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374章 最后一題,詠月?

[字數:7490 更新時間:2014-9-10 20:34:00]




  把《春江花月夜》的下半部份都寫了上去之后,秦永的這第二題才算是答完了。而此時再看看時間?似乎已經是又過了一個時辰了。

  而到這個時候的話,他的心里就不由得是在一陣感慨了,看來,這會試大考所規定的兩天一夜的考試時間,那還真的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最起碼的是,他要想完全答完那十道的題目的話,估計最后剩下來的時間也就沒有多少了。

  其實吧,這中間制約他的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對題目的理解,因為,他在文言文上的水平是相對有限的,所以,有的時候要搞懂其中的一道題目的意思的話,那就已經是花費了相當多的時間了,所以,他的很多答案雖然都是從后世的詩句中照抄的,可是,最后所花費的時間也是不短的了。

  當然了,這倒不是說,因為這樣,所以,其他人的速度就會比他更快了。因為,雖然他們那些人在對題目的理解上是并不會有什么問題的,可是,在答題方面,他們卻是有著更大的難題了。

  因為,這是要考究到一個人的真才實學的,可是,在這個天下間,又有幾個人是能夠做到像古代的曹植那樣,七步成詩呢?

  所以,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他們對一道題目,一般都要花費一兩個時辰甚至是更多的時間,那才能夠勉強寫出那么一兩首比較合乎命題的詩詞來的。

  可是,這也僅僅只是寫出來而已,要想使得詩詞的質量更高,那就更是需要精雕細琢了,也就是需要更多的時間。

  所以,你別看是秦永在經過了那么一兩個時辰的時間之后才能答完兩道題目,可是事實上,他的速度在同一個號舍里的十多名考生當中,那還算是比較快的。

  而答完了兩道題目之后呢。秦永對于這個科舉考試的內容和形式,大致上就已經是了解了,所以,對于可能要遇到的意外情況,那也是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于是,在接下來的兩三個時辰里。他也是不急不躁了,只管是埋頭答題也就是了。

  只是,他雖然在這兩三個時辰的時間里,大半的時間都是埋頭答題的,可是,等到了酉時。接近平常用晚膳的時候,他是又拿出來了那些放在竹筒里的飯菜來吃了。經過了那么幾個時辰的時間的話,這些飯菜的溫度肯定是會有散失的,不過,相比較起來的話,還是比較的溫熱的,所以。當秦永又在大快朵頤,像張守業等等的這些同一個號舍里的考生們的話,可又是被那些“刺鼻”的味道給弄得心神晃忽了。

  “真真的是太可惡了,本公子此次若是不能高中會元的話,一定不會放過你!”

  此時的張守業,那可真的恨秦永恨得牙癢癢的了,于是,在心里就不由得是暗自想道。

  只是。他自己也不細心地想想,秦永無意中使得他分神的事情就已經是讓他這般的難受了,可是,他蓄謀讓驗身官扣下秦永的干糧,那又什么樣的行為呢?那豈不是更加的可惡?只是,由于秦永的準備比較充分,所以。他的“奸計”才沒有得逞而已。

  當然了,像他這么自私和小氣的人,是絕對不會記得這一點的。他只記得,自己是被秦永所坑害了的。可是,他自己坑害秦永的事情,那就是完全地不放在心上了。

  “唉,這么快就天黑了啊!算了,我還是睡一覺再說!”

  酉時過后,天色也就逐漸地暗了下來了。而這場會試考試的話,那一般是沒有什么暫停休息一說的,而是兩天一夜的全部時間,都由考生自由安排。

  于是,等到天色是真正地暗下來了之后,整個號舍里的那些考生們,就大部份都已經拿出了早已經準備好的白蠟燭點燃了。

  因為,他們的計劃就是挑燈奮戰,就算是不能整個通宵的都要答題的,可是,最起碼的也是要將睡覺的時間壓縮到最短,因為,只有這樣的話,他們才會有足夠的時間答題的。這也是科舉考試里的常態了,可是,秦永卻是不打算這么干,因為,他是覺得吧,這平常的生活習慣既然都是這樣了的話,那還是不要隨便地打破比較好。

  而且,他如果是不休息好的話,難保第二天會不會有足夠的精神來答題,所以,略作權衡之下,他很快地就選擇了依時睡覺了。

  只是,他的這么一個決定,頓時又是引得了整個號舍里面,在座每一個考生的紛紛側目了。因為,他們是實在是沒有見到,有人在這會試大考的考場里面,還會睡得是如此的心安理德的。

  這也難怪了,像他們之間的這些人的話,雖然大部份人到凌晨時分也是會打個盹的,可是,那也最多只是支撐不住的情況下,所采取的一種臨時措施而已。可是,秦永如今的作為卻并不是如此啊,他是整個人都放松了,所以,在睡下以后沒有多久,竟然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打起呼嚕來了。當然,其實他的呼嚕并沒有多大聲,可是,在此刻是顯得如此安靜的考場中,那就是相當刺耳了,于是,像張守業他們這些同一個號舍里的考生的話,那就又等于是生受了一番不小的折磨了。

