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337章 第二題

[字數:6173 更新時間:2014-9-10 20:34:00]




  “老……老師,秦公子的答案,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看到道授業又是半天的沒有反應,于是武梓香是又忍不住了,又開口追問道。

  “哦,哦!殿下恕罪,老朽失態了!秦……秦公子的答案,是……是正確的!”

  畢竟是自己輸了啊,所以,要道授業說出這么幾句話來,可真的是有些艱難的。不過,他也算是光明磊落的,輸了就輸了,所以,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直接就說了出來。可是,他認為輸了就是輸了,沒有什么好隱瞞,可是,現場他的眾位“弟子”們可就不是這么想了,于是,就可以看到,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來之后沒多久,一陣的喧嘩聲就響起來了。

  “什……什么?是正確的?老師,你沒有搞錯吧?”

  這還算是客氣的,因為,只是有點不敢相信這樣的結果而已。可是,以下來的那些叫嚷聲可就沒有那么客氣了。

  “對啊,對啊!老師,是不是連你也算錯了?否……否則的話,他的答案怎么可能是正確的?”

  “就……就是啊!他,他才用了短短不到半刻鐘的時間吧!就……就連老師你也是需要一刻鐘的,他怎么可能比你還快了一倍?”

  “沒錯,沒錯!老師,肯定是你算錯了,再算一次吧!”

  ……

  道授業在自己還沒開口之前,就知道自己的話有可能會帶來怎樣的震憾效果了。

  可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那群“兔崽子”,最后竟然是把矛頭對著他了,也就是一直在說是他算錯了,這才最后使得秦永的答案是“正確”的。

  可是,他又哪里會算錯呢?雖然他算這道題目的速度確實是沒有秦永快,可是,卻絕對的是無比穩妥的,因為,他所采用的算法,那可都是經過了前人無數次的驗證的,同時,再加上他自己多次的練習,所以,他很有自信,他的答案是絕對沒有錯的!

  當然,他的答案是沒有錯的話,那代表著秦永的答案也是正確的,于是,他就臉一黑,惱怒地說道了,“閉嘴!通通都給我閉嘴!有沒有算錯,老朽還不清楚?這道題目,答案本就是如此的!秦……秦公子他,沒……沒有算錯!”

  “呃!”

  好吧,現場的眾位“陰山學會”的公子、小姐們,看到道授業都發怒了,于是,他們自然是不敢再多說什么的。

  好歹,道授業可也是帝師啊,同時,也是他們的老師。

  而在這個時代里,尊師重道,那是最為基本的人常倫理的,所以說,雖然現場的眾人,身份地位都不低,可是,在道授業的面前,也只能是噤若寒蟬的。

  當然了,在這些人當中,并不包括了其中的一人,那個人自然就是大公主武梓香了。沒錯,道授業雖然也是她的老師,可是,她的身份和地位卻是高到了一個平常人根本無法企及的地步了,所以,在道授業的面前的話,只要不是行的什么欺師滅祖的舉動的話,也沒有敢說她什么的,畢竟,她的老師,從嚴格的定義上來講的話,可還屬于她的“臣子”呢。

  “老……老師,這是真的?秦公子的答案,真的是正確的?”

  “哎,公主殿下,若不是真的,老朽豈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事關老朽的顏面名聲,老朽斷然是不會弄錯的,在這個問題上,秦……秦公子確實是比老朽高明多了!”

  很無奈,既然是武梓香親自問起的話,那道授業也只好是再一次地說明了。而這一次,也終于的是再也沒有人敢懷疑他的話了。因為,他連“秦公子確實是比老朽高明多了”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那豈不是也說明了,事情確實是無誤的,他才會是這么的沮喪嗎?

  “是……是嗎?那……那太好!”

  道授業所不知道的是,武梓香在聽完了他的話之后,心底里竟然是一陣的“驚喜”的。而他如果是知道這件事情的話,說不準還吐血三升了呢。

  這到底是誰是誰的學生啊?怎么這個做學生的,絲毫不為自己的老師著緊,反倒是喜歡看自己的老師“出丑”了?

  其實吧,那倒是道授業自己有可能會想歪了的。

  因為武梓香此時的心里雖然是高興的,可是,卻不見得她就是睢不上他這個帝師的,事實上,武梓香在平時的課堂上,對他還是足夠的尊重的,可是,在這個問題上,她卻是注意不會站在道授業這一邊的了。

  原來,武梓香是早已經對自己的這個老師是了解甚深了的,可以說明的一點是,道授業在明算一科上的學問確實是足夠高的,可是,卻始終是脫離不了傳統的那個范疇,所以,所能獲得的成功自然也是不大的。

  而秦永可就完全不同了,他先是給武梓香看了一個所謂的“武侯神技”,然后又是教會了她所謂的“阿拉伯數字”,所以,武梓香對他的“期待”原本就挺高的,可是,沒有想到,秦永最后的表現,卻仍然是出乎了武梓香的意料,所以,她自然是覺得高興的,因為,這意味著以后秦永還有可能帶給她更多的“驚喜”。

  “呃!”

  道授業雖然是不知道武梓香心里的“驚喜”之感,不過,單單是聽到武梓香無意之間的那兩句話,他就“受傷”頗深了。

  這也是啊,他這個做老師的,和一個毛頭小子比試還輸了,她竟然是不寬慰兩句,反而說是什么“太好了”,那豈不是“欺負”人嗎?可是,聯想到武梓香的身份,道授業也不好訓斥,于是,只能是堵在心里面,自己憋得難受了。

  “啊?那個,老……老師,本宮不是那個意思!本宮是說,看來,那個‘阿拉伯數字’的記數方法,確實是有用的?”

  好在,武梓香雖然是一時口快,把自己心底里的話說了出來。可是,片刻間,她還是能夠意識到自己所犯的錯誤的,所以,連忙是向道授業解釋道歉了。而道授業呢,雖然是心里是有些憋樂,可是,又哪里能與武梓香計較?所以,也只能是這么算了!

  不過,他對于武梓香剛才所說的話,卻并不是那么認同的,于是,就冷著臉說道了,“哼,公主殿下,那倒未必!雖然,秦公子的這個記數方法卻是足夠特別,可是,卻不一定適合于所有情況的,所以,還應該多加考究才對!”

  “呃,還要考究啊?”

  這下子,倒是輪到秦永無語了。

  他原本以為,自己既然是把那道題目解出來了,再加上是道授業自己也能證明,答案是正確的話,那今天的事情大概就已經是結束了的。可是,沒有想到事情到了最后,卻是峰回路轉的,那道授業確實是在上一局的時候認輸了,可是,卻并沒有擺休。

  “對,對!還要多多考究才是!還要多多考究才是!不過只是一道題目而已,也……也許他只是胡亂撞中的!”

  “沒錯,沒錯!再出那么三五題的話,才能夠真正地考究出他的真本事,老師,快出吧,快出吧!這一次,要出一個極難的題目給他,看看他還能不能取得了什么巧!”

  聽到道授業雖然是認輸了,可是,卻并不打算善罷甘休,于是,在前一刻還備受打擊的“陰山學會”眾人,這個時候就又再度群情激昂起來了。

  當然了,這其中雖然是有不少催促著道授業繼續出題的聲音,可是事實上,這其中所透露出來的主旨卻還是他們并不相信剛才的結果,于是,這才會希望道授業多出幾道題目,以便是把秦永的“真實面目”給暴露出來。

  可是,他們沒有想到的卻是,道授業接下去確實是會繼續出題了,可是,他此時出題的出發點,已經完完不是他前面所想的“教訓”秦永了,而是想探究一下,秦永的才學,到底是去到了什么樣的地步,于是,就看到他頓了頓之后,又開始對秦永說道了,“秦公子,這尋常的比試吧,都有三局兩勝的習俗。這樣看來,老朽應該是還需要再出兩題,那可才能分出你我的高下的,你看,如何?”

  “呃,那……那好吧!但是,可……可真的是只能再兩題而已,再多,卻是不可以了的!”

  秦永這個時候,很有些苦笑地說道。其實從他內心里的感受來講的話,他還真的是不愿意答應道授業這個要求的。可是,不答應也沒有辦法啊,眼前不服氣他剛剛贏下了那一局的人是那么多,他要是不再拿出點本事的話,那恐怕是連這個門都出不了的。

  “好好,有兩局足以,有兩局足以!”

  道授業聽聞秦永的這番話,那倒是相當的開心的,于是,向武梓香告罪一聲之后,他馬上地就是又拿起筆墨,準備開始寫第二題了。

  “有數三千七百二十四,使其四千三百三十三倍之,應是幾何?”

  這就是道授業所出的第二題了,這一道題,事實上算不上什么大的難題,因為,在解題思路上,沒有什么可以討巧的地方,也就是只能胡求硬算而已。

  而道授業會出這一題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他想看看,那種名叫“阿拉伯數字”的記數方法,在這極大數的計算方面,是不是也有同樣地有所幫助。因為,前一題的難點方面,最主要是集中到解題思路上面的,也就是說,當道授業也懂得了什么叫一元一次方程的時候,即便是他用以前的記數方法的話,他也應該是能夠按照那其中的解題思路,一步一步地將答案算出來的,最后所花費的時間,最多也就是比秦永用“阿拉伯數字”來直接計算的,也就是會慢上了那么一點點而已。

  可是,眼前的這一道題目就不同了。因為,這一道的題目在解題的思路上,是極其的簡單的,最多,也就是需要個人深入努力的計算而已,所以,道授業最終隨便寫出了這么一道題目,目的就是想看看,那個“阿拉伯數字”的記數方法,到底是有多么的神奇而已。

  “哇,‘有數三千七百二十四,使其四千三百三十三倍之’,這,這題目會不會是太難了一點?”

  “是……是啊!這么大個數的計算,估……估計就算是老師,也需要一個時辰以上的時間,才……才能算出來吧?”

  “沒錯,沒錯!這下子,那‘詠月公子’可是有得受了,連續一個時辰以上的大規模計算,他肯定是會出錯的!”

  “哈哈,一定是了!老師出的這個題目,可真的是太好了!”

  ……

  道授業出這道題目的目的只是想考究一下那個“阿拉伯數字”在大數的運算過程中所能帶來的幫助是有多大而已,所以,可根本是沒有想著這一局會贏的。可是,其他的那些“陰山學會”的公子、小姐們是不知道啊,所以,這個時候看到他出了這樣的一道題目,紛紛地都是認為,他這是要為難秦永了。畢竟,像這樣的一個大數的計算,如果是放在他們中間的話,那可根本上是沒有一個人能夠計算出來的。

  當然了,這其中可不會包括了武梓香,她要慢慢地運算的話,有那么三五個時辰的時間的話,還是能夠運算得出來的,不過,最后卻是不知道對錯而已。只是,道授業可就是不一樣了,雖然,他也是采用與武梓香他們同樣的計算方法,可是,在極其熟悉的情況下,他的出錯概率可是極低的,同時,他所需要化耗的時間,也是極少的。

  可是,再怎么少的話,能少得過秦永的嗎?

  這是一個極大的疑問,所以,就可以看到,在這一次的比試中,道授業終于是不敢掉以輕心了,更加是不敢說讓給秦永多少多少刻鐘的時間了,而是在比試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提起筆墨,埋頭開始奮筆直書起來了。(未完待續。)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