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340章 盡力而為

[字數:4584 更新時間:2014-9-10 20:34:00]




  “好,好!秦公子,既然如此的話,我們來進行第三題吧!”

  現場的氣氛其實是凝重了那么一會,可是,沒有多久之后,道授業卻又突然間說道了。

  “啊?老……老師,真的還要比嗎?可……可是,你……你已經輸了兩場了!”

  “誰說老師輸了?老……老師不過是一時失手而已,又……又或者他是投機取巧了!”

  “沒錯,沒錯!還有可能,是老師故意讓他的。”

  “也有可能啊,也有可能啊!”

  沒錯,雖然秦永轉眼間便計算出了那道題的事情已經是成為事實了,而且,他的答案還是算得正確的,可是,現場的“陰山學會”的那群金發碧眼們,卻很少人會承認這個事實的。當然了,在否定之前,他們是疑惑、震憾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的。

  畢竟是他們的老師輸了啊,并且是還輸給了這名不經傳的什么“詠月公子”。

  而且,他們的“算經科”雖然是學得不怎么精深,可是,卻并不防礙他們理解那一道題目的難度的。而就是這樣的一道難度極大的題目,結果卻是讓秦永在轉眼之間就已經是算了出來的,所以,也就難怪他們會那么的疑惑和震驚了。

  不過,這還不是他們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事實上,他們的心里更加不能接受的事情是,他們的老師今天已經是徹底輸了的。因為,按照前面他們所講的是。這是一場三局兩勝的比試的。可是,這第一、第二局的比試如果都是他們的老師輸了的話。那自然是沒有進行第三局的必要了。

  因為,不管第三局道授業是贏或是輸都好,從總體上來看的話,可總是道授業輸了的。

  當然了,在道授業的心里面,他卻不是那么想的。

  雖然,從三局兩勝的制度上來說的話,他今天的比試。確實是已經輸了個徹徹底底的了。可是,他最終的目的卻不是要贏過秦永,而是想要看看他的本事而已。所以,這個時候雖然是無關勝負了,可是,他卻還是決定了要繼續這第三題的比試了。

  “呃,好……好吧!既然如此的話。那就請道先生繼續出題吧!”

  秦永對于道授業這樣的一個要求,倒是沒有表現出什么抗拒的想法,只是他的心里是覺得有些無語而已。因為,他自己也是認為,今天的這場比試,已經是可以算完了的。畢竟也是一次三局兩勝的比試嘛。前面兩局都已經是輸了的話,那這第三局,真的是有進行下去的必要嗎?

  可是,他的心里雖然是這么認為的,但道授業確實是這么要求的話。他也不怎么擔心。反正,這結果已經是注定了的嘛。他如果是能夠贏下了這第三局的話。那固然是最好的。可是,就算是贏不過了,那也無關緊要的了。所以,又有什么好擔心的呢?

  “好,好!秦公子快人快語,那……那老朽就不客氣了!”

  此時,道授業的心中已經是放下了輸贏的概念了,所以,對于秦永的態度自然是與以往有些不一樣了。更別提的是,他如今的心里可已經是把秦永當成了是一塊“寶”的,所以,態度上自然是友好得多了。

  不過,他的態度如今雖然是友好的,可是,心里卻沒有想著要輕易地“放過”秦永,以此相反的,他其實更想是“憋”出一道更難、更怪的題目,也便是好好地難為難為秦永的。可是,要做到這一點的題目的話,那可真的是不好找的,于是,他踱著步,躊躇了足足有一刻多鐘的時間,結果卻是根本是還沒有什么頭緒。

  “要不然,是讓他算一算那‘物不知何數’的問題?”

  “不行,不行!那還是太簡單了,而且,此問題與第一個問題有相似的地方,考究不了他的其他本事!”

  “嗯,要不然,就讓他幫忙算一算去年戶部的開銷好了。可……可是,這戶部的帳本,如今卻已經是送回到戶部去了。再想要出來,恐怕是不容易了!”

  “再不行,讓他去工部幫幫忙?可……可是,他會愿意去工部嗎?而且,這時間隔得也太遠了點!”

  “咦?等會,工部?嗯,既然如此的話,何不讓他算算……嗯,看看,他對象形方面,是不是也有一定的造詣……”

  ……

  兩刻鐘的時間過去了,而此時,道授業似乎是終于想到了自己該出的第三個題目了,于是,頓了頓之后就說道了,“呵呵,秦公子,你在數理方面的計算,確實是不同凡晌!這一點,老朽也承認了,不過,‘明算’一科,卻是包含了象形方面的,所以,老朽還要考究一下,你的象形方面的學問!”

  “象形?那是什么東西?”

  聽聞到道授業的話,秦永卻是不自禁地愣住了,因為,他可根本是沒有聽說過什么“象形”方面的學問的。“象形”是什么東西呢?難……難道會是圖形?沒錯了,這個時代里的“明算科”,事實上就是后世的“數學科”,而“數學科”里面,是包括了數理和幾何的,所以,秦永猜想,這應該就是幾何方面的東西,只是,兩個時代里的叫法有所偏差,所以,才造成了現在道授業會說出一個所謂的“象形”的詞語來而已。

  “象……象形?可……可是老師,他只是發明了阿拉伯數字,可能還不懂象形學問的,所以,你這題還是出數理方面的比較好吧?”

  聽到道授業的話,秦永還根本反應不過來那“象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一旁的武梓香還有“陰山學會”的那些金發碧眼們可就通通都反應過來了,于是,各種各樣精彩的表情馬上就是露出來了。

  首先是武梓香的話,雖然,她是道授業的學生,可是,也是希望秦永能夠表現出來他的真才實學的,所以,對于道授業會出一道“象形”方面的題目,她是有些擔心的。

  倒不是擔心秦永做不出來,因為,就算是秦永做不出來的話,這也無關于輸贏了。可是,她卻是希望她的老師道授業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再來好好考慮一下秦永的那個“阿拉伯數字”的。可是,沒有想到,道授業最后卻是會說他要出“象形”方面的題目,這么一來的話,那豈不是再也無法考慮秦永在“數理”方面的學問了?所以,還頗為可惜的。

  不過,武梓香的心中雖然是這樣的想法,可是,與她同在“陰山學會”的那些金發碧眼們可就不是那么想了。他們眼看著自己的代表人物張守成,還有他們的老師道授業,先后是輸給了秦永這個在“格物學”上是名不經傳的家伙,所以,他們心里自然是覺得很是憋屈了。而這一憋屈之下,那可就讓他們的心態發生了一定的變化。

  你不是在“數理”的計算方面,是那么的出色嗎?甚至都出色到我們的老師都輸給你兩次了。可是,你的“數理”計算雖然出色,可是,在“象形”上卻是不一定出色的,所以,這第三題如果是出一道“象形”題的話,那說不準他就根本答不出來了!

  雖然,這其實已經是無關輸贏的了,可是,能夠贏下來一局的話,那豈不是能夠多少挽回一點顏面嗎?所以,他們的心里可都是渴望著道授業就是出什么“象形”方面的題目的。于是,就可以聽到他們在道授業的聲音才剛剛落下來之后沒多久,他們就開始叫道了:

  “對,對,對!老師,就給他出一道‘象形’方面的題目,看看他能不能做出來!”

  “沒錯,沒錯!也該是讓他知道知道,這‘明算科’也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容易的。”

  “哈哈,就是,就是!‘明算科’雖然是比不上‘進士科’,可是,來自‘進行科’的學子,也別想學通透了‘明算科’。”

  ……

  類似這樣的議論其實很多,可是,道授業很明顯是不為所動的。

  畢竟,他出這第三題的出發點,可并不是真的要扳回一局,從而是為自己挽回多少顏面的。他的意思僅僅只是,想看看秦永到底是有多大的水平而已。所以,秦永如果是不愿意的話,他也不會勉強的。于是,就可以聽到他說道了,“怎么樣?秦公子?老朽的意思,你可同意?”

  “哦,好……好吧!道先生但說無妨,在下會盡力而為的。”

  秦永這也算得上是膽大妄為了,這不,他如今可是連什么是“象形”可都還沒搞清楚的,所以,這就接受了道授業的要求的話,那不是有點亂來了嗎?當然了,這也是因為他已經連續贏下了兩場的原因,所以,就算是一會知道了這所謂的“象形”,與他所猜測的幾何根本是南轅北轍的話,那也是沒有多大關系的,畢竟,他已經是不會輸了的嘛,所以,亂來一點就亂來一點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