  好在,這種折磨的程度比起之前的飯菜的味道,那還是輕了不少的,所以,在不久之后,他們就又是投入了自己的答題當中了。

  一直等到了第二天的寅時時分,秦永才幽幽地從睡夢中醒來。

  其實吧,如果是放在平常時候的話,他在這個時辰更多的時候是賴在床上的,可是,也沒有辦法了,畢竟如今已經是四月的下旬了,天氣早已經是熱到了一定的程度了,而在這個貢院里面呢,散熱效果又遠遠達不到他們的府邸的程度,再加上是各式各樣的蚊蟲鼠蟻是這般的多,所以,他能夠睡到寅時時分,那已經是相當的難得了。所以,也就沒有什么苛求的了。

  “這……這是真的?”

  既然是睡不著的話,那秦永也是不會再勉強的,畢竟已經是睡了有四五個時辰了嘛,所以,那個時間早已經是夠了的。

  可是,他是睡夠了。周圍的考生們卻正是到了最為疲憊的時候,所以,當他提筆準備是要繼續答題的時候,周圍的許多考生們,這個時候卻是紛紛“睡”下了。

  當然,這并不會影響到秦永的心情。畢竟,他可不會像其他考生們那樣,還把這一次的會試大考看得是多么的重要的,于是,他很快就把其他人的事情是忘到腦后去了,接著是繼續投入到了答題的工作當中去了。

  只是,要全部完成那剩下來的幾道考題的話。那也真的是相當不容易的,大多數時候拿不準題目的意思也就算了,可是,當他看到最后一道題目的時候,他直接就是愣住了的。

  “不是吧?詠月?”

  沒錯,秦永通過自己的一番推斷和猜測之后,所得出來的結論就是這最后的一道題目就應該是“詠月”的。

  “詠月”這個命題吧,對于秦永而言。自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畢竟,他當初初次顯露“本事”的時候就是因為“詠月”,而且,他也因為這個命題,最終才獲得了“詠月公子”的名號的。

  所以,他就算是只把那首《水調歌頭》和《靜夜思》搬上來的話,他也算是能夠答上這道題目的。只是。這兩首詩詞的話,終究是已經是被寫出來了的,而且,時間也已經不短了。雖然在以往的時候,這兩首詩詞大多數只流傳于江南一帶,可是,誰就能夠肯定,到時候批卷的閱卷官就一定沒有聽過這兩首詩詞呢?所以,最后如果是被評定為了抄襲的話,那豈不是冤枉了?

  當然了,其實就算不是抄襲的話,像這樣子直接沿用考生自己以往所作的詩詞的話,按照科舉考試的規矩,那也是不允許的。因為,這樣的科舉考試,考的是考生的臨場應變能力,所以,不管是抄襲了其他人的詩詞,又或者沿用了自己以往所作的詩詞,那都算得上是違規的。

  只是,如果你以往所作的詩詞是沒有發表過的話,那如今用上來倒也是無人知曉的。可是,這樣的情況一般比較少見,因為,一般要在會試考試當中,真正地撞上這樣的一道以前做過的命題,那是比較困難的,所以一般人根本就不會多費這個心思了。

  而且再說了,才子一般都比較喜歡顯擺,特別是在詩詞的方面。所以,他們在平常如果是一旦作出了一首所謂的好詩、好詞出來的話,那是多半會對外直說的,這樣一來的話,他們的詩詞就很有可能是傳到別人的耳中了。

  而一旦是傳到了別人的耳中的話,那最后就很有可能會有人出來指證他們的違規行為了。因為,每一個最后高中了進士的考生們,他們的詩詞都是需要對外公示的,特別是那些排名比較前列的進士們,他們的詩詞更是會被全天下的讀書人們所傳誦,所以,如果一旦是有抄襲或者違規的行為的話,那是根本逃不掉眾人的耳目的。

  甚至就算是過了十年八年的話,只要是指證的人是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考生是有抄襲或違規行為的話,那朝廷方面都很有可能是會追究他們的責任的。

  嗯,只是沿用自己以往詩詞的人,罪行還小一點,一般也僅僅就是革職查辦而已。可是,如果是用抄襲的手段最后成為進士的話,甚至有可能被定為欺君大罪的。

  這也算是這個大周王朝吏治比較清明的一個例證吧,因為,有這一點制作條件存在的話,想要在科舉考試中徇私舞弊的人,就不免是要掂量掂量了,考不上進士的話,那還算是小事的,真被定成了欺君大罪的話,那可是有可能會誅連九族的。這個道理,很多人都是能夠想得明白的,所以,在大周王朝的科舉考試中,抄襲的現象可算得上是比較少見的。

  “怎么辦,抄哪一首比較好?”

  其他的那些考生們,是不可能敢抄襲其他人的同樣的詩詞的,就算是略作變化的也不可能。可是,在秦永這里的話。這個問題就完全不存在了。因為,他要抄的話,可通通都是另外一個位面上,各唐宋大家的詩詞。可是偏偏是在這個時代里的話是沒有的。所以,他如今要煩惱的,其實倒不是要不要抄襲別人的詩詞,而是抄哪一首比較好。

  因為在后世社會里的話。像這個“詠月”題材的詩詞,最為有名的就是《水調歌頭》和《靜夜思》這兩首了,這兩首詩詞的話,甚至是就連三歲的小孩都有可能會念的。再加上一首由于長度比較長,所以流傳并不像前兩者那么廣的《春江花月夜》,那基本上就是整個“詠月”一題上的巔峰代表了。

  而既然是巔峰代表的話。秦永要想從其他剩下來的那些詩詞中找到一首能與這三首來媲美的,那基本上是很困難的。可是,他不找到也不可以啊!因為,他既然是被人家稱作為是“詠月公子”的話,那到了最后的詩詞公示階段的話,有關“詠月”這一命題的詩詞,想必他就會受到很多的關注了。

  畢竟。有了《水調歌頭》和《靜夜思》這兩首巔峰代表作在前面作示范的話,知道他名號的人,多半是會對他有所期待的吧?而他呢,如果是只寫出了一首質量一般的詩詞來的話,那與他“詠月公子”的名號,也就不符了。

  “抄王維的《山居秋瞑》?那一句‘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倒是挺美的,不過寫得更多的好像是秋雨初晴后傍晚山村旖旎風光的。于命題不太符合;嗯,要不然,抄白居易的《暮江吟》?切題是切題,不過質量卻也不一般……”

  秦永考慮了很久,從唐代想到宋代,甚至是后面的元、明、清,結果發現。好像確實是找不到一首比《水調歌頭》、《靜夜思》、《春江花月夜》等這三首詩詞更好的“詠月詩”了,于是,他最后不由得是傻眼了。這么下去可不行啊,沒錯。這已經是整個會試考試之中的最后一題了,也就是最后的一個難關,這個難關的話,他是無論如何都必須啃下來的,可是,除了是想出一首質量比《水調歌頭》、《靜夜思》、《春江花月夜》更好的詩詞以外,還有什么其他的辦法呢?秦永一時間是陷入了沉思當中。

  “咦,對了,《月下獨酌》!《月下獨酌》可以啊!”

  秦永埋頭苦思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什么結果,于是,正是滿頭發懵的時候,結果,當他想到了《月下獨酌》這個名字的時候,他是突然覺得眼前大亮了。

  沒有錯,若單是從質量的這個角度來講的話,其實什么《月下獨酌》的質量,也絕對是沒有《水調歌頭》、《靜夜思》和《春江花月夜》這三首詩詞高的。可是,這個《月下獨酌》卻是有著另外的一個優勢,那就是,它其實不是一首詩的,而是四首。

  “嘿嘿,沒錯了,既然是不能以質量取勝的話,那以數量取勝,也未嘗不可啊!”

  秦永的如意算盤是打得很響,最主要的依據,還是考場方面并沒有對多答題的什么倒“扣分”的規定。甚至還很有可能會出現的情況是,如果他是一連寫出了四首符合題意的詩詞來的話,那還會“加分”的。

  當然了,這也僅僅只是秦永自己的猜測而已。不過,就算是沒有在主考官的心里是“加分”,可是,當最后要公示各進士所作詩詞的時候,他也算是能夠交了差的,畢竟,他如果是一連作出四首同樣題目的《月下獨酌》的話,即便是在質量方面是還不如《水調歌頭》等那三首詩詞的,可是,也是足夠的震驚世人了。因為,這絕對是整個會試考試里的獨一份了,除了他以外,誰還會有這樣的時間和力,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對一道題目作出四次不同的回答呢?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吧!甚至是在很多的考生心里面的話,他們如果是有那個時間的話,倒不如是把一首詩詞是作得更為好一點了,這也勝過了還要再多想三首吧?更為重要的是,讓他們在短時間內再多想三首同樣題目的詩詞的話,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其一: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后各分散。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

  “其二: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天地既愛酒,愛酒不愧天。已聞清比圣,復道濁如賢。賢圣既已飲,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為醒者傳。”

  “其三:三月咸陽城,千花晝如錦。誰能春獨愁,對此徑須飲。窮通與修短,造化夙所稟。一樽齊死生,萬事固難審。醉後失天地,兀然就孤枕。不知有吾身,此樂最為甚。”

  “其四:窮愁千萬端,美酒三百杯。愁多酒雖少,酒傾愁不來。所以知酒圣,酒酣心自開。辭粟臥首陽,屢空饑顏回。當代不樂飲,虛名安用哉。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萊。且須飲美酒,乘月醉高臺。”

  以上四首,也就是唐代詩仙李白的《月下獨酌》組詩作品了,秦永將這四首詩全部細心地抄錄到答卷上之后,這一場歷經兩天一夜的會試考試,也總算是功德圓滿了。

  PS:感謝書友“jasontsui80”和書友“cash61”的月票。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