話,也實在是太過難為他了。于是,就可以看到秦永笑了笑,就上前說道了,“呵呵,王子殿下,既然你不試了,是否讓你的隨從繼續試?”

  “試,當然要試!“

  阿布?阿拔耶可不會輕易承認這個失敗,這個時候,他大概上也已經是明白過來了,這根本就是秦永給他們大食挖的一個“大坑”啊。事情遠遠不是他想象中的那般簡單,可是,即便是如此,他也是不能夠輕易地就放棄的。因為,他可沒曾忘記,這第二場的比試,他們早已經是輸不起了的。一旦輸了的話,那就是今天全天的比試都是輸了,而他們這么千里迢迢地從西域來到中原的舉動,就完全沒有意義了。

  況且的話,他雖然是認為事情遠遠不是他想象的那般簡單的,可是,卻也并不認為,他們就完全是沒有贏的機會了。因為,這個捏雞蛋的事情,再怎么想也是極其簡單的,所以,就算是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都沒有人能夠捏碎這一枚的雞蛋,可是,這卻不代表著其他人也是同樣做不到的。因為,他們所派出來的那剩下四位實驗者,可是個個都是他們這個使團里的“力士”,甚至是有其中的兩位,更是阿布?阿拔耶一直以來的貼身待衛,所以,他對他們還是極有信心的。

  可是,事情接下來的發展,卻如同他前面的過程一樣,讓人大跌眼鏡,因為,不僅是他這個所謂“嬌生慣養”的什么二王子殿下是根本捏不碎這么一枚小小的雞蛋,甚至就連他們剩下來的四位實驗者,那也是根本沒有辦法的。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四個大食人的用力聲,真可謂是此起彼伏的。可是。盡管他們都愿意相信這樣的一個結果,盡管。他都很不甘心,可是,在連續捏了有那么半刻鐘的時間之后,結果那四枚的雞蛋卻仍然還是完好無損的,于是,他們在幾番的掙扎之后,不約而同的居然是同時住手了。

  “完了,完了。這下子算是輸了個底朝天了!可……可是。這究竟是為什么?為什么我們會連幾枚雞蛋都捏不碎呢?”

  看到自己手下的四個隨從都停手了,于是,阿布?阿拔耶就徹底絕望了。可是,在絕望的同時,他的心中卻仍然是擺脫不了幾分的不解的。

  “是……是啊,這……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怎……怎么他們五個人,居然是連幾枚雞蛋都捏不碎?這……這其中到底是什么樣的道理啊?”

  其實。這個時候就別說是阿布?阿拔耶的心里是感覺到有幾分的不解吧,甚至是現場的那數百人,除了秦永一個人以外,其他的人就通通都是一腦子的槳糊的。

  “呀,我……我知道了,可……可能。這幾枚的雞蛋,并不是真的雞蛋,而……而幾塊極像雞蛋的石頭吧?”

  “什么?什么?這……這有可能嗎?”

  “嘿,怎么沒可能了?天下之大,無其不有。有幾塊長得極像雞蛋的石頭,那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不知道‘詠月公子’是從哪里找來的。難…….難道,他早就預料到了今天的事情,所以,才故意是讓他的那兩個待女,抬了兩大筐的雞蛋出來,目的就是魚目混珠?”

  “咦?你這么一說的話,倒是還挺有幾分道理的啊。否則的話,幾個成人,連區區的幾枚雞蛋都捏不碎,那實在是解釋不通啊。”

  “就是,就是!嗯,此事的出發點,雖然是為我們‘陰山學會’好,可是,‘詠月公子’如果是使用這樣的手段的話,那……那可不大光彩啊!畢…….畢竟,石頭有幾個人能夠隨便捏碎了?”

  ……

  “什……什么?難道,他真的只是找了石頭來代替雞蛋嗎?要真的是如此的話,那……那可太卑鄙了!”

  阿布?阿拔耶原本來是并不會想到這個方面的,可是,他在聽到了現場那些人的議論之后,忍不住就往這個方向想了。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回頭好好地想想的,他們手里所拿的這幾枚雞蛋,如果真的是秦永用石塊來代替的話,那他們剛才在拿到手里的時候,怎么可能會分辨不出來?難道,這個天下間,真的是有擬真度達到這個程度的石塊嗎?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由于是正好陷于被絕望所籠罩的狀態當中,這個時候,任何的一根蘆葦,甚至他都能當作成是一根救命稻草的,所以,在聽到了這種言論之后,他情不自禁地往上想了。只是,救命稻草畢竟只是救命稻草,它是不可能真正地救到人的,而只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希望而已,于是當他真正地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他也就是最后的絕望了。

  “是……是石頭來的嗎?好,我砸碎它!”

  聽到這種言論的大食人,不止阿布?阿拔耶一個人,而且,也不止他一個人愿意去這般的相信的,于是,就可以看到他們當中的某一位手里還拿著雞蛋的“力士”,一個憤怒之下,就拿著雞蛋往地上砸了。結果,“叭”的一聲,所謂什么用石塊來冒充雞蛋的言論,就直接宣告破產了。

  因為,他的這一砸之下,那一枚被其他人認為有可能是石塊的雞蛋,當場就是碎成渣渣了,而且,里面的黃白之物是通通流了出來,于是,這只能是證明了,這其實是一枚真真正正的雞蛋,而不是像某些人說的那樣,僅僅只是一塊長得極其像雞蛋的石塊而已。

  “叭”、“叭”、“叭”、“叭”…….

  又是連續的幾聲響起,不甘心的大食人,那是將他們手里的其他全部四枚雞蛋,通通都是砸到了地上了,可是,結果呢,除了是蛋殼被砸碎了,里面是流出了一些黃白之物以外,其他的就什么東西都證明不了了。

  “呀,呀,還真的是雞蛋啊!可……可是,這到底是為什么呢?為什么他們就是捏不碎一枚雞蛋?”

  “是啊,是啊!快看,那里還有好些雞蛋,我……我們也去拿一枚來試試吧。”

  “好,好!我們去試試。”

  于是一群人,也不管是大周朝的又或者是大食國的,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就紛紛地搶到了那兩筐雞蛋面前,然后就是一人搶了一個,紛紛開始實驗起來了。

  雖然,他們所拿的這些雞蛋是有大有小,形狀也各有不同,可是好在,所以,他們還算是比較守規矩的,秦永剛才說了,只能是一只手用掌力的力量將雞蛋捏碎,于是,他們就通通只用是掌力之力來實驗了,于是,這個最終的結果就是變得都大同小異了。

  因為,他們手中的雞蛋雖然是大小不同,形狀也不是完全的標準的,可是,最起碼的是,它們都是需要極大的力氣才能夠捏碎的,而他們這些人中,有極大的力氣的人,根本也是不存在的,所以,這最終的結果就是,全場居然是真的沒有一個人是能夠捏碎這樣的一枚雞蛋